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专题】想不到你是这样一座山城,迷失重庆森林

重庆,一座魔幻的3D之城。

有的人为了火锅而去,有的人为了美女而去,有的人为了电影而去,而我,也许只是为了去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走走,留下一点回忆。

2014年两个人的旅行与重庆相遇。

2017年一个人再次踏上这座山城,即熟悉又陌生,也很美好。

热播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很多人都在寻找电影里十八梯或者电台。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重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轻轨3号线悠远冗长,轨道一望无际,满载重庆喧闹的正午,延展着步入远方的浓雾。连接重庆的南北,串联起机场、车站、闹市,注定了这条线路永远处于繁忙拥挤的状态中,承载着这座城市说不尽的故事。我坐在座位上,扭身去看窗外的风景,最后干脆舍弃了得之不易的座位,站到车门前。对于一个喜欢探索的人,城市的风景比舒适的座位来得更有吸引力。

车窗外是灰蒙蒙的天空,空气中弥漫着温暖、湿润的氛围,似乎蓄足了水汽,只在等待倾泻的那一刻。新楼、旧楼交织在不平的大地上,他们是多么独特的存在,路与路的交汇,入口与出口分别在哪里,令人茫然无措。列车交汇时,我透过玻璃,看见对车乘客的表情,迷失。我仿佛照镜子一般看见了自己。

走出地铁站,高楼与带坡道的马路让我对方向有了更多的迷惑。老旧的公寓楼,仅从窗户的密集程度就可以判断出居住人口的密度,与香港旧街的密集楼房有着某种相似的地方。因为绚丽的夜景与起伏的地形,重庆也曾被誉为“小香港”。如今随着经济崛起,重庆不再需要依附这张“名片”。

她是独一无二的,不是谁的附庸,不是谁的替代。

往事是什么?所有过去的回忆历史构成了往事的篇章。隐藏在上下半城之间的老街十八梯,代表着这座城市的历史深处。

相遇往往是后知后觉的,以为目的地还在前方,其实早已身在其中。到达之前,我已经知道十八梯正在被拆除,环绕身边的废墟、围墙宣告着,这就是十八梯的今天。陡弯的十八梯曾是架在悬崖边上的巨型梯子,将浮华现代的上半城与市井古旧的下半城连接。而今正在拆除的十八梯,一道围墙将残存的建筑与游人隔离开来,已没有办法让我走入真正的重庆民间。只能叹息你我的相遇,来得晚了些。我很疑惑,在未来,重庆的往事将如何被记起?

背景是城市的高楼大厦,眼前是青灰色的老街。很难想象这里距离奢华的解放碑商圈仅仅一条马路的间隔。沿路走去,还有零星的摊贩,贩卖着看起来匪夷所思的物件,现代痕迹浓重的古玩与过时的VCD,倒与这里的残破感有一些搭调。存在即是合理,有他们的存在,尚能带给这里一丝温存的人类气息。

身处路口我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不知道还能在这寻求些什么。好在人群始终是最好的导航,只要有人群在的地方,总能指引你找到些什么。

透过围墙,你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残存的房屋,带着明显的年代感,古老的吊脚楼、捆绑房,苏联风格的砖瓦房。两百多年的变迁,这里曾是重庆平民生活的浓缩,如今上半城的高楼林立、霓虹闪烁,终于把这里拖入了末代。

等待剩余的建筑被拆除,老十八梯将永远离开我们的视线,至于新的十八梯会是怎样的呈现,谁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东西,是时间无法改变的呢?

