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成为你(05)

让我成为你

05


卓天是个执拗的人。再加上他刚遇到这样的重案。血气方刚的他是不会轻易放下这个案子的。

14号一大早,他骑着摩托车送女友去上班。

“我说,你今天怎么有空送我去上班啊?不去刑警队当神探啦?”卓天的女友叫欣怡,毕业后,在四川当地工作。平时,她都是自己骑电瓶车去上班。

“别提了。最近发生了一件重案,谭队偏偏不要我参与,却让魏来跟!”

“魏来?怎么,你还在耿耿于怀啊?我现在不就和你在一起了吗?以前的事,就别放在心上啦。”

“也不是这件事而已。他那个人就是那样!”

“你不是说,你们谭队不是经常喊你们互相学习吗?这次这么好的机会,怎么没有叫你们一起去破案呢?”

“还不是魏来,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们要结婚了。又开始捣乱,给谭队说,让我把精力放在婚姻大事上,还给我批了假条。”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才不会放下这起案子的。”

“案子,案子。你一天到晚只知道案子。”

“好啦。我不提了。对了,前几天,我去婚纱店看了看,他们的照片还不错。等这个案子结了后,我们一起去看。”

“那万一这案子查一年才破案怎么办?岂不是我们还要再等一年啊?现在的案子破案率有多低,你不是不知道。有的案子,二三十年后才抓到真凶。而且还是凶手良心发现,自首的。”

“你别杞人忧天好不好。这起案子,有摄像头拍到了凶手的样子,而且还有目击证人。最关键的是……”

“是什么?”

“这个凶手,我见过!”

“真的啊?是谁啊,会不会是我们认识的人啊?赶紧去抓他啊!”

“我暂时想不起来。不过,凶手的样子我一定亲眼见过!所以啊,这起案子,不出半个月,一定水落石出。”

“那你得仔细想向在哪里见过他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xx公司门口了。

“快去上班吧。小心迟到,被你们公司的那些怪叔叔领导知道了,又要批评你了。”

“怪叔叔领导?”下了摩托车后,欣怡说,“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啊,叫李川生,可年轻了。人家是从北京调过来的。就是长得丑了一点。”

“你工作归工作,人家长得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啊?”

“我关注一下我们领导有错吗?人家才二十出头,就能管这么大一个分公司……”

“二十出头,就能当总经理?”

“对啊。”

“我告诉你,这件连环奸杀案。第一起案子,被杀的男的,高一明,他就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我们一调查才知道,高一明啊,就是个富二代,没什么本事,啃老的!我看,你说的那个李川生啊,还是差不多。”

“人家才不是呢,我听说啊,人家李川生整天看文案……”欣怡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辆豪车往公司的停车场开去了,“哎呀,你看那辆豪车就是我们总经理的,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进去了。”

说完,欣怡就溜进了公司。

卓天看了看豪车的屁股,嗤之以鼻地说:“不就是一辆车吗?肤浅!这么大派头,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完,卓天就轰着摩托车远去。

专案组。

“嫌疑人并没有前科,所以查不到相关信息。不过,根据监控视频,和酒店工作人员的描述,我们已经画出了嫌疑人的肖像画。”

魏来把肖像画放在了谭队的桌子上。

“可是,我们把肖像画和监控截图,都给了四个受害者的亲友认,都没有人认出来。看来,凶手,和受害人并不认识。所以,我怀疑,凶手就是在享受犯罪的快感,享受奸杀的快感。”

“凶手还专挑有钱人下手。至少是开着豪车的。而且,两起案件的被害者没有任何联系,看来,凶手是还会继续对陌生人下手。”

“谭队,要不要我们发布通缉令?”魏来再次把目光落到那张清晰的嫌疑人肖像画。

“别!”谭队不假思索,“千万不要发布。”

“那关于这两起凶杀案,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吗?”

“所有媒体采访统统拒绝!这两起案子疑点还有很多,不要打草惊蛇。”

“如果凶手是个变态的奸杀犯的话,我怕,还会有下一起……奸杀案……发生……”

“下一起。一定会发生的。”

“什么!那我们怎么办?”

“要么,眼看着下一起惨案发生。要么,在惨案发生之前……抓住凶手!”

