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读《围城》| 吃到嘴里的葡萄才是酸的

帮你读书系列:《围城》

钱钟书先生的长篇小说,文学价值自不必多说。小说以30年代的留学归国的方鸿渐为主角,既讲了他和4个女人的感情瓜葛,又借此揭露了生活的荒谬性。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

1. 留学归国

1937年,一批中国留学生乘船回国。

主人公方鸿渐的父亲是一乡之望,颇有家资。出国留学前,方鸿渐随家里作主,与上海的周经理的女儿订了婚。转眼四年将要毕业,不想未婚妻不幸病逝。方鸿渐给周经理去信慰唁,感动了周家。周经理便资助了方鸿渐一大笔学费。

可是,方鸿渐留学四年,生活懒散,学业不成。心想无颜面回家,便花钱买了一个“克莱登大学”的假文凭,还是哲学博士,以便对周家和父亲有个交待。

苏小姐和方鸿渐是大学同学,取得博士学位回国。本想借此同船回上海的机会,与方鸿渐亲近关系。谁知,风骚的鲍小姐只轻松一句话就把方鸿渐勾住了。

方鸿渐与鲍小姐,一来二去,调情玩火起来,后来关系异常亲热,睡到了一个船舱里去。。。。此事,被水手发现,还讹了方鸿渐许多钱财。

原来鲍小姐早在上海有未婚夫。等船将要到上海了,便把身心收拾整洁,准备见未婚夫了。将方鸿渐扔在了一边,不再理会。方鸿渐本还自鸣得意,以为她有点看中自己,哪知却被她玩弄了。方鸿渐充满了失望、遭欺骗、被损伤的骄傲。

船上,方鸿渐和苏小姐的关系也很亲切。虽然,方鸿渐觉得苏小姐眉清目秀,有身分,大家闺秀,但方鸿渐确信对她的情谊到此而止,不可能爱上苏小姐。可是苏小姐却想给方鸿渐洗手帕、钉扣子的偶然举动,到好像和他有比求婚、订婚、新婚更深远悠久的关系。所幸,到了上海就没有接近的机会了。

2. 又见苏小姐

方鸿渐刚到上海,先去了周经理家,他丈人丈母见他,欢喜得了不得。周经理说让方鸿渐先回家住上两个礼拜,然后就在周经理的银行给他某个职位。方鸿渐这才有了个工作。哪知道,自己的买来的文凭,早已被周经理在报上登了出去,大肆宣扬一番,说他是著名大学的哲学博士。方鸿渐羞愧不已。

几天后,方鸿渐回到自己家, 家里两个弟弟早就娶了媳妇,孩子都好几岁了。两个弟媳确不是省油的灯。相互慰问之后,父亲难免催促方鸿渐的婚事,又从弟弟那里知道了那位苏小姐,又少不了评论几句女博士自然更难嫁人。

父母给方鸿渐介绍了个本县的摩登姑娘,可他是最讨厌这种小城市没见识的女人了,自然没了下文。

不日,淞沪战事紧张,周经理告诉方鸿渐赶快到上海,否则交通断绝,要困守在家里了。家里也不安宁,方老太爷就携全家投奔在上海的亲戚来了。谁知道半路却被溃兵抢去了家财,方氏全家走个空身。

到上海后,周经理也给方鸿渐介绍了一个张小姐,她的父亲给美国人做事。方鸿渐上门拜访,初见张小姐,聊天之后发现她仍是旧社会的思想,孤傲的方鸿渐并没有中意。另一方面,张家太太通过当他和方鸿渐打麻将,嫌弃他太看重钱财,气量小。张先生也看出方鸿渐并没有真才实学,算不得什么留学生。此事就此作罢。

孤独寂寞的方鸿渐,想起了苏小姐,便觉得不妨去拜访一下。

苏小姐对他倒是依旧热情。那天,方鸿渐还见到了苏小姐的表妹唐晓芙。她是一个青春可爱的大学生。方鸿渐对唐小姐一见钟情,认为他才是这个摩登社会里的好女孩。不过,苏小姐告诉他,别看唐小姐年纪小,男朋友多得很。

