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卖妻

   

这天气真是变化多端,刚才还是阳光明媚,这会竟阴了,估计一会就该下一场雨了吧!轰隆隆,那后沟里传来了闷雷的声音。

张三老汉正坐在炕头里吧嗒吧嗒的吸着旱烟,一声不吭。他的老婆此刻正站在灶火仡佬掰豆角,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张三。可张三老汉只自顾自的吸烟,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老婆已偷偷地看了他好几次。又一声闷雷打破了屋子的沉寂,张三倒还在吸烟,他的老婆却耐不住了,站在灶火旁说了一句:“做都做了,难道你还想要反悔不成,莫不是你还放不下她?”张三被问得一脸木然,他迷茫的看了老婆一眼,又转过头继续吸他的烟去了。这下张三的老婆却不干了,她将锅台上的豆角一把推在了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灶火仡佬哭开了,嘴里还不知道骂些什么?张三最害怕老婆的哭骂了,眼下见形势不对,他急忙将烟锅在炕拦上嗑了嗑,放在了锅拦墙上,然后急匆匆的溜下了炕扶起正哭泣的老婆便开始安慰“我不是都听你的了吗?过了今黑夜,她就是别人的婆姨了,再与我无甚相干,以后能埋在我跟前的也只有你”听了张三的这一番话,张三老婆似乎放心了不少,止了哭,开始和张三一起捡散落在地上的豆角。

阴天天黑的快,没多久屋外已经是黑乎乎的了,“唰唰唰······”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张三坐在炕头里又一次将烟锅装满,只是他没有立时的点燃,而是一只手将烟锅高高的举在半空中,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门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张三的老婆此刻已洗好了碗,正站在灶火旁一遍一遍的擦拭着灶台。这是个爱干净的女人,容不得她的东西有丝毫的污点。若不是当年自己走夜路时不慎被人糟蹋,想必她死也不会嫁给已是二婚的张三。在张三的老婆将灶台擦到第三遍时,天完全的黑将下来了,那雨声此刻听上去也似乎更高了,大概是屋外的雨下大了吧!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由远而近,向着张三家走来了。张三知道,买主来了。不知为何这会张三却开始害怕了,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好像要从他的胸膛窜出来似的,连呼吸也开始紧张起来了。张三放下还未点着的烟,一只手捣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方镇定下来。砰砰砰,张三家的门被重重的叩响,张三老婆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满面春光的去开门了,那脚步,轻盈的竟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门开了,进来一个瘦高个,看年龄似与张三相仿,可能终是因为年龄大了,后背已开始高高的拱起。他的脸看起来像一颗放蔫了的大土豆,黑黄黑黄而又布满褶皱。头发已脱了一大半,稀稀疏疏的。那不多的头发也悉数变白了。虽是年龄大了,但在他的眉宇间似乎依旧能看到一丝凶光。他的左眼角上有一道浅浅的刀疤,不是很清晰,但细看还是可以看得见的。

来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他进了门没说一句话,脱掉身上还在滴水的雨衣递给了张三的妻子。一双黄色的牛皮鞋在张三家的地上印下了几个大大的泥脚印。张三的妻子将雨衣放好,转头看到那几个泥脚印,眉宇间打起了一个小小的疙瘩。这人倒不客气,没经主人相让就径直的爬上了张三家的炕头,看着这么一个活死人似的人坐在了自己身边,张三先是一怔,而后才又平静下来了。对方似乎能感觉出张三的恐惧,遂刻意朝着张三笑了笑来缓和气氛。这时张三的老婆早拿上来一瓶酒、两盘菜,喊张三接在了炕上。自己也顺势坐在了炕拦边上。两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先是寒暄了几句便边喝酒边开始谈他们今夜要谈的事情。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们得知来的人叫李四,常年从事买卖死人的营生。这次将是他的最后一次买卖,干完这一把李四便要收手不干了。

“听说你要卖自己的婆姨,那炕拦上这个是谁?”李四看着张三的老婆疑惑的问。“我原有一个婆姨,可是我那第一个婆姨是个短命鬼,跟我结婚没两年就死了。”张三一五一十的说着,说话间还偷偷的瞟了老婆一眼,见老婆没有生气才又说“我那第一个婆姨给我撂下一个娃娃我一个人大男人实在是没办法拉扯才又娶的这个婆姨。”“那么说,你的第一个婆姨还给你撂下个娃娃,那你要把那孩子的妈卖了,那孩子知道吗?”张三迟疑了一会才又说“这个自然是不敢给那个孩子说的,那孩子是个强脾气,给他说了,恐怕就卖不成了。”李四微微皱了皱眉头,沉思了片刻才又说“你这种情况,本是不在我的考虑范围的,只是这买女尸实在是比买活人还难,能买一个合适称心的就更不容易。我平时倒不会考虑这么多,买主们也倒没有过多的要求,两个死人相差几十岁也是有的。可能大家都觉得反正都是死人了,也没必要讲究太多,凑合着能有一个人埋在旁边就不错了。只是这次是给我自己买,就一定得买个可心的。我一辈子没结过婚,活着时受了一辈子,死了可不能再委屈了。”张三听的一脸迷惑“给你自己买?你不活得好好得嘛,这种不都是给死人买的吗?”李四迟疑了一会又说“我知道,只是我自己没有子嗣,我清楚的知道我死了肯定是没人会为我张罗此事了,咱们这里人讲究这个,人不能独埋,要不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活着都没娶过,死后还讲究个什么。但是既然一定要买,为什么不买个可心的呢?”张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当下两人便开始商量价钱。对方出口便掏三万,张三毕竟是个外行,见对方出三万就觉得很多了,便满口答应了。见生意谈得如此顺利李四心里甚是欢喜,而张三也正在暗喜,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死人还能卖这么多钱。两人很开心便开始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转眼间一瓶酒就喝完了,喝了点酒话也就多了,李四开始滔滔不绝的给张三讲他年轻时的事迹,讲他如何抢人如何偷盗,还讲他如何欺辱妇女,说话间还指着他左眼角上的那道浅浅的刀疤说,看这就是我年轻时干坏事留下的印记。不知为何听到李四说自己的左眼角上有刀疤时,张三老婆的脸刷的红了,她仔细的偷瞄了李四的左眼角,没错他的左眼角上确实有道刀疤。

