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周伯通与Cat

96
阿冼兄
2017.03.15 16:39* 字数 16523

走廊里的情侣亲亲我我,阿正羡慕得不行。

“快毕业了,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

“被蓝芝拒绝之后,还敢试吗?”身旁的小邦笑着说。

面对小邦的揶揄,阿正只得无奈。

蓝芝高挑清秀,阿正暗恋她很久,憋在心里,寝食难安。若不是丹儿怂恿,阿正至今还不敢表白。蓝芝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断了他的念头。

丹儿证实了蓝芝说的话,还知道她的男朋友是大学生,兼职帮人拍小广告。两人不是经常见面,但作为蓝芝前任同桌,丹儿曾强烈感受到蓝芝处于热恋期时的甜蜜。

尽管表白失败,也算了结心事。

“我看丹儿有点喜欢你。”小邦给出主意。

“丹儿?不要了吧,现在每天都对着她,烦都烦死了。”阿正一脸嫌弃,“说我不用功读书,又监督我做作业,还管我三餐温饱,比我妈还烦!”

“这就是爱。”小邦点着头说。

“这是变态。”阿正反驳。

走廊角落,有对情侣表现亲昵,还作出过分的举动。

男生的手伸进了女生的裤子里。

眼前光景,看得两人目瞪口呆。

那女生闭着眼,搂紧男生。男生背对他们,看不到样子。

阿正扫视周围,察觉没有其他人留意到,心里却想找人一起分享。

他拿起手机,点开直播录制,输入标题“学生走廊啪”。然后慢慢仰起,让镜头对准角落。

“你才是变态。”小邦说,“人家都没啪。”

“小声点,”阿正笑着说,“你看。”

他指着手机屏幕,观看人次正快速增长。

“标题要吸引嘛。”

小邦竖起拇指。

“这种事可遇不可求。”阿正压低声音,却掩不住略有猥琐的笑意。

“有点暗。”小邦抬头,看看那对情侣,“要是挪一下位置,光线更好。”

“你过去跟他们说。”

“你是摄影师,你去啊。”

阿正二话不说,走了起来。

小邦吓得以为阿正玩真的,却见他低着头,走到另一侧,才松了口气,也跟了过来。

两人驻步在其他学生的身旁,算作掩饰。

这边能看到男生沉迷的侧脸,以及他的不断抽动的手臂。

“他很陶醉。”小邦说。

“人数直线上升。”阿正兴奋地说。

“还是有点阴影。”小邦说。

“看得清就行。”

“不是,你看,你再仰高一点会更光。”

“再仰高一点就被发现了。”

“不怕,一点点。”小邦去掰阿正的手机。

“不用,不用。”阿正用力压着。

“一点点,就一点点。”小邦硬是要掰。

“不要啦,不要啦,不要啦!”阿正大声说。

他这一声,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啊!”

角落的女生估计察觉了什么,喊了起来。

“有人偷怕!”

她指向阿正和小邦,男朋友立刻冲过来。

奇变突生,阿正眼看那男生就要冲到面前,手脚颤抖,不敢动作。

“我都说我要番茄牛肉饭!”

背后伸出一只手,抄走手机。

阿正转头看,居然是丹儿,又转回来,男生就在眼前。

“手机拿来!”男生厉声说。

“什么事?”丹儿说。

“你们是不是偷怕?”男生瞪着眼问。

“怎么了,偷拍什么了?我们在点餐。”丹儿说。

“我不信,手机拿来。”男生又说。

丹儿把手机屏幕面向男生。

“看,你看!我们是不是在点外卖!”丹儿也发出汉子般的嗓音。

“这……我不信。”男生看来不善言辞,回头看看女朋友,她站在角落,泪流满脸。

丹儿主动把手机塞到男生手里。

“你自己看吧。”

女朋友还在哭,男生不知道先处理哪样。他对着外面菜单,竟无从下手。一时看看女朋友,一时又瞧瞧手机,一脸茫然。随便翻了几下,就把手机给回丹儿,回去安慰女朋友。

“你有什么用!”

他女朋友大声骂起来。

“我……”

“分手吧!”

女生刮了男生一巴掌,径自向阿正和小邦走去。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女生各打了一巴掌。

女生再瞪了丹儿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男生追上去,一副挽回和恳求的姿态。

两人拉拉扯扯,越走越远。

“中午吃什么?”丹儿若无其事地问。

“番茄牛肉饭吧。”小邦说。

“你呢?”丹儿问阿正。

“你怎么在后面?”阿正却问。

“从你一开始偷拍我留意到了,偷偷在你面前,居然干这种坏事。”丹儿说。

“你动作也挺快的吧。”

“也好在你的直播APP靠近垃圾桶。”丹儿说,“快删掉吧。”

“阿正做这种坏事,你不生气吧?”

“男人都是这样。”丹儿没好气地说。

阿正躺在家中床上,重看那段偷拍的视频,不舍得删掉。

这时收到一条私信。

“拍得不错,求合作。”

信息末尾还留下微信号。

阿正好奇,添加那个微信号,对方是一个叫“瓶装水”的号。

一添加,瓶装水就自来熟,大赞阿正的视频人气很高,然后直奔主题。

“但这种直播已经涉嫌违规。”

“我快要删掉。”

“想拍更大尺度的片子吗?”

“什么?”

“我们有个平台,专门传播这种视频,我们有规避网警的手段。跟我们合作,你还能赚钱,你想拍多大尺度就拍多大尺度。”

“没兴趣。”

阿正信手回复,随即把瓶装水拉黑。

窗外掉进个纸团,落在他的床上。

阿正家用的是外推窗,只要窗开着,楼上掉下来的东西,总会在窗框上搁一搁,不时还会弹到屋里来。

纸团中心有着黏稠感。

阿正感到恶心,捏着纸团的一角,扔到窗外。

第二天晚自习放学,阿正值日。

下楼倒垃圾时,竟听到异动。

声音一楼楼梯后面的暗黑角落里传出,阿正记得那儿长期放着一张桌子。

他趴在楼梯面上,偷听楼梯后面的声音。

女生的轻微呻吟,男生喘气声,偶然桌子移动拖出咿呀声响。

阿正玩心又犯,轻轻放下垃圾桶,掏出手机,进到直播界面,顺手标题栏输入“学生在暗处偷情”。

正想从楼梯扶手伸出手机偷拍,听到男生用力低声地喊了一个词,还听见桌子急速剧动的声响。如果没听错,应该是“Cat”。

然后,那男生松了口气似地“嘘”了一声,呻吟声也戛然而止。

两人开始轻声细语,黑暗处就传来整理衣装的动静。

阿正知道两人完事,怕被发现,不敢伸出手机。

他不敢逗留,立刻踮着脚步,提起垃圾桶往楼上跑。

跑到二楼,又转身下楼,改为悠闲自在的步调,还吹着口哨。

来到一楼,只见一男一女正在上楼。

男生高高瘦瘦,阿正认得是隔壁班的,平日是个爱玩爱出风头的学生。

女生长头发,身段纤瘦。她低着头,但阿正一眼就认出是谁。

蓝芝!