那天,苏小姐家的朋友赵辛楣也来了,他留美归来,在外交公署当处长,他和苏小姐从小相识,一直在追求苏小姐的,只是苏小姐并不领情。见到苏小姐对方鸿渐特别亲热,就把他当自己是他的情敌,说话充满了醋意,也想以自己的威势吓退方鸿渐。苏小姐却喜欢赵方二人比武抢自己,也要借赵辛楣来激发方鸿渐的追求自己的勇气。

谈话间,苏小姐对方鸿渐暗送秋波,可方鸿渐明知两个人不可能,去又不忍心直接拒绝苏小姐,竟让苏小姐误会成暧昧。最后,几人悻悻离去。

3. 可爱的唐小姐

苏小姐约方鸿渐和唐小姐几人改天来家喝茶。那日来的沈太太身上自带狐臭,可把方鸿渐熏坏了,他别着脸,紧闭了嘴。唐小姐也同为沈太太的体味所害,两人相视一笑,两人已成了患难之交,亲密的聊起来。方鸿渐解释自己对苏小姐并没什么。唐小姐也解释自己并没有什么男朋友。两人的亲密让苏小姐十分不快。方鸿渐也只恨自己心软,不能直接拒绝他,只求让苏小姐的爱情无疾善终。

第二天,方鸿渐请苏、唐两位小姐吃饭。可是,苏小姐打来电话说身体不舒服,去不了。方鸿渐追问唐小姐能去吗。刚开口就后悔了,他应该礼貌的取消晚饭。这晚,方鸿渐只能怏怏地来到饭馆,没想到唐小姐如约来了。

原来,苏小姐本来想劝唐晓芙也别去,可是做的太过明显,打了好几次电话,唐小姐就生气了,她偏要与表姐作对,来赴约。两人聊得很是投缘,还相约改天登门拜访。

以后这一个多月里,方鸿渐见了唐小姐七八次,写给她十几封信,唐小姐也回了五六封信。他第一次接到唐小姐的信,临睡时把信看一遍,搁在枕边,中夜一醒,就开电灯看信,看完关灯躺好,想想信里的话,忍不住又开灯再看一遍。最初,约着见一面,就能使见面的前后几天变成好日子。渐渐地恨不能天天见面、刻刻见面了。

可是方鸿渐迫于苏小姐的恩威并施,还不得不常向苏家走动。可是,苏小姐本盼着方鸿渐正式求爱,心里怪他太浮太慢。方鸿渐只等机会向她声明并不爱她,恨自己心肠太软,没有快刀斩乱丝的勇气。 

4. “情敌”赵辛楣

这一日,赵辛楣请苏小姐和方鸿渐吃晚饭,想利用主人的职权,当鸿渐的面向苏小姐专利地献殷勤,还存心要灌方鸿渐的酒。又请了两位哲学家、诗人作陪,想要把方鸿渐的学问比下去。

方鸿渐不会喝酒,学问又没有真本事,自然难以对付。只见辛楣正:「鸿渐兄输了,罚一杯」、「你也写几首诗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苏小姐嫌鸿渐太没面子,心痒痒地要为他挽回体面。最后,方鸿渐喝到吐,出尽了丑。辛楣道最后还说「酒,证明真的不会喝了。希望诗和哲学不是真的不懂」。

最后,苏小姐心疼方鸿渐,亲自送他回家,还责备赵辛楣不像话。赵辛楣本想鸿渐当苏小姐面出丑的计划,差不多完全成功,可是苏小姐的表现却证实了他的失败。

真是印证了,城里的人(方鸿渐)想逃出去 ,城外的人(赵辛楣)想逃出去。

5. 雨中分手

另一日,苏小姐邀请方鸿渐来一起赏月。谁知,苏小姐竟借着这迷人的月色,吻了方鸿渐。方鸿渐觉得对苏小姐过意不去,竟没忍心拒绝。只怕苏小姐会提起订婚,方鸿渐一溜烟跑出门。

方鸿渐回家,锁上房门,撕了五六张稿子,才写成一封信,向苏小姐道歉,说自己心里已经有另外一个人了。把自己作践得一文不值,哀恳她不要留恋。苏小姐看到信后,伤心透了,大骂方鸿渐是混蛋。

这日,方鸿渐收到电报,湖南的三闾国立大学聘请他当教授。方鸿渐去找唐小姐征求意见,并向唐小姐表明了爱意。之后几天,方鸿渐也没有等到唐小姐的回信。心中焦急,只得上门去找唐小姐。

