【连载 消失的咖啡店】(第三章 离别的承诺)

96
松呓子
2016.10.19 17:55* 字数 7028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消失的咖啡店(第二章 “Disappear”全员集齐 下)

圣诞节结束后日子又恢复平常,每一天都在一声声早中开始,在一声声晚安中谢幕。如果日子能一直这样平淡美好下去那多好,然而,生活终究不是剧本,不是编剧编的美满就可以了。

那天,太阳像往常一样懒洋洋地从东方升起,咖啡店里洒满了一屋子的阳光,金闪闪的。大家像往常一样起床吃饭打扫卫生准备营业前的工作。突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不好意思,我们还没有营业。”施诺诺扬着笑脸甜甜地说道,“我们不是来喝咖啡的,是来找人的。冬向在不在,冬向冬向。”一位打扮得体的老妇人扯着嗓子在店里叫道。

“谁呀,一大早大吼大叫的。”尹若归闻声从楼上下来。“若归,他们要找冬向。”老妇人听到“若归”这个名字时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笑容,随即却板起了脸,气愤地说:“你就是尹若归,快说,冬向在哪?”

“老太婆。”旁边的一位男士轻轻呵斥了这个老妇人,老妇人撇着嘴站在一旁。“哦,我给我老婆刚刚的失礼向您道歉,她只是心急所以讲话冲了点,请您不要放在心上,那个,您好,我是--”“爸,你怎么过来了?”冬向站在楼梯上惊奇的问道。“啊,冬向,我们终于找到你了。”说着妇人冲上来一把抱住他。

“我们出去说。”冬向急忙拉着他的爸爸妈妈往门外走去。“冬向--那。。。。。。”随着一声门响,尹若归的话堵在了嗓子里,她呆愣地坐到凳子上,“老板娘,怎么回事,你怎么都不认识老板的爸爸妈妈?”金贤承一脸不解地问道。尹若归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是呀,自己怎么都不知道自己男朋友的爸爸妈妈呢?做了这么多年的恋人,自己好像真的没去问过冬向他家里的事,冬向也没和自己说过。

尹若归捂着脑袋,她用手示意金贤承和施诺诺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可是,。。。。。。”金贤承还想问,施诺诺拽了拽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问了,让若归自己一个人坐会。两个人默默地去给糕点师打了个电话并把“今天休息”的牌子挂了出去。

“她没关系吧?”金贤承小声的问施诺诺,“没事的,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吧,冬向会向她解释这一切的。”施诺诺出神的望着尹若归,叹了口气,“我们上去吧。”说着推着金贤承往二楼走去。

门外,“你们过来之前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我不是说考虑好了就联系你们嘛,我还没想好怎么和若归说这件事,现在你们突然来闹了一场,你们让我怎么跟她解释。”冬向带着责怪的口吻说道。

“你就知道在乎她的感受,那你能不能站在我和你爸爸的立场想想,你都考虑半年了,我跟你爸两人孤独地生活在美国,只是想让你过去陪我们住一段时间而已,可你却一直拖着不肯过去,我们实在是因为太想你了才过来的。”老妇人捂着胸口痛心地说道。“老头子,我们回去罢,既然儿子不欢迎我们,我们还赖在这干什么。”说着拖着冬向爸爸就往回走,冬向一把拉住他们,恳求道:“妈,对不起,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再给我点时间,我会在过年之前去美国的。”老妇人望着他,无奈道:“好,我们就再相信你一次。”

“无论如何,你这次都要过去住一段时间,因为你妈妈--”“老头子。”冬向爸转头看了一眼冬向妈,冬向妈轻轻地摇了摇头,“你妈妈太想你了。”冬向爸一只手拽着衣角局促不安地说道。“今天说好要去你舅舅家,那我们就先过去了,你就不要送了,赶紧去看若归吧。”冬向妈缓和道,“那行,有什么事你们就给我打电话。路上小心。”“好,去吧。”说完冬向的爸爸妈妈摆了摆手转过身。走了几步,又转过来回头看了一眼,冬向笑着朝他们摇了摇手,两人又转过去,依依不舍地离开,一只手轻轻地擦着眼角。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冬向的心里十分难过,店里太忙了,他放心不下让若归一个人,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想做个不孝子,毕竟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哎----

车上冬向妈妈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我这么做行不行,老头子,冬向会讨厌我的吧?”“不会的,你不要乱想。”说着冬向爸握紧冬向妈的手,窗外阳光洒在二人鬓白的发丝上,暖暖的,就像沐浴在春风里一样。

