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青春|逃离

字数 2189阅读 29

本文参与#漫步青春#征文活动,作者汤晨琛,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布。



                                                                        逃离

巨大而又荒谬的水泥丛林和钢铁怪物将要席卷所有的土地,天空中四射的流光会被那些高大身躯的阴影抹去。人类都是活在这片昏黑中的野兽,智慧而又暴躁。

悄然驻足,于是看见城市这块帷幕悄然落下,看见它慢慢吞噬着过往的一切。那些古老的东西差一点儿就被全部毁灭,成为岁月的浮光泡影。隔岸观火,其势自毙。这有点儿令人难过。

人们总是会去下意识地缅怀一些故乡的东西。人类也好像总是活在患得患失的病症之中。于高温的催化下,心气偏高、颐指气使仿佛真能在屋内的火炉旁,随着涂炭的时光被一同烤融。我曾经住在祖母家的老屋里。而老屋的门支撑了一个世纪,大风呼呼地刮过,于是门板也应和着,吱吱呀呀地响。那些老人聚在一起下棋,用浓重的乡音吐露近乎难以言表的温柔。黑子轻敲在“边星”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晴天可能会搭个戏台,梨园子弟在脸上扑了厚厚的妆粉,硬是凭借他们的技术和经验,把难懂的戏词顺畅淋漓地演绎了出来。

祖父不大爱说话。尚记得年幼的时候,祖父安详地坐在摇椅上。因苍老而皱纹密布的手,一只轻搭在我的肩上,另一只执着拐杖,指向不远处的戏台。我很配合地朝那儿望去,竟看得出了神。那出戏似乎并不滑稽,带了点儿严肃的味道。戏子们轻柔的嗓音带着朦胧的哀愁,似水雾般轻盈。但到底唱了些什么内容,我却无法忆清。

同一年,祖母为我和堂哥扎了一只斑斓的风筝。我还小,于是看着堂哥放。它托载着我们的童年,在鸢线的牵引下,高高地悬于清河之上。好像是因为风筝过于轻灵,堂哥驾驭不住,它最终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落到了河内,点出了清浅的水波。回家的时候,堂哥哭得很大声,我扯着他湿透的衣角,使劲安慰他。

没过两年,堂哥去了外地求学。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放过风筝了。而唱戏的一帮人,那年秋天就走了,只留下一堆废弃的戏台木板。听大人说,他们去了南方的小城。城内常开雅致的栀子和茉莉,漫天的花瓣能和起舞的水袖相互映衬。时过境迁,就算他们再回来演一出折子戏,我也没有机会和祖父一起看了。

近日,父亲把祖母接到了县城小住。我们抽空去逛商场,叔叔和婶婶也在。周遭,用钢筋水泥堆砌成的高楼却让祖母瞠目不语。她抱着婶婶的二女儿,默默地走在我们一行人前面。闪烁的星光仿佛很沉重,把她瘦骨嶙峋的后背压得十分佝偻。她孤独的样子竟让我想起了生前的祖父。我快步追上,问她是否记得有关风筝的事儿,她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我。可那种眼神,在我看来,茫然无措。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我们停在这个以快为代名词的世纪。车马奔驰,川流不息的世纪。

潘云贵说,时间是一条最残忍的流水线。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亲切如故的呢喃被西式语言取代,残破沧桑的泥瓦房被轻松地碾为齑粉,人心的柔软逐渐分崩离析。经过岁月喑哑的割裁,我们会生活在沉默里,成为一群无助的哑巴。

小时候的玩伴里,有一个小名叫乐乐的男孩子。我和他常常爬到老屋后面的山坡上,谈着天上的云和近地的麻雀,还有那个渺远的将来。我们在路边放炮仗吓人,为了偷几颗新鲜多汁的桂圆解馋而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被邻居拿着棍子追骂。我们慵懒地躺在草地上,互相说以后一定要比对方强,然后趁着对方发呆,偷偷挖起一块棕黑的泥巴,拍脏他的白衬衣。

可又像李胜法写过的那样,我们总是不愿意停留,总是想逃离这个地方,也许并不是为了比现在过得更好,只是想看看另外的生活会是什么模样。

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最后不知何处是归宿。

现在的生活早就被高楼林立的繁华填满,人越是长大越是匆忙,会遗忘儿时无忧无虑的奔逐嬉戏,会遗忘那场盛大的驻足停留与长久深思。这就好像我听说乐乐去了北方打工,却再也没有亲眼见过他。

我听见kiki在《何必怀念》中唱道:“何必去怀念失去什么,何必去遗憾没说什么。故事不一定有美好的结果,看你走过扬起了阵风。”

从前的时光过得很慢,把影子拖得冗长。偶尔在公园闲逛的时候,不远处会传来老人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我想上去问问他是不是和祖父一样爱抽旱烟,问问坐在他身旁的婆婆会不会扎一只纸鸢。我期待他们用熟悉的乡音回复自己,期待他们的答复与自己所猜测的一致。正臆想着,石子路上的白鸽倏地振动起它们的白翅,翅尖划破了空气。它们扑棱棱地飞走,宛如数只风筝。

有一天,回忆真会是一名说书人。我也可以见到乐乐,和他一起回想上一个十年的故事,一起讨论讨论“另外的生活”究竟是何种滋味。说不定,能再去看看当初那棵枝繁叶茂的龙眼树。

城市的光芒万丈盖过了星光。我睁开眼看到的不应该是鳞次栉比的大厦,而是青草和露水。我想听见祖母用绵长的乡音唤我回家吃饭,对上她慈祥深邃的目光也会满心欢喜。我想幼稚地和乐乐说一句,我以后一定比你厉害。

尽管人们选择了在城市内度日,也应该试着敬畏乡村。土地里埋藏着的东西亦是我们的本质。躁动的心要逐渐沉静下来,最好从束缚中解脱,然后让它追寻其想要的自由。我希望自己停下来,用一点时间仔细看一看生活被揭下面具后的真实模样。

“简直像眼前有几个美丽的瞬间正逆着时间的压力,决绝地溯流而来。”村上春树在《没有色彩的多琦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中书写的这句话,便是对久远记忆突围时间荆棘的完美诠释。

漫长的驻足其实是一场旅行,是一次逃离,亦会是一段精彩的戏码。停下来去回忆过往,无声的记忆逆波直上,在脑海里沉寂地爆炸。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轰鸣惊艳,但起码,这也是一种值得去追随的守望与信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备注:本文参与#漫步青春#征文活动 作者:李翘楚,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布。 逃离 或许我是这...
  • 我有一床神奇的被子,冬天盖着不冷,夏天盖着不热!
  • 今天的阅读目标任务是第十六章。哈哈哈,这样不按顺序阅读,似乎也能提高点阅读兴趣。 古往今来,没有金钱都是万万...
  • UIView* searchview=[[UIView alloc]init];searchview.frame=...
  • 这是复旦大学陈果老师写的书,最早是在网上看到 1 书中句子 对自己身上可以改变的地方尽力去自我修缮,对自身不可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