魏来虽说心思缜密,但是毕竟年轻。面对这样的案件,他早已面色惨淡,再听谭队这么一说,更是心惊肉跳。

“小魏啊,你去倒杯水吧。”谭队想缓解一下魏来的紧张心理。

“是。”魏来倒了一杯水,递到了谭队面前。

“这水,不是给我的。是给你自己喝的。”

“谢谢谭队。”魏来端起水正要喝,谭队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得魏来把水杯洒了出去,刚好打湿了嫌疑人的肖像画。

“喂?”

草木皆兵的魏来,赶紧擦拭着肖像画。

“喂。谭队,我是卓天。嫌疑人的肖像画画出来没有?我想再看看,或许我会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都说了,你不要参与这案子了。你还打电话来问。你看看,电话铃一响,吓得魏来都把水杯都打翻了。洒到画纸上!幸好,这只是复印件。”

“水杯打翻了,洒到了画纸上?”

“对啊,需不需要我拍几张照片留作证据啊?”

“水杯……打翻了……洒了,拍照……”卓天继续念着这句话,似乎这句话在唤起卓天的记忆。

“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就像有一道灵光闪过卓天的脑海!

“我知道凶手在哪里了!”

“什么?你知道凶手在哪里?”

“没错。xx街祥云摄影店!你赶紧派人来抓凶手!”

十分钟后。祥云摄影店。

“陈念郎,你今天又迟到了!”

“虹姐,反正早上也没什么生意。迟到一会儿,不碍事的。”

“那反正你也饿不死,我不发工资也不碍事?”

“虹姐……”

“你小子,今天又骑着你那辆破xx电瓶车,从西街来摄影店的,怎么?又去嫖娼啦?”

“我懒得跟你说!”

“懒得跟我说,我还不想跟你说呢?赶快把上次的照片修好!要是慢了,小心我举报你嫖娼!”

陈念郎垂头丧气,像是没睡醒一样走进屋子里面,准备修图。

虹姐就坐在柜台前,望眼欲穿地等待着顾客。

“哎呦,帅哥,你可算来了!”看到卓天走进店里,虹姐就像看见了财神爷一样,“那天怎么走得那么急,是不是听说别家店打折?你放心好了,我们店啊,是出了名的物美价廉!”

“他呢?”卓天开门见山。

“谁啊?你是说,我们的摄影师陈念郎吗?他在屋子里面工作呢。你是指定他给你们拍照吗?这完全没问题的……”

还没等虹姐把话说完,卓天就往屋子里面找人。

“哎哎……帅哥……”虹姐紧跟着卓天走进了屋子里。

“你个杀人犯!”一进屋,卓天就看见了陈念郎。卓天径直走上前去,直接把陈念郎按到在地,“我看你往哪里跑!”

“哎呦!有什么事好好说。念郎怎么会是杀人犯呢?”

“你干什么?你凭什么说我是杀人犯。放开我!”倒在地上的陈念郎怎么也挣脱不了卓天。

很快,祥云摄影店外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

“你跟法官解释去吧!”

陈念郎被带上了警车。

十分钟后。专案组。

“警官,你们一定是抓错人了。”

陈念郎在接受审讯。

“你叫什么名字?”魏来开始审讯陈念郎。

“我叫陈念郎,现在在祥云摄影店给人拍照。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会杀人呢?”

“你看看这几张照片,看看认不认识上面的人。”魏来拿着被害人的照片。

“不认识啊,见都没见过。”

“真的没见过吗?我提示一下,他们的名字分别是,高一明、潘洁、蔡成城和李倩。”

“不认识啊,没听说过。”

“那你说说看,4月7号那天,你在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

“7号,等我想想,等我想想。7号那天……我想

起来了,7号那天,我去时空咖啡馆了,那天一早,我就去时空咖啡馆了,我在那里待到下午,就回家了,看看电视,玩玩游戏……”

“你一个人去咖啡馆吗?”

“对啊,就我一个人。”

“你回忆一下,你在那里,从几点待到几点。”

“大概是从上午10点,待到下午2点吧。而且,这家咖啡馆开张没几个月。当天店里也没多少人。”

“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中午,你不吃饭,喝咖啡管饱啊?”

