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于高中那年

字数 10639阅读 178

大多数九零后的高中时代都是一样的,教室与食堂、宿舍三点一线,永远都在考试或补课的周末,以及空闲不了几天的寒暑假。作为大多数之一,魏然也不例外。

县一中是小县城许许多多家长们唯一的指望,可以说如果你进不了县一中,大学基本就与你无关了,所以说能够考进这所高中的学生,都是初中时代的佼佼者。当然,即使你进入了县一中,也不能就此松懈,因为最终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考上大学,县一中每个年级有上千名学生,分了重点班和普通班,而每年考上一本和二本的学生,不过三百来人,且他们绝大多数来自于重点班。魏然所在的高209班是高二年级一个普通理科班,而魏然则是这个普通班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名学生。

初中的魏然在老师眼里虽然算不上尖子生,但是他中等偏上的成绩和规规矩矩的性格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因此初中担任了三年班级团支书,拿了多个三好学生和优秀班干部,也算是极为风光。中考那年,魏然凭借着稳定的发挥考进了县一中,但因为成绩在众多被录取的学生里并不拔尖,最终被分到了普通班,从此开始了他黯淡无光的高中生活。

相比于初中时代,高中时代更加有层级感。除了重点班和普通班在师资和教学资源方面的倾斜,每个班级之内也会有区别对待,大家的学号是按照大一期末文理分班考试的成绩来排的,魏然的学号是39号,班上一共72名学生,这也就意味着他在班上属于成绩中等偏下的学生。不仅仅是学号,这种高中时代的层级感,甚至可以体现在学校和班级的方方面面,就比如说座位的安排上,班主任会将三、四、五排靠中间相对较好的位置安排给班级成绩拔尖的同学,而像魏然这样成绩一般的学生,就只能按身高坐在前面两排或者后面几排,魏然179的个头,毫无悬念就往后排坐了。

周日上午自习下课,前排的同学纷纷挤到了教室门口的公示栏处查看本次月考的成绩,而魏然因为坐在后排,又靠着墙壁不便进出,只能等大家看完后再过去看看。因为在班里成绩不太理想,家里也施加了很多压力,魏然不得不倍加努力,异常刻苦,因此每次考试成绩出来之前,魏然都会默默祈祷,希望能有个不错的排名,但结果却总是让他失望,以至于他开始有些害怕去看成绩单了。

看完成绩的同学们收拾好东西便陆续离开了教室,魏然看到有些人的脸色挂着笑容,而有些人脸上则写满了凝重。“你不去看成绩?”魏然起身,示意正在看小说的同桌张萧也挪一下椅子。张萧也立起身子将椅子往里腾挪了一下,回应魏然:“没啥好看的,估计又是倒数的,反正我家里也不指望我什么。要不你帮我看一下,如果不是倒数前五我请你吃午饭!”说完,他痞笑了笑,又继续看小说了。

魏然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公示栏,正如他每次走过去一样。自高二分班以来,魏然每次月考的成绩都是在40多名,不上不下,这让他感到无助和惶恐。成绩单贴在墙壁上,分了两页,魏然习惯性看向第二页,找到了自己的学号和名字。顺着名字往后面看去,是魏然每一科的分数、总分、以及班级和年级排名。750的总分,这次魏然考了422分,排名第50名,比上次还掉了几个名次,看到成绩的那一霎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考得怎么样?”张萧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魏然背后,习惯性将一只手臂搭在魏然肩膀上。魏然沉默了片刻,装作若无其事地淡淡回应了一句:“你都看到了,一次比一次差,我也没抱太大期望。”

张萧也知道魏然非常在意自己的成绩,虽然魏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比谁都难受,当然,作为班上成绩倒数的常客,张萧也没有办法帮到魏然,所以他只能说点别的打破此时沉重的氛围。“哎呀我去,我这次是65名,居然不是倒数前五?走吧,中午我请你吃饭!”

