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水账

96
诗歌和包包
2016.01.18 00:12* 字数 1254

      毕业后只从水木嘴里听到浪子的名字一次:我们一起实习遇上昔年学长,学长回忆起水木那一届,满口欣赏的语气问水木:我记得你们那一届有个很有才的男生xx,你认识吗?xx就是浪子的名字,我看到水木一闪而过的愣住,随即若无其事又甜甜的笑道:xx啊,他是我们这届的,他那个老师超级搞笑的.....。她不否认也不承认自己认识浪子,自然的把话题引向老师。而浪子和水木,在我们眼里,可以说一对才子佳人,更可以说是一对死冤家。

     浪子在遇到水木前是个浪子,遇到水木后还是个浪子,他就是那种做错了事痞痞的对你笑,你就根本对他发不了脾气的男生,才华横溢,不拘一格,贫穷傲气,从古至今这类型的小书生不知吸引了多少闺楼小姐,这次他吸引的就是水木。水木大约就是那种彻头彻尾79分的姑娘,长相家世性格算不上80分以上的女神白富美,却也比泯然众人矣好。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猜是水木主动,那句歌词的什么“故作软弱撒娇害羞”配上水木甜甜的外表简直是压死浪子和异校恋前女友那岌岌可危的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一节又一节活动课上,我们看到浪子和水木成双入对的出入竞赛班。一次,水木忘拿了笔记本他们一起回来拿,夕阳染红天际,两个穿着白衬衫的学生慢步走来,水木小步走在浪子身后,我们看到难得乖巧的水木,笑谑她:你怎么这么像他的小媳妇。“才没有类。”水木红着脸回我们,那是我们第一次发现她居然会脸红。

     可从古至今,浪子这种招人的小书生从来就不是留得住姑娘的主。班级春游,水木就开始死活不肯和浪子一起走,一起玩,我们开始还以为是水木太傲娇了,直到后来谁的生日,一群人烧烤啤酒,浪子居然活生生得喝啤酒喝醉了!水木面无表情听着浪子胡言乱语,三分真醉七分假意的开讲他和水木的故事,我们再一次有幸看到了水木的扑克脸,也知道浪子犯了大忌。

      之后的故事莫过于一个逃一个追,一个要分开,一个死命挽留,细烦纠缠直到高考结束。到了大学,水木仿佛脱离了浪子的阴影,和一个79分的男生,就是那种什么也不好但什么也不差,性格温和,毫无主见的富养男孩走在了一起,想来是浪子红玫瑰的经历不美好,而改投了白玫瑰的怀抱。而浪子,则走上了令人羡慕的不断泡学妹的桃花路。毕业两年后的聚会,水木晚到找不到地点,打电话来问,浪子听闻兴致勃勃,主动提出下楼接水木,回来时却是一副装也装不出来的满脸阴郁。后来水木告诉我是她男朋友送她来的,他们遇到了浪子。

       这种青春故事在回忆起来都是片段式的。后来听到水木在KTV里唱过一首粤语歌,杨千嬅的“野孩子”,歌词说明知爱这种男孩子,或许只能如此,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一个女子,朝朝暮暮猜想如何驯服我。我想到她和浪子当年细缠难断,轰轰烈烈的故事,幸或不幸,她都算是浪子最后一个分手后还拼命想追回来的姑娘。对此后的历任女友,浪子也学会了好聚好散。青春那么短,两个人愿意彼此横眉冷对那么久也是一种看得起。在过了很多年之后,水木写过一部很棒的剧本,里面的男主也是像浪子一样的傲气才子,一度挽留看上去温顺的女主,却只是因为征服欲和自尊心不能接受被一个小女生甩了的事实。

        我想这可能就是水木对于她和浪子的故事的理解。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