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时候,找回自己

字数 2380阅读 33

不知是因为昨天跟教练的一场对话的启发,还是因为非常偶然地跟大宝一起追忆了一次童年。午睡间脑海中竟是浮想联翩,浮现出各种儿时的场景。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那些被自己忽略和遗忘的部分,那些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已经不复存在的部分,此刻我正迫切地想要记录下我所看到、想到的一切。

回到小时候,原来我是那么喜欢独处,我享受着独处给我带来的安全感和知足感,常常一个人在家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自己给自己布置小窝,自己布置房间,自己拿着小洋娃娃给她装扮,自己一个人躺在地上发呆、幻想和傻笑。谁也不曾走入这属于我的独享时光,谁也不曾知道我有着这样的小秘密。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我在房间里有床单给自己在地上搭了一个帐篷,在地上铺上小毯子,用两本书当作针头,在“床头”给自己点上一支蜡烛,然后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作品,心满意足地睡下,心中竟是极度的欢喜,我想着:“哇喔,我终于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小天地,这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享受着那一刻的成就感和极度满足感,闭上眼在想像的空间里自由翱翔。忽然听到楼梯的脚步声,我猛地惊醒,以最快的速度吹熄了蜡烛,扯下我装好的帐篷,在千钧一发之际,刺溜一下躺在床上,洋装午睡。原来是妈妈上楼来了,问我:“你在干嘛?怎么有蜡烛熄灭的烟火味?”我揉着睡眼惺忪地双眼,一脸天真无辜地应答:“啊?不知道啊,没有啊,我刚才在睡觉。”就这样糊弄过去了,谁也不知道我的小秘密和小心思。只是我花了一下午时间搭好的帐篷竟在几分钟之内毁于一旦,事后我再怎么努力回忆,也记不清自己是如何把床单的四个角搭起来,做成了一个帐篷的。

回到小时候,我崇拜的偶像:花仙子和美少女战士!我希望自己是能够成为改变世界,给自己世界带来美好、善意和爱的一员,我希望自己拥有创造和改变的能力,我希望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和平圆满的大结局(我受不了悲剧,那会让我唏嘘难过好久,就好像我看着琼瑶剧的悲剧故事会难过好久,看到大团圆便喜笑颜开,拍手称快,跟着影片哭跟着影片笑,一次我自顾自地痴笑傻乐的声音被循声而来的母亲听见,愣是以为我中邪了),我希望自己能够获得跟美少女一样收获青春美好的爱情故事,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欣赏我的傻气,爱我的傻气。我就这样在脑海中幻想脑补着关于爱与美的一切!

回到小时候,我渴望所有的亲密友好关系,忍受不了他人的伤痛和孤独。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所有新转入班级的同学,我必定是他们的第一个朋友。我敏感单纯地认为:他们一定觉得不习惯,他们一个人肯定很孤独,他们需要朋友。于是我总是第一个主动跟这些“新朋友”说话聊天的人,我希望跟他们成为朋友,让他们不觉得陌生和孤单。事后有人跟我说:小文,我刚转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心情糟糕透顶,可你是第一个对我笑的人,你笑起来就像阳光一样灿烂,让我感觉很温暖,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你是我在这的第一个朋友,想到能有你这个朋友的时候我感觉好幸福。还有一个男同学多年之后跟我说:你在我无助的时候关心帮助过我,所以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无论别人说你什么,我都知道其实你很善良。我记得这个同学:初三他临时转校进入我们班,一个羞涩内敛话少的男生,中考前夕,他高烧不退一个人在班级挂着点滴,我当时在场,心想他必定不好受,于是过去询问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了?要不要紧?需要我帮忙吗?”我只是不知自己单纯无意的小小善举,竟让人铭记多年。

回到小时候,我受不了父母的争吵,受不了与妈妈的分离,不忍心让妈妈生气、哭泣和流泪,好像一旦她难过,就会早一天离我而去。我太早感受到分离和死亡的可怕,十来岁便开始思考“死”是什么,害怕自己有一天死掉化为灰烬,然后这世上与我相关的所有人和事全部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我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我害怕妈妈会死掉,从睡梦中哭醒。我对自己说:只要能让妈妈开心,我愿意做一切一个好女儿可以做的事情。于是我努力读书,认真学习,听话做个乖女孩,妈妈难受不舒服了,我就坐在她身旁乖乖陪着她,哄她开心。父母吵架了,我就无助的哀嚎和哭泣,我好担心他们吵架会死。于是我开始去思考:爸爸妈妈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婚姻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会吵架?为什么吵架说出来的话都会这么伤人?怎么样说话才不会伤人?我想了许久也想不出答案,也没人给我答案,那个时候我不过十来岁。于是,我开始对“说话”这门神奇的艺术充满了强烈的好奇,我想要探究一套可以经由语言和说话就能改变他人的魔力,想要通过语言去传递关心和爱意而不是产生仇恨的利器,我开始学习演讲与口才,学习任何与说话和沟通有关的知识,恨不能吸纳书中的每一个字为我所用。神奇的是,我无形中培养起了自己的语言天赋,对文字我似乎建立了某种悟性,培养了一种极佳的敏感度和领悟力,这大概就是我读书不用死记硬背的深层根源吧。

回到现在,我依旧喜欢独处,无论是物理环境还是心理空间上都渴望建立一块只属于自己的自由独立安全的小空间,与此同时我也强烈的渴望与人建立链接和关系,对新鲜的人和事有着满满的好奇。也许是因为我本就容易受伤和害怕孤独,所以也忍受不了他人受到伤害和他人情感上的孤独。我依旧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和爱意,对爱情充满了浪漫美好的想像。对语言的敏感天赋使我成为一个靠语言吃饭的老师和教练,正如毕淑敏《女心理师》中写到的:“我只是一个老农,唯一的武器耕耘语言。语言是我的土地、种子和犁耙。只要努力,只要坚持,只要倾听和述说,就总会有东西生长出来。”这无疑最好的说明了我对语言的痴迷,以及我想要借由语言去了解传递的一切。

回到小时候,我看到的自己身上的关键词:爱和关系、好奇与希望、自由与独立,还有我最想要使用和挖掘的技能:我的语言天赋!这些不就是你想要的自己,不就是你内在最真实的核心价值观吗?不就是你最重要的自己吗?

嗯,回到小时候,我想我找到了自己,找到了自己真正宝贵珍视的部分,我也更加清晰而坚定:为什么我会渴望成为一名教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