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这是个秘密(十二)你以为的结束其实是故事开始

“韩萧,所有的爱都是自私的,没有一种爱真心不需要回报,即使是亲情,都会有些幻想与奢望,谢谢老天让我遇见你,只不过,我已经累的无法继续,我爱的人他不爱我,因为他在心里在巴望着另一个人。”这是白沁在毕业那天对我说的话。所以,当我知道祁新是何鑫的时候,我的心底偷偷的滋长着一种可怕的欲望,却一直在侥幸的安慰自己,我只是想保护林初,我怕她受伤。欢欢说的对,其实所有的爱都是自私的。所以,是我写了那封邀请函,是我谎编了阁楼上的日记,也是我托人给你钥匙,这一切一切的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其实我并没有发现那张八年前的机票,也没有发现手机里的那通电话记录,也没有被你砸伤,当然要完成这些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找到何夕帮忙,顺便让替我背下黑锅。不然我怎么会那么顺利一步一步的解开谜底,怎么会让人告诉祁新林初的去处,怎么会计算到祁新来的时间然后躲在厨房制造出声音让林初看见这一幕,不然怎么会一下子理清头绪在车里和林初解说所有的谜底。是我,在最后一秒舍不得放手了。或许,是我爱到深处执迷不悟。

我把失血接近昏厥的祁新送到医院后交代给何夕的秘书后便乘公交回家了。我小心翼翼的开了门生怕吵到林初,没想到却发现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被打开了,林初双腿相叠放在一边,背着光,靠着门抚摸着裙身上的雏菊,韩萧一下子愣住了,咽了咽嘴里的唾沫,轻声叫了一句林初,却发现此时的她已经泪流满面。

“韩萧”林初哽噎着声音转头望着眼前的已经从当初的冷冷酷酷小孩长成一个男人模样的韩萧,“我能……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你吗?”

“好。”韩萧沙哑着声音眼里闪烁着泪。

林初最喜欢的花是雏菊,因为它的花语是隐藏的爱,就像这间被韩萧隐藏多年的屋子,房间里的四面墙上贴满了林初不同时期的画像,开心的、哭泣的、出糗的。柜子上还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林初送给他的每样东西,11岁的时候送的贴贴纸,12岁送的本子……房间中央还立了一个模型,身上穿的是林初16岁画的婚纱,拖地蕾丝裙摆上绣满了她喜欢的雏菊。

在2005年的秋天,那天刚好是韩萧14岁的生日,为了庆祝他的生日,我偷偷和班主任请了病假提早回家给韩萧准备惊喜。我还记得那天有些微凉的冷风但是阳光却正好,学校门口的摊子也已陆陆续续的开始准备营业了,在往回家路上的第一路口的面包店菠萝包那天还是没有卖完,隔壁邻居家的小雨那天还是穿着紫色的娃娃裙,妈妈那天煮的还是爸爸最爱的苦瓜炒蛋,但是那天的韩萧却没有按时回家。而毫不知情的我,在窗边看见他爸爸的车激动不已,以为韩萧坐他爸爸车回来了,所以就兴奋的拿着镜子反射着残阳的余晖照在他爸爸车上,也照在他爸爸的脸上。后来只是顺路经过家门的韩爸爸因为看不清前面的路况,乱了方向,在家门口的十字路口和一个醉酒的大卡车司机相撞。造成他的父母两个人当场死亡。也是从那天之后,我就渐渐的把对韩萧的喜欢隐藏在心底。就像雏菊一样,把自己对他的喜欢隐藏在心底。

所以,我并不是因为感恩或者说是感动才想嫁给韩萧,我只是受不了我波浪起伏的内心而在最后一刻决堤投降,如果以后他知道了真相会恨我,怨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从我爱他这件事开始就已经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