原来,苏小姐为了报复,就把方鸿渐在船上与鲍小姐的勾当,还有假文凭、与周经理家理不清的关系的事都告诉了唐晓芙。唐小姐伤心透了,以为方鸿渐骗了自己,期待着他的解释。可是,方鸿渐此刻内疚、没有勇气解释,抬起头来,两眼是泪,只道一声「不敢再辩,以后决不来讨厌」。

唐小姐后悔了,窗外大雨中站立的方鸿渐,想一分后他再不走,一定不顾笑话,请他回来。这一分钟好长,当她刚要叫回方鸿渐时,看到他开步走了。

唐小姐担心方鸿渐,打电话去周家,可是用人误以为是苏小姐,告诉方鸿渐接电话。方鸿渐以为是苏小姐,没好气的骂「好不要脸」。唐小姐一听这个,忙挂上听筒,人都发晕,止不住的眼泪。

唐晓芙心伤透了,自己却还忘不了方鸿渐。苏小姐天天来陪她,还告诉她自己跟在剑桥念文学的曹元朗订婚了。唐小姐在吃喜酒后,就跟她父亲到重庆去了。

6. 没了爱情,来了基情

方鸿渐失恋了,每日心痛不堪。方鸿渐竟因为出门前没向周太太问安,得罪了周家。周经理话语间,露出了要撵走方鸿渐的意思。方鸿渐自觉受到屈辱,便辞去周经理那里的工作,无愿力地覆电应允了三闾大学的邀请。

昨天给情人甩了,今天给丈人撵了,失恋继以失业,只等三闾大学旅费汇来,便找几个伴侣上路。

这日,赵辛楣约方鸿渐见面。原来赵辛楣知道苏小姐订婚以及方鸿渐其实爱的是唐小姐,才知道二人并不是情敌,不打不成相识,以后相处的日子正长,要好好的交个朋友。 

原来,三闾大学是今年刚着手组织的大学,校长高松年是赵辛楣的先生,请他去当政治系主任,他不愿意撇下苏小姐,就偷偷推荐了方鸿渐,好教苏小姐跟鸿渐疏远。这下苏小姐甩了他,赵辛楣也就别无牵念,要和方鸿渐一起去三闾大学任教。

7. 一路艰难

三闾大学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同行的还有孙小姐和李梅亭、顾先生。孙小姐是赵辛楣同事的女儿,托福他照顾,孙小姐就叫他赵叔叔。

一行人首先坐船,在船上方鸿渐侃侃而谈。赵辛楣看得出,孙小姐不是一般的女孩,心思重的很,而且她对方鸿渐有意思。

这一路艰难无比,像逃命一样。战乱加之路途遥远,一行人经过了舟船颠簸,走小路,过窄桥。公共汽车票一票难求,比春运难多了。路上所住旅馆,饭菜难吃,脏乱不堪。到吉安时,旅费快要用完,只能等三闾大学再寄了路费,看情形再作后图。几个人忍饥挨饿,还要担心万一旅费没打过来就要困在此地。囧途之上,人性毕露,李梅亭和顾先生丑态百出。而赵辛楣和方鸿渐却成了患难之交的好朋友。

赵辛楣对方鸿渐说,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孙小姐经过这次旅行并不使你讨厌,倒是可以做朋友的。

8. 初次任教

一行人终于艰难的到了三闾大学,总算是功德圆满。可又应了那句话,城外的人千方百计的想进去,可是到了学校结果就一定好吗?

原来,三闾大学的高松年校长本来发愁聘不到老师,可是因为打仗学生也少,就后悔聘了方鸿渐这个没有真文凭的,看在赵辛楣的面子,只给他个副教授应付罢了。 

方鸿渐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假文凭,降级为副教授已经天恩高厚了,只是学校里还没开哲学系,只能先教伦理学,而且学时也不多,心里一百个不情愿。自己又没教过,只能从图书馆找几本参考书,勉强准备讲义,想着暑假回上海找些好书,必定能教好这门课。

辛楣到是校长的红人,同事拜访他的最多。鸿渐就少人光顾。

9. 混乱的三闾大学

这一日,孙小姐来找方鸿渐,感谢他一路上的照顾,还抱怨说自己要教英文课,不会教,很担心。方鸿渐耐心的开导一番。赵辛楣知道了,开玩笑道「我写信给孙小姐的父亲,声明把保护人的责任移交给你,好不好?」另外,方鸿渐发现同宿舍的历史系的陆子潇好像看上了孙小姐。