阿正心里狂呼,简直难以相信,在跟别人偷欢的竟是自己一直喜欢的蓝芝。

蓝芝好像没看见阿正似的,更没有抬起头,就这样从他面前走过。

阿正也没有喊她一声,站在一旁让道。

倒是那个男生,瞧出阿正眼里异样,也瞧瞧蓝芝,见她没反应,也没理会。

等两人上楼后,阿正去看一楼后面的角楼,只有那张桌子搁在那,斜斜地搁着。

阿正又看看一楼楼梯正对着的门口,那里通往外面的学校食堂。

回想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再没有其他人声响,偷欢的肯定就是蓝芝与那男生无异。

阿正返回教室,小邦和丹儿正等着他。

三人住得近,几乎每天都一起放学。阿正被他们看出满怀心事。

阿正旁敲侧击地发出疑问。

“蓝芝不是有男朋友吗?”

“她不是当面跟你说,有个读大学的男朋友吗?”丹儿反问。

“是不是分了?”阿正怀疑。

“怎么说?”

“但我听说,她跟隔壁班的佳乐好上?”

丹儿一听,就笑得快哭。

“怎么可能!蓝芝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可我见她跟佳乐走得很近。”

“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小邦插嘴。

“你才疯了。”阿正拌嘴。

他又不禁想起刚才佳乐和蓝芝上楼的一幕,陷入各种猜想。

“你不甘心?”丹儿问。

阿正沉默不语。

“我们再帮你一把?”小邦问。

“要吗?”丹儿也问。

“不要,不是这事。”阿正说完,就没说下去。

阿正躺在床上,没睡意,开着灯,想着蓝芝的事。

窗外又掉进个纸团,这次掉在床上,滚了到床边,落到地上。

阿正这回有点气,捡起纸团,就往家门蹦去。

出门上楼,按响楼上房间的门铃。

过了好一阵子,才听见里面传来急冲冲的脚步声。

门打开,出现一个初中生。

初中生一开始表现有点着急,见到阿正时,稍微缓过气来,平静之后,显得有点疲惫。

“正哥,有事吗?”初中生问。

阿正不出声,把藏在后面纸团提起来。

“小明,这是什么?”

“这……这是……”

小明一脸惊惶。

“为什么要扔进我的房间?”

阿正见小明害怕,也就不气了。

“我……我明明扔到楼下的啊。”

其实小明可以死口不认,但被阿正突如其来的问话怔住了。

“可掉进我房间里去了。”

“我扔了吧。”

小明灰着脸,伸手要拿走纸团。

阿正比小明高半个头,手往后一摆,小明就够不着。

“下次我就告诉你妈。”阿正拿他消遣。

小明浑身打了个颤。

“正哥,求你了,没有下次,没有下次,千万别告诉我妈。”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小明怕得要命,眼泪快涌出。

阿正把纸团塞到小明手里,转身走去上楼的阶梯。

“打飞机很正常嘛。”

他回头给愣在门口的小明说,嘴角含着笑。

晚自习期间,阿正留意着蓝芝的动静。

晚上纪律不严,不在走廊里打闹便是,正正经经地不会被老师逮住。

这回自习时间还没结束,蓝芝又出去了。

阿正瞧着她走远,也离座跟去。

蓝芝没去昨晚后楼梯的一楼处,到时直接从通往主校道的楼梯下楼。

阿正远远跟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人感觉是自习累了,下来歇歇。

蓝芝从主校道的分叉口进去小道,阿正没直接跟上,假装经过小道入口,停下来瞧瞧风景。

主校道边上是足球场,夜里没人,直视过去,黑得有点深邃。

阿正驻脚不久,背后也有人声传来,回头看去,认得是理科班的男生。

那理科男也像没瞧见阿正,径直拐入小道。

免得被人发现,阿正没进这条小道,而是在主校道上再往前走一点,那也有一条分叉小道,能绕回来,与身旁这条小道的中间接上。

他快步走,绕了一圈回来,来到两条小道的交界处,能看到小道尽头是一排老房子,那是学生宿舍。

阿正没有寄宿,几乎没去过学生宿舍。听说寄宿的学生都很放任自由,那里从来没有专门的管理员,有事也是找校园管理处的老师。

蓝芝和理科男在宿舍门口,阿正没敢露面,躲在树后遥望。

宿舍有三层,门前有昏暗的灯。

门口能直通一楼走廊,旁边是有一条上楼的阶梯。

理科男与蓝芝聊谈片刻,领她进入一楼的走廊。

阿正不知道两人去哪个房间,蹑手蹑脚接近宿舍,瞧见两人先后进入走廊左边的第四个房间,便迅速绕到宿舍楼左侧,来到第四个房间的窗外蹲下。

窗外是树丛,人迹罕至,阿正不怕被发现。

房间里估计开着台灯,并不耀眼,一扇窗开着,能隐隐约约地听见里面的声响。

“Cat,”男生说,“两千就一次?”