分不清是游客还是路人,老青石板的石阶上还算热闹,大多数的人是因为那一部电影,来寻找似曾相识的场景。人们顺着石阶上上下下,仿佛走过了十八梯的前世今生,穿过了悠悠的时间。我每一次转身、回眸,眼前切出不同的景物,繁华与没落交错,让我恍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走到阶梯尽头,临近上半城的马路边,老茶馆、老面店、老医馆,几间老铺显示着街区的过往。婆娑多姿的黄桷树立在围墙后面,与参差错落的老街破瓦相互映衬。在这长长的阶梯上,影影绰绰的树荫底下,有着说不完的旧街场故事。

可以想象曾经这里的热闹场景:行走的空气里弥漫着火暴的炝锅味道,路边的屋檐下,纳凉的,闲散的,打麻将的,擦皮鞋的,像一幅旧照片勾勒出生活化的景观。那时的人们,不紧不慢,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时间没有关系,悠然自得,封存着旧时光,没有浮华,只有平俗。十八梯就是这般淡然的隐在重庆上下半城之间,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流转着日月晨昏。

走上相邻的马路,眼前的景物切换的如此迅捷凌厉,川流不息的人群与车流滚滚而过,不为这里停留片刻。转身扶着栏杆远眺,目之所及已成一片废墟,剩下的也将在不远的未来灰飞烟灭。

想要寻找山城步道,弄明了方向后发现还得原路返回之前到的路口。再次从阶梯走下,双腿不禁打了个颤。重庆是个锻炼脚力的好地方。沿着厚慈街一路前行,尽头处,进入地下道穿过马路,便看到了指示牌,山城第三步道比想象中容易寻找。

沿着步道上行,左侧的风景也愈加开阔起来。天气并不好,雾气与霾混合着,氤氲着透着微蓝的色调,笼罩在南滨的高楼之上,想用力看清更远处的景物,也是无用的,得到的只能是模糊一片。

阴冷的风从对岸吹来,我却很享受此刻的安静,一个人缓缓的走着,并没有设定什么目的地,也没有什么是非做不可的事情。一个人的旅行往往起源于一场恋爱,一段回忆,一个承诺,又或只是单纯的想要独处,然后从容地阅读自己的内心。

步道一边的民居,看样子也已被规划,命运将变:写着老火锅店价目表的木窗紧闭着;兰文斌的厚庐外墙上布满杂乱的电线;“征”“拆”字样不和谐的遍布在房屋的外墙与门窗上……时代的浪潮,冲击着碾碎了这个城市的遗存,然后义无反顾的向前推进,谁都无法阻止过去的将要过去。

我驻足停留,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不远处,几个姑娘在合影留念,脸庞上全是青春的无忧,满是无限的未来。江城,水涛溅响,悲伤的旋律在耳边回荡,透着悲剧性的浪漫,伴着江河滚滚东去,冲向明日的大海。

行至步道中段,会遇到岔路口,可以沿江继续前行,也可选择从窄巷穿过前往通远门遗址。偶遇1900年修建的天主教教堂仁爱堂,如今也仅存神父楼和经堂,残存的建筑静静缩在一角,沉淀着逝者如斯的灰色记忆。

偶然的选择进入一条小巷,说不定就是一段冒险的开始。在窄巷中穿行,没有游人,也没有行人,两旁的民居沿着地势错落的安放着,蜿蜒的道路延展向远处,一个转角,不见了影踪。你不知道将到达哪里,终点处是否有你记忆深处的期盼。也许一个转角,那偶然的触及,会引发不可意料的伤情。巷子如山一样沉默,散发着温柔静谧的情愫,鲜有热烈。只有当听见居民操着直爽爽的重庆话讨论着拆迁的事情,才知道这里并没有被遗忘。

重庆九开八闭十七座城门,如今得以保存下来的只有东水门和通远门。被风化的褐色石条变得灰蒙蒙,一段古老城墙就这样沉默无语地端坐着。掩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之中,通远门,一座城中之城。

惟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肃静静默。—《圣经》

走过通远门,从旧巷回到都市。我不时惊叹于重庆的繁华与衰旧如此亲近,交织在一起没有明显的界限。由金汤街步入车流不息的民生路,都市的喧嚣在高楼大厦间逐渐滋长。

若瑟堂躲在民生路的巷子里,与我并非不期而遇,而是一场有预谋的邂逅。之前只是在书里读到,并未看过任何相片。初见若瑟堂,与我想象中的不同,碎青花瓷片做成的题字透露着中式美学的意境。静立在高楼环侍的角落里,钟楼塔尖的十字架突破山城混沌的天际,向人们昭示着神的伟力。