“咖啡馆里有很多特色小吃甜点,中午,我吃了些,就没吃午饭了。”

“那4月13号,凌晨,你在哪里?”

“那天……我想想。哦!那天不是周末了吗?游戏有活动,要送很多装备,玩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所以,那天我去网吧玩了个通宵。天亮了才走的。”

“这监控视频截图中的人是不是你?”

“这监控不清楚啊。看起来有点像,但是,肯定不是我!我从没去过这样的酒店!”

“那这张肖像画是不是你?”魏来手里拿的肖像画简直和陈念郎一模一样。

“什么?这……你们什么时候画的我?”

“这是根据监控和目击证人的口供画出来的。是你没错了吧!”

“这……这不能说明什么……”

“请你配合我们技术人员,采取你的DNA信息。”

“没关系,我一定配合你们警方的工作。我也希望你们办事效率能高一点,早日抓到凶手,不要总是在我们这些老实人身上挑毛病。”

“采取了DNA,就会真相大白的!哼,案发时间是在7号中午,你又刚好在那个时候,去了咖啡馆,还是一个人去。就那么巧?我看,你是打着去咖啡馆的幌子,去杀人了吧。”

随后,陈念郎接受了DNA的采取工作。

“要多久才能出结果啊?”

“什么结果?法院枪毙你的判决书?”

“什么枪毙判决书啊。我是说这个DNA的鉴定结果。”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等出了鉴定结果,你就会收到判决书的。”

“反正,我顶多在这里待48小时。”陈念郎抱头懊恼,“不过,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48小时也挺长的了。我在摄影店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还有照片要修。要是不能按时完成的话,虹姐又要举报我嫖……哦不,她又要扣我工资的啊!”

“办法也有。”

“什么办法?”陈念郎打起来精神。

“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你坦白!”

“我坦白,我坦白!”

“那说吧。”

“从哪里说起?”

“就从杀害高一明和潘洁开始吧!”

“什么?高什么什么是谁,什么什么洁又是谁?你还是以为我是凶手啊?”

“你不是说,你要坦白吗?”

“我要坦白,也不是说我就是凶手啊!”陈念郎低下了头,嘴里念着,“等我想想,等我想想……”

突然,陈念郎猛地抬起头。

“我知道了,我有办法更快地证明我是清白的了!”

“什么办法?”

“监控啊!”

“你是说这个监控?”魏来拿起案发酒店的拍摄到嫌疑人的监控截图。

“不是这个。我是说,时空咖啡馆的监控。我在那里坐了那么长时间,你可以去调查咖啡馆的服务员,他们可以为我作证。你们也可以去调取咖啡馆的监控。那里的监控可以证明,在案发的时间,我是在咖啡馆里喝咖啡。”

“我们会去调查的。对了,你平时喜欢去咖啡馆?”

“咖啡馆……”陈念郎笑了笑,“我又不是有钱人,平时去干什么?只是前段时间有朋友送了我一张代金券,我看马上就到截止日期了,再加上凑巧是我放假一天的时间,就去坐了坐。对了,网吧,也是有监控的,你们也可以去调查。”

在审讯完陈念郎后,魏来和同事走出了审讯室。

魏来把陈念郎的口供拿给了谭队看,并且给他说明了审讯的情况。

“先去陈念郎所说的咖啡馆和网吧查清情况再下结论……”谭队说。

“是。”

“等会。”卓天终于看到魏来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嫌疑人是我找到的,所以我申请加入到调查中!”

谭队示意魏来先离开。之后,谭队再和卓天聊了起来。

“那按你这么说,要是,魏来不打翻水杯,你也不会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嫌疑人的对吧?”

“难道,他打翻了水杯,还要接受表扬?以后,没线索了,咱们全队的人都得去打翻水杯?他只是运气。还不是我,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才找到陈念郎的。”

“好好好,你厉害。不过,现在,魏来已经接手了。你再加入,也不太好。以后有了其他案子,我让你负责,中途,魏来说要插进来,你高不高兴?”

“那这起案子。现在好了,我找到凶手了。他去做点调查,录点口供,整理整理资料,就是他破的案了?”

“你觉得,现在这件案子水落石出了吗?”

“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念郎就是凶手!”

