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过花正开】第三章 古道是谁

开学的两个月嗖的一下过去了,安儿带的学生多出了两个,她原本只是想继续带那个初三女孩阿稚的,安儿大一的时候就带着她的语文,一晃,现在安儿大三女孩阿稚也是一名初三的准毕业生,就连阿稚的弟弟阿顽也背上小书包有模有样地去上小学了。

阿稚的妈妈一直挺喜欢安儿,尽管安儿两年多来都只是单纯辅导她女儿语文而已,论及数学、物理、化学这些科目,安儿还得拜阿稚为师,但是全程看了几次安儿给阿稚辅导语文阅读题和写作时的方法以及内容,阿稚妈妈就颇为赞赏。两年多来,安儿给阿稚带来的阅读习惯也被阿稚妈妈连连称颂,反正阿稚的理科强得很,所以她也就不像其他家长那样要求家教老师全科性了,对安儿越发满意。

这个学期,阿稚妈妈把阿顽也一同交给安儿带,内容倒是很简单,带着阿顽看课外书,培养他的阅读兴趣便可,紧接着阿稚的表妹也托阿稚妈妈打听,能否让安儿一周匀出半天辅导她的英语和语文。安儿稍作考虑,这两家相距很近,调整了课时一天便可完成任务,便爽快地答应了。这样一来,安儿一周最多也就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了,不过想着生活费越发有着落,安儿浑身充满了干劲,安儿想把喜讯和奇摩分享,打了两次电话给他,都不在服务区,也就不了了之了。

坤之也已经离开学校十几天了,他回到老家的一家党报实习,鉴于安儿与坤之合作的次数较多,她就顺理成章地被主编安排接替坤之负责的那个专栏。安儿手上已经有个叫做“好舍之友”的专栏了,不过是个小专栏,两三个星期才发一次稿,主要任务是挖掘学校的特色寝室,比如什么一整个寝室都保研啊一整个寝室都是某乐队成员啊或者一整个寝室都坚持做义工啊之类的,她认识元波也是因为这个专栏的采访。现在安儿又接手了坤之的“乾坤八卦”专栏,再加上主编偶尔安排的人物专访,采访的事项在日程上顿时安排得满满当当。

主编为了体现新人新气象,就琢磨着要将“乾坤八卦”换个名,不过,他也表示了,最好不要把栏目改头换面,看得出,他并不是十分放心安儿。安儿也乐得不改栏目风格,不伤脑筋又对坤之好交代就随意胡诌了个“安能辩我”交给主编,继续秉承“乾坤八卦”吐槽加段子的风格,没想到一次就通过了。

两个多月前的暑假,本省电视台的某选秀比赛如火如荼,一向古板的主编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1年前在本校体育系毕业的古道止步选修比赛的20强,半个月前的周会上宣布安儿负责这项采访任务,摄像就由大二环境工程专业的柯耒跟踪。柯耒一脸兴奋,这个个子高挑却又时时刻刻走萝莉风的女孩是报社里为数不多的女摄像,热衷于一切新生事物。初来校报时,柯耒兴冲冲地抱着她拍摄的作品走进主编办公室,申请开设一个关于同性恋人的栏目,被主编一口否定。安儿见过柯耒拍的同性恋人主题的作品,视角细腻却直指心底,色调偏暗,张力却很大。安儿心里暗暗佩服,真是够专业的。

平日里,安儿不是忙采访就是忙家教,或者就是宅在718寝室中写稿,抑或是躲在图书馆翻资料、整录音,就连偶尔的放松,也是混在718宿舍圈里集体活动,虽在校报呆了一年多,但除了坤之和自己负责的专栏的责编,接触的人并不多,与柯耒更是仅仅在周会上打过几次照面,寒暄几次罢了。这次合作,对于安儿和柯耒而言还是第一次。

转眼,离主编要求交稿的日期越来越近,安儿再淡定也有点急起来,柯耒依然是没事儿人一样活跃在动漫社、话剧社、义工协会,浑身充满能量,就是只字未提采访古道的事儿。安儿见状,就自行搜集了些古道的材料,校外关于古道的消息很少,毕竟只是本省的一个人云亦云的选秀节目,在全民娱乐的大环境下,也就沧海一粟,更何况还只是止步20强的新选手,校园内倒是有一些他在校的新闻,还有几张当年的海报。安儿花了半天时间,整理了这些资料:

古道,1986年出生,2005年就读于执耳大学体育系体育教育专业,2005年校园新生歌手赛亚军,2006年成立朝歌乐队,2006年校园歌手赛亚军,2007年成立绕樑工作室,2008年赴四川汶川志愿服务1年,2005年-2007年连续获得校一等奖学金,原创作品有《落蕾》、《我的阅览室我的火车厢》、《我不想毕业后才知道》等。

资料不是很多,深挖的话应该会有看点。校报当时对他的赴川志愿服务事迹连篇累牍地分上下期报道,其余的也就三三两两的豆腐块新闻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