魏然此刻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在张萧也的推搡下离开了教室。

每次月考结束的当天下午会放半天假,第二天上午正常上课,住的近的同学都会回家一趟,而像魏然和张萧也这些住得远的学生,只有放月假才会回去。

魏然跟着张萧也进了学校外面新开的一家小餐厅,因为新开张,所以用餐的人并不多,但整体环境倒还可以。魏然看了看餐桌上张贴的价目表,算是价格实惠,张萧也点了三个小菜,要了两份米饭,又拿了两支汽水,将一支递给魏然。“下午你有安排吗?”张萧也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汽水,额头上立马冒出了一串汗珠。“在教室里自习吧。”沉浸在月考成绩不理想的郁闷之中,魏然无奈地拧开瓶盖。“自习?你再看下去都要变成书呆子了,要不你下午跟我出去转转吧。你不是想攒钱买一台高达模型吗,光靠每个月省下几十块钱生活费,得攒到猴年马月,我有法子让你快速赚到一笔小钱!”说罢,张萧也晃了晃自己的手机,魏然才发现张萧也换了手机,而且是最新出的苹果,魏然只见过广告图片。

“你什么时候换手机了?给我看看!”魏然好奇地从张萧也手中夺过手机,仔细端详了一番,又体验了一下里面的程序。“怎么样,还不错吧!你呀,天天学习学习的,我上周换了手机你都没有发现,也太不关心我了!”张萧也无奈的拿回自己的手机顺手塞进了兜里。

“家里给你买的?”魏然看着张萧也,一脸羡慕。张萧也摇了摇头,神神秘秘看着魏然小声回应:“都说了,我有赚钱的门路,你下午要不跟我一起去?”“你少骗人,我下午还要自习呢!”魏然脸上满是疑惑。

手机在裤兜里震动,魏然掏出手机看了看屏显。“我妈,我出去接一下电话。”他神色慌张地起身离开座位,走到了餐馆外面的马路上,接通了电话。“然然,我收到老师发过来的月考成绩了,你这次怎么考得这么差啊,50名啊,都快倒数了,再不努力你可怎么办呢!老师说你这个月学习挺努力的,我以为你会进步,你怎么还退步了呢?你说说你平时上课都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老师讲课的时候你在看小说?是不是张萧也把你带坏了?爸爸妈妈在外面辛辛苦苦赚钱供你上学,你怎么就不能长进一些呢,你看看你堂哥,去年考上了重本,你好歹争点气,别让爸爸妈妈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啊……”魏然还什么都没说,隔着电话就听到了母亲劈头盖脸一顿责备。“妈,我会努力的。”魏然用低沉的声音回应了一句,他心里堵得慌,也不知要说什么,但这反倒引起了母亲更加的愤怒:“努力努力,你每次都这么说,那你做了吗?听你这口气,我是感觉不到半分着急,哎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你不着急,我都替你急,真的是气死我了……”“好了老婆,别说了,他都十八岁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有数,然然,挂了哈,你好好努力,下次考个好成绩,别让你妈再伤心了!”魏然的父亲突然插嘴了一句,然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着急?如果要说着急,没有人比魏然自己更加着急了,可谁又知道呢。中午的太阳晒到了魏然脸上,让他觉得有些沉闷,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来,快坐下吃饭吧。”桌上菜都已经上齐了,见魏然打完电话回来,张萧也赶紧招呼魏然坐下。“对了,你下午真不去?”张萧也又问魏然。“不去,下午我还是回去自习吧,这次考得不太理想,我妈可生气了。”想起刚才那通电话,魏然摇了摇头。“那好吧……”张萧也见魏然神色凝重,也不好再劝说,他又想起今天晚上的活动,便再向魏然多问了一句:“然,今天晚上学校要安全检查,不让自习,要不晚饭后你跟我去KTV陪客人唱歌?就是后街的那家人间清欢KTV,我老板新开的,新开张店里缺服务生,你形象不错,跟我一块儿去兼职,一晚上可以赚到好几百的小费呢!”