他的语气中有点不甘心。

又是“Cat”,原来是蓝芝的称呼。但在阿正印象里,从没听人称蓝芝作“Cat”。

接下来就是一把女声。

“三千两次,优惠给你。”

确实是蓝芝的声音。

然后,传出该是数钱的声音。

“你挺熟练嘛。”

理科男笑着说。

蓝芝没回他的话。

数钱声没了,有人靠近窗户。

阿正再蹲低半分,快趴到地上。

有只手伸出窗外,把窗拉上。

阿正觉得安全,想再窥视里面,已被窗帘挡住。

从刚才听到两人对话开始,他心情便逐渐暗淡下来,却又不愿离开,耳朵贴近窗边墙上偷听。

突然有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阿正吓了一条,好在忍住没出声。

转身一看,见是小邦和丹儿。

阿正别过头,甩开小邦的手,跑离现场。

放学后,阿正没有跟小邦、丹儿一起。他候着蓝芝离开,立刻跟上。

蓝芝放学都是一个人走,回家的路与阿正刚好相反。

阿正没想太多,等到没什么学生的时候,才假装偶遇,上前跟她打招呼。

蓝芝比同龄人长得成熟,面对阿正更是冷冷的。

“晚自习的时候,不见你啊。”阿正没话找话。

“关你什么事。”蓝芝说。

阿正被冷暴力,感到无趣。

他面对蓝芝,实在找不出任何话来,只好捏紧拳头,疾步走到蓝芝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蓝芝!”

蓝芝横向避开阿正,想继续前行,却被阿正再次挡住。

两人差不多高,阿正在身高上并不占据优势,加上患得患失,气场上弱了不是一声半点,他只能挡住对方的路,却始终开不了口。

“你想干嘛?”蓝芝厉声说。

阿正看着蓝芝,眼前这个他一直喜欢的人,想起当初表白失败的一幕,想起晚上了解到事实。

“蓝芝!”

“我说过,我有男朋友。”

“不是,蓝芝……”

“那是什么,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接受你的。”

蓝芝口气居高临下。

“蓝芝,”阿正顿了顿,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做什么。”

蓝芝眼神亮了,紧紧盯着阿正,但还颇为镇静。

“那我在做什么?”她反问。

阿正一把抓住蓝芝的手。

“你干嘛!”

蓝芝要甩开他的手,力气不够,没甩开。

“你到底在干嘛!”

蓝芝惹得路人侧目,阿正才松开。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阿正说得隐晦。

蓝芝不确定阿正知道多少,故意不说话。

“Cat,他们都叫你‘Cat’吧。”阿正说。

“你不也喜欢偷拍吗?”她反问一句,没有否认,也不承认,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那不同。”阿正说。

“有什么不同?”蓝芝盯着对方问。

“不同……就是不同。”阿正无法解释,紧张得口吃。

“你想要吗?”

蓝芝突然来这么一句,嘴角翘起。

阿正斗嘴落在下风,心里气急。

“不敢?”蓝芝笑着说。

阿正猛然脱下书包,翻出钱包,拔出里面所有纸钱,捏在手里,举在蓝芝面前。

“够不够?”阿正的手在颤抖。

“有多少?”蓝芝笑着说。

“你愿意?”

“有多少?”蓝芝又问。

阿正随手数了数,只有一张一百,其他十块二十块不等,还有一块零钱,最后还在裤兜里掏了个硬币出来。

“两百三十四。”阿正说,“够你花很久了。”

蓝芝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正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蓝芝。

她好不容易才止住。

“你真的想要?”

“想。”

“好吧。”

蓝芝拿过阿正手中的钱,硬币还给他。

“跟我来。”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阿正愣了好一阵子才跟上。

蓝芝把阿正带到公厕。

“进去吧。”

她要阿正进女厕。

阿正犹豫。

“不敢吗?”蓝芝挑衅地说。

阿正瞥了她一眼,迈步进入女厕。

女厕没人,但臭气熏天,他嗅着胸闷。

蓝芝要阿正进一厕间。

“快点,有人来了就不好。”

阿正进了厕间,蓝芝也进来,带上门。

两人相距不到半公分。

蓝芝身体散发出轻飘飘的香味,却始终掩盖不住臭气。

阿正大有呕吐的感觉。

“把裤子脱了。”蓝芝捏住鼻子说。

“这里?”他慌乱地问。

“你想在街上?”蓝芝笑着反问。

“不是,诶,不是去找房间吗?”阿正声音渐弱,“虽然我没钱了。”

“吹一次不用那么麻烦。”

“啊?”

“那么一点钱,你还想做?”

阿正感到无语。

“算便宜你了,平时不止这个价。”

阿正双手摁在裤头,考虑片刻,决定脱下。

在脱的刹那,蓝芝突然按住他的嘴巴。他反应不及,重重地吸了一鼻子臭气。

门外传来人声,是两名妇女上厕所。

阿正快透不过气,蓝芝却在发出无声的笑。

能见识到蓝芝绝艳的笑颜,阿正本该高兴,但此情此景,令他无法好好体味。

臭气令他感到恶心,难受的感觉从胸口不断上涌。

两名妇女出去了,蓝芝松开手。阿正再无法忍受,作闷呕吐,呕出一口闷气,发出一阵呕响。

蓝芝摇了摇头,笑着推开门。

“换个地方。”

阿正松软无力,扶着墙慢慢移步。

快出女厕时,刚好又一妇女进来,用鄙视的眼光看了看他。

他们沿着蓝芝回家的路走,经过一个街心花园,角落处隐秘的树丛。

蓝芝把阿正推到推上,不等他自己脱裤,自己蹲下帮他。

“快点啦,我不能太晚回家。”

蓝芝抬头,见阿正紧闭着眼。

“你没做过,对吧?”

阿正不回话,别着头。

“不用害羞。”蓝芝正经地说,把他的校裤脱下。

校裤脱完,阿正也好奇,低下头,睁眼看蓝芝脱自己的内裤。

蓝芝对自己笑了笑,行动起来。

内裤刚脱下,嗖的一声,不知哪里跑来一只金毛。

“啊!”

蓝芝怕狗,吓得蹦起后退。起身时,手背不小心打了阿正下体一把。

阿正也吓了一跳,又被打了一下,脸色全变。他没来得及穿裤子,忙用手掩盖下体。下体被蓝芝打得火辣疼痛,也只好忍耐。

金毛对着两人猛吠。

“不要过来。”

蓝芝出于本能,躲到阿正身后。

“我还没穿裤子。”阿正说。

“我来吧,我来吧。”

蓝芝都不镇静了,蹲下帮阿正提起裤子,视线时刻不离开眼前的金毛。

金毛又吠了两声,低头嗅了嗅地面,缓缓走近。

裤子才提到膝盖,蓝芝不敢再动,生怕金毛突袭。

阿正更怕。

他下体暴露在空气之中,裤子又没穿好,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包裹下体的双手紧张得冒汗。

金毛抬起头,盯着阿正的下体方位,四脚没停下。

“它想玩铃铛。”蓝芝开玩笑。

阿正听着想翻白眼。

金毛又吠。

吓了两人都不禁退后,几乎跌倒。

“波比!”