“那你觉得,凶手杀了人,会在原地等着你去抓?”

“万一,他抱着侥幸心理呢?”

“我看啊,是你在抱着侥幸心理。这个案子,疑点重重,要破案还早。要想我答应你,让你加入调查也行。但是,你也要答应我。”

“什么?”

“你要和魏来配合调查。”

“这……”

“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

“我们之间也不是公私的问题。我只是讨厌他的为人。表面上还像个人样,实际上呢,心眼多着呢……”

“那你说,作为一个刑警,该不该把自己的情绪,或者对别人的看法带进自己的工作呢?”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我答应就是了。不就是合作嘛……不过,我想,我把事情调查清楚了,他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呢。陈念郎是我抓的,同样,我也会找到证据,让他自己招供的。”

“魏来!”卓天很久没有主动喊过魏来了,“时空咖啡馆,出发!”

“这个卓天……”看到两人离去的身影,谭队在原地抽着烟。

十分钟后。时空咖啡馆。

卓天和魏来一起来到时空咖啡馆后,魏来很快给店长说明了情况。卓天也是开门见山。

“4月7号那天,这个人真的来过这里吗?”魏来拿着陈念郎的照片问。

“这个人……没错!他来过。那天他早上10点钟左右来的,到了下午大概2点过,他才走的。中午,他也不出去吃饭,只是点了一些小吃。在中午这样的时间段,待在咖啡馆的人,还真是少见。所以,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刻。”

“他还有没有其他特别的举动,或者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吗?”

“这个倒没有,他除了点小吃之外,就没有和我们说过什么了。”

“他的消费情况,还有记录吗?”

“我查查看。”店长打开了电脑,“这里有记录……”

“哇,他吃的这些小吃甜点都挺贵的。一共花了175元。看来他还挺有钱的。一个人打发时间,都花了这么多钱。”魏来看着电脑上的消费记录。

“其实……其实,也没有这么多钱啦。因为,我们之前推出过一些代金卷,毕竟是新店嘛。所以,那天,这个客户,他用了一张150元的代金卷,也就是说,他只付了25元。”

“代金卷还在吗?”

“这个,已经当做垃圾处理了。因为,这些代金卷的最后有效期就是7号那天。我估计,他也是这个原因才赶紧来把代金卷用了的吧。而且,昨天是星期天,我们一般都在那天大扫除,清理垃圾。所以,代金卷已经扔掉了。”

“当天,陈念郎坐在哪个位置?”

“我印象中,他是坐在……那里的。”店长指了指咖啡馆窗户的另一侧。

“这个位置……”三个人一起走到了那个座位。

看来这里已经被彻底打扫过了,不可能找到其他线索了。

“这个摄像头是好的吗?”卓天指了指对面墙壁上的摄像头。

“这个摄像头是可以用的。”三个人又走到了柜台前,店长说,“我把监控视频调出来。”

监控显示,陈念郎果然从早上10点05分,走进咖啡馆,然后他去了一次洗手间,花了大约3分钟。到了中午11点15分,他的电话响了,他接着电话去了洗手间。不到三分钟,他就回到座位。快12点了,他点了些小吃。吃完后,他又去了趟洗手间,花了大约5分钟。然后他就一直坐在那里玩手机。直到下午2点10分,他才离开咖啡馆。

“这样看来,他是不可能在当天上午11点,去山中作案的。”魏来说。

“他怎么上了那么多次厕所啊?肾虚啊?”

“三次。每次去洗手间,都是短短三四分钟而已。”

“店长,能拷贝一份监控资料给我吗?”

“当然可以。我们当然会配合警察同志的工作了。”店长又叹了口气,“哎呀,要是这个人真是杀人犯。我看以后还有谁敢来我们店啊。本来我们店生意就不好……”

“生意不好?那你们还搞什么代金卷,岂不是亏本?”

“那有什么办法啊?我们也想搞点活动,吸引一些顾客的。反正现在是亏本了。早知道就不看那些建议信了。”

“建议信?什么建议信?”