若瑟是耶稣的养父,因传说中的故事而深受天主教徒敬仰。若瑟堂因奉若瑟做主保而得名。对于宗教,我并无基督信仰。但当我走进殿堂,耶稣便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姿态走进了我的心灵,那些高悬的十字架无法再被轻易忽略。

站在空寂的教堂大厅里,下午时分,再无其他游人或信徒,时间似乎停止流动。人们往往需要依赖着空间的变化,调整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心情。我小心翼翼的行走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在这静默之间,一种圣洁的信仰在心里趟过,再无扰嚷。

可以想象,基督徒们在每一个礼拜日来到这个大厅,带着一种永恒的期盼,与世俗世界分别,把自己带到神的同在之中。每当这个时刻,他们一定是这个城市中内心最为寂静的族群。

在若瑟堂里的长椅上坐了一刻钟,安静的环境任大脑放空。大半天都没有吃什么食物,走了那么多路却也不觉得累。陌生的城市,新鲜的风景总能给人打入了鸡血一般,精力旺盛。抬手看表时间尚早,虽然已没有了什么目标地,但还是决意继续用脚步丈量这座城市。

繁华的街景总是类似的。路边的高楼,高大的树木,发展中的中国都市似乎是框在一个模子里打造的。不过重庆倒是独特的。不平的地势,道路起起伏伏,依着山势修建,并非四平八方的格局。众多的三岔路口遍布城市角落里,歪斜着突然出现的分岔路,导航也会跟着偶尔错位,提示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路线。就这样走走停停,来来回回,消磨着我多余的时光。

终于饥饿难耐,随意的找了一家小面馆坐下,一份三两的豌杂小面,耐心的把杂酱拌匀。一碗落肚,麻,辣,鲜。

坐轻轨也是欣赏重庆的方式。2号线黄花园站至李子坝站是观景的精华路段。从较场口上2号线,车行至黄花园站,眼前开朗起来。眼前是嘉陵江,比长江水清澈,对岸是北滨的高楼。列车在起伏的轨道上来回穿梭,如过山车一般。遇到巨大的弯道,向后面的车厢望去,你能清楚的看着后部车厢扭向一侧,清楚的感觉到车厢倾斜着过弯。

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又坐了一次2号线。夜幕降临,北岸万家灯火与水色天光交相辉映,灿若星河。我喜欢的这样的景色,霓虹与大楼,伸手无法触及的不真实的美丽。

在牛角沱站下车,我已经完全抛弃了手机导航。重庆的立体化,依靠手机导航恐怕我连轻轨站都出不去。因为路况的复杂,路牌的指示倒是异常的多且准确,跟着路牌的指示去寻找反倒变得轻松许多。上楼,下楼,穿洞,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路面上。

中山四路并不长,随意走走就到了尽头。1938年,国民政府从南京撤至重庆。7年“陪都”历史,给重庆留下诸多遗迹。短短的中山四路上,官邸、公馆众多。不过我无心停留,仅仅走过。穿过人民支路,走下一段长长的阶梯,在大礼堂前的广场上闲晃。看老人们打扑克、孩子们追逐嬉闹,与任何一个城市广场并无二致。但是那无处不在的重庆话提醒着我,这里是重庆。

终于感到脚底生疼,在周公馆门前的小广场上坐下,身体也放松下来。不知坐了多久,与你聊了多久,说着重庆与成都,说着杭州与上海。我看着身边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街旁的老火锅店飘散出浓郁的香气,浓厚的云层散开,暖黄色的阳光落在身上,傍晚时分,令人舒服的不想离去。