因为今晚不能在教室自习,回宿舍自习又太吵,魏然原本是计划晚上回宿舍看看下载的动漫,然后早点休息,但听了张萧也的提议,魏然想起自己要买的那款高达模型还差两百多块钱,便想了解一下。“KTV?正规吗,会不会很乱啊?”魏然看着张萧也好奇地问道。“很乱?”张萧也一怔,然后笑吟吟解释道:“怎么会呢!你想哪里去了,就是一般的KTV,服务生就是帮客人点歌、倒酒,最多就是陪着喝两杯,唱两首,让客人满意就行!再说了,你都是成年人了,怕什么!”“哦……”魏然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回应。

午饭过后,魏然准备回教室自习,张萧也则准备出去。“萧也,晚上……我跟你一起去吧。”张萧也刚准备转身,魏然突然叫住了他。“你想好了?”张萧有些讶异,他只是随口提提,并没有想过魏然会愿意参加自己的兼职活动。魏然点了点头。“OK,晚上七点,学校门口见,记得带身份证!”张萧也朝魏然挥了挥手,转身拦了辆摩托车坐上离开了。

看着张萧也潇洒离去的背影,魏然莫名有些羡慕。

尽管心情跌倒了谷底,但魏然认为自己不能松懈,学习方法有问题可以调整,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有回报的。魏然回到教室里一直自习到了下午六点半,然后匆匆去食堂吃过晚饭,七点准时与张萧也在学校大门口会合。“我们打个摩的过去。”张萧也在路边拦了一辆摩托车,10分钟路程就开到了那家叫做人间清欢的KTV门口。

县城不大,魏然高一时候去书店买辅导书或去玩具店看最新款的高达模型时闲逛着转过几次,县城有好几家说得上名字的KTV,但是基本上都是小规模KTV,听同学说,去年班级聚会去的那家就是当时县城最大的了,现在看来,映入眼帘的这家三层独栋、霓虹闪烁的人间清欢KTV,显然更气派。

张萧也带着魏然走进人间清欢KTV,KTV入口左右两侧站着的四名穿着黑色小礼服、打扮精致的年轻礼宾向张萧也和魏然鞠躬问好:“欢迎光临人间清欢!”

这家KTV整体以黑色调为主,无论是地板还是壁砖都是深黑色,镶嵌以银色的玻璃作为点缀,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充斥着放纵的邪魅。魏然战战兢兢跟在张萧也身后穿过了一个有一个深邃的走廊,走廊两侧都是KTV包间,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歌声。走着走着,魏然心里开始有些不踏实,打起了退堂鼓:“萧也,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魏然小声问了一句。

由于声音嘈杂,张萧也并没有听到魏然在说话,只是继续向前走着,魏然左顾右盼,不知所措地继续跟在张萧也身后。转了几个弯,一直走到一扇房门面前,张萧也才停下脚步。此刻KTV的嘈杂声也渐渐静下来,“总经理办公室”,魏然看到了房门上的银色标识。咚咚咚……张萧也敲了敲房门,然后推开门,示意魏然跟着自己一起进去。

一阵浓厚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呛得魏然差点掉眼泪,他用手轻轻在鼻前扇了扇,强忍着那味道走进了房间。

“郭总好!”张萧也将房门带上,然后笑盈盈地朝房内坐在电脑前的中年男子打招呼。“萧也来了,正要找你呢!”中年男子朝张萧也挥了挥手,然后注意到了张萧也旁边有些生怯的魏然,笑问道:“这小帅哥是你同学?”张萧也点了点头:“郭总,这是我同学魏然,我带他过来帮忙。”然后又赶紧向魏然介绍道:“阿然,这是我老板,也是这家KTV的老板,郭晨郭总。”“郭总好……”魏然讪讪笑着朝郭晨点了点头。