“是这样的,几个月前,我们店开张,一直没有什么生意,后来也不知道是谁,给我们写了一份建议信,建议我们做一些代金卷,免费发放,以此来吸引顾客。我看他的建议写得也挺好的。就采纳了。可是,现在倒好,这活动都截止了,也没见有多大的收益。大多数人,就像这个陈什么一样,用了150的优惠卷,自己只花了几十块。而且,看他这穷样,我估计他也就来这么一次,以后都不会来了。哎,我们是亏本亏大了。”

“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是谁给你们写的信吗?”

“不知道啊。”

“那封信还留着没有?”

“上次,清理垃圾的时候一起扔了。”

“建议信?代金卷?”卓天心里默念着。

“好了,警官。监控视频给你们拷贝好了。”

“那好。我们先走了。谢谢店长了。”

卓天和魏来两人走出了咖啡馆,没有停歇,直接到了陈念郎口中的网吧。

“13号凌晨?这个人?”网吧管理员看着魏来手里,陈念郎的照片回忆着,“警官,我没有印象啊。每天网吧来这么多人,我怎么记得住。何况是13号那天。那天,游戏可是在搞活动,送了好多装备的,知道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这个活动。所以,那天来网吧通宵玩游戏的人也多,我也顾着玩游戏了。要不我给你们翻看一下监控吧。”

网管调出了4月13号凌晨的监控视频。监控显示,陈念郎果然13号凌晨一直在网吧上网,一直待到了天亮才走的。

“果然是陈念郎。他还真的在这里上了个通宵。”魏来盯着监控视频。

“这还用说吗?当然啦。否则,他为什么那么自信地叫你来查。”

“那现在怎么办?他有不在场证明了。”

“有不在场证明,就不知道怎么办啦?要是破案这么简单的话,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当警察,当神探?破案,要学会动脑,而不是耍心眼!”

“难道……陈念郎真的不是凶手?”

“肯定是他!”卓天断言,“不过事关重大,把监控视频带回去再说。”

十分钟后。专案组。

“监控中的人确实是陈念郎。可是,他又怎么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呢?”这让谭队也陷入了思考。

“等等,我们一直在考虑时间,有没有考虑过……”卓天说。

“考虑什么?”

“发生了两起凶杀案。陈念郎只是出现在了第二起案子中监控视频里。也就说说4月7号那天,杀害高一明和潘洁的凶手,不一定是陈念郎。在山区本来就没有监控,陈念郎出现在咖啡馆里很正常。所以,有没有可能,陈念郎参与了什么杀人俱乐部。他们只是在模仿杀人。”

“就算第一起,不是陈念郎干的。那第二起,陈念郎也确实同时出现在了酒店监控和网吧监控中。”

“这还不简单吗?”卓天的情绪不能平复,“他一定实用了什么障眼法。把监控视频调包,伪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据。或者,找个人易容成自己的样子,在网吧留下伪证。”

“可是视频中的人,分明是他啊。无论是外貌还是行为举止,就是他啊。”魏来说。

“无论在咖啡馆还是网吧,他最多的姿态就是一动不动地坐着。这能看出什么啊。再说外貌,国外早就有一种人皮面具,做出来的面具,连自己都分辨不出来。十分逼真。”

“你看看,这哪里是人皮面具了?这分明就是他本人。”魏来把监控视频的画面放大。

“要不,就是整容。”卓天断定陈念郎是凶手,“8号早上,我去摄影店时,看到他哈欠连天,重重的眼袋,肯定是想着犯案,睡不着。你再看网吧里,他后面的时间,一直背对着监控,我们只能看见一个后脑勺,没准,是趁上厕所什么的,找人假扮的……”

“那我们去查一下咖啡馆和网吧,有没有陈念郎的指纹,不就知道,是不是他本人了吗?”

“这种地方,肯定早就打扫过了。而且,隔了这么多天,还哪里有指纹啊?我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等会……”谭队没有被两人的争论所影响,一直注视着监控画面,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再把画面放大,你们看他的手……”

“啊?又是……在反光……”

“酒店监控中,他的手也是反光……”

“又是涂上了胶水之类的物质,隐藏指纹的。”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陈念郎放了。”谭队的一句话让两人都很吃惊。

“什么?”

“干嘛把杀人犯放了啊!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抓到的!”

