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斗将军(7)

乱石四散,烟尘大作, 唐天许倒在街的另一端, 气若游丝 ,摇摇欲坠,这一场胜负已不必说,和尚远远走来,脸上挂着邪诡的笑,步伐却很稳。

千年以来,白马寺的和尚第一次攻进长安城,因为有内应,无数阁楼垮塌,无数百姓死去,天色骤然黯淡下来,比长安最深的海更加暗淡无光,尸体的腐烂发臭在所难免。能洗去的是血和臭味,抹不掉的是亲友逝去的痛苦以及随之而来的无尽悲伤。

他一直没明白怎么白马寺的和尚这么容易就攻进长安城,直到一抹倩影映入眼帘,那一刻,所有尘封的记忆全都重现在他眼前,曾经的笑靥,曾经的美好,全都是湖水清澈倒映着的月光而已,一触即碎。那一刻他遭受到的打击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想象。痛苦就是烙印,你以为已经消失了,不过是苍白无力的辩解。

当年暮春三月,江南风景正好,草已长,莺却还未飞,他看到了江湖里最动人的笑容,那时候居然认定那不是偶遇,而是天意。尽管他的师傅一直告诫他江湖里有四种人绝对不能惹,可惜,海阔凭鱼跃 花开彼岸天,离了师门就没人管得了他。

那姑娘没有精心地打扮自己,只是眼睛大大的,笑容甜甜的,长发柔软如丝缎。那是他一次很重要的任务,不惜代价获得逐夜刀,因为此刀不但厉烈,而且还能驱百毒,有了这样奇异的刀,在江湖争斗里活下来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本来一切都没有失控,交手也是平常事,没有人愿意一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那样即便赢了,代价也太过惨重。可是那个小姑娘完全不按规矩来,一到弄玉山庄就大打出手,少林武当七大剑派的人她全都惹尽了,武当山来的二代长老脾气暴躁,额上青筋突起,手已按在七星剑上,正要拔剑之时,她掏出来一个布袋。

场间人人不明所以,哈哈大笑,少林方丈道了一声佛号,缓缓开口:“这位女施主,你若是现在投降,我少林保你一命,阿弥陀佛。”“慢着!空闻大师,你一句话就恩怨勾销了?我武当门人受的伤就这么算了?我不同意!”武当明非大怒,空闻大师摇首叹息。

谁知道他们都错了,那口布袋是她的武器,她平日里练功的时候就多藏身在这口布袋里,因为这布袋不但可以对付敌人、收拾对手,而且还有一个特别的功能,人只要藏在其中练功,习一时辰可收别人一日之效。不过她这布袋得自他人之手,因此她还没有完全熟悉使用方法。这一战她势在必得,却因心急有了杂念,被布袋里的杂气所困,无法自解,挣脱不开,眼看着就要闷死在布袋里。

恰好这时候他来了,路上他喝了一壶好酒,耽搁了行程,不过弄玉山庄的机关阵法还拦不住他唐天许,他没找到逐夜刀,却找到了一口会蠕动的布袋。唐天许用了九种手法来解开布袋。来的要不是他,布袋就真解不开,活美人也就变成死美人了。

布袋启处,只见一个星眸半闭、云鬓半乱、给困得有些晕晕的美人露出半身来。

唐天许的心房如一拳给打中了。

这是唐天许初遇虞曌。

武当长老明非本以为虞曌必死无疑,谁知横空出来个人救了她,杀机更盛杀意更重,剑出鞘,刀锋乱,一番混战之后,唐天许带着虞曌跑了出去,其余武林高手顿足捶胸。本来情之一字就不知所起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终,危难关头唐天许救了虞曌,从此以后,唐天许和虞曌热恋了起来。

虞曌是一个明朗、活泼、娇小、快意的女子。她像一首迷人而亮丽的诗,每一次读都有体会;而他就像一本了不得的书;对她来说,读一辈子都读不完。

他们热烈地相恋,就像秋天和蝉是最深情的对照,就像原野中温暖的夕照。虞曌是一个即使媚笑都很正经的女子,他们热烈地相恋了一段时间,直到小侯爷的出现。唐天许的情局就成了“本来是风景,终于走上了一条绝路。”

一次比试时唐天许认识了世袭一等侯张书瑞,本来是好事,他收获了一段友情,他遇到了贵人,可惜的是,唐天许不知道世袭罔替的小侯爷到底内心深处是怎么想的,他还不了解另一个世界的人。张小侯第一眼看到虞曌的倩影时已经沦陷了,当然他并没有立即表现出来,而虞曌已经感觉到了。她那时候正因为唐天许急于建功立业冷落了她而懊恼不已,张书瑞让她见识了另一种温柔。

没过多久,张书瑞就故意激怒唐天许,逼迫他出手,而且那是他侯府大宴宾客的时候,是婚宴,和虞曌的婚宴。唐天许仗剑直入大厅,还未出手,心口就隐隐作痛,虞曌没露面,只用内力传了一句话:“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

