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二十一,二十二)

字数 5661阅读 2718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二十一章

夏尧回家百度了“急性胰腺炎”,是由暴饮暴食或者过量饮酒引起的,死亡率很高,治疗过程也很痛苦。夏尧托着腮想到莫子潇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一点都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飞扬跋扈,而且他貌似不喜欢他哥哥吧?夏尧决定这周末去医院看望一下莫子潇,最重要的一点,那个住院费还是自己付的呢。

沈耀周末和人约了打球,夏尧本来想跟沈耀说自己去医院看莫子潇的事,但是想到沈耀那天的不满和抱怨,就没有说,等沈耀一出门,她收拾了一下往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却发现莫子潇不在病房,问了护士台,才知道人家转院了。

小护士听到夏尧打听莫子潇,立马夸张地感慨:“啊,你问的是303那个大帅哥吧?哎呀,人家住院当天便转院走了呢,据说是转到惠安去了。你知道惠安吗?那可是咱们本地最牛的私立医院了,听说背景深不可测,一般人都住不进呢。”

夏尧打听到了惠安的地址,道了谢,匆匆赶过去了。

惠安果然如护士小姐所讲,很是不得了,比市一院条件好的不是一星半点。莫子潇很好打听,美丽的护士小姐把夏尧带了过去。

推开门,夏尧却愣住了。屋子里面有人,还认识。

吕子封听到推门声便转过了头,看到了一脸惊奇的夏尧。

“吕医生?”

夏尧想起那天吕子封对自己的警告,心里面大呼“惨了惨了”,本来没什么的事情,这要是被吕子封跟沈耀一说,沈耀又要生气了吧。

“夏尧?你怎么会在这儿?”

吕子封看了看夏尧身后,疑惑地问道。

“你别看了,沈耀没来,我一个人来的。他是我同学。”

夏尧赶紧指了指病床上的莫子潇。

这时夏尧才发现莫子潇正在生气,一脸敌意地瞪着吕子封。

吕子封听了夏尧的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过去看着莫子潇。莫子潇这下子眼神更凶狠了。夏尧感觉如果不是行动不便,莫子潇会扑上去咬吕子封一口。

夏尧尴尬的挥了挥手:“嗨,莫子潇,你好点了吗?”

莫子潇瞪了夏尧一眼,没有说话。夏尧摸了摸鼻子,总感觉有点被殃及池鱼的错觉。

“你今天还是不吃药吗?你是准备一辈子住在我这里了?哦,对了,一定是这样,你可以慢点康复,莫子涵就可以每天来看你了是吧?”

吕子封挑衅地看着莫子潇,满脸不耐烦。

“你放屁!我是怕你趁机毒死我!”

莫子潇气急败坏地喊道。

吕子封眼神冷了冷:“哼,毒死你?对我有好处吗?我跟你说,你赶紧吃药快点好,然后迅速滚出我的医院,我不想每天看到你和莫子涵。你知不知道你们兄弟俩很烦?我没时间跟你们耗着。另外,请你不要质疑我的职业素养。”

“你,你,你。。。”莫子潇颤抖着也没说出个长短来。

看起来这个吕子封和莫家俩兄弟有仇啊?那干嘛还要住这里?哦,看吕子封穿着白大褂,一定是在这里工作了。夏尧自己在脑中猜测。

“你配合用药,下周就可以出院。如果不配合,那你就看着莫子涵每天来吧。”吕子封气冲冲地走了。

夏尧愣在那儿,感觉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

“喂,你来干什么?”

莫子潇见吕子封走了,怒气似乎小了点,皱着眉问夏尧。

“你是不好好吃药吗?吕医生的药很管用啊,你这么大人了,还怕吃药?”