吱呀-----冬向推开门,刚走进来,尹若归腾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直视着冬向的眼睛,冬向躲闪不掉,示意她坐下,他自己也走到尹若归的对面坐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原来在冬向刚上大学的时候他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就去了美国并且定居在了美国,本来说好等冬向毕业后就去美国,留学也好,工作也罢,总之要和二老一起住。后来冬向告诉他们毕业后想直接留在国内工作,他突然之间改变主意已经让二老十分不满,但最终拗不过儿子,后来退步说留国内也行,但让他在工作之前去美国陪他们半年,但随着“Disappear”的开张,店里一直很忙,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尹若归,就一直拖着没去美国,二老实在沉不住气了才从国外回来问他。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这些事?”尹若归强忍着生气,平静地问道,“你一直渴望着“Disappear”能早点开张,那时你那么开心,我不想让你失望。”冬向握着她的手怯怯地回答道。尹若归一把甩开他的手,“难道你觉得我连半年的时间都等不了吗?我尹若归在你眼里竟是这般小气之人,你为什么都不问问我的意思就擅自决定我的想法,你以为自己是谁。”尹若归再也忍不住了,厉声质问道。对面的冬向被眼前的尹若归给吓着了,惊慌失措的回答道:“不是的,若归,我从来都没有过想要擅自决定你的想法,你要相信我,我这么做都是有难言之隐的,总之,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尹若归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冬向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放开。”冰冷的话语像一把利刃一样刺穿了冬向的心脏,他无力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尹若归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楼梯的拐角处,金贤承和施诺诺两人皱着眉头,“哼--你们男人都这般自大,总是擅自替别人做决定。”施诺诺捂着嘴气愤地说道,一旁的金贤承眉头皱的更紧了,小声地说:“喂,你别什么都扯上我好不好,而且,我总觉得冬向还隐藏了什么没说。”“你怎么知道?”“男人的直觉。”“切。别说了,我们还是上去吧,免得待会被冬向发现了。”说着两人蹑手蹑脚地往楼上爬。是的,金贤承说的没错,冬向确实还有一些话隐瞒着没有对尹若归讲。

出了门的尹若归失神地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枫树林,这是她和冬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她记得特别清楚,她在这里对冬向一见钟情了。

那天,她来这写生,刚支好画板,不远处坐在树底下的一位男生吸引住了她的目光,黑色浓密的头发,小麦白的皮肤在夕阳的照射下泛起一层薄薄的光膜,精致的五官配上小巧的脸蛋让他的气质十分清新脱俗,这个男生不能用帅来形容,应该用俊美。尹若归痴痴地看呆了,直到男生注意到她她才不好意思的把目光转向别处,结果男生竟站起来径直地走了过来,被发现了吗?尹若归此刻窘迫地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好!”男生笑着问候道,天哪,他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哦,哦,哦,你好。”尹若归惊慌失措的答道,那天后来具体两人聊了什么尹若归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冬向就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如今的尹若归再次走到当初她支起画板的地方,出神地盯着那棵枫树,不禁对刚刚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是呀,自己有什么资格怪冬向呢,和他都交往三年多了,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冬向家里的事,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地关心过冬向,想到这,尹若归环抱着胳膊失声地哭起来。

另一边,冬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突然像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若归一边在园子里奔跑,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若归,告诉她自己不能失去她。绕了一圈一无所获的他蹲在地上,掐着自己的头,奔溃的只想拔掉自己所有的头发,等等,对,她肯定在那,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他朝着枫树林狂奔起来。

果不其然,当他远远地看到尹若归就站在那棵枫树前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慢慢地走过去,从后面轻轻地抱住尹若归,“若归,我--”尹若归转过身来把手指放到他的嘴上,“嘘,什么都不要说。是我不好,是我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你的事,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你,只知道一味索取你对我的爱。”说着紧紧抱着冬向,冬向垂下眸子笑了笑,“别这么说,若归。”

尽管无比地舍不得,但尹若归还是让冬向去美国了,她想,不就半年嘛,等他这次回来两人就结婚,为了以后长远的幸福着想,短暂的离别不算什么。

离开的那天早上,冬向去厨房对还在忙着的糕点师告了个别,一旁的金贤承哭丧着脸,施诺诺也把嘴巴噘得老长,看得冬向哭笑不得,捏着他两的脸无语地说道:“你两别像哭丧似的,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就半年而已啦,很快的。”说完把金贤承拉到一旁,“贤承,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像个男子汉一样保护她们两,不要让她们两受到任何伤害。”“嗯,我知道了,不是像,我本来就是个男子汉。”金贤承不满地说道。“嗯,是的,男子汉,还有,我不在的时候小提琴也要继续练,不许偷懒,我会让若归监督你的。”“冬向,该走了,要不然赶不上飞机了。”尹若归在门外喊道。“行,就这样,我走了,半年后见。”说完冬向朝门外走去,突然黄大人一把拽住了冬向的裤腿,“黄大人,不行啦。”诺诺急忙过去掐着黄大人,胖太在一旁也用爪子抓了抓冬向,“哦,对了,忘记跟你两道别了,黄大人,我不在的时候帮我好好照顾若归,胖太,你要好好减肥。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美国的猫粮尝尝。”说着拍了拍两只猫的后背,“冬向,磨蹭什么呢,快点啦。”“来了来了。”“那我走了,再见。”冬向朝他们摆了摆手,转身推门出去,金贤承、施诺诺和糕点师送他到门外,一直到车子消失在拐弯处,三人才收回目光。