历史系主任韩学愈,有美国著名大学的博士学位,号称有一位美国老婆,其实只是在中国娶的白俄。方鸿渐无意中打听到,原来他是和自己一样的“克莱登大学”,怀疑他也是买的假文凭。

想到自己愧于再提那个假文凭,因此被高松年认为没有学历。哪知这个韩学愈靠一个假文凭混到了主任,三闾大学的情形可想而知。

孙小姐教英文课,学生们很调皮,还要闹罢课,反对孙小姐,还好被校长弹压下去。孙小姐受了委屈,就跑来找方鸿渐哭诉。这让陆子潇看到了,就说方鸿渐和孙小姐好上了,之后谣言便传开了。

10. 坐实的谣言

最后,学校惩罚了学生,让方鸿渐先代孙小姐的课。鸿渐发现班上有几个历史系的学生来旁听,猜想是韩学愈在暗算自己,想挤走自己再让他老婆来教英文。果然,这几个学生抓到方鸿渐的把柄,说他批改作业有错误,没资格教英文,要去告状。

还好,英文系主任刘东方,帮助方鸿渐解决了此事,那几个学生也再没来旁听。原来,刘东方早就看好方鸿渐,想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方鸿渐。但是,方鸿渐并没有看得上他的妹妹,刘东方也因此事开始嫌隙方鸿渐。

对于孙小姐,方鸿渐感觉自己并未爱上孙小姐,何以不愿她跟陆子潇要好?听说孙小姐和陆子潇通信一件事,在鸿渐心里扰乱了一晚上。

这日,孙小姐来找方鸿渐,跟他解释说,陆子潇写信追求她,她是不屑于理陆子潇的。她说终身大事,全该自己负责了。孙小姐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这让方鸿渐坐立不安。自己会爱孙小姐吗,方鸿渐自己也很迷糊。责怪自己今天又多嘴,说了许多不必说、不该说的话,这不就让那些闲话坐实了嘛。

11. 谣言成真

赵辛楣因为与主任太太之间的关系被人误会,自认清白,可是懒得解释,又早已厌倦三闾大学的不堪。赵辛楣就脱口家中有急事,离开学校,去重庆就职去了。临行前,把孙小姐托付给方鸿渐照顾。

这一日,孙小姐来找方鸿渐,说大家都在传他们的闲话,自己的父亲也来询问此事。方鸿渐假装坦然道「不在乎」。苏小姐竟误会了,勾住鸿渐的胳膊,恰好这个时候,有两人路过看到了,直嚷:「恭喜,恭喜!」 陆子潇还在旁边起哄,你们订婚啦,要请客啊。

方鸿渐忽觉身心疲倦,没精神对付,搀着孙小姐手说「也许正是我所要求的」。孙小姐不作声说:「希望你不会后悔」。

于是糊里糊涂,假戏成真,被大家撺掇着吃了订婚喜酒。

之后,鸿渐彷佛有了个女主人,虽然自己没给她训练得驯服,而对她训练的技巧甚为佩服。他渐渐发现她不但很有主见,虽然已经订婚,和她还是陌生得很。

12. 婚后的无奈

刘东方因为妹妹婚事没成功,责怪鸿渐,又凑巧陆子潇发现方鸿渐桌子上有一本《共产主义论》,状告到了校长那。校长也趁此,没有发给方鸿渐下学期的聘书。同事们对此也议论纷纷。

方鸿渐无奈,只得离开学校,先回上海。鸿渐这次走,没有一个同事替他饯行。只有孙小姐陪她,一路的埋怨,还说两人一定要会上海结婚。方鸿渐只得不辞劳苦,回上海在结婚。

赵辛楣来信说在重庆机关工作,混的很不错。相约与两人在香港一聚 ,还劝他们赶快用最简单的手续结婚,不必到上海举行仪式。赵辛楣又一次说,孙小姐这人很有心计。赵辛楣还给方鸿渐在上海的报社找了工作,还说结婚缺钱的话可以找他借。方鸿渐心里责怪自己没本事,想要感激辛楣的地方不知多少。