外面响起一把童稚的喊声。

有个小男孩也穿入了树丛。

他一进来,见到脱了裤子的阿正,和躲在身后的蓝芝,显出一脸惊讶。

阿正示意小男孩把狗带走。

小男孩抚摸金毛的毛发,把手中的狗带扣上它的狗圈,就往回走。

金毛好像不太想走,盯着阿正下体,直到狗带绷紧,才回头跟着小男孩。可没走一步,又回头盯紧阿正的下体,小男孩也好奇地看着两人,然后拉一拉狗带,金毛才又走一步。

一人一狗,一步一回头,走了很久才走出树丛。

阿正和蓝芝都松口气。

“我走了。”蓝芝不等阿正穿好裤子,就要离开。

“还没……”阿正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穿好裤子。

“我碰过了,算是满足你了。”蓝芝回复高冷状态。

“你是打到我吧?”阿正下体还隐隐作痛。

“还想怎样?对了,是谁告诉你的?丹儿?”蓝芝问。

“丹儿?你说丹儿知道?”阿正感到非常诧异。

“哦,不是丹儿。不知道你怎么发现,不过无所谓了。”蓝芝若无其事地说。

阿正脑海里,徘徊着丹儿居然知道蓝芝的秘密。但细想之下,想起她们曾是关系要好的同桌。

“你有钱再找我吧。”蓝芝说。

“我不是想……”阿正想辩解,但又放弃,“你为什么要做这个?”

经这么一闹,阿正面对蓝芝不再那么紧张,不再气急,才想起找她的本意。

蓝芝再也不搭理阿正,走了,把他独自留在树丛里。

“跟蓝芝睡一晚要多少钱?”

第二天上学,阿正突然把丹儿拉到墙边,以壁咚的姿态发问。

“发生什么事?”小邦不知情况,“你昨晚为什么不等我们?”

阿正不理会小邦,瞪着丹儿。

“多少?”他又发问。

“喂,蓝芝又不是……”小邦说。

“六千。”丹儿说,很认真地说。

“这么说,昨晚……”小邦似乎也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你就那么喜欢她吗?”丹儿问。

“我也不知道,”阿正说,“在圈子里,她叫‘Cat’吧?”

“这你也知道了。”丹儿并不遮掩此事。

“嗯,我……我不是想睡她,只是想跟她谈谈。”阿正说。

“她不会理你的。”丹儿苦笑,“你不要抱有想拯救她的想法。”

“我有钱,她就会理我。”阿正说,“她是不是找过你一起做?”

“是又怎样。我找机会让你向她表白,就是希望她拒绝你,让你早点死心。”丹儿说。

阿正也不想再说下去了,对丹儿也无法生气,跑到阳台大声叫喊,发泄心中抑郁。

“啊……”

全校的人,无论在校道操场,还是在班级教室,都把焦点聚到他的身上。

喊完了,阿正静静到趴在阳台边上。

“那你想怎样?”小邦说。

“赚钱。”阿正说。

“怎么赚?”

“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要尽快赚够六千。”

“我帮你。”小邦说。

“也算上我。”丹儿在阿正另一边说。

“我没生你的气,你是对的,不用帮我。”

“我不是帮你,我也不想蓝芝错下去。”

十一

阿正查阅手机私信,重新找回那个删掉的微信号,重新添加“瓶装水”。

瓶装水又是自来熟。

“想赚钱了吗?”

“怎么赚?”

“拍别人爱爱,偷拍、摆拍都行,上交片子,我们给你钱,一次性买断。”

“怎么算。”

“买断一部五百。”

“五百太少了吧?”

“浑水摸鱼的人太多。”

“如果我拍得特别好,能不能加收?”

“你上次直播人气高,主要是标题党。”

“我知道怎么拍。”

“这样吧,你开个价,拍个样片来,我再跟老板商量一下。”

“多大尺度都可以?”

“多大尺度都可以,放心,我们平台能规避网警的法子。”

“什么平台?我可以先看看吗?”

“只有会员能看,而且为了规避网警,经常转移域名。想当会员吗?初级会员需要交八百会费作押金。”

阿正心想太贵。

“算了,一千一部,可以吗?”

“先拍个样片来看看,哈哈。给我一个邮箱,我发些成片让你瞧瞧。这次联系完,我会把号删掉,一个星期后找你。”

阿正给瓶装水发了邮箱地址。不到一分钟,瓶装水就把他删掉了。

阿正把这事告诉小邦和丹儿。

“信得过吗?”小邦不禁问。

“你还有其他更快赚钱的办法吗?”阿正反问。

“说到赚钱,我最没想法。”小邦灵机一动,“不是,直播不就能赚钱吗?”

“那样收入太不稳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够六千。”阿正否定这个想法,“最重要的是,谁会答应让我们拍呢?偷拍的话,上次的情况,就像你说的,可遇不可求。”

丹儿一直默不作声,突然说话。

“要赚钱的话,其实我可以答应蓝芝去做。”

“不行!”阿正立刻不答应。

“要么……要么拍我?”丹儿说。

“这……”

“我们谈谈。”小邦搂住阿正肩膀,走在一边去。“想当年,松岛枫拍AV,是为了帮男朋友完成电影梦。”

“丹儿不是我女朋友,我也不是想拍电影”阿正说。

“那你怎么想。”

“我只是想跟蓝芝有个机会,能单独聊聊。”

“你不知道丹儿喜欢你吗?”

