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六十三)

图片来自网络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

一路上,冒菜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用两根手指捏着装着脏衣服的口袋,手往外伸得老长。毕竟,他是这场祸事的肇事者。

我和老四跟在他后面,看着手长脚长的他,穿着我的小了不止一号的衣裤,像个穿着高腰外套和七分裤的摩登男子,边走边抖,暗暗发笑。

因为裤脚短衣服也短,冒菜修长的脚脖子、精瘦的腰都漏了一截在外面,按照现在的审美,那也是一股潮流啊。

但是那是好几年前啊,又已经入秋,早上寒气随着晨风一阵儿一阵儿迎面沁过来,还是有点冷的。

只见冒菜走几步就会打个哆嗦,但是又要装着不冷的样子,真是让我觉得又好笑又有点心疼。

老二并没有看到这个诡异的画面,当时他亦步亦趋地跟在我们身后,沉浸在灌汤包的四溢香气中,无法自拔。

回到寝室,老大已经起来了,正准备提着水壶出去打几壶热水回来。

老五还窝在床上,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

老六裹着被子坐在电脑前面,屏幕上是花花绿绿的游戏画面。

“兄弟们,吃早饭了吗,我给大家买了早餐,不客气!”

刚进门,冒菜这个厚脸皮把手里的口袋往墙角一扔,就开始借花献佛。

有时候我在想,他之所以能够成功打入我们寝室内部,没别的,大概就是靠着脸皮厚度异于常人吧。

紧接着,不出我所料,老二进门的下一秒,连嘴上的油迹都没有擦干净,就把我卖了。还是加油添醋天花乱坠那种!

“你们可不知道啊,当时那个画面有多少儿不宜,我跟老四一打开门,就看见冒菜压着老三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什么裤子啊外套啊,丢得满地都是!我当时就在想,我们家老三就这么被冒菜给糟蹋了。不过,还没完呢——”

老二歇了一口气,顺手把我给老大几个买的灌汤包抢了一袋过去,塞了一个到嘴里,嘤嘤嗯嗯边吃边说:

“原来在前一天晚上,冒菜和老四就一起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老三给拖进了浴室了……唉,你们说冒菜禽兽平时大家都有目共睹,老四是自家兄弟怎么也下的了手,世态炎凉啊!”

对于老二炸裂的演技,我已无能为力,索性默默给各位看客分包子。老四也笑而不语。

只有冒菜这个家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拿起包子咬了一口,转手又不要脸地塞进我嘴里,一脸坦然向在座各位保证:“兄弟们别担心,我会对你们家老三负责的!”

老五啧啧了两声,把老二手中的灌汤包给抢了过去。

老大对于这种陈词滥调式插科打诨早已充耳不闻,塞了两个包子在嘴里,一手提着三个水壶出门了。

我拿了一个包子塞到老六嘴里,揭开他一边耳机问:“老六,对我的不耻行为,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什吗……什么不吃啊,有包子不吃白不吃啊!我正忙呢,再给我塞一个……”

我:“……”

戏演完了,包子也快吃完了,大家闲聊了几句,冒菜屁股一拍就要回寝室去。

我一把拉住他,“回去把我的衣服换回来!”

冒菜退回来看着我,眼睛忽然变得深情:“你都是我的了,还分什么你我,这套衣物就归我了!”

“归你个鬼,既然不分你我,墙角那包臭衣服,你也拿回去洗干净!”

冒菜背对着我潇洒一挥手,走得头也不回:“我的就是你的,那些衣服,我就送给你了!”

我当场石化。

老四听完笑了两声,弯腰把口袋捡起来,摸了摸我的头说:“老三,我刚好要洗衣服,要不我帮你们洗了吧。”

“不用了老四,谢谢你!”

我当然不可能像冒菜那么无耻,还是乖乖端起盆子和洗衣粉,从老四手里拿过那堆臭气熏人的衣服,朝洗衣房走去。

那天,三个人的电影就这样剧终收场。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但是在这场电影里,老四没有姓名。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的结局,但是我明显感觉到,老四好像已经下了什么决定,他的笑容,他的坦然,他的轻松都回来了。

他看我的眼神重新纯粹起来,没有多余的期待,只是温暖。

这固然让我欣喜,但对我来说,却有一个刺埋在我的心里。或者说,那根刺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刺痛越来越明显而已。

后来,冒菜那套衣服洗干净后,我一直没有换回来。

他的衣服我一直留着,毕业后一个人住,有时候夜里我会拿出来穿上,站在镜子面前傻傻地看着,好像站在我对面的人就是他一样。


上一篇  目录


喜欢我的故事,请为我点一下红心,谢谢。

另外,给大家说一下,根据这个故事前半段改编的电影,我已经把链接放在了目录里,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