入夜,江风不冷,无语的宁静,霓虹辉映两江。行走在江边,灯火若隐若现。嘉陵江大桥与渝澳大桥灯光闪烁,朦胧江景弥漫着温暖暧昧的气氛,抚慰着我疲惫的身心。

从油灯渔火到电灯流光,每一个夜晚让人流连。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融汇于灯火之中。多山多谷的重庆城,两江环抱,起伏的地势和依山而上错落有致的楼房,造就了绚丽的生命立体。我们在宛如银河都市的山水江城迷失了自己的脚步。

她说,重庆,是一座属于夜晚的城市。

三千年江州城,八百年重庆府,一百年解放碑。

如今,解放碑已慢慢被周边的高楼环围,但并不妨碍她作为重庆的标志,作为城市精神的缩影而存在。在较场口附近,不需要刻意寻找,随着人流随意走动,就能与解放碑不期而遇,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将在附近的人们都往这里汇集。

顺着热闹的人群,我似乎是被推着来到了洪崖洞。

夜晚的洪崖洞,霓虹绚丽的极度不真实。仅仅就洪崖洞的视觉感官,它做到了极致的绚烂,夺人心魄。夸张的霓虹灯光,把人影映得光怪陆离,将人心扰乱。站在流光溢彩的洪崖洞前,脑海里浮现的是与你一起走过的每个夜晚。

见不到几根衫杆支撑着的古旧吊脚楼,今天的重庆,你只能看到钢筋铁骨的洪崖洞。在辉煌的灯光中,江风雾岚只会越来越远。对于重庆人,记忆中高山流水的吊脚楼成为永远的追忆。而对于我们这样的过客,连记忆都无法存下,不曾见过,又怎样在脑海描绘。不管怎样,洪崖洞的存在,还是能为越来越平淡的重庆增添一丝的不平凡。

来不及多看,我匆匆离开洪崖洞,还是错过了轻轨末班车。赶上末班的公车,我喜欢城市的公共交通,这会让我感觉身处于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似乎参与了这座城市的生活,有那么一点点的归属感。而公车的不紧不慢,可以让我拥有的过多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轻易流失。

晚安,山城重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我是个爱做梦的人,梦境题材丰富而有趣,科幻的,荒诞的,可怕的,唯美的,平凡的,我都不曾错过。在梦中,我体验着不同的人生,并乐此不疲。如果让我去演绎《盗梦空间》,一定比电影中的场面精彩百倍。

我爱重庆,因为她就像一个梦。江面升起雾气,模糊了视线与思绪,让你身处恍惚的云端。走进重庆,就是走进一段旧梦,步入一段旧时光。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梦都有着不同的色彩,我想我梦里的重庆,应该是黑白色或者透着蓝调的。

天色还未亮,第一班的轻轨还未发车。我想趁着清早时分的安静,再一次去坐过江索道,只是这次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起许多年前两个人一起在重庆旅行的点点滴滴。

据说周末的白天人多,排队需耗费数小时。我向来不喜欢排队与争,只能以早起的代价换来清静与无争。

过江索道,重庆醒目的外形符号,如今的功能更多是用来供给游人观光乘坐。从小什字地铁站5号口出来便是索道站,在门口等了10分钟左右,七点半准时开门。来回双程的票价是30元。第一班索道启程,连工作人员在内一共5名乘员。早起的收获就是你可以轮流站在每一扇窗前,透过不同的角度欣赏这座还未醒来的城市。

经历了近30年的风雨历程,索道依旧运行如故,只不过等待的人群已不是当年行色匆匆的本地人,更多的是背着行囊、挎着相机的游客。对重庆人来说,索道就和公车、渡轮一样是过江的交通工具,却成为了游客了解与融入这个城市的一条捷径。看着车体来回于两岸,你会觉得时光在这段江河被放慢,缓缓流淌,慢到足够让人感受到逝去的脉搏。

天气依旧阴霾,没有一点阳光,索道行进很快,冷风透过窗户吹的人不自觉裹紧风衣。我把手撑在扶杆上,转头问她,你第一次坐时是什么感觉。没有得到回答,因为她在另一个空间,也许还在睡梦中吧。