夏尧回想了一下自己喝了一个礼拜的中药,其实挺同情莫子潇的。

“我不喜欢他。”

莫子潇指了指病房的凳子,示意夏尧坐,情绪低落的说道。

“你不吃药,不是每天都得在这里见吕医生吗?眼不见为净,你干嘛不早点康复出院,就不用对着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夏尧努力的安抚。

莫子潇翻了个白眼,道理他懂,但是就是不愿意向那个人示弱。

夏尧感觉这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需要人哄着才听话。

“我上网查了,你这个病挺危险的,你还是听吕医生的话,好好配合用药,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啊。”

莫子潇皱着眉盯着夏尧:“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莫家和沈家不一样,沈家是祖上便已是名门望族,世代经商,家大业大。莫家现在的所有却是莫子涵赤手空拳打拼来的。他们父亲只是普通的公司会计,谁知本是老实本分的小职员,却被公司领导诬陷,推出去做了替罪羊,冤死狱中。父母一直很相爱,母亲看自己丈夫含冤而死,竟自杀随了丈夫而去,留下了三岁的莫子潇和十三岁的莫子涵。而后两人便被寄养在亲戚家。莫子潇对父母的印象很模糊,记忆中是哥哥如父如母般将自己带大,而后凭借坚韧的毅力创造了现在的事业。于是,莫子潇从小便是个冷淡的性子,看遍了世态炎凉,那时寄住的亲戚便一直对自己和哥哥横眉冷对,忽然有个跟自己没有交情的人对自己这么关心,便觉得很奇怪。

夏尧愣了一下。

“我们是同学呀,而且我座位还是你帮我找的嘛。”

莫子潇看了看笑的轻松的夏尧,不像是装的,而且上得起昂贵培训班的人,也不像是缺钱而来对自己有所图谋的。

“那天那个男人是你男朋友吗?”莫子潇忽然想起了沈耀。

“哦。”夏尧手里面玩着个橘子,轻应了一声。

莫子潇看夏尧谈的兴致不高,他这会身体特不舒服,便暂时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以后再问吧。

“你好好休息,我每天都去上课,完了笔记借你。”

夏尧看莫子潇没有继续问的意思,松了口气。自己和沈耀现在关系还是比较尴尬,要细说还真是一言难尽。

莫子潇想起夏尧认真做笔记的样子,很是不屑。

“不用啦,那点内容,我不去听也能懂。喂,你赶紧走吧。”

夏尧看莫子潇脸上露出了倦容,觉得自己确实该走了:“那你好好吃药,我先走了。”

莫子潇挥了挥手,便窝在枕头里面闭上眼睛了。

夏尧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护士台打听吕子封在哪个办公室。

护士上下打量了夏尧一遍:“你是说我们院长吗?”

“吕子封是你们院长吗?”

夏尧很是惊讶。

护士眼睛里面的揣测的意味更浓了,每天借看病的理由来接近吕院长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自己必须要尽忠职守,绝对不能透露院长的行踪。

“是啊,不过院长已经下班了。”

护士很是称职地撒着谎。

“夏尧。”

吕子封喊了夏尧一声,看着认真解释的护士,无奈地摇了摇头。

夏尧惊喜的转身看着吕子封:“呀,你没走啊?”

“嗯,你找我有事。”

吕子封用肯定的语气说。

“去办公室谈吧。”

吕子封的办公室看着一点都不像医生的办公室,反而像个住的地方,米色沙发,却铺着深色地毯,墙纸也是米白色,和吕子封的气质很衬。

吕子封让秘书帮夏尧倒了杯红茶:“你怎么会认识莫子潇?”

“他是我同学,培训班同学。”

“沈耀知道吗?”

“知道啊。”

“那沈耀知道你今天来这儿吗?”

“呃?”夏尧忽然发现吕子封像是在审犯人。

“你干嘛这么问?他不知道,你是准备要告诉他吗?他不喜欢我和莫子潇交往,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同学,我应该来看他。不过没有告诉他今天我来医院。”

吕子封和沈耀多年兄弟,不说他愿不愿意夏尧和莫子潇交往,就是自己和莫家这乱七八糟的关系摆在这里,沈耀必然是不愿意夏尧和莫家人有太多交集的。其实发自内心的,吕子封对于夏尧还是颇有微辞的。他们这样出身的人,总是从利益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和人性,他不相信夏尧。他刚刚确实有向沈耀打小报告的打算,但是夏尧这么一说,他反而不好再提了。真不知道这女孩儿是聪明还是傻。说她聪明吧,她对自己却解释的细致;说她傻吧,可人家这一句话却把自己要说的话都堵住了。想到莫子潇也不可能和夏尧生出什么事,不说也罢。