送走冬向,尹若归从机场回到咖啡店,看着金贤承和施诺诺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撇了一下嘴说道:“瞅瞅你两那德行,冬向又不是不回来了,至于嘛。”“我是觉得冬向走了,我们的一日三餐怎么办?”金贤承撅着嘴一脸担忧的说道,施诺诺在旁边默默地点了点头,“哎呀,就这事呀,不要担心不要担心,我给你们做。”说着拍了拍诺诺的后脑勺,上楼换衣服去了。“她真的会给我们做饭吗?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老板娘做饭呢。”诺诺一脸怀疑地说道,金贤承朝她耸了耸肩,回吧台去了,“哎,我觉得我得开始学做饭了。”施诺诺小声嘟囔道。

“哎--尹若归,冬向呢?”刚换好衣服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了马涛,尹若归撇了撇嘴,嗯--她非常讨厌马涛,大学期间马涛追过她,但被她拒绝了,后来死缠烂打过一段时间,一直到她和冬向在一起才罢休,当然这些并不足以让她到讨厌他的地步,真正让她在意的是她有一次回家的时候看到马涛扶着自己的妈妈,虽然当时说是不小心摔倒了,马涛扶了她一下,但尹若归心里还是有芥蒂。因为她不喜欢她的妈妈。木棉并不是尹若归的亲生母亲,是一个只比她大了五岁的继母,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子要嫁给一个比她大了二十二岁的人,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她能给父亲幸福就行。

“冬向去美国了。”尹若归爱答不理地答道。“啊,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半年后。”“哈哈,你家冬向万一要是不回来了,哪天“Disappear”开不下去时记得通知我,我愿意接手。”马涛笑呵呵地开玩笑道。“嗯,一定,不过,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尹若归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了,我还要忙,请自便。”说完她甩头离开了,对她来说多看一眼眼前的这个人都觉得恶心。马涛意味深长地看着尹若归离去的背影,眯着眼睛,挂着一副恶心的嘴脸。

冬向走后,有金贤承在,店里依旧天天欢声笑语。除了黄大人,吃的越来越少,身体也越发地消瘦,急得若归天天带它往兽医院跑,医生都被问烦了,不停地跟她讲你家的爱宠身体上什么毛病都没有,可能是心病,最近多关心关心它,多带它出去散散心,这可愁死了尹若归,心想自己又不懂猫语,怎么知道它到底在想什么呀。金贤承说它是不是想冬向了,这倒提醒了尹若归,但是也没办法,那个年代电脑电话什么都没普及,尹若归只好写了封信给冬向告诉他黄大人得相思病了,看能不能早点回来。然后天天对黄大人说:“已经把你的心意转告给冬向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话说这还真的管用,从那之后黄大人就恢复正常了,虽然依旧天天对着窗户发呆,但食欲好多了。令一旁的尹若归,金贤承和诺诺哭笑不得。不过话说回来,黄大人的忧愁真的就只是因为想念冬向吗?

冬向在美国天天过着百无聊赖的生活,每天除了陪母亲散散心以外就没其他的事了,唯一的乐趣就是和尹若归通信了。信里面若归会跟他讲咖啡店的近况,遇到的开心的不开心的事以及诉说相思之苦。相对的冬向也会跟她讲美国的风土人情,但刚收到的一封从国内寄来的信让他十分惊奇,因为这封信不是若归寄来的,署名是黄大人。他拿着信,哭笑不得,心想着这个人怎么和自己家猫的名字一样。

他打开信,信的内容如下:

亲爱的冬向:

你好!我知道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肯定非常吃惊,因为给你写信的我你并不认识,但我想说的是我是谁和你认不认识我这都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接下来我给你说的事就可以了。按时间推算你要到六月份才能回来,但我希望你可以提前一个月回来,因为在五月一号那天将会发生一件很悲惨的事。那天,尹若归他们坐的那辆开往机场的车会发生车祸,四死一伤,所以你必须回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件事,更不要怀疑此事的真实性。好了,以上就是我要说的事了。最后,不好意思,借用了你家猫的名字。

冬向读完了这封匪夷所思的信后,觉得莫名其妙,一方面他并不相信信里面的内容,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法完全对这封信熟视无睹。然而上天并没有给他纠结的机会。就在这时,“冬向,快,快打911.”楼下传来他父亲急切地声音,他听到后立即从楼上下来,看到他父亲正抱着晕倒了的母亲。他一下子慌了神,跌跌撞撞地往电话机那跑去。