方鸿渐跟孙小姐商量要就地结婚再回上海。孙小姐对此很不满,嫌方鸿渐因为好朋友赵辛楣就不陪自己了,竟然吃了赵辛楣的醋。方鸿渐百般解劝,才同意在当地结婚。两人写信回家,寄来钱款,就地办了结婚手续。

真真是,百般算计,孙小姐才闯进了这围城去,结了婚。

在香港,几个人居然遇到了苏小姐,竟然对方鸿渐很是奚落,对孙小姐也是高冷、得意的很。孙小姐看到赵辛楣过去的追求者,如此美丽高贵,自然心里不如意。

回来后,孙小姐大发脾气,说方鸿渐不该和赵辛楣来往,说和苏小姐过去的事都是他吹牛,说自己瞎了眼才嫁给他。

13. 琐事撩人

方鸿渐和孙小姐终于回到上海,见过双方父母。事实上,双方老人既没有瞧得上女婿和儿媳,更看不起亲家。方家恨孙家简慢,孙家厌方家陈腐,双方背後都嫌对方不阔。

孙小姐是不会在大家庭里做媳妇的,更受不了两个弟媳妇的挤兑,暂时两人各住在自己家里,一面在外面找房子。

方老太爷给两人租了两间房子,暂作婚房。两人自己买了家具,这下可给了双方两家互相瞧不起的机会:方家两个媳妇来了,说孙家竟然都没有陪送家具。孙家的姑奶奶来了,说方家连房子都没提供。两人为此事,又少不了口角。

孙小姐去方家没有几次,渐渐内怯不敢去,又怕看他们的嘴脸,就不肯去了。

孙小姐的姑妈和她很亲密,又看不上方鸿渐,嫌他没办事,就派了老妈子过去给方鸿渐两人当保姆,顺便监视一下方鸿渐,怕他欺负孙小姐。这老妈子自然是,添油加醋,常常挑拨。

生活的琐事,贫困夫妻百事衰,方鸿渐和孙小姐常常吵架。有时,方鸿渐又很怜惜妻子,总会好好的劝解,吵了和好,好了又吵。孙小姐姑妈的盛气凌人,方家弟媳妇的挤兑,老妈子的挑唆,前女友的往事,赵辛楣的来信,哪一件都能挑动孙小姐的敏感的神经。

老实说,不管你跟谁结婚,结婚以后,你总发现你娶的不是原来的人,换了另一个。

一日,赵辛楣来信邀请方鸿渐去重庆做事。方鸿渐自觉上海已无可眷恋,便想就此去重庆。可是,孙小姐是不同意的,又觉得方鸿渐太草率。两人又大吵起来,说了很多伤害彼此的话。

方鸿渐摔门而出,饿着肚子在寒风中行走,又没带钱坐车,鸿渐准备赶回家吃饭的,知道饭吃过了,对孙小姐大发脾气。孙小姐怒气之下,用木梳子丢向方鸿渐,砸破了他的头。方鸿渐推搡了孙小姐。孙小姐大骂方鸿渐,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回姑妈家了。

孙小姐走了,可是这房里还留下她的怒容、她的哭声、她的说话,在空气里没有消失。

方鸿渐觉得房屋旋转,想不得了,万万生不得病。想到还可以到重庆赵辛楣那里谋职,心里又生希望。不知不觉中黑地昏天合拢、裹紧,像灭尽灯火的夜,他睡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 八 章 西洋赶驴子的人,每逢驴子不肯走,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驴子 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笨驴子以为走...
    翟小团阅读 1,157评论 0 0
  • 第 六 章 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是位老科学家。这“老”字的位置非常为难,可以形容科学,也可以形 容科学家。不幸的是,...
    翟小团阅读 2,007评论 0 0
  • 第 七 章 胡子常是两撇,汪处厚的胡子只是一画。他二十年前早留胡子,那时候做官的 人上唇全毛茸茸的,非此不足以表身...
    翟小团阅读 1,603评论 0 1
  • 灯火辉煌,在清丽的月色下,一群身着古服的人们,在夜晚举办这盛大的宴会。这一刻,仿佛穿越了古今。这里是日本的长滨,就...
    樱花君阅读 215评论 2 4
  • 应该是自己严重缺乏安全感,所以,我觉得像我这种人,注孤生。 在这个约pao盛行的年代,校园时代的我会觉得难以接受,...
    紫璃衣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