我似乎是迷上了重庆的麻辣,在索道站外的面摊上吃了二两小面。蹲坐在小桌上吃完了早餐,自觉已是这个城市的一员了。

没有停歇,去了两路口地铁站,跟着人群找到了皇冠大扶梯。投入两元硬币,还未等你回过神来,已站在长长的扶梯上,与一群陌生人交错而过,望一望头顶闪亮的灯火,再低头时忽然有一种晕眩感袭来。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我像是失忆了般将那段时间弄丢了。我想也许我是在城市的某个地方沉沉的睡去,因为昨日的暴走,因为昨夜的失眠,因为今晨的早起,我有一万个理由可以随时睡着。也可能是因为,只有睡着的时候,才能做一个顺从心意的美梦。梦里,繁星堆满天,整个世界都被点亮。

探寻即将被拆掉的下浩老街,有老城老街情节的人,一般用情比较深,我怕下次来重庆这些老街都被拆看不到。只因2014年和一个人的重庆之旅来到这里,我便决心回来寻觅昨日足迹,尽管我的双脚酸痛,但我还是喜欢步行的方式。步行让我放缓脚步,以自己喜欢的视角观察身边的一景一物。我喜欢旧旧的重庆,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我努力搜寻一些历史的影子。

也许和我脑海中的想象不一样,亲眼所见的重庆,现代化气息扑面而来。但迎面走来的棒棒,时不时出现的老民居,墙上挂着的具有年代感的招牌,还是能让我深深感触到那些残存的灰黄往事。我用几天的时间完成了对重庆的城市速写,现代与传统的交织,构成了我眼中真真切切的重庆。

重庆的历史离不开码头,而自从有码头以来,就有了靠扁担,靠出卖力气为生的挑夫。今天的重庆城里,依旧活跃着“棒棒”的身影。山城特殊的地形,也造就了这个特殊的劳动者群体。而他们也用朴实的形象带给重庆特殊的城市风景。

漫步重庆街头,无论是繁华闹市抑或静谧小巷,总能与“棒棒”们不期而遇。眼见的“棒棒”普遍年龄偏大,精瘦,但一样的都是坚实的肩膀和一根系着青色尼龙绳的竹棒。那光洁的竹棒也挺有讲究,需得黄竹的材质,坚韧结实,干起活来才能挥洒自如。

随着南滨路的开发,东水门大桥的修建,下浩老街曾经的繁华已经衰落。这里如同十八梯一样,已进入存在的尾声。

在现代人的词典里,学会遗忘意味着追求未来的幸福。没有人愿意沉浸在那些已经发黄变灰的故事里,感叹流年似水。而我来到重庆所在追寻的那些东西,显得我像是异类。

漫步进入下浩街头,随处可见的“拆”字,全然没有以前的生活气息。独自行走在寂静无声的旧楼之间,唯有几只痩猫,让人放松了绷紧的神经。我全凭脑海中的想象,补全了眼前的市井生活画面。老街的残存片断,将在不久的将来彻底消失。不得不说好遗憾,唯留一声叹息。

1997年一个地方从四川的版图孕出,她是火炉,是雾都,是山城,是由涪陵、万县、黔江、重庆合体而成的新重庆—重庆直辖市。

重庆古称楚州,公元581年隋文帝改楚州为渝州,重庆始简称“渝”。公元1189年宋光宗先封恭王、后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得名。

重庆朝天门像一艘扬帆巨舰直逼江心,向东方奔驰。渝中半岛像张柳叶,憨睡在长江与嘉陵江的怀抱。葱翠的南山如绿纱轻挂在她的身上,漫舞轻歌。歌乐山、枇杷山、南温泉、北温泉像一串珍珠点缀。红岩村、渣滓洞、白公馆记录了她血液里红色历史的悲壮。山城夜景星光点点,水光天色,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相互交融。

