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对新鲜事物接受特别慢的人,msn消退后,我很长时间都不适应space搬家,等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微博140字的框架,微信又出来了,我在微信使用了一年多才开始用朋友圈这个功能,以至于很多朋友看到我一条灰线的状态还以为我把人家屏蔽删除了,然后还有细心的朋友奇怪我的朋友圈都是一样的字数,因为我都是框着微博的140字编辑好再搬过去的啊。

社交工具出现后,我很少习惯聊天,我总觉得聊天这种感觉就是应该你我坐在一起,声色并茂畅所欲言,我能看到你的眼睛听到你的声音,你能感受我的真实了解我的想法,哪怕我们抱着电话仅是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也能有活生生的存在感,但是这个信息迅速更新的时代,每个人都说很忙,于是我们只能用表情包伪装自己的内心,用流量打发细碎的时间避免同餐共饮时的一脸尴尬。

每个人都不愿意花时间坐下来面对面聊天,却还希望手指发出一行消息时对方就能秒回。

因为我没能坐下来看着你的眼睛听到你的声音,于是我们一来一回在社交网络上的文字聊天变成了主动被动之间的博弈,你可以理我,也可以不理我,你可以秒回我,也可以装作没看见,甚至可以有人装着你用你的账号去聊天,你可以是你,也可以不是你。

而我只能通过正在输入的来回显示洞察你的内心,只能通过“?”“嗯”“哦”“好吧”的语气和表情包想象你此刻的心情,只能通过朋友圈里P了好多遍的照片和冷冰冰的文字猜测你现在过的怎样。

这就是信息时代带给我们的感觉,快速,方便,却还有满满的害怕。

这种害怕让我很少在群里说话,我自认自己情商低性格直又不太会说话,每次都感觉任何一个话题我都有一万种可以把群聊死的本事,然后很多人就会说,阿影真的很高冷,其实我是害怕说话没人理我。

好长时间,我很讨厌社交网络,觉得自己可以失去说话这项功能了,几乎都能进化到看懂哑语的地步,我觉得就是信息时代导致的。

后来突然发现,当心情很好的时候,跟喜欢谈得来的人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会发现时间过的很快,会感觉表情包都不够可爱,会埋怨IT混了那么多年手指键盘的速度都不够灵活,会绞尽脑汁加速大脑CPU的运行期望同时输出好多条话题分支等待捕捉对方。

原来,根本没有人是真的情商低不会说话能把人聊死,也没有人真的就跟你没有共同话题聊不到一起,一切一切归根结底,就是我不喜欢你我不想接你的话,我不愿意花时间逗你说话陪你说话听你说话罢了。

遇到喜欢的人想跟他聊天的你就不一样了,你会为了对方的秒回激动的花枝乱颤,也会为了对方结束时候的一句“嗯”绞尽脑汁想用怎样继续一个新的话题,甚至在临睡前像研究剧本一样反复的复习聊天记录。

没结婚的人说,我不是要求高,我觉得跟他没话题聊,我要找个有趣的能说到一起的人才能在一起啊。——你不是没话说,你就是不喜欢他,你觉得你们精神上没在同一个轨道里相遇。

结过婚的人说,我每天对着同一张脸,说同样的话,一辈子哪有那么多话题再聊。——你不是没话说,你是被岁月淡漠了激情, 却还想遮掩自己逃避的内心。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你说完“嗯”就结束了,而我说完“嗯”还在满腹心思寻找话题想继续跟你说话,愿你遇见一个一生都能接住“嗯”这个字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管我和谁说起我和他的故事,都会认为这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一定是两情相悦的。可惜这故事的女主角是我这样的丑小鸭,所以,...
    诗晴话驿阅读 193评论 2 3
  • 1. 刚打完篮球的唐维一身臭汗的跑到座位上,“咕嘟...
    三芙拉沃阅读 74评论 2 0
  • 今天上时间序列课,老师讲:时间并不能作为因变量。就像麦苗的长大,让麦苗长大的并不是时间,而是它需要的养分、水、阳光...
    夜涩溦凉阅读 68评论 0 1
  • 先生: 我思索再三用了这个比“先生敬启”更灵活,比“亲爱的先生”不那么亲昵的称呼。 我的城市一整天都阴着,或者说是...
    叶翎上阅读 30评论 0 0
  • 昨晚的《欢乐颂2》剧情持续发酵,追完后,我依然沉浸在小蚯蚓的悲伤中不能自拔。 凌晨,懵懵倒倒地赶来高客站,站在风里...
    写给安之阅读 23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