唐天许心神震动,张书瑞已趁机出手,刀锋破空,刀意掠空,刀气断空。唐天许恍惚中躲过了三刀九式,终于拔剑刺向陆小侯,但是出了六剑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唐天许越来越紧张,出手的威力小了许多,张书瑞冷笑不止,一翻身退了回去,他冷冷地盯着唐天许:“你的招式跟谁学的?老实交代清楚!”唐天许冷汗直下,终于发现之前不对劲的感觉是什么,也明白了威力大减的原因,张书瑞每一招都和他不久前练习的剑法一摸一样,他急声解释道:“是你!我是跟家师古道人学的剑,你怎么可能会我的招式!你从哪偷来的!”

“哈哈哈哈!我张书瑞是何等人物,居然要屈尊降贵偷你的剑法?看好了!”张书瑞随手出了九刀,大袖飘摇,风姿若神仙,唐天许目瞪口呆,因为那是师傅留下的最后几招杀手锏,他还没练过。而他忽然想起来虞曌要走了他的剑谱,说是要研究,才过了没几天,张书瑞就会了,而且立即迎娶了虞曌。他终于明白人心能有多险恶,然而已经晚了,所有人都以为偷师的人是他,他已经百口莫辩。

他之前的战绩所有人都已经怀疑,张书瑞眉头微挑,随手扔了刀,看着失魂落魄的唐天许道:“你若能拿出你师傅的剑谱,我也信你。你有吗!”唐天许眸子乍红,血丝密布,一向稳定的手也忍不住颤抖,见他拿不出来,宾客们都在窃窃私语,大意无非是唐天许是欺世盗名的宵小之徒,故意接近小侯爷张书瑞,就是为了尽早扬名天下。

只有唐天许自己知道他被冤枉了,然而,颠倒黑白,是非不分的大有人在,他已经身败名裂,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侯府,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张书瑞已经笑逐言开,觥筹交错,眼里满是冷酷的笑意。没有人理解唐天许,没有人在乎唐唐许,他正如今夜的天幕,暗淡无光,他觉得心里空空,胸口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洞,走着走着就到了悬崖边。

心神恍惚就容易出事,他一步踩空,跌落谷底。最后一个念头是虞曌那时侯真挚的爱情,也许天意就是要让他无比痛苦,他居然还没死,但是身受重伤。他还没明白,真正的爱情本来就是一厢情愿的事,能恋爱仅仅只是一个变成两厢情愿的意外。

他想挽回虞曌,挽回颜面,但是需要多久他也不知道,天无绝人之路,痛昏过去以后,唐天许做了一个梦,梦里学会了一种威力奇大的箭法,千里之外取人性命,动念即可灰飞烟灭的箭法。而唐天许醒过来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年,他忘了很多事,但是虞曌和张书瑞这两个名字他依然记得很清楚。

藤蔓蜿蜒起伏,唐天许一步一步地爬上了悬崖峭壁之上,他自己都意外的是身后背着一个箭囊,还有一把长弓。他摇首咋舌,还是回到了长安城,已经和他印象里的长安城不一样了,不过侯府的位置依然没有改变,依然门庭若市。不,今日的侯府更是热闹非凡,原来张书瑞已经公开招募死士,他要篡位。

彩头只有一个:逐夜刀。唐天许无心关注朝代更替,他只是讨回公道,于是很顺利赢到最后,张书瑞拿着逐夜刀走来的时候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冷酷的笑意更深了,杀机更盛。他们相隔七尺的时候张书瑞才出刀,刀锋掠过天空,一道磅礴气势骤然爆发,唐天许只是躲避并未还手。

唐天许越是气定神闲,张书瑞越是不安,他不清楚后来的唐天许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想杀了唐天许,于是刀意更狠更烈,逐夜刀出刀不带一丝风声,且刀身通体漆黑如墨,让人难以防备,唐天许无心杀人,可奈何张书瑞咄咄逼人,他终于停下了踏雪无痕的轻功,一掌劈了过去。天地间忽然安静了,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张书瑞艰难低首,才发现自己心口开了一个小洞,就像箭射穿的洞,血自洞口缓缓流淌。

张书瑞缓缓咳血,神情痛苦,他单手抚胸,脸色惨白,还是开口说道:“你以为是我想篡位……你……太小看……虞曌…咳,咳,太小看她……了,你根本不知道她的野心……”张小侯倒地身亡,唐天许心神又乱,这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虞曌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唐天许眼前,只是容貌大变。
虞曌依然很美,可是一头长发已成雪色,唐天许震惊,还没开口说话,虞曌已经说了事情始末:“我不是普通人,我是魔教东天巡使,要的就是这座江山,阻碍我大业的人无论是谁,杀无赦。”唐天许神情惨淡,心里已经掀起巨浪,魔教规模不及当年独霸天下的青龙会,但实力已不相上下。

