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Nomad| 我决定,去做一回数字游民

经历了一天内一个人打包19个大箱子,飞行20+个小时,连续四周的重流感,再从冬天到夏天的温度骤变……此刻的我,终于躺在清迈的小公寓里,刚刚吃完一大碗西瓜,还有新鲜地道的芒果糯米饭。

我们在基督城租的房子上周到期了。一个月前,师父和小白姐姐带着小汤圆已经搬去了他们的新家,一同带走的还有那栋老房子里为数不多的生活气息:锅碗瓢盆,洗衣机冰箱,以及偌大的客厅里仅有的一对饭桌椅。

那天晚上,我和昶爷爷站在厨房的吧台(因为没有饭桌),吃了顿贵的要死却并不美味的外卖(因为没有厨具)。然后他跟我说:"咱们搬去清迈吧!"

嗯,做这个决定,我们只用了25分钟。

但体验数字游民生活的想法,却足足酝酿了一整年。

1、什么是"数字游民"?

百度百科对于"数字游民"的定义是这样的:"数字游民指无需办公室等固定工作地点,而是利用技术手段,尤其是无线网络技术完成工作的人。"

有篇名为“The Digital Nomad’s Guide To Working From Anywhere On Earth”(数字游民环球工作指南)的文章中提到,早在1997年,就有一个名为Tsugio Makimoto 的日本日立公司高管写了一本名叫《Digital Nomad》的书,作者在书中大胆预测到:“未来的人类社会,高速的无线网络和强大的移动设备会打破职业和地理区域之间的界限,成千上万的人会卖掉他们的房子,去拥抱一种在依靠互联网创造收入的同时周游世界的全新生活方式,这些人通过互联网赚取第一世界水平的收入,却选择生活在那些发展中国家物价水平的地方,他们被称作Digital Nomad(数字游民)。这种生活方式让他们彻底脱离了朝九晚五,办公室格挡和令人烦恼的通勤。” 

这里,需要提到2个概念。第一个是"New Rich",简称"NR",它指的是不仅仅拥有“足够花”的金钱,还要有足够花的“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也就是说,NR的财富是以两个维度来衡量的。另一个概念叫做"Geo-arbitrage",翻译过来就是"地理套利"。举个例子解释一下,两个程序员A和B,同样是赚8000美元的月薪,A生活在硅谷湾区,B生活在泰国清迈。那么由于泰国清迈的生活成本远低于硅谷,相应的B程序员的生活压力小很多,生活质量就远高于A程序猿。而数字游民生活方式由于完全不受地理位置限制,人们可以在任何有WiFi的地方工作赚钱,即所谓的“地理不受限”(location independence),这赋予了他们地理套利的先决条件。

光听概念,是不是就觉得挺有诱惑力的?需要强调的是,"数字游民"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不是一种职业。

2、我们为什么要体验数字游民?

其实"游民"的生活状态早在五年前我一个人去新西兰working holiday的时候就已经体验过了,其中的酸甜苦辣,如鱼饮水。绝大多数人到了后期都会厌倦那种漂泊的状态,包括我。我一度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生活需求的转变,我就想要安定了。

可我一直没有说服自己的是:"漂泊"到底指得是居无定所,还是生活构成和节奏的不稳定?如果每天身边最重要的人是固定的,占据每日时间最多的"工作"是固定的,只是换了个地方睡觉和吃饭,却能有机会去观察世界更多的模样,我依然会觉得漂泊吗?还是会感到有意思?我不知道,所以我想要验证这件事情。

况且昶爷爷没有体验过游民生活,他想体验,我就想陪他试一试。

另外,需要感谢我的好朋友Cathy,(确切的说,我们目前还只是网友,预计明年二月可以有机会见面。)她是我生活圈里第一个真真正正的数字游民,并且,我们是同行。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在眼前,至少这让我相信了,"数字游民"的可行性。

客观上,我和昶爷爷近期都实现了短时间内的"远程办公",基督城的房子又恰巧到期,一切好像都是老天的暗示,不来都觉得对不起上天特意的安排。

3、为什么选择清迈?

我们俩都来过清迈,并且对这里的印象非常好。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路边拦了一辆tutu车,想要去山上。司机大哥看了看手表,摇手拒绝了我们,因为他要回家接孩子放学。就是这种浓浓的生活气儿让我着迷,比普吉岛那种走在路上"有钱就是大爷"的游客状态美太多了。

当然,物价和气候还是最主要的考虑因素。基督城实在是有太冷了,虽然现在正值初夏,但是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没办法穿裙子和凉鞋的,就算气温偶尔足够高,紫外线也强到无法出门。我们已经有2年没有过过正儿八经的夏天了,实在是怀念冰激凌和汗水的味道。

物价就更不用说了,比起新西兰这里简直不能更美丽。加上十一二月属于泰北的凉季,每天最高温度30度左右,偶尔还有阵雨,不会热到懒得出门,也足够我穿条裙子臭臭美。加上丰盛的水果和专业的massage……

当然,也是因为上述原因,清迈成为了亚洲数字游民部落相当成熟的城市。这里有配备的Co-working Space,有足够多可长短租并且提供办公环境的酒店公寓,也聚集了大量世界各地的数字游民。希望有机会能够走进这个社群,看看大家都在干什么。

再次上路的我们做了很多减法。一人提了一个7kg的随身行李就跨越了整个太平洋。在候机大厅,在飞机上,在朋友家借宿的夜晚,我和昶爷爷都开着电脑忙着各自的工作,让我陡然意识到此次旅程与以往的不同。全新的生活节奏和旅行步调,让我欣喜也明亮。

作为数字游民的新人,在接下来的探索里,会慢慢给大家分享我的真实感受,这种"理想生活"的背后又藏着多少"冷暖自知"呢?如果你也好奇,记得把"蚂蚁Yee"公众号加星收藏哦高产的蚂蚁要回归啦!

好了,我先滚去睡觉,明早还要干活。如果你对"数字游民"有任何疑问和畅想,也欢迎留言告诉我,我会和大家一起去寻找到答案。

2018年11月13日,凌晨1点02分,蚂蚁在清迈,跟你说晚安,晚安~~

我一直在努力争取公众号里发布高清视频的权限,但迟迟没有收到回复。在泰国的这一两个月,我应该会持续更新数字游民生活vlog,如果公众号里发不了,也欢迎大家移步到我的微博或者B站(@蚂蚁Yee)观看哦~


THE END.

原创内容,转载请联系蚂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