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相见,不如怀念

“记得常联系。”

“啥时候回来,我请你吃饭。”

“有空来找我玩啊。”

……

说完这些话之后,我们往往就各奔东西。

渐渐地,毕业时的纪念册被锁进抽屉里,qq的联系人挂满了永不跳动的灰色头像,手机通讯录里,你不确定他的号码是不是早已成空。

我们有过那么多动人的故事,但终于在彼此的世界里渐渐淡出。


孙雅要结婚了,我在网上看到婚纱照,打电话问阿灏:“你去不去?”

想当年,阿灏和孙雅毕业分手的时候,曾信誓旦旦地说:“等你结婚,我一定去,我要看你穿婚纱的样子。”

这会儿,阿灏无语凝噎,最后说:“不去了吧,路那么远。”

路确实很远,来回五六天,阿灏的单位又不好请假,总不能在假条上写“前女友结婚,我要去看看”。

临挂电话,阿灏问:“你去不去?你要去的话,给我捎个红包过去。”

“你还是用微信转账吧,我也去不了。”

说起来,孙雅和我虽然算不上闺蜜,但当年也是形影不离的朋友。要是在那时候,她问,我结婚你去不去?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得去。

谁能想到,几年的光阴流水,能把我们冲散到那么遥远的距离。我对她目前的生活状态一无所知,连她老公姓甚名谁都搞不清。我和她的交集,连他们楼下小卖部的大妈都不如。

至于阿灏,他可能要比我用心一些,一句路太远,也只是一个不错的借口。然而前男友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放在电视剧里顺理成章,就算是抢婚也毫无违和感。但放在现实生活中,想一想就好尴尬,简直就是一件损人不利己的事。

何必煽情地再见一面,还不如包一个厚厚的红包皆大欢喜。


高中的女伴忽然要来玩,问我欢不欢迎。

我当然欢迎,立刻打开电脑要给她定旅馆。

她说,人家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住旅馆多不安全,就不能让我住你家?

可是我的小窝只有一张床啊。

咱们上高中时不也挤过一张床吗?那时候叽叽咕咕到天亮,多好呀。

话可不能这么说,小时候我还和我爸我妈一张床呢。

谈话在不怎么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

其实这真不能怪我,最近这么多年,我除了在朋友圈看她刷屏卖银离子杀菌内裤之外就没她消息。

突然要跟我挤一张床,对我这种有社交距离的人来说真的压力很大。

当年情,都是真情,只是年数多了,经不起触碰。

后来她的繁华,我没参与,我的落魄,她没踪迹。既然青春回不去,还是让我们安安静静地,躺在彼此的回忆里。


我们家有个老亲戚,血缘虽然远了点,但他们家老太太和我祖奶奶关系特别好,所以该说是世交。

后来老太太过世了,嘱咐儿孙们不要彼此疏远,所以到了下一代,还是有来往。

再后来,祖奶奶也过世了,老亲戚们都过来哭了一场。

临走的时候,两边人恋恋不舍,彼此念叨,有时间多多走动,大事小事别忘了给个信儿啊。

老亲戚里有个妹妹,和我年纪相仿,我们彼此留了电话。

妹妹有几次想和男友一起来日照看海,可是因为诸多原因,都没有来成。

去年总算是天时地利,他们真的要来了。没想到最后一天忽然变卦,说父亲反对,怕添麻烦。

原来,祖奶奶的丧事办完之后,大家就心照不宣地疏远了,这几年的婚嫁丧娶,都再无瓜葛。

原本盘根错节的大树倒了,树上的叶子就该随风飘散,这是农村老一辈的传统,也是世世代代总结出来的社交法则。

所谓百年交好,就是百年之后,各自安好。

他们最终也没来,或者是来了,而我不知道。


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有几个镜头印象深刻。

许仙第一次见小白蛇的时候说:“多可爱的小白蛇啊。”

然后他趁樵夫不注意,悄悄把小白蛇放生了。

后来过了一千年,白素贞勿饮了雄黄酒,白蛇现了原形,又一次出现在许仙面前。

这次他没有说“多可爱啊”,而是吓得晕死,跑到阴曹地府不肯回家。

这样看起来,白蛇报恩的执念,其实有那么点不合时宜。

因为一千年以后,我已不是我,你也不是你。

物是人非的我和你,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很难说是惊吓还是惊喜。

若无重逢,一切了断地恰到好处,也就没有后来那么多误会和纠缠,没有水漫金山寺,宝塔镇蛇妖了。

有一种美好,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汉武帝宠爱倾国倾城的李夫人,可惜两人情深不寿,李夫人染疾而亡。

临终时候,李夫人听闻汉武帝来看望她,赶紧用被子蒙住头,说:“妾长久卧病,容貌已毁,不可复见陛下,愿把儿子托付给陛下。”

汉武帝坚持要看,拿赏赐黄金及封赠李夫人的兄弟官爵作为交换条件,李夫人仍执意不肯,惹得皇帝龙颜不悦,拂袖而去。

汉武帝离开后,李夫人对身边姐妹叹息说:“我本出身微贱,皇帝眷恋我,只因曾经的美貌而已。他如今若见我容颜衰败,必定心生嫌恶,惟恐弃之不及,怎么会在我死去后照顾我的儿子和兄弟?”

果然,李夫人去世后,汉武帝对她的美貌念念不忘,甚至找来一个方士,只求能与李夫人再见一面。

方士只好点灯,演了一场影子戏,勉强满足皇帝的心愿。皇帝意犹未尽,神态凄然,给李夫人留下的孩子们分别予以厚待。

李夫人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曾经那些如梦似幻的美好,在现实面前里往往不堪一击。

缘聚缘散,犹如云烟,生离死别,天道自然。

想一想,有多少已经不联系的朋友、同学、同事,默默地存在于你的通讯录中。不是不想联系,实在是人生残酷,时空变换,你我再无交集,与其相见,不如怀念。

我们都是生活的流亡者,朝不保夕,随遇而安。所以迟早要学会习惯一些疏远。

让我们说声再见,把美好放在回忆里,祝你好,祝我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