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vae:曾经的《幻听》,如今的《幻胖》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0年,正是许嵩的歌曲风靡全国的时候。那一年,我刚踏入初中校园;那一年,我才走进他的音乐;那一年,我竟开始深深迷恋。

我经常一吃完中饭就早早去学校和约好的同学打乒乓球,在聒噪的蝉鸣声中,在广播里飘来的许嵩歌曲的梦幻旋律中,在乒乓球不停打在水泥台面和球拍上发出的“乒乒乓乓”声中,我们用汗水恣意挥洒着那段青葱岁月。

那时我们在听《断桥残雪》《半城烟沙》之类的歌。歌词很唯美,旋律更是扣人心弦。每次听到高潮时都感觉后脑勺有一股股激素蹭蹭地往上涌,直到头皮发麻。

每次周六下午下完课,我就和同学一道赶去家附近的“千百度网络世界”或“蓝色幻想网吧”。点开许嵩的歌,让它一首首往下播,然后就打cf,枪声、炮声以及灵狐者被击杀前的那声呻吟,都伴着许嵩的或欢畅或悲伤或沉郁或飞扬的歌声为我的战斗添加能量!如今每每听到那些歌都不禁想起从前和兄弟们在网吧“浴血奋战”的美好时光。

不久,我便下血本买了个MP3,里面躺着的只是许嵩全部的歌,它们陪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寥的夜。同时我才知道《千百度》和《蓝色幻想》都是他的佳作,难不成网吧老板也是如我一般的铁杆歌迷?

后来,《幻听》惊鸿问世,在国内掀起了一阵狂潮。我把这首我最爱的歌调成循环播放,一遍又一遍地听,一整夜一整夜地听,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时常在凌晨醒来时发现脖子被耳机线绕得死死的,耳畔传来的依旧是那首熟悉的,久违的,《幻听》。

他的歌就这样一直安抚着我悸动的小小心灵,如同母亲抚摸心爱的孩子,大雨洗去天空的尘埃,狂风卷起大漠的黄沙。

如此一晃,六年就过去了,我高考结束,以十分平静舒缓的心情再次走进许嵩的音乐,里面又多了几首新单曲。随手点了《幻胖》,四分零一秒过去了,我内心没有一丝感觉,真够平淡的。就算它是一块巨石,也无法在我心底泛起一圈涟漪。

朋友说,许嵩现在不行了,江郎才尽,你看看他现在那些歌!对于他的话,我并不表示否认,但这要是搁以前,我准抽他!

依我拙见,应该是从那首被网友奉为“神曲”的《等到烟火清凉》开始,他的歌曲风格便与以往大不同了,说得难听点就是大不如从前了。同是《花千骨》的插曲,谁敢说《千古》比《年轮》更深入人心?从词与曲两方面来讲,如今的《幻胖》怎敌当年的《幻听》的百分之一?其中原因是他对待音乐的热情逐渐熄灭,还是江郎才尽?我绝不敢妄下断言。

作为一个多年的铁杆歌迷,在此,我真心希望许嵩能更加认真更加努力地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尽管我深知服务听众并不是那么容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