“是吗?那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吕子封想通了便接着问。

“哦,我首先要谢谢你上次的药,确实很管用。谢谢你了。”

夏尧认真地说道。

吕子封摆摆手,表示不用谢,沈耀早谢过了。

“还有就是,我想请你帮个忙。”

夏尧不等吕子封开口又接着说:“我不知道你和莫子潇有什么矛盾,但是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职业道德,虽然病人难缠了些,但是我觉得你耐心一些他一定会配合的。你应该也知道生气对病人恢复很不利吧。”

吕子封噎了一下:“这是请求我帮忙的口气吗?他不愿意用药,我总不能按住给他灌进去。而且,我这里是私人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他不愿意配合可以转院,我从来没有留过他。他离开,我求之不得。”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或者纠葛,但是他应该是没办法自己转院的吧。而且我能听出来他也是愿意配合用药的,你们俩只要彼此退让一步,问题就解决了。而且,他比你小,好不好?”

吕子封愣了一下,心想这个年龄有问题吗?但是他也觉得自己态度确实有问题,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和莫家兄弟关系紧张呢?

“行了行了,你回去吧,我知道怎么处理了。还有,你最好不要来看他了。”

吕子封脑子有点乱,忙着赶夏尧走。

夏尧看吕子封这个样子,便只能起身告辞了。

夏尧走后,吕子封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和莫家兄弟的关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恶化的呢?好像就是自己和莫子涵认识后第一次去莫家见到莫子潇的时候吧?莫子潇那时候十八岁,刚刚过了叛逆期,对第一次见面的吕子封处处刁难。吕子封那时也年轻气盛,态度很是傲慢,从此便结下了梁子。自己是不是真是太不成熟了?竟然跟一个小孩儿胡闹。自己毕竟要比莫子潇年长五岁啊。吕子封捶了一下桌子,莫子涵,你们家的事真麻烦。

在公司的莫子涵莫名其妙打了好几个喷嚏,让秘书很是紧张。

吕子封最终还是去了莫子潇病房,让自己一下子好声好气与这个傲慢的小家伙说话,实在是做不出来。只能努力放平稳声调。

“莫子潇,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配不配合用药?如果你还不配合的话,我只能通知你家里面帮你转院了,我不希望因为我们的个人恩怨而影响你的病情。”

莫子潇有点惊讶一直傲娇的吕子封怎么会放下姿态来跟自己“商量”,这个病实在是很折磨人,光是一个胃管已经搞的自己筋疲力尽,更别提随时可能发起高烧,再强壮的人也经不住这样折腾。看对方现在放软了态度,便也就着台阶哼哼了一声,表示愿意吃药了。

吕子封看着莫子潇乖乖的吃药,心底有点诧异,夏尧这小丫头还是有点本事嘛。

第二十二章

夏尧在回家的路上想了半天觉得还是跟沈耀坦白的好,本来就没什么,如果自己不说,产生了误会反而不好。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还有吕子封那个定时炸弹在,谁知道会不会趁自己不备给沈耀打小报告?还是坦白从宽的好。

不过想着沈耀的醋劲,夏尧便很头疼。怎么办呢?

路上经过超市,夏尧忽然有了主意。她从超市买了菠萝和糯米,还有葡萄干、枸杞,然后又买了绿油油的菜心和白白净净的娃娃菜,还买了一束马蹄莲,哈哈,一顿热乎乎的晚饭一定可以堵住沈耀的怒气的。

沈耀和房地局的领导打完球本来是要去吃饭的,哪知那领导带的女伴身体不舒服,几人便趁机散了。沈耀进了屋便闻到了一股菠萝的清香。只见餐桌中间摆了一束新鲜的马蹄莲,夏尧系着围裙,正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碌着。

沈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把外套挂在衣架上,靠在厨房的门上,静静的看着夏尧忙碌。

夏尧这个人似乎很爱做菜,虽然做的都是家常菜,却意外的很合沈耀的胃口。而且夏尧喜欢摆弄餐具,她经常会把买回来的五颜六色的泡菜装在小小的碟子里面,颜色还会搭配开,白的包菜会放在红色的小碟子里,而黄色的甜椒则放在绿色的碟子里,总让人胃口大开。