郭晨起身往魏然身上打量着,魏然见郭晨在看自己,便也尴尬地看向郭晨,郭晨一身白色衬衣下是若隐若现的健硕肌肉,相比之下魏然觉得自己是“小排骨”。

“嗯,很好。”打量完魏然,郭晨坐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捋着下巴上的小胡须问张萧也:“萧也,你俩身份证带了吗?”“带了带了!”张萧也赶紧从裤兜里掏出了身份证递给郭晨。“小伙子,你呢?”郭晨接过张萧也的身份证,然后看向魏然。“带了的。”魏然拿出身份证用手擦了擦递给郭晨,并疑惑地问了一句:“郭总,这个身份证是……”郭晨笑着解释道:“你别误会,首先我们需要确认兼职服务生年满十八,其次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我们会暂时保管大家的身份证,最后结算工钱的时候再归还。”“哦……”魏然不太理解这之中的套路,但觉得有张萧也在,应该不会有事,便点了点头。“萧也,赶紧带着你同学去更衣间找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去V8贵宾包间吧。”“好的,谢谢郭总!”张萧也赶紧拉着杵在一旁的魏然离开了房间。

更衣室的三面墙壁都是衣柜,剩下的一面墙壁是储物柜,而衣柜里挂满了各种不同岗位服务人员的制服。张萧也在服务生制服的柜子里找了找,拎出了一套制服递给魏然:“这个你应该可以穿,都是干洗过的,干净的,赶紧换上,把你自己的东西存在那边的柜子里!”然后张萧又从柜子里翻出了另一套制服,开始给自己换上。“你还愣着?赶紧的!”张萧也见魏然不知所措,便又提醒了一句。魏然这才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了燕尾服款式的服务生制服,跟着张萧也往V8贵宾包间走去。

到了门口,魏然透过包间门上镂空的玻璃,看到里面坐着七八个中年妇女,她们画着浓妆,身材臃肿,两颊通红,看样子都喝了不少酒。正在唱歌的是一位烫了酒红色爆炸头的中年妇女,五音不全地她唱着一首《潇洒走一回》,门一推开便听到她用尖锐的嗓音在吼叫着高潮部分,堪比杀猪现场,魏然不禁噎了一口口水。“小张,你来了呀,快来陪我唱歌!”正在唱歌的爆炸头兴奋地朝张萧也招手,张萧也热情地走了过去。“这小帅哥谁呀,长得真俊,来来来,一起唱歌!”爆炸头伸手想要抓住魏然的手,却因为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好张萧也眼疾手快,扶着她坐了下来。“王姐这是喝高了呀,各位姐姐,这是我同学魏然,今晚我俩服务大家!”张萧将魏然介绍给其他的中年妇女。

被称呼为王姐的爆炸头中年妇女再次起身,看着众人醉醺醺说道:“来来来,我们来跳舞!”“好好好,一起跳舞!”其他几位中年妇女也纷纷起身,张萧也顺势将歌曲切换为了张惠妹《三天三夜》,众人跟随着音乐节奏和闪烁的灯光一起跳动起来。

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硕大的手臂,将站在一旁的魏然一把拉进了进去,虽然内心害怕不已,魏然还是佯装淡定地和大家一起跳动着。

“来来来,喝酒!”张萧也给中年妇女们倒上了红酒,也示意魏然与大家一起喝酒。魏然从未喝过酒,有些担忧,他想要拒绝,张萧也便过来劝说:“阿然,都是成年人,别怂呀!你放心,这红酒度数不高,不上头!”说完便将自己杯中的半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跳着。在张萧也和中年妇女们的劝说下,魏然喝了一两杯,他觉得浑身发烫,便脱下礼服外套和大家一起跳动起来。包间里,大家一边跳着,一边喝着,一杯又一杯,迷迷糊糊之中魏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只觉得身体昏昏沉沉不听使唤。