小邦向丹儿瞧了一下,坏坏地一笑。

“我不想想这事。”

“不要搞那么多事,好吗?”小邦劝说。

阿正摇头。

“好不好?”小邦又劝一句。

阿正用手肘顶了小邦一下。

小邦一痛,放开阿正。

“丹儿,我自己搞定吧。”阿正向丹儿说。

十二

晚自习放学的路上,阿正又跟着蓝芝,好几次想聊聊,蓝芝都回避他。

这次阿正自感没趣,亦不敢再拦截对方的去路。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见蓝芝上楼,也就打道回家。

他一躺到床上,感觉压着了什么东西,伸手拔出,却是两个纸团。

窗户大开,他才想起早上匆忙出门。

阿正生气了,也不管恶心,抓着两个纸团上楼去。

他猛敲门,嘈得邻居都伸出头来瞧了一下。

片刻过后,门也急忙地打开。

小明见识阿正,立刻把门关上。

阿正继续敲门,还狂摁门铃,嘈得暴躁的邻居又陆续出现,还开口骂了,又得就张口劝劝。

“都那么晚了,别闹了。”

他们认得是阿正,以为两个小孩子在闹。

门又开了。

“正哥,饶了我吧!”小明哀求着说。

“绕个屁。”

阿正一边说,一边把小半个身体插进门缝,不让小明关门。

小明没想到阿正会强行突入。他反应慢了,力气也不够,门被阿正缓缓推开。

僵持得累,阿正把手中的两个纸团摁到小明的脸上。

“吃回去!”

小明自己都觉得恶心,力气登时全消。

阿正成功突破,冲了进屋,顺手关门。

邻居都看傻了,但见“砰”的一声之后再没声息,又把头都缩回去。

十三

一个星期后,阿正收到瓶装水的好友添加信息。

小邦和丹儿也在一旁。

三人在学校电脑房,阿正还戴着耳机,围坐在一台电脑面前,面对着一段短片剪辑工程。

“拍好了,怎么发给你?”阿正说。

“发这。”

瓶装水发来一个邮箱地址。

“我能直接传到平台上吗?”阿正问。

“你想让网警发现你的踪迹吗?”瓶装水反问。

“好,文件有点大,要花点时间。”阿正说,“之前说的一千一部,可以吧?”

“先审片再说,不够拿了片子不给钱,放心。”

阿正花一个小时导出片子,再花二十分钟才把片子上传到邮箱,然后发给瓶装水。

大概一小时后,瓶装水回来找他。

“兄弟,你这片屌啊。”

“谢谢,那钱怎样?”

“你真花不少心事,三个角度拍,还做了后期剪辑。”

“哈哈,学了几天,忙了快一个星期,你找我之前才刚弄好不久。”阿正说,“一千一部?”

“我跟老板商量过,你的质量确实高,但不瞒您说,你提的价格也确实太高,我们没有这个先例。六百一部,好不好?”

阿正心想,还要多拍九部才能赚到六千,更何况,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准时给钱。

“虽看不到表情,但看这人的口气,还是挺好说话的。你说,前三部六百,如果觉得不错,后面八百一部,看看他怎么反应。他们可能是怕你第一条做得好,后面就敷衍他们。”丹儿提议。

阿正按她说的回复,瓶装水果然答应。

“成,兄弟真懂我们心思。如果质量更上一层楼,一千一部,也是可以的。”

阿正心想赚够六千就收手。

“那这次的费用……”

这话弹出不久,瓶装水就转账六百过来。

“感谢。”阿正说。

“上传视频要写发布者昵称,请起一个网名。”

阿正想了想,输入“周伯通”三个字。

“什么啊?这个不是老顽童吗?”丹儿甚是不解。

小邦在一旁笑了。

“我懂了。”

阿正也笑起来,只有丹儿充满疑惑。

“《唐伯虎点秋香》里面,周星驰有一句‘小弟我就是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小淫虫周伯通。’”

说完,两个男生大声狂笑。

“完全不懂有什么好笑。”丹儿说。

“保持联系。”瓶装水回信息,“像上次那样,等下我会把你的微信删掉。”

“其实这样删掉没用。”小邦说。

“我也觉得有点故作神秘。”丹儿说。

“不管了,丹儿,准备下一个片子吧。”

阿正说完,删掉剪辑工程和素材。

十四

星期天中午时分,阿正站在家楼下的便利店,等来一个比他大几岁的男生。

男生长相普通,眼神游移。

阿正确认眼前男生后,把他领上楼,直接来到小明家门口,然后按门铃。

小明开门,迎两人进屋。

男生进到屋来,四处打量。对待小明的眼神,更是充满好奇。

小明关上门,就坐到客厅里,自个看电视。

“他是谁?”男生问。

“我弟,”阿正说,“先给钱,两千。”

“两千真的就一次?”男生不甘心地问,

“怎么都爱问这个问题?”阿正嘲笑着说。

男生好不舍得地掏出两千,递给阿正。

“可以哄一下,多要一次吗?”男生试探着问。

“你自己问她。”阿正敷衍着说。

“真的跟照片的一样吗?”

“我们不骗人。”

男生没话说了,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别紧张,你先去房间等,她十分钟后到。”

阿正指着朝向东南面的小房间。

等男生进去后,阿正帮他关上门,然后来到隔壁房间的电脑前。电脑背对门口,门外的人看不到屏幕。电脑屏幕里,显示着四个画面,分别是小房间内的四个角度。

男生静静地坐在床边,双手握拳。

小明进来,脸上挂着阴沉。

“正哥,这种事,还要做多少次?”

“怕了?”阿正问。

小明点点头。

“你怕你爸妈发现这件事,还是怕他们发现你打飞机?”阿正语气平淡地要挟着说。

小明哑口无言。

“我有言在先,你帮了我,我就不会把你打飞机的事告诉你家人。”

见小明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阿正转而好言相慰。

“哥不会亏待你的。”

“我就怕他们突然回来。”小明说。

“你爸妈不是常不在家吗?”阿正说。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怕。”小明无法释怀。

“放心吧,这件事也不会连累你的,如果发现了,就说我逼你的。不过,这是不会发生的。”

门铃响了,小明去开门,两个女生进来。一位是丹儿,另一个长得标致,但脸带生怯。

“这是Abby。”丹儿介绍。

阿正跟Abby打过招呼,便把刚拿到的两千尽数给了她。

Abby点了点,数目不差。阿正就开了小房间的门,让她进去。

“这房间隔壁就是浴室,完了跟我们说一声。”

阿正说完,给他们关上门。然后跟小明张开一张帘子,两头分别勾在相对的两面墙上,挡住浴室和小房间,让其自成一体,与其他区域隔断。

小邦也来了,带上汽水和零食。

四人围在电脑面前,边吃零食边观看。

除了小明,其他三人讨论如何进行剪辑处理,以及为之后的进度作打算。

“我们真不收中介费?”小邦问。

“志不在此。”阿正盯看着显示屏。

“我骗她们来,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丹儿说。

“摄像头再清晰点就好了。”阿正说。

“摄像头最多只能做到这样,要么,下次我找我小叔借专业器材吧。”

“那不就要钱了吗?”

