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 南墙21

96
喃以之语
2016.10.16 01:09* 字数 2415
盗墓小说《南墙》
前情提要:弥亚入幽暗之境,清风诉所见真情。棺椁现倾城美颜,手臂纹盛开蔷薇。
只见南屿在棺椁的右边忽然发现了一个像喷泉一样的东西,因为好奇,所以蹲了下来,当手触摸那个喷泉一样的雕刻物时,忽然就轰的一声,在老百的身后,落下一副棺椁……还溅了老百一身血。

目录在此

上一章回顾


第二十一章:血棺彩虹

“卧槽!”老百一个转身,发现那里正落着一副血棺,血溅得满地若残阳。清风也是一声尖叫,那叫声在整个墓室里飘转、回荡。

“是什么东西?”蔷薇抱着惊慌的清风,朝血棺的方向张望着。

“血棺。”南屿说话的声音颤抖着,“快……快想办法撤……撤离。”

“怕什么?不就是一副棺材?”老百擦了擦之前溅到胳膊上的血渍,“死人我见多了,不用怕。”说着,老百就要朝那个血棺走去。

“别动!”李奇也有些惊慌,“别过去!”

可是说话间已经晚了,老百朝着那血棺走过去的时候,每一步都踏在那之前溅出的血渍上。那血却如动了一般,由远向近收拢着,像是刚才血棺掉落时候血溅出来的回放。老百就顺着那回流的血,被吸向血棺,他那沾满血渍的衣服被剥离,他的皮肤也像是被撕扯着,他惨叫了几声后,就被扯得血肉模糊,求救声呜咽着,湮没在血色里。

所有人看着老百就这样消失在眼前,看着那血棺周围的血尽收棺内,周围不见一丝血迹。

清风望着那一幕,眼神由惊恐到悲伤,最后呆滞起来,满脸泛出恣意乱流的泪光。

“我……我看……我看我们还是出去吧。”南屿大口喘着粗气,眼睛瞪得老大。

“嗯,出去,出去。”蔷薇轻拍着清风的后背。

那口血棺此刻就安安静静的落在他们的眼前,干干净净的、整整齐齐的,仿佛没有半点异样,只有那空气里残留的血腥味告诉他们,刚才那一幕真真切切地发生过。

蔷薇、清风、南屿三人慢慢地往回退,想从原路回去,李奇却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奇?”蔷薇唤他,想叫他快点离开。

“我们……不能走。”李奇顿了顿,“那里……应该有麒麟的秘密。”

三个人停了下来,望着李奇。

“你们知道之前我手臂上的麒麟纹身为什么会闪烁吗?因为这里,就是麒麟之地啊。”李奇走向蔷薇,“这夜郎国……就是我们麒麟一族。”

原来,夜郎国国王就是麒麟一族的先人,那躺在玉棺里的蔷薇美女就是蔷薇一族的先人。他们在多年前相知相爱,却不知彼此体内都流淌着家族血脉,相互抵触的血脉。麒麟一族本是不死不灭,蔷薇一族本是不眠不休,两族交合则会致麒麟速死,致蔷薇永眠。他们见到那个倾城美人便是永眠的蔷薇先人,而那血棺的主人便是麒麟一族的夜郎国王。

“三姐,你真的不用睡觉吗?”清风望着蔷薇,蔷薇却摇着头。

“这是很久以前了,因为你们蔷薇一族入了世,与太多普通人产生后代,所以才会变得日渐寻常。”李奇看着蔷薇,“那个血棺落下的时候,这里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玄关了。可能真的会出现那些传言的脏东西了。我们需要打开那副血棺,才能真正出去。”

“这个世上又没有鬼。”南屿白了一眼李奇,“蔷薇,快走吧。”

“真的?没有鬼吗?”李奇盯着南屿,听到他说话回过头来的南屿目光正好与他交汇。

寂静。

“所以……你想怎么做?”蔷薇不清楚李奇话的真假,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打开那副血棺。

“我们先要找到一根阴沉木,然后用它打开血棺。”李奇环顾着四周。

“可笑!且不说‘打开血棺,就能找到出口’这个结论的荒谬,单是你说这阴沉木就知道你别有用心。那阴沉木拥至阴之力,岂能打开血棺?”南屿找到蔷薇与清风面前,张开手臂,横在她们和李奇之间。

“我信他。”蔷薇伸手拉下横在身前的南屿的手臂,“蔷薇血可以改变阴沉木的属性,这个,应该就是你认为能打开血棺的原因吧?”

“是的。这千年墓穴阴沉木自是易得,加之蔷薇血,成至阳之木,很容易便能破除这血棺的噬血能力。”李奇上前一步,走到蔷薇面前。

“可是,这里面怎么可能有出口?”南屿质问着。

“没错,出口是假的。我不知道怎么出去,但是这血棺必须打开!”李奇有些激动,“这血棺里锁了太多人的血脉,我好不容易等到这一代蔷薇一族长大,再不打开血棺,这血棺便会吸食地上生物,后果不堪设想!”

“瞎扯淡,早说了没鬼神,什么锁住血脉,吸食地上生物,危言耸听!蔷薇,我们走!”南屿也跟着提高了音量。

“南屿,”蔷薇拉了下南屿的胳膊,语气稍显平淡,“你带清风到一边等着我们。”

南屿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蔷薇此时微笑的表情,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微笑的表情,他见过无数次,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绝,是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承担。

“来吧,李奇。”蔷薇挣脱清风和南屿的拉扯,向前跨了一步。

“我们……要做些什么?”清风望着走向血棺的蔷薇和李奇。

“祈祷。”南屿答道。

“那个血棺本身就是最好的阴沉木,你把血滴在上面就好。”李奇顿了顿,“小心。”

蔷薇点了点头,用随身带着的匕首刺破胳膊上的蔷薇花,血一点点渗出来,一滴…又一滴,那血此刻还泛着光。

她走近血棺时,那血棺也发出声响,她越近时,那声响越大,整个棺椁振动着,整个墓室轰鸣着。当蔷薇正要将血滴在棺椁表面时,那血却像失控一般,像外喷涌着,被那血棺吸收着,一条血红的线就这样连在她与那血棺之间。在吸收到蔷薇血后,血棺的动静越来越小,但那条红线颜色却越来越浓艳。

“不好!”李奇冲了过来,拉住蔷薇的胳膊,使劲向外扯。

“你TM住手,她会被你拉断的!”南屿快跑了过来,大叫着。他知道李奇的力气之大。

听到这句提醒,李奇稍松些力,蔷薇依旧被那条血线紧连着。此时的她,一脸煞白,嘴唇干裂,眼神迷离,说不出一句话来。

“蔷薇血!蔷薇血!!”清风突然想到了什么,朝他们大喊着。

南屿明白了,那里还躺着夜郎国王的爱人,蔷薇的先人,永眠千年的蔷薇花。他一手拉起躺在那个玉棺里的美人,匕首刺破蔷薇花,那血液也受到血棺的吸引,形成一条血线,连在她和血棺之间。只是不同的是,这条血线弯曲成一道弧线,色彩斑斓,如同彩虹桥一般,绚丽多彩。

蔷薇的血线断了,李奇赶紧抱着她跑开了去,美丽的彩虹桥还在空中呈现着。南屿瞥了一眼那永眠的美人,一道笑容挂在她的脸上,美艳动人。


下一章在此


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吧|【盗墓系连载】南墙

【盗墓系连载】南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