劲歌一首接着一首,中年妇女们都喝嗨了,脱下高跟鞋放飞自我地扭动着肥大的身躯,王姐更是热辣,索性抱着张萧也挑起了双人舞,魏然看到她开始对张萧也上下其手。这时候魏然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摸自己的臀,转身一看,是一个带着牙套的棕色波浪头中年妇女,她突然起身抱住了魏然,用她肉乎乎的手掌抚摸着魏然的脸颊。魏然慌张不已,想要推开波浪头,却因为喝了太多酒无法使上力气,怎么都推不开,波浪头就像一滩软泥黏在魏然身上,蹂躏着魏然的身躯。波浪头打了一个嗝,一股呛鼻的酒精味熏得魏然眼泪都流了出来,波浪头突然放开了魏然,然后对着一旁的垃圾桶开始呕吐。

“小伙子,你是头一次来吧?赶紧走吧!”一位两颊通红的黑色短发中年妇女走近,小声和魏然说了一句,然后笑了笑,自顾自坐在了沙发上喘着大气歇息。

魏然看了一眼和其他中年妇女抱成一团的张萧也,无可奈何地从包间里逃了出来,昏昏沉沉寻找着KTV的出口。

“不对,身份证还在郭总那里!”魏然还有些残余去意识,他跌跌撞撞寻找着,转了好大一圈才看到了写着“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门,已经忘记要敲门的他直接推开了房门。“你怎么出来了?”正在沙发上抽烟的郭总见烂醉如泥的魏然突然闯入,大吃一惊。

“郭总,郭总,我身份证……”魏然迷迷糊糊地朝郭晨总去,只觉得眼前一黑,便瘫倒在了沙发上。郭晨关上房门,拉上了门帘和窗帘,看着躺在沙发上的魏然,一股邪恶的欲火在他身体里燃烧,他一步一步走近魏然。

第二天早上六点,魏然被自己定的闹钟叫醒。

他头痛欲裂地从沙发上爬起,发现自己浑身只裹着一床毛毯,而自己的衣物以及身份证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旁的茶几上,魏然吓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扯得自己的腰椎生疼,而下身也是火辣辣的。魏然扔下沾染污渍的毛毯,惶恐地将衣服一件一件穿上,他隐约够闻到自己的衣服沾染着一股香水味道。魏然不知道昨晚后来都发生了什么,只是身体的疼痛提醒他,昨晚的确发生了一些细思极恐的事情。

门突然被推开了,是张萧也。“阿然,原来你跑到这里来了,走吧,该回学校了。”张萧也已经换好衣服,他有气无力地靠在门口,示意魏然起身离开。“昨晚……”魏然看着满脸憔悴的张萧也,又看到张萧也手里拿着的苹果手机,才明白这就是张萧也所说的生财之道,魏然不得不怀疑是张萧也故意引诱自己入坑的。

“我自己会回去!”魏然愤怒地起身推开堵在门口的张萧也,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魏然没有理会跟在后面询问情况的张萧也,径直拦住一辆的士上了车,坐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魏然发现自己牛仔裤的口袋里硬邦邦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掏出一看,是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里面装了很多张红色的钞票。

回到宿舍已经七点多,离上课还有不到一小时,室友们都已经去食堂吃早餐,魏然觉得胃里难受得很,赶紧冲进卫生间吐了好一会儿,然后脱下全身衣服,用热水冲洗着自己的身躯,用肥皂一遍又一遍搓着浑身上下,直到再也闻不到其他奇怪的味道,他才平静下来。因为昨晚喝多了酒,胃里也是火辣辣的,魏然没有去吃早餐,早早到了教室等上课。