“所以我才说要中介费。”小邦说,“器材费也是一笔成本啊。”

“那你怎么跟你小叔说?”

“说拍片子啊。放心,他不会问东问西的。”

“那你先探一下你小叔的口风,看器材费要多少。”阿正说,“我们不向女方要中介费,向男方那边提高价格就是。”

“就是他们开不起房间,才能被我们骗来这里,要是价格太高,还肯来吗?”小邦问。

“我试着物色一些长相不差,价格也不高的女生来。”丹儿说。

“还有这种?”小邦不禁问。

“你想当男主角啊?”阿正笑着说。

“不敢,不敢。”小邦苦笑着说。

小明一直盯着偷拍视频,一口一口地吃了半包薯片,对他们的说话充耳不闻。

“他才想。”小邦说。

小明羞得低下头。

十五

第三部片子交割完毕,瓶装水对阿正赞誉有加,迅即转来第三笔六百元。

听说他们的偷拍短片是平台下载量最高的。

“像之前说的,下次开始,八百一部。”阿正说。

“你的几部作品都很平稳,‘周伯通’的名号打响了。但有一个问题,后两部片子没有太大的飞跃。”瓶装水说。

“之后开始用更专业的器材。”阿正说。

“拭目以待。”瓶装水说完,又把微信删掉。

小邦向小叔租借高清摄像头,每天两百一个。

为达到基本质量和剪辑需要,阿正要租用四个,合计八百。

丹儿之前找来的女生,做一次的价格至少两千。如果加上八百器材费,他们很难找到愿意付两千八百来这里的男生,只好退而求其次,降低女生的档次,让男生依然给两千到两千二左右即可。

下一次交片,瓶装水审阅后十分高兴。

“不错,居然来高清的,真不错。不过,女生是不是差了点?”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什么样的女生,都会有男人喜欢。”在丹儿教导下,阿正这样回应,“难道你们觉得差,就真的差吧?”

“虽然兄弟的作品越来越好,但模仿兄弟的人也越来越多,平台整体水平确实在提高,只不过,同质化也相当严重。”瓶装水又提出新问题,先褒后贬。

“那你上次说的话就不算话咯?”阿正反击。

“我跟老板商量过了,兄弟用心良苦,锐意进取,这次就八百,至于下回,下回再说。”

瓶装水发来八百,差点不等阿正接收,很快就删掉微信。

“这人每次都用不同的号。”小邦说,“话说我们还真没上过他们的平台。”

“不管了,反正有钱收就是。”阿正说,“照现在算下来,如果之后还是八百一部,我们至少还要拍四部,四部就是加起来有五千八,剩下两百我另外凑就好了。”

小明站在门口,似乎有话要说。

丹儿示意他不怕直说。

“我妈昨晚打电话回来,下星期会回家。”小明说。

“那这星期内解决了吧。”阿正说。

十六

连续两天晚上,三人放学后都安排了一对男女去小房间,拍完即剪。

连日劳动,三人疲倦不堪。

距离瓶装水再次添加微信号,还有三天,阿正打算再拍一部。

小邦苦不堪言,丹儿也再三说明,非假日很难找到女生,但见阿正坚决,帮忙到底。

丹儿有群,能联系到许多男生和女生,无论上课下课,都在进行配对聊天。

“你做中介了?”

丹儿靠走廊里看手机,冷不防身后有人。一看,竟是蓝芝。

“没,没有啊。”她否认。

“我听说你们的事了。”蓝芝淡淡地说。

丹儿心里一怕,

“我不知道那个阿正怎么也插一脚进来,但你们很厉害嘛,有固定的地方。”

听蓝芝这么说,丹儿就放松,原来只是以为他们在做中介。

“别紧张,不会抢你们饭碗。”蓝芝却说,“有客人也可以介绍给我啊。”

丹儿沉默。

“不帮我?”蓝芝笑着说。

“不是。”丹儿说。

“当初我招你做,我还以为你不想,没想到原来你想当中介。”蓝芝嘲讽着说。

“我不是不想帮,只是,”丹儿说,“只是阿正也会知道,你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啊。”

蓝芝想起那一晚的挫事,就想笑。

“让他滚。”蓝芝再进一步,“帮不帮我,我可以让你再找不到别人。”

丹儿被逼得不行,突然想到一计。

“蓝芝,如果你想赚钱,不如帮我找人来吧。”

“做你的中介?”蓝芝疑惑着说。

“帮我找三对男女,同一天,来同一个地方。”

蓝芝眼睛亮了。

“没想到。”

“没想什么?”

“没想到你那么能玩,哪天?”蓝芝兴致来了。

“周末,”丹儿特地交待,“你不算啊,不要自己上。”

十七

两天都没找到女生,阿正心里有气,也急。丹儿是故意的,明知却不说。

她也还没说出与蓝芝的约定。

与瓶装水交收后,丹儿抢过手机,让阿正很费解。

“有个片子,三男三女的,你收多少。”丹儿给瓶装水发出信息。

“能拍成?”对方疑惑。

“你别管。”丹儿又说。

“开个价吧,什么时候有。”对方回应。

“一千八。”

他们刚好只剩下一千八就能完成目标。

“兄弟,这个我要跟老板商量一下。”瓶装水说。

“每次都跟老板商量,”丹儿打字说,“你不是说同质化严重吗?我也想更进一步,除了三男三女,还有情节呢。”

“厉害,看来这次‘周伯通’要成为排行榜第一位了。不错不错,你说的我会跟老板反映情况,到时也先把片子给我们看看。”

瓶装水说完,又把微信删掉。

没等阿正和小邦发问,丹儿先讲述自己的想法。

“我这周末找了三男三女过来,一口气把这事给了结了吧。但可能要多家四个摄像头,算起来成本比拍四部要低些。我们要办成一个派对的样子,让他们在客厅和小房间都能随意走动。拍完剪辑成一个系列短片,分开给瓶装水,看能不能赚到那一千八。”