医院里,“病人是胃癌晚期,时间不多了,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翻译过来的)说着医生拍了拍冬向的肩膀转头离开了,旁边的冬向父亲听到后征了一下,冬向立即扶着他,“爸--”冬向的父亲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爸,我先回家去拿点东西过来。”“嗯-好。”说完冬向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母亲,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抑制住已经噙满眼眶的泪水,随即打开门出去了。

冬向离开后,他的父亲伏在床边握着他母亲的手,喃喃道:“老太婆,你不一直嚷嚷着要比我后走嘛,怎么抛下我要自己先去了,早就要告诉冬向你的病,你一直都不让讲,明明比谁都要在乎冬向,天天还对着他大吼大叫的,呵--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有,你其实挺喜欢若归那孩子的对不对,嘿嘿---你瞒谁都瞒不过我,我知道你心里好想让他们两一起来这陪你,但你又怕他们舍不下咖啡店,让他们为难,宁愿自己做恶人,也不愿让他们不开心,你这么善良,我好怕你自己先过去后受别人欺负,你放心好了,等我处理好冬向的事后我就过去陪你,你就在那等我,你那么路痴,到时候不要乱跑,就站在那等我过去找你,然后我们一起走。”说着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顺着脸颊一直流到心里。站在门口的冬向捂着脸,本想回头跟父亲拿一下钥匙的,刚走到门口听到父亲的话,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扑扑地往下掉,他倚着门口,闭着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接下来就一直在医院照顾母亲,直到母亲去世,之后又一直忙丧事。那封信就那么一直静静地躺在冬向房间的书桌上。

在这期间另一边的中国,事情没有任何改变,仍按着原来的轨迹一步步地发生。

不知不觉就五一了,趁着学校放假,尹若归提出三个人要不要出去玩一趟,金贤承和施诺诺欣然应允。出发的前一天,尹若归把黄大人和胖太送回家给爸爸照顾三天,离开的时候黄大人一直叫个不停,胖太还不停的拽着若归的裤腿,若归无奈地把他两关到笼子里,无奈地对爸爸说道:“老爸,等我走后再把它俩放出来,这几天就辛苦你了。”“哪的话,只要我的宝贝女儿能玩得开心,这点苦算什么,它俩交给我你放心,准不会给你养瘦了的。”尹父笑呵呵地说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忙了。”说完尹若归摆了摆手笑眯眯地离开了。黄大人使劲用爪子扒着笼子,一声一声的叫想引起若归的注意,然而若归早已坐车离开了,它绝望地垂下眸子,眼睛里溢满了止不住的忧伤。

“哇,有猫咪。”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从楼梯口传过来,尹父回头笑呵呵地说:“啊,书佑你醒了呀,你姐姐寄放在这的。”“那姐姐人呢?”“店里忙,先回去了。”“每次都这样,姐姐都不陪我玩。”尹书佑噘着嘴生气地说道。“书佑不要生气,等冬向回来后,我带你到姐姐店里玩,允许你在那住几天。”尹父一把抱起尹书佑,充满爱意的说道,“真的?”“嗯,拉钩。”屋子里传来他们的欢笑声。这时楼梯的拐角处,一双忽闪不定的眼睛正阴恻恻地看着这一老一少。

不错,尹若归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个人就是尹书佑。虽然她不喜欢木棉,但对这个弟弟还是喜欢的不得了的,书佑也很喜欢自己的姐姐,经常埋怨她不带自己玩,还经常在冬向面前告状,惹得她对自己的这个小弟弟真是又爱又恨。

第二天,一大早,抬眼望去,全是乌云,一层一层的,幕布一般,天空似一张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的嘴,想要把底下人破碎的灵魂全吸进去,四周阴沉沉的,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啊----这什么鬼天气。”金贤承站在门口抱怨道,“也许云南那边是大晴天呢。”施诺诺甜嘻嘻地说道。“别磨蹭了,赶紧拿行李,于叔快到了。我们争取在下雨之前到机场。”尹若归一边往外拖行李一边对着他两说道。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吉普车停在了咖啡店门口,“麻烦你了,于叔。”“小姐,哪的话,这本就是我的工作,快上车吧,这天看着不太好,好像要下雨了。”“好。”说着尹若归他们立即把行李搬到车上,坐了进去,“七七七七七....嗡嗡嗡”于建国发动车子。这会儿乌云更多了,黑压压的一片,周围的雾气似恶魔一般吞噬着驶往机场的车子。。。。。。

噔--噔--噔--,从楼梯上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随即,一位扮相优雅的妇人出现在了楼梯口处,挑着柳叶眉,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喵--”黄大人恶狠狠地盯着她......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