沈耀在这处房子里住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自己家有这么多各式各样的漂亮的餐具。

他看着忙碌着的夏尧,小丫头在切娃娃菜,一颗娃娃菜利索的切成大小一样的四份,整齐的码在盘子里。厨房里叮叮咚咚,夏尧竟然没有发现站在背后看着自己微笑的沈耀。

直到菠萝饭好了,她准备冒着热气去端的时候,沈耀才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夏尧吓了一跳,但是身后熟悉的味道让自己立马知道这是沈耀回来了。

沈耀却很着急和生气:“你没看见那个有多烫吗?还直接用手去拿。”

夏尧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我不是一着急就忘记了吗?没关系的,你看,没有烫到啊。”

夏尧将自己纤细的手转了转,向沈耀展示自己没有受伤的实情。

沈耀看夏尧笑的跟一只偷到鱼的猫,便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惹的夏尧又是一阵笑。

“以后记得带上手套端。”

沈耀一边找出烘培用的厚手套将锅里的东西端到餐厅,一边数落着。那么美丽的一双手,烫伤了自己要心疼死的。

沈耀把东西放到桌子上才发现那是一个菠萝,但是却有糯米的清香。

夏尧把厨房炒好的菜端出来,兴奋地指着那个菠萝说:“哈,你一定没有吃过,这个叫菠萝饭,里面是糯米。”

说完并吹着气将菠萝上面长叶子的那块拿了下来,里面露出了白白的糯米,里面混了葡萄干和枸杞,红红绿绿,很是诱人。

夏尧最近一直在上课,沈耀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夏尧的手艺了,看来今天有口福了。沈耀这会儿便不经很是感激那个矫情的女人,要不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吃那些不知所谓的山珍海味呢。

一顿饭清清淡淡,但是两个人却吃的很开心。夏尧不时给沈耀夹菜舀汤。平常这些餐桌上的事情一直是沈耀在做,一开始沈耀还很新鲜夏尧的体贴,但是很快他便觉得不太正常了。这丫头估计是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这会儿这是在给自己上糖衣炮弹呢。他没有拆穿,继续享受着这难得的殷勤。

果然吃完饭后,夏尧便啃着苹果乖乖的坐到了沈耀旁边。

沈耀在看邮件,夏尧一个苹果啃得味同嚼蜡,一直在想怎么开口,沈耀却忽然说话了:“说吧,有什么事需要向我坦白?”

夏尧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苹果也忘记吃了,就那么半举在嘴边忘记了咬。

沈耀将笔记本放到茶几上,从夏尧手上拿过苹果咬了一口:“说吧,看在你今天这么乖的份上,我不会生气的。”

夏尧这才松了口气:“啊,其实也没什么,我今天去吕子封医院了。”

夏尧低着头,说了这句话偷偷瞄了一眼沈耀,看对方只是看着自己,没有什么反应,便清了清嗓子说:“那个,莫子潇转院到惠安了,我去看了看他。”

说完,立马向后缩了一下,紧张地盯着沈耀看。

沈耀其实在夏尧无事献殷勤的时候便对事情进行了猜测,夏尧的世界太简单,人也很单纯,这几天能做出的可能会惹自己生气的无非就是偷偷跑去看自己明令禁止交往的莫子潇。有了这个预见,这会夏尧又亲口说了出来,而不是隐瞒自己,沈耀还是很满意的,一点要怪夏尧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因为夏尧愿意对自己坦白而隐隐高兴着。但是他觉得绝对不能让夏尧知道自己不介意,而且要给与一定的惩罚,要不这小丫头会越来越“嚣张“的。想到这里,沈耀便依旧维持着面无表情,但是却一把将缩回去的夏尧搂到了怀里,捏着夏尧的下巴吻了上去。

直到夏尧憋得脸通红、使劲儿推自己了,他才在夏尧嘴角咬了一口,把人放开了。

夏尧捂着嘴,一脸郁闷地叫道:“你还说不生气!”

沈耀靠在沙发上浑身舒畅,嘴里还有淡淡的菠萝味儿,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夏尧的,心情好得不得了,笑嘻嘻地看着夏尧。

“以后还敢不敢阴奉阳违了?”

夏尧捂着嘴往楼上跑去:“沈耀,你个大醋坛子!”

沈耀整个人都陷在了沙发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样,真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