十八

周末当天,丹儿要阿正和小邦留在电脑房里,全程不能出面,只留小明帮忙。

小房间四个角度的摄像头不变,另外在客厅安装三个,在浴室安装一个,三处都安装了录音器。沙发和桌椅铺上干净的布料,防止被小明父母发泄残留的痕迹。

丹儿和小邦还买了零食、水果,用器皿装好,又买了廉价的啤酒,准备好杯子。

窗帘是拉上的,白光管全熄掉,只开着较亮的吊灯、装饰的花灯、小黄壁灯,还有酒柜灯,场面昏黄色神秘。为了能拍清楚形象,还故意调整桌椅的位置,靠近最光亮的区域。

门铃响起,小明开门。

屏幕显示,丹儿带着三名男生进屋、收钱,然后让小明招待他们,自己又出门去。不久,她又带来几个女生,各种身段的都有。

阿正原本以为就是三个女生,但怎么数都是四个,其中有个背影还非常熟悉。没有摄像头对向门口,他光看背影,一下子没能辨认出是谁。

丹儿打发小明进房,“派对”就开始了。

三个男生分别与四个女生中的三位互相搭配调情,而阿正最关注的那个熟悉的背影,则找了张椅子坐下,刚好坐在镜头的死角位置,还抽起烟来。

丹儿端出饮食,伺候他们一阵,之后与那个背影出门。

“那是谁?”阿正问小明。

“好像是丹儿姐的中介。”小明说。

“你有觉得很眼熟吗?”阿正这回是问小邦。

“像是蓝芝。”小邦不确定地说。

阿正仔细一想,好像没错。

“难怪丹儿不让我们出面。”

三对男女开始换衣解带,其中有一对还进了小房间,一对进了浴室。

十九

两个小时过去,期间互相交换了一次,现在都完事了,陆续离场。

与此同时,丹儿和那个估计是蓝芝的身影都回来了。

等男男女女都走光,趁丹儿打扫时,那个身影突然站起,走出镜头,从另一个角度看时,她已站在电脑房的门口。

房门响起。

阿正和小邦吓了一跳。

“小明,出来帮帮忙。”丹儿在一旁喊着。

“丹儿,不要装了,阿正在里面吧。”蓝芝对着里面说,“都出来吧,在里面干什么呢。”

小明看了看阿正。

阿正已保存好偷拍视频,把播放器删了,打开一只游戏,示意小明开门。

蓝芝艳妆打扮,与学生扮相完全是两个模样。

她夹着烟,靠着门框,将电脑房扫视一遍。

三人围坐在电脑前,明明开着空调,窗户开着一条小缝。

“在干什么呢?”

“打游戏。”

“那这是什么?”

蓝芝走到电脑前,提前桌面上把数据线。

那把数据线垂到地上,延伸出几条分支,有的延伸到窗外,通过了唯一的小缝,有点通过房门角落的细缝,中间还有USB转接器,用作接拼数据线。

四人面面相觑。

蓝芝没说话,随便找了两条数据线,顺着线路,摸索到两个摄像头出来,一个在小房间,一个在客厅。

他们一动不动,等蓝芝发现一起。

“丹儿,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男朋友是拍东西的,看他拍得多了,我也懂一些,”蓝芝说,“你们的摄像头还不错,但这布局也太烂了吧。”

“那芝姐是不是要指点我们呢?”小邦嬉皮笑脸,想打破僵局。

蓝芝瞅了瞅。

“你们拍这个有怎么用?”

丹儿只好把瓶装水的事告诉她。见蓝芝沉吟不语,四人心都凉了。

“帮我个忙吧。我不告发你们,还能帮你们赚更多。”蓝芝说。

“我们打算做完这次就收手的。”阿正这时才说话。

“那就帮我这一次。”蓝芝这话,只对着阿正说。

小邦和丹儿都等他表态,小明低着头,更没发言权。

“要拍什么?”阿正答应。

“拍我和我男朋友。”蓝芝说。

丹儿和小邦都看向阿正。

二十

当晚,阿正与丹儿早已做好准备,与小明呆在房间里。小邦有事,要晚些到。小明已提前把家门钥匙给了蓝芝。

画面显示,蓝芝带着男朋友进屋、进房,他们做爱,洗澡,再做爱,然后在床上闲聊。

阿正全程没看,与小明在一旁玩手机。

丹儿留意着时间,她之前已告诉蓝芝,最晚十一点要走。

时间快到,丹儿手机响了,竟是小邦发来信息。

“我在楼下看到有巡警上楼,直奔七楼。”

七楼就是他们所在楼层。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丹儿给蓝芝打电话。

画面中,蓝芝拿着手机去了厕所。

“有巡警上来,我叫小明去挡住,你千万要拖住你男朋友,不要出房间。”

蓝芝回到小房间,扑倒男朋友身上,盖上背上被子缠绵。

丹儿给小明简单吩咐了几句,刚好有人在门口按铃。

小明开门,一名巡警出示证件,旁边站着邻居大妈。他有点胆怯,但还是装作老练地面对。

“叔叔,有什么事?”

“你爸爸妈妈呢?”

“都不在。”

“小明,怎么最近老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来你家?”大妈说。

“没有啊。”小明说。

“还说没有,晚上进去了一男一女。”大妈不依不饶。

“是我的朋友。”小明近日“见识”多了,已学会冷静。

“我看不像,那些人都比你大。”邻居大妈说,“前几天,还有一大帮人。”

“叫你朋友出来。”巡警说。

“叔叔,你看,真的没事。”小明把门稍微打开一点,露出室内的光景,整整齐齐的。

巡警往内瞧了一眼,便有离开的意思,里面却突然传出碰撞声。

他皱了皱眉头。

小明心中一紧,头脑发麻。

“让我进去。”巡警又说。

“叔叔,真没事。”小明又说。

“没事就让警察进去,看一眼。”大妈插嘴。

小明正想开口,门就被打开。

丹儿出现在门边。

“叔叔,怎么了?”