江津四面山配置成趣,尽人揣猜,移步异景。大足石刻,唐末两宋的五万多躯摩岩石刻雕像,足饱眼福。南川金佛山方形楠竹独具特色,漫山遍野,竹山林海。武隆仙女山绿草萋萋,少有的山地草原,引人留连。涪陵武陵山原始森林云雾缭绕,柏树、梭罗丛生。长寿湖湖光山色,晨雾蒙蒙,鱼儿跳跃。芙蓉洞、雪玉洞天下奇观,白色钟乳石千奇百怪,灯光照耀下美丽异常。酉阳桃花源,令世人再览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合川钓鱼城山高城险,上帝之鞭蒙古大汗蒙哥折戈于此。

由重庆乘船顺流滔滔川江东下,山清水秀的长江和乌江交汇处的巴国古都涪陵,乌江江水墨绿绿的,山映在江中,令人作画赋诗舞墨雅趣大兴,并想一头扎江江中畅游,其“水下碑林”白鹤梁、程朱理学圣地点易园、佛教寺庙天子殿、道教宫观北山道院,以及独特的榨菜文化仿佛讲述着古老长乌两江纤夫的故事。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丰都,十八层地狱是现世作恶多端恶人的归宿,那奈河桥上的孟婆给你喝上一碗孟婆汤,来世你会忘了前世的恩怨。

登上拔江耸翠的叠楼忠县石宝寨,会想起抗击金人入侵的巾帼英雄秦良玉。立祠江边的云阳张飞庙,追忆着那三国忠义的兄弟情。蜀后先主刘备托孤的白帝城,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跨过万县,进入夔门,长江三峡绚丽风光展尽现入你的眼眸,诸葛兵书宝剑千年找寻汉的传人,巫山十二峰的神女站在峡谷的顶峰,凝眸前视,在殷殷期盼远方的爱人。

重庆之夜凭栏望,楼山起伏,华灯璀璨,星光连城,霓虹映千里,山峦叠影。嘉陵汇长江,湍急东流去,汽笛声里楼也移,白玉凭栏醉伊人。

重庆有凝聚力,承载着几千年历史,是古代军事政治中心和重要的商业物资集散地。在年轮中流悠久,历经千年,源远流长!重庆的夜是很美的,云雾中的山,迂回的河谷, 星光连城,霓虹映千里......

春风明月醉意浓, 重庆的夜好美,美得让人沉醉!流连于各个桥边看江景,感受那波浪叠起的意境,意韵留连往返。

山城华灯初放,一路上璀璨辉映,溢彩如画,簇簇灯光连星光,灯海连天映,星灯璀璨辉,令人心动神往。行到南山路,停车登高楼,观景台一览,人间美景怡。观景台醉依栏,火树银花绽现,宛似天上人间。深深地震撼重庆之美!三面临江,静怡靠山 ,山路婉转,举目观观,灯光重叠,沉醉梦幻和璀璨里;山峰起伏,秀水涟漪,山峦叠影,江水悠悠。华灯璀璨,星光连城,瑰丽奇特,汉白玉栏杆醉伊人,长江和嘉陵江拥霓虹。正是醉看朦胧美,携月览群山,星光接天灿,月盈映清辉。

漫步于风景怡人的河堤感憾万干!风拂柳挥纱,水韵幽雅怡。丝丝风漫拂,悠逸心欢畅。 水天接连碧,莹莹溢清辉。山在水中,水山相映,接天连碧,重庆夜景的美,就在于上苍赋于的大自然的灵秀,婉约有致的节奏美;江水涟漪,水天漫拂静谧的神秘美感;华美不失清秀。在魅力的中国怀抱里奏响一曲温婉的旋律,绽现中国一卷华美的画卷。让我在画廊轻漫,陶醉,怡情,流连忘返……

云雾缭绕霓虹弦,碧水荡漾轻舟吟。江中逸浪千帆过,轻溢涟漪涌奏歌。层叠、错落有致的霓虹和天边星星相连,星星漫步人间,人间的灯火也像花儿一样开放在星空。正行驶在两江之上,行驶在灯海星汉之中的船,与灯海相衬,霓虹在闪烁,船在星河流彩间穿梭,水波起伏,荡漾涟漪,如诗如梦。