教室里已经有几位同学在自习,坐在前排的冯小绮正趴在课桌上睡觉,魏然小心翼翼地坐下,摊开昨天下午没做完的数学试卷,他刚拿出草稿纸准备演算,便听见前排传来了一阵小声啜泣,而冯小绮的后背也在颤抖着。“小绮,你……没事吧?”魏然轻声问了一句。“没事。”冯小绮抬起头,用一只手擦了擦脸,然后直起身板靠着椅子坐下,长舒了一口气。魏然望着冯小绮后脑勺齐肩的黑发和那只叮当猫的发夹,感到非常心疼。

张萧也是踩着点进的教室,见魏然没有搭理他,便识趣的坐在一旁不吱声了。张萧也昨晚喝高了,不太记得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明白魏然为什么这么生气。

课间,魏然主动提出陪冯小绮去物理老师办公室送作业。“哎,我作为课代表,这次月考物理考得这么差,一会儿见到物理老师又得被骂了。”冯小绮看着魏然苦笑了笑。“所以……你早上就是为了这个而难过吗?”见冯小绮心情已经平复,魏然便好奇地问她。冯小绮摇了摇头:“早上我妈打电话过来把我骂了一顿,说我这次考得太差了,连班级前十都没进。想到他们在外面打工赚钱供我上学,而我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觉得挺对不起他们的。其实我考试那天刚好生理期,状态不好,尤其是考理综的时候,哎……”冯小绮万般无奈,又是长长叹了口气。“看来成绩好的同学也不容易,不明白现在的家长们,我考了50名,被家里骂了一顿倒没什么,你考了11名,也要被家里骂,他们期望的永远比我们努力能够达到的要高。”说着说着,魏然莫名有些消沉。

“你腿不舒服吗?”上楼梯时候,冯小绮见魏然有些蹒跚,关切地问了一句。魏然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没事,昨天下楼的时候跑太快,拉伤了,过几天就好了。”

高中上课的日子,总是极度紧张而又平淡的。两个星期里,魏然都没怎么和张萧也说话,这让张萧也感到十分郁闷,好几次在食堂或在宿舍的时候,张萧主动问魏然到底怎么了,魏然也只是摇了摇头,淡淡回应了一句:“没什么。”张萧也见魏然不怎么搭理自己,也有了些情绪,后面甚至于主动与最后一排的同学换了座位。

学校的月假一般是3天,放月假的时候,魏然便会收拾好一大摞老师布置的试卷和作业装进书包,回到自己乡下的家里陪爷爷奶奶,而魏然的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白天魏然会帮着奶奶干一些农活,比如给菜畦施肥或除草,到了晚上看完新闻联播,他便会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点一支蚊香,做着永远都做不完的试卷和作业。

这两天魏然觉得自己下身瘙痒难受,上厕所的时候甚至有些便血,联想起那晚在KTV,魏然惊恐不已。魏然悄悄去了一趟乡村卫生所,老医生说魏然应该是上火长了痔疮,便给了他一支药膏,让他最近吃清淡一些。然而两三天过去了,魏然下身的症状并未好转,导致魏然坐立难安。不知所措的魏然在手机上搜查了相关信息,查着查着,他越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什么不干净的病,内心后怕不已。

强忍着下身的不适回到学校继续上课,过了几天,魏然的私处长出了一些脓包,开始隐隐作痛。每天宿舍里大家排队洗澡,魏然都故意装作不着急的样子,等到最后熄了灯才洗,洗完澡后,他又会立马将换下的衣服和内裤清洗干净,生怕被同学们发现了什么。

“魏然,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脸色这么差?”冯小绮见魏然一整周迷迷糊糊,关切地问他。尽管面色惨白,魏然还是摇头解释道:“没事,就是有点感冒,我中午去医务室看看。”

魏然拖着瑟瑟发抖的身躯走进了医务室。“40.5度,烧得很严重呀!”帮魏然量完体温,医生也吓了一跳。“昨晚洗了个冷水澡就这样了……”魏然心里很害怕,他不能让任何知道自己发烧的原因,只能想一些其他的理由。“哎,现在的学生一点都不爱惜身体,这几天降温了怎么还洗冷水澡!”医生一边替魏然输液,一边抱怨着。

