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生死,啥都不叫事儿

我是一口气把自然的《白事会》第二季看完的,中间几次泣不成声。都说医生这个职业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因为要看太多的生老病死,可医生还有面对只好病人的喜悦。而大了(白事工作者)这个职业,就只是面对死亡,任何一种死亡都不会是喜悦的。虽然作者在文中也讲到白事中遇到的奇葩,但是再诙谐的语言也掩盖不了人们面对死亡的伤心。自己三十多岁的人生,也见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奈,恩爱夫妻天各一方的不舍,亲人突然死亡的意外,通过作者在《白事会第二季》中的简单朴素的语言表达,显得那样的走心和感同身受。

我不是医生,也不是大了,我是乡镇的一名民政工作者,经常跟农村的老弱病残困难群众打交道,看见困难户的死亡是经常的事情,这么说吧,每年民政对象死亡三四个是正常的事情。不过,看见困难户的死亡,恐怕就是更可怜和痛心的事情。

年前,有一个农村低保户老段死了。夫妻二人近七十岁,无儿无女,妻子的情绪还很不正常,这样的条件完全可以入五保户,住进敬老院,我劝过几次,他们死活不去,在农村老人的眼里,敬老院就像是监狱。年前,村干部去他家收水费,发现没见老段,他的妻子支支吾吾的说老段死了,这才引起大家的注意。村干部几人在院内的玉米秸秆堆里把老段的尸体刨出来,110警察鉴定不是他杀,估计死亡已有一个星期,幸好是天气最冷的时候,要不早就臭了。老段夫妻跟他们的兄弟姐妹都不和,跟街坊邻居也都不说话。老段妻子在村干部的帮助下草草的给老段下葬了,这个精神有点不正常的老太太生活会更艰难。

昨天,又死了一个农村低保户老闫。大过年的,邻居见他的门好几天没开,就告诉他的亲戚,看看他在家怎么回事。打开屋门,见他在床上蒙着被子躺着,掀开被子脸黄嘴紫,身体僵硬冰凉,已死两三天的样子。老闫户口本上是46岁,但是实际年龄却是56岁,这种户籍年龄的错误在农村不少见。他一个人,无儿无女,也没有结过婚,上面三个哥哥都大他好多,在他还小的时候父母就吵架生气,分居生活,随后母亲死亡,他是见识了夫妻生活的烦恼。后来他就常年生病,在农村谁愿意找个生病的男人,而他也不想被婚姻所烦恼,于是就孤身一人,并且他的兄弟们都关系不好,没有人照应他,才发生了他过年一个人在家死了都没人知道的事情。

人生总是被太多的事情牵绊,我们想有个好工作,想得到晋升提拔,想住到大房子,想开上好车,想每年能出去旅游,想......这些名的利的东西,在一个人真的躺下,再也睁不开眼的时候还有什么意义?看看这些困难户的死亡,没有比较我们就不知道,我们有人关怀,我们有饭吃能睡着,我们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电脑或是手机前的你能看见我写文字,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自然在《凡人皆有一死》(《白事会》第三季)中写道:“在死亡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日子依旧会推搡着我们往前走。可经常走着走着会发现,这个地方不久之前好像走过了。有的人管这叫‘迷路’,而我觉得是‘领悟’。如果生命日常的继续是个催眠大师,那死亡他会时不时推醒在尘世间昏睡的人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几年每次吃火锅都要去海底捞,不只是他们的口味让我满意,服务更是深得我心,全程微笑➕问候,每次去都有小惊喜,而且还...
    一缕烟火0阅读 70评论 0 0
  • 冷心冷情,大概是我内心深处不愿示人的真面目,学不会笑脸迎人,也不愿意去喧闹的世界寻找温暖。孤独症患者,在深夜中,暗...
    寒山明月阅读 151评论 0 0
  • 最近江湖有传言,德国的数据线能经得起电锯锯和汽车压,那么我们国产的质量怎么样呢,本次测试采用的试验品是市面上质量口...
    揽州宿莽阅读 9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