唐天许眉头紧皱,只问了虞曌一句话:“你还爱我吗?”虞曌早已转过身去,这时肩膀微微抽动,挤出来一句话:“成大业者,至亲可杀。你对我来说只是棋子。”唐天许苦笑,但仍摇首叹息:“我不能眼看着你走上死路,虞曌,我不能让你滥杀无辜,哪怕要我死我也要阻止你。”虞曌纤纤玉手一挥,一个身着月白色僧衣的和尚忽然从内堂蹿了出来,一身杀意狂暴逼人。

唐天许眼神冰冷,嗓音也终于冷酷无情:“你居然和异族人联手,我必须阻止你,虞曌。”唐天许立定,解弩。弯弓,拔矢,搭箭,射。一箭破空飞去,那僧人立掌在胸前,大喝一声,居然接住这一箭。唐天许再搭箭,那僧人已贴近他身前,掌如令,硬胜碑,唐天许硬接他两掌,一口血箭喷在他脸上,僧人一声怪叫,掩面而退,箭又发,僧人出刀,他刚刚已经拾起逐夜刀,刀意狠戾,一声巨响。劲气抵消了,唐天许再退七里。

僧人邪魅一笑,一连挥出四十九刀,刀风成网,铺天盖地,唐天许再弯弓搭箭,终于比僧人快了一瞬,可惜被逐夜刀挡住了。唐天许贴近僧人,弯弓空发箭气,噗的一声轻响,这一箭终于穿透了僧人的心,可是贴的太近,唐天许被连续擂在胸口七掌,血气翻涌,倒飞两丈,吐血不止。

虞曌笑意盈盈地走来,唐天许用最后一丝力气弯弓,拔矢,搭箭,射向虞曌,两行清泪正顺着他瘦削的脸庞滴落,虞曌正要出手杀了他,倏尔动弹不得,原来这一箭满含着唐天许灰了心绝了望发的无所住之力,无坚不摧,沛莫能御,是真正的伤心小箭。一声轻响,像贵公子撕书,虞曌身亡,可还说了最后一句话:“唐天许,我爱你。”唐天许一口血箭喷出,泣不成声,一瞬白头,阴阳两隔,临界望明月,心间雪成烟。

当初一见倾心,而今一箭穿心,夕阳西下,唐天许泪流满面,埋葬了虞曌的尸体,他眼里只有漫山遍野都是柔柔弱弱的白色小花。

唐天许不断喃喃自语:“虞曌,这漫山的小白花就像满山张着你伶仃的小手,招招,曳曳。”这一幕永远开在他的伤心处,可堪情未忘,可怜白发生!

唐天许一直想跟她说一句话:
可是他从来没有机会对她说过。
他一直只把话隐藏在心里。
甚至他想鼓起勇气对她说的时候,她已不在人间。
她的死,甚至是为了他。
他竟然不知道。
她迄死仍未听到他那句话。
他那句心里的话。
他那句他最想说出来的话。
他酗酒,他剧战,他狂奔。他一直想跟她说的只有三个字:我爱她!
你心里是否有话,要说给心爱的人听?
如果有,赶快说去。
对自己所爱的人。最应该做的事就是:
去爱!一刻也不要犹豫!
他一遍遍重复当年虞曌喜欢的词句:“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 琐窗朱户 ,只有春知处。”

没料到还有人一直跟着他,走了十里地唐天许才发觉有人在他身后,他一转身就急退七尺,却还是慢了一步,一道亮光划破天空,唐天许闷哼一声,已经受了伤。来人笼罩在一件黑袍里,杀意十足。唐天许咳血问道:“ 你是何人? ”只听到一阵阴沉笑声,唐天许瞳孔骤然紧缩,他只来得及抬手,那人已经轻烟般飘来,一掌挥下,唐天许倒飞一丈,胸口已经凹了一块,衣襟上到处都是血。他勉强站起来,苦笑道:“没想到有人能逼我到这份,不管你是谁,记住了,唐门的人会追杀你,铁马冰河入梦来!”他眼里杀意暴涨,瞳孔仿佛燃烧的烈日,一声巨响,方圆十里之内一片废墟。那人在树后走出,一身黑袍尽碎,脸上的面具却安好,只是走过的路上一行血迹。片刻之后,还是叹息:“以往只有唐老太爷和唐老奶奶才会的暗器绝技,终于见识到了,还好,唐吉的儿子死了,唐门已废,再也没人能挡我的路了。”

昆仑绝顶,大光明境,罗玉还在端着酒杯看古籍,风微乱,酒杯已碎,古籍染灰,罗玉一愣,起身去了专门收藏卷宗的画意小筑,心神微乱。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298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01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078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87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1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10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29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12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24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9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3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68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94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3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12评论 2 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