接连几天去医务室输液,魏然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是他自己心里很清楚,现在的治疗只是暂时的控制,而要想痊愈,必须得将隐疾治好,但他不能让医生知道,不能让老师和同学知道,更不能让家里人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之后一宿纠结,魏然决定去找郭晨,毕竟他现在这样都是郭晨造成的。

因为魏然并不是班上需要被重点关注的学生,当他向班主任请半天病假休息时,被班主任厉色批评了一通,直到班主任从班长处确认魏然这几天都去医务室输液,才准了他的假。下午,魏然便偷偷从宿舍溜出,坐了辆摩托车去到了人间清欢KTV。

周一至周五下午出来唱歌的人是很少的,所以相比于那晚的靡颓,今天KTV冷清不少,就连门口的礼宾都有些倦怠。魏然已记不太清楚郭晨办公室的位置,询问了几个工作人员后,才找到了那扇门。

咚咚咚……魏然脑子里一片混沌,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请进!”郭晨的声音从房内传出。魏然愤怒地推开房门。“是你?”因为才过去不到一个月,郭晨对魏然印象深刻,他诧异地站起来看着魏然,眼神中闪过一丝惶恐。“你那晚……都对我做过什么吗?”魏然一脸阴郁地看着郭晨质问。“我……”郭晨咽下一口口水,不敢直视魏然,吞吞吐吐回应道:“那天晚上你喝多了,我们……不过我对天发誓,都是你自愿的……”

“自愿?”魏然不禁觉得好笑,他头一次发现有人可以把趁人之危解释得这么冠冕堂皇,尽管魏然不愿意去相信自己被一个中年男人蹂躏,但是身上的伤痛时刻提醒着他,那件事情的确是已经发生了。“我染病了。”魏然强忍住泪水看着郭晨,希望这个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凶手能够有办法弥补其所犯下的错误。

郭晨虎躯一震。“什么?我明明……这不可能,怕是你自己乱搞的吧!你是骗我的吧?”听了魏然的话,郭晨难以置信,他慌张起来,着急地走向前摁住魏然瘦弱的双肩,将魏然推到墙角。“我的确染病了,是你造成的!”魏然猛地推开郭晨,靠在墙壁角放声痛哭。

“不会的……不会……医院,我要去医院!”郭晨不敢相信魏然所说的话,他慌慌张张地从抽屉里翻出自己的钱包和车钥匙,准备赶赴医院检查。“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见郭晨要走,魏然赶紧追上去死死抱住郭晨,却被郭晨狠狠甩在了沙发上。“小子,你最好祈祷我没事!”说罢,郭晨便怒气冲冲夺门而去,剩下魏然瘫倒在沙发上,浑浑噩噩不知所措。

到了傍晚,魏然才从KTV出来,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擦干了眼泪,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看着马路上车来人往,轻生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路过玩具店,魏然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那款高达,便用信封里的钱将高达买了下来,结账时,他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精致的叮当猫钥匙扣,便一并买了下来。

魏然去了县城唯一的一家肯德基,点了自己一直很想吃的全家桶,吃到实在撑不下才离开,然后又去了电玩城玩,尽管没有抓到一个娃娃,但他却很满足。魏然在中心广场的草地上躺了很久,看着满天星河,昏沉睡去。直到晚自习下课,魏然才回到学校。

回宿舍的路上,魏然看到了心事重重的冯小绮。

“想什么呢,路都不看?”魏然迎向前去,用一只手在冯小绮面前晃了晃,把冯小绮吓了一跳。“诶,魏然,你怎么在这里?”冯小绮好奇地看着魏然,她发现今晚的魏然脸上多了些以往从不曾有过的活泼,显得有些一反常态。“我一觉睡到了晚上,有点饿,食堂也没有吃的,刚才出去吃了个饭。”魏然笑着回应。