这是一幅绝美的流水图,轻奏一曲温婉的乐曲和鸣......清风,明月,霓虹,星光撩人遐思无限,我仿佛清逸于星光与霓虹之间,细细品味这一壮观美景;赞叹重庆山水闻名,梦幻般的夜景实在是为重庆山水添加无限风韵。

重庆的夜美的沉静,美得妖娆,让人感觉心怡。山峦起伏,水拥活力,水潋滟,山巍峨。霓虹璀璨,如彩虹轻浮。美丽的重庆,我深深沉醉于你的美景,美妙的景色,就像聆听一曲温婉的歌回味绵长…

【关于景点】

如果时间有限,那把活动范围主要放在渝中半岛及南岸地区比较合适。这里集中了最有老重庆味道的景点,如果初次到重庆,可以最快速观赏重庆风貌的区域,不可错过。若有多余时间,再向重庆周边的古镇行进游玩。推荐行前阅读《重庆往事》(陈中海 王海文),可以对重庆的特色、历史、人文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昊子一直实行@人丑就要多读书。

<解放碑>重庆精神的标志,周边是繁华的商圈,商场林立,遍布美食。

<洪崖洞>重庆主城区著名的老山城人文景观,以最具巴渝传统建筑特色的“吊脚楼”风貌为主体,绚丽的夜景与千厮门大桥辉映,不可错过。

<老街十八梯>十八梯像一架搭在悬崖边上的巨型梯子,把上半城的繁华商业区和下半城的古旧老城区连了起来。目前大部分已经拆除。

<鹅岭公园>鹅岭是俯瞰城区的好去处。可在揽胜楼登高观景,票价5元。

<长江索道>重庆的“空中走廊”,是山城最醒目的外形符号。周末游人众多,等待时间偏长,注意错峰出行。门票单程20元,双程30元。

<山城步道>较有名气的是第三步道,老重庆的印记,漫步石板路的小巷,沿途是极具老山城风味的建筑和景点,也是观赏江景的好地方。

<天主教若瑟堂>位于民生路。始建于1893年,因奉大圣约瑟做主保,故而得名。外形很漂亮,值得一看。

<下浩老街>位于南岸,可由长江索道下来后前往。曾上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目前也在改造中了,现存状况比十八梯完整,相信不出一年,也会被拆迁完毕。

<朝天门>位于渝中半岛两江交汇处,是重庆以前的十七座古城门之一。古时圣旨传来是经长江到达朝天门,因此得名。目前朝天门附近在修地铁,可在小什字地铁站下车,步行前往即可。

<川美黄桷坪校区>老学校、美术馆、涂鸦街,都是看点,适合拍些文艺的照片。位置略远,轻轨无法直达。

<大礼堂>大礼堂和重庆三峡博物馆隔着人民广场相望。可以在人民广场看看重庆普通市民的休闲活动,感受下城市的氛围。

<中山四路>七年的“陪都”历史给重庆留下了大量民国遗迹,中山四路氛围不错,遗迹众多,是闲逛与了解重庆历史的好去处。

<轻轨2号线>黄花园站至佛图关站,一路沿嘉陵江而过,欣赏江景、夜景的最佳选择。

<皇冠大扶梯>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是重庆特色交通。单程票价2元。

<南山一棵树观景台>位于南岸区南山半山腰处,是观重庆山城夜景的最佳之地,门票30元。南岸的长江索道站边有公交车可直达。

<磁器口>巴渝第一古镇,已有1800年历史,独拥“一江两溪三山四街”,具“小重庆”之美誉。个人不推荐,商业化已经把它毁了。

【关于交通】

重庆江北机场、重庆火车北站都在城市北面,通过轻轨3号线连接城区,可以轻松到达市区。

特别要注意如果是在火车北站乘坐火车,要分清南北广场。南广场主要为普速列车,北广场主要为高铁。南北广场之间是铁路线,没有地道或者天桥串联,无法步行互通。轻轨3号线可以直接坐到南广场站下,若去北广场的话需要坐至龙头寺站,出站后步行400米左右到达。