然后,阿正也出现在她的身后。

“叔叔,都是我的朋友。”小明故作镇静,介绍说。

阿正和丹儿都穿着校服,妆容齐整。

“不像,这两个不像。”大妈又开口了,“我刚才瞄到两个人,那女的化很浓很浓的妆,男的比他高大,比他壮,这个,这个太瘦了。”

阿正和丹儿让路,巡警进了屋,走了一圈,四处扫看,连两个房间也瞧了瞧,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特别的痕迹。然后看着三人。

丹儿一把牵着阿正的手。

阿正感到丹儿手心冒汗,略有点颤抖。

他明白丹儿的意思,便向她投以一个亲密的眼神,然后踏上一步,挡在她身前,直视巡警。

“叔叔,我们……”

巡警好像明白了点什么,露出一个充满暧昧的笑容,才退出去。

“你们啊……”

他拍了拍小明的肩膀,向三人都看了一眼,三人都苦笑一下。

巡警见没事,就走了。

大妈对三人没好脸色,回自己屋里去。

“惨了,我爸妈回来,她会告状。”

“放心,我帮你应付。”阿正说。

丹儿去到小房间,拉开衣柜门,出现赤裸的蓝芝和男朋友。

男朋友双脚被束带束缚,嘴巴被胶布贴着。

刚才趁小明去应付巡警和大妈,蓝芝在阿正和丹儿帮助下,合力制住男朋友。

先是男朋友发现蓝芝神色不妥,去了一趟厕所后行为怪异,然后察觉到自己可能被人下套。正想发难时,却被三人先发制人。巡警听到的碰撞声,就是三人行动时产生的。

蓝芝说来也挺狠,一把抓住男朋友的下体,并用利器抵住,逼他惨痛地乖乖就范。

束带和胶布一早已放在小房间里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都派上用场。

丹儿等蓝芝穿好衣服,才让阿正进房间,一起考虑如何处置蓝芝的男朋友。

“放他走。”蓝芝说,“他不敢乱来。”

阿正给蓝芝的男朋友撕掉胶布、剪断束带。

男朋友狠狠地瞪了蓝芝一眼,一声不吭地穿好衣服。

“阿宇,我们分手吧。”蓝芝说。

阿宇头也不回地走了,临出门前骂了一句“烂货”,然后重重地关门。

小明吓得目不转睛,瞧着门,生怕大妈又出来找茬。

蓝芝不似平日作风,整个人没了生机,伤心黯然地坐在床上,抱头哭泣。

阿正想说些什么,却无法说任何话,只能与丹儿愣愣地站在一旁。

二十一

阿正没有剪辑三男三女的素材,更没有动过蓝芝与男朋友阿宇的片子。

自那天蓝芝要求帮她拍摄,他就再也没有动力做这件事,赚前没了意义,也不想买蓝芝一晚的时间,一切都已无所谓。

但不知为何,瓶装水也没有再找阿正。不找更好,从此不再联系,脱离那本就不是他应做的事。他与“周伯通”再无瓜葛。

后来,蓝芝告诉丹儿,一直以来,她想帮男朋友阿宇完成导演梦。为了筹钱,她帮他到处借钱,甚至不惜入行赚快钱,以“Cat”之名招揽客人。

结果呢,阿宇不单没有对她心存感激,更从没有想过帮她还钱,终日对她呼呼喝喝,还偷偷地跟别的女人好了。她发现,阿宇不止一个“女朋友”,彼此毫不知情。他原来是个到处欺骗感情的人渣。

蓝芝没有马上拆穿阿宇的“好事”,她装作不知,继续做“Cat”。

一方面,她需要还钱,另一方面,她心中充满怨怼,无处发泄,便靠出卖身体报复阿宇,不知不觉竟以“Cat”之名在圈子里混出了名堂。

或者,她觉得心理得到满足了,钱也还得差不多,是时候了结男女双方的关系。她让阿正拍片,是想正式跟阿宇一刀两断,也想让片子流传出去,让全世界知道阿宇的真面目。

哪怕知道了前因后果,阿正也没有找蓝芝,再没有找她的理由。蓝芝却主动找阿正,在晚自习放学的路上把他截住。

“阿正!”

“啊,蓝芝。”阿正等待蓝芝走近,心里忐忑。

“是不是想跟我睡?”蓝芝靠近,竟笑着说出这么一句话。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阿正满脸通红,热乎乎地。

“开玩笑啦,我不做了,以后再也没有‘Cat’。”蓝芝止住笑。

“很好啊,哈,我也没那个钱。”阿正松了口气说。

阿正感觉蓝芝变了,没那么冷漠。

“那个片子……”

“我还没……”

“不要了,删了吧。”

“嗯?”

“无所谓了。”

“嗯。”

“没话跟我说?”

“不是,我是想跟你聊聊天。”他急忙说,“当然,没那个想法。”

蓝芝听完,笑了,笑弯了腰。

“男人的话,我只信一半。”蓝芝说,“以后想聊天,随时都可以。”

阿正点点头。

“但我想以后你也不会找我了。”蓝芝却说。

“为什么?”阿正脱口问道。

蓝芝往阿正身后瞄了瞄。

“丹儿在等你。”

阿正回头,丹儿正站在校门外的榕树下。

“她等你好久了。”蓝芝说。

“不用管她,让她慢慢等。”阿正说。

“她真的等你好久了。”蓝芝重复一遍。

阿正似乎领悟到蓝芝说的话,不禁向丹儿遥望。

“对了,这两天,圈子里疯传一些黄片,还议论丹儿。我找了一部来看,是你们之前的拍的。小心那些女生会找丹儿的麻烦。”

阿正猛起人间蒸发一般的瓶装水,以及那个至今没有踏足的平台。

蓝芝见阿正目不转睛,就推他一把。

“不要发呆了,小心就行,她们应该也不敢怎样。别让丹儿等太久。”

“嗯。”

阿正与蓝芝作别。目送她离开后,向丹儿快步走去。

他想快点提醒丹儿,担心那些女生找她麻烦。

这一切都是他引起的,是他执意要赚钱找蓝芝,丹儿才帮他的。如果丹儿被人在网上唱衰,甚至在现实中遭受攻击,他决不能坐视不理。

就在即将靠近丹儿的时候,一条棍棒从余光方位砸来。

猝不及防,阿正的眼角被狠狠敲了一把,登时头晕目眩。他正想作出反应,全身多处已被棍棒打击,痛得跪倒地上。

“不要啊。”丹儿大喊一声,挡在阿正身前,那棍棒才停止下来。

阿正满脸是血,模糊了双眼。在模糊的视线里,越过丹儿的肩膀,瞧见了袭击者的容貌。

就是再看不清,阿正也认得他是谁。是那位与女朋友在角落亲热,被他偷拍直播的男生。

那男生咬牙切齿,手握棒球棍,气势逼人。

阿正这时才想起,原来自己一直忘记删掉那天直播的视频!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