“看你的状态还不错,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吧?唉,过两天又要月考了,真是紧张!”冯小绮道出了自己心事重重的原因。“没事,你肯定会考得很好的。”魏然看着冯小绮,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冯小绮也看向魏然,注意到了魏然手上提着的一大袋东西。

魏然赶紧解释着:“我刚才走到了中心广场那边吃饭,路过玩具店发现这款高达打折,我就买了。对了,我还看到了这个,就也一起买了,送给你!”魏然从袋子里掏出了那个包装精致的叮当猫钥匙扣递给冯小绮。“哇哦!”冯小绮欣喜地拿着钥匙扣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和魏然说一句:“谢谢你!”魏然目送冯小绮兴高采烈进了女生宿舍楼,良久,他才转身往男生宿舍楼走去。

在县一中,除了学习,其他什么事情似乎都是不重要的,学校不需要除了学习以外的任何其他插曲。张萧也在月考的前一天辍学了,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收拾行囊走出宿舍门的时候,迎面碰到了魏然。魏然用空洞洞的目光看着久不交流的张萧也,脸上露出淡淡微笑,道了一句:“保重。”张萧也莫名鼻头一酸。

月考过后,为了提高效率,老师们通宵批改试卷,在考试结束的第三天就出来成绩单并张贴公示了。

“小绮,你这次考了第八名,厉害了,快过来让我膜拜一下你!”冯小绮刚进教室,同桌吴莉莉便迫不及待地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真的?你不是骗我吧!”冯小绮难以置信地看着吴莉莉。“没有没有,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吧!”吴莉莉起身拉着冯小绮走到了公示栏处,新月考的成绩单已经覆盖了上个月月考的成绩单。

冯小绮看到黑色的“8”字,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沿着成绩单往第二页看去,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魏然,而魏然的名次是第55名。冯小绮想到魏然这一个月都在生病,难免影响学习进度,也只能替魏然赶到难过。

“魏然来了吗?”冯小绮与吴莉莉回到座位坐下,冯小绮见魏然座位上没人,便问了一句。“刚才来了,看完成绩就出去了,我看他脸色不是很好。”吴莉莉小声回应。

接下来的两天,魏然没有来上课,也没有同学知道魏然到底去了哪里。第三天,意识到事态有些不对,班主任不得不打了电话给魏然的父母,这可能是他头一次这么紧张魏然这位不太重要的班级成员了。因为有学生失踪,学校不得不报了案,魏然的父母也十万火急地从外地请了假回来。

“你们听说了吗,人间清欢KTV的老板,昨天被人捅了好几刀倒在办公室里,要不是被人及时发现打了120,估计就没命了,现在警方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呢!”“是吗?我听人说那家KTV可乱了,而且我们学校居然有学生在里面做服务生,想想都觉得可怕!”“所以说平常没事还是少出校门,咱们班魏然失踪了这么多天,到现在也没有个消息,不知道遭遇了什么!”……

冯小绮听着后排同学的议论,神色凝重,她紧握手中叮当猫钥匙扣,将其放在胸前,默默祈祷着,希望魏然一切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 安好的婚事(四十一) 叶欢对田涛一见倾心,她是个性格有些轴的女孩,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她母亲梁冰玉回家...
  • 01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好好珍惜胖的我 免得我瘦下来显得你丑 事情出现的原因是原po主给网恋对象发了变身...
  • 箴6:9 懒惰人哪、你要睡到几时呢,你何时睡醒呢。 自己明明凌晨4点多醒了,为什么不能还要赖床到现在8点多才起床。...
  • 当金牛爱上狮子 当狮子爱上金牛 8 莫沙 后来,我离家出走,只带了一件和牧慕有关的东西,就是那个瓷水杯。 瓷水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