另外重庆的公共交通系统也很发达,公交与轨道交通配合,四通八达。目前有4条轨道交通线路,其中1、6号线是地铁,2、3号线是轻轨。重庆两江环抱,多山地,起伏的地势造就了独特的城市风景,坐轻轨本身就是一种观赏城市风景性价比极高的方式,无论是乘坐体验还是观赏夜景,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3号线>重庆轨道交通线网中最繁忙的路线,南起重庆市巴南区鱼洞,北至重庆市渝北区江北国际机场,是西部第一条开通到机场的轨道交通路线。它也是世界上最长的跨座式单轨交通线路。

<2、3号线牛角沱站>:两条线路的轻轨站台由一条沿江玻璃长廊串通,行走在里面,满目皆是山城江景,找个合适的视角打望嘉陵江,江边美景令人驻足。牛角沱站是换乘大站,永恒的忙碌,在通道里行进时,人潮涌动,大都市给人带来的孤寂感也份外浓厚。

<2号线平安站>轨道依山而建,有着近90°的弯道,乘坐轻轨犹如在体验坐过山车,享受在其他城市无法体验的轻轨“转弯”感觉。

<2号线佛图关站到黄花园站>一路沿嘉陵江而行,欣赏北滨江景,轻轨观景的精华线路。

<2号线李子坝站>李子坝站设置于重庆轨道公司物业楼的八楼,是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全线唯一的楼中站。在这里可以体验著名的轻轨穿楼而过。

<6号线大剧院站>:位于重庆市江北区大剧院、科技馆、金沙路、江北城西大街、千厮门大桥交汇处,可以在千厮门大桥引桥处看到解放碑、洪崖洞,夜景绝佳。

【关于美食】

重庆的美食,总与“麻辣”二字紧密相连。

浸泡在重庆的时光里,脚踪所及之处,空气里总是漂浮着一种特殊的气味,让人忍不住要痛痛快快地打上几个喷嚏。满眼大大小小、光怪陆离的火锅店招,引得人不由自主地侧身进堂,只见翻滚着辣椒花椒的火锅绽放出艳艳的红。一片毛肚就一口老荫茶水,在荤素与生熟、麻辣与鲜甜、嫩脆与绵烂、清香与浓醇的美妙融合之间,在蒸腾的袅袅烟雾里,回味麻辣,品味重庆。

来重庆吃火锅是必须体验的一项行程,而火锅的形式自然是首推九宫格老火锅。无需特别寻找,看到路边人多的店往里进准没错。如果平时不太吃辣,可能吃完火锅第二天肠胃会不太适应,诀窍就是在你的香油料碗里加些醋,可以缓解对肠胃的刺激。

虽然重庆小面已经走向全国,变成了连锁式的美食,但论味道,还是得来重庆吃过才作数。每天清早起来,街边的面摊格外红火,不乏惊喜。讲究麻辣鲜的重庆小面,令人回味无穷。

重庆遍地是高楼,其现代气息可与香港相媲美。这是一座向大山讨要空间的城市,建设者们极尽所能将有限的空间利用到极致,见缝插针地修路、造房、布绿。苏州的高层多建于园区和新区。而重庆是无楼不高。马路边随便找一幢大楼的沿街店面,看似它应该是最底层,可其实却已是这座大楼的第十几层了,简直难以置信的事实。

与天气无关,与心情无关,再一次的重庆之旅是一场计划中的随意,来自一个约定,去完成对一个人的承诺。走她走过的路,带她看她没看过的风景。

如果一座城市也会有BGM,那么,就是你此刻听到的我的文字。开往春天的轻轨,在日夜间穿梭,穿过楼房,越过江面,滑过流光溢彩的都市,带我在现实与梦境间跳转。一个人,终将拥有另一个人,对你点点头,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迷失在重庆森林。

版权印为您的作品印上版权551776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