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道

讲个故事,并非宣扬什么所谓的根深蒂固的迷信观念,也非去洗涤洗白什么。

晋朝,宣城县(今安徽宣城市)人边洪,为广阳(皖南古城,今太湖水下)领校,边洪还没有做广阳领校的时候,某年四月某日曾请韩友占卜家中是否平安。

这韩友,字景先,庐江舒人也。为书生,受《易》于会稽伍振,善占卜,能图宅相冢,亦行京费厌胜之术。

韩友占卜后对他说:“你家将要到金刀横祸。不过呢,有禳解的办法,就是准备七十捆木柴堆在庚地,等到七月丁酉日那天放火烧掉,灾祸就会消除。如若不然,结局将十分悲惨。”边洪按照韩友的要求,准备了七十捆木柴并堆放在庚地。但是到了七月丁酉日那天,狂风呼啸,边洪怕引起火灾,边没有放火烧柴。

后来,边洪当了广阳领校,因母丧返回宣城。当时,韩友路过那里,打算到边洪家投宿。可是,到了边洪家后,韩友只是看了看便告诉随从的人员说:“咱们赶快带上行李走!”随行人员说:“现在天色已黑,还有十几里的路,何必这样着急往前赶呢?”

韩友说:“我仿佛看见这儿的土地上覆盖着许多人的鲜血,预感大祸就要临头啦!”随从们苦苦请求暂住一夜,边洪也挽留,韩友还是坚持要离开,一行人只好急匆匆地离开了边家。谁知当天夜里,边洪突发疯癫,不但用绳子绞杀了两个儿子,杀掉了妻子,而且还砍伤了父亲和婢女,然后狂奔而去。几天后,大家在其房前的树林中找到了边洪的尸体,他是自己吊死的。

故事的第一段颇有神秘色彩,这涉及到如何破解预知的“不好”,韩友如何运作,是否有钱财交易我不知晓,而根据当下某些江湖“大师”说是能破解预知的“不好”,其背后无非就是为求多财,却是我所不齿的。另有一些乡间不可思议的神秘之事,非我之识能参透的,在此不做细述。

第二段故事倒是很好理解了,韩友与边洪好友多年,韩友必然熟知边洪的生辰八字透露出来的信息,而当他黄昏时分走进边洪家,敏锐的第六感和以往对边洪的了解,让他对周围的气场嗅到了危险,君子不立危墙下,他也无力改变这一切,唯避之。

如果从道家角度看,天地人,各有其道,所谓的顺其自然,具体到人道,循道也。

注:道家,非道教也,世人常误解,将二者混为一谈,遂将迷信的帽子给了道家,自毁了文化,这样就不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