这道刀疤让她在多少个夜晚睡不着啊!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年正是一个左额角上有刀疤的人将自己糟蹋了。李四正与张三聊得开心,张三的老婆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句“这人我们不卖了”。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被这一句话打断了,同时转过头不解的看张三的老婆,张三还一个劲的给自己的老婆使眼色希望老婆收回刚才的话,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老婆又坚定的说了一遍“这人我们不卖了”李四不高兴了,但还是强忍着,他以为这个女人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就又说“三万五卖不卖”一下子涨了五千,他原本以为这回一定没问题了,没想到张三的老婆依旧坚决的说不卖,说着说着眼角似乎还泛起了泪光,张三还从没有见过老婆这样,既然老婆说不卖了,那他也不准备卖了,反正他最初也是不想卖的。于是接着他老婆的话茬说“既然我婆姨说不卖了,那么我们就不卖了,当初也是我婆姨说卖我才准备卖的。老李对不住了,你看还让你大老远跑了一趟,你看哪再有合适的你去买吧,我们不卖了。”听张三这么说李四能觉察出张三是铁了心不想卖了,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老子大老远从百十里以外赶来,没想到你们二人竟合起伙来骗老子。哼,此事绝没有那么简单。”可能也是有点喝大了,李四突然站起来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刀一把将张三的老婆撸过来,说了一句“哼,不卖死得可以,那就将这个活得卖给老子好了。”张三见李四拿一把刀架在了自己老婆的脖子上,两条腿早软的像一团棉花站也站不起来了。

可怜的张三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李四将自己的老婆带走了。他好恨啊!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可是现在恨已经迟了。突然张三的眼角泛起了亮光,他好像想起了谁,儿子,对啊,他还有儿子。于是张三踉踉跄跄的赶到了儿子的门上,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儿子。听自己的父亲说打算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卖掉,张三的儿子早气白了脸,后来又听说继母被买尸体的人带走了,就更气了,唉!谁让自己等上了这么一个爹了,眼下只能先安慰父亲,并与父亲商量好第二日一起去派出所报案。听到儿子愿意帮助自己,张三才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可心里还是担心的要死。雨还在继续下着,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张三的心噗噗噗的跳着,嘴里一个劲的默念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屋外的雨不时的敲打着窗棂,张三缩在墙角里,时而想想第一个老婆,时而又想想第二个老婆,不知何时竟睡过去了。突然张三家的门又被人重重的叩响了。这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张三,他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慢慢的向门的方向挪去,门外面的人大概是等不及了便开始破口大骂,“张三你个窝囊废,是我啊,你快开门,”那声音正是张三现任老婆的声音。辨别出是老婆的声音张三这才迅速的走了到了门口并将门打开。来人正是张三的现任老婆,但见老婆的浑身上下全都湿透了,脸上也处处都是水,不知道老婆是不是哭了?但听声音张三知道老婆正在哭,看到老婆重又回来张三疑惑的问老婆“李四呢?”“我······我将他给打死了”张三老婆声音颤抖的说。听老婆这么说张三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盯着老婆看了一会,旋即便将老婆推在了一边。但见老婆哭得十分伤心才又将老婆揽在了怀里安慰说“不用怕,明天······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自守。”这一夜两个人也不知是如何等到了天亮。

第二天天刚亮张三老婆就带着张三去了她昨晚杀人的地方,可那个地方哪有什么尸体。两个人都甚是疑惑,但地上既然没有尸体,想必人自是没有死了。于是两人也没去自守。而是相拥着颤颤巍巍的回了家。

原来昨晚张三的老婆只是趁着李四呕吐的时候将李四打晕了。在张三老婆离开不久后李四就醒了,醒来之后也没再去找张三的麻烦而是径直的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天张三早早吃完饭喂完猪就出门了,出门时还意味深长的望了眼吃饱了躺在地上打呼的猪。 张三家这只猪养了好多年了,一直...
    期刊阅览室阅读 159评论 0 2
  • 这里我要讲的故事很稀奇古怪,有个货车司机把人撞死了,神不知鬼不觉逃逸了,没有人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他以为就这样逍遥法...
    秋AldrichB果阅读 155评论 2 4
  • 《坠灭》长篇连载点击阅读 这个故事创作的初衷,不仅是悬疑,惊悚和奇幻,我自己更偏向于它是一个有关爱情,婚姻,人性...
    脸谱大叔阅读 2,203评论 83 95
  • 工作这么多年,有一个原则,部门轻易不招聘实习生和应届毕业生,原因很简单,责任太过重大,一张白纸放在你的面前任你涂写...
    家有小魔怪阅读 122评论 5 4
  • 最近在看白岩松的《白说》,其中有段话挺有趣的。他是这么说的—— “我经常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请问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
    牛瑞华阅读 171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