“放了!”谭队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陈念郎有咖啡馆和网吧的不在场证明,我们无权抓他。”

“谭队,要不,等DNA结果出来再说。直接把他放了太冒险了。这不仅仅牵涉到,能不能破案的问题,关键是,放了他,我怕下一起奸杀案……又有无辜的女性受害!”

“DNA结果一时半会出不来,就算把他扣留48小时,到时候也得放他。这起案子,嫌疑人是做了充足准备的,现在,不能打草惊蛇。把他放了,再监视他,这样或许还会有线索。”

即便再无奈,卓天和魏来还是得把陈念郎放了。

“我早就说了,我从来没有杀过什么人。还是谭队明智。”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样,我们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魏来憋着一肚子火。

“警官啊,你要相信我啊。我也希望凶手早日被缉拿归案,也还我一个清白。我还莫名其妙地被怀疑了。对了,上次你说要拍的婚纱照,选好了风格记得来找我。”陈念郎临走时还不忘说,“还有,警官,案情有进展一定要告诉我,等抓到凶手,我一定要亲自看看他。”

随后,陈念郎也一脸苦恼地走出了刑警队。

“这个陈念郎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他有什么本事。魏来,从现在起,你暗中盯住他。他上厕所也要看紧了。有任何情况,都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谭队下达了命令。

“如果陈念郎真的是一个变态奸杀狂的话,第三起案子,随时发生!”卓天说。

“那这样吧,既然你和陈念郎有所接触,你就去调查一下这个人吧!”谭队对卓天说。

虽说谭队似乎同意让卓天参与进这起案子,不过张天总觉得谭队有敷衍之嫌。明明等找到陈念郎破绽,把人一抓,再一审,就什么都成了。非要自己去调查陈念郎,做些无用功。

不过,命令毕竟是命令。卓天也没有选择。等陈念郎一走,他就一路跟着他,来到了祥云摄影店。

“陈念郎,你可算回来了?怎么啦?你不是去嫖娼,是去杀人啦?”

“虹姐,你怎么也和那群糊涂的警察一样啊?我要是杀人的话,他们还会放了我?”

卓天在摄影店的对街观察着摄影店里陈念郎的一举一动。

“没杀人就好,赶快去把照片修好,别人明天就来取照片啦!”

卓天听不清摄影店里的虹姐在说什么,只见几句对话后,陈念郎就走进摄影店里屋去了。

卓天就一直守到了下午,陈念郎下班的时候。

陈念郎骑着一辆红色点xx牌电瓶车,往北街的方向骑去。

“还说不是你!这辆电瓶车就是那天尾随蔡成城的那辆电瓶车!”

卓天自言自语道。他看着陈念郎远去的身影。走进了祥云摄影店。

“虹姐,要关门啦?”

“啊?哦,原来是你啊!”

虹姐正打算关门回家。

“是啊。今天白天和陈念郎有点误会。”

“我就说嘛,陈念郎怎么会杀人呢?他顶多就是去嫖娼……”

“嫖娼?陈念郎平时还去嫖娼?”

“啊,没有,没有啦。我只是开玩笑而已。”虹姐显得有些尴尬。

“开玩笑?”卓天的表情很严肃。

“哎呀,其实是因为,陈念郎这段时间经常从西街来上班,西街是出了名的红灯区。我看,陈念郎成天哈欠连天,又有重重的黑眼圈。再加上他,上厕所很频繁。我就和他开玩笑,说他去嫖娼,叫他补补肾之类的。他又没有女朋友。都是玩笑话而已……”

“除了这些,他最近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异常的地方倒是没有。我就是觉得,他最近形象上有所改观。可能是想找女朋友了吧。”

“那他……”卓天的话说到一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提示,是欣怡的,他赶紧接了起来,“喂,欣怡啊。”

“卓天,你干什么啊,怎么还没来接我?你是要我走回去啊?”

“不是,不是。我马上就来!”卓天和虹姐做了个道别的手势,拿着电话给欣怡解释着,一边走出了祥云摄影店。

很快,卓天骑着摩托车来到了xx公司门口。

还没等欣怡撒娇,卓天却一直黑着个脸。

“怎么了?”欣怡看着卓天,“还是案子的事?哎呀,找不到凶手,不是常有的事吗?你就别那么较真了。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去看电影吧,最近有好多新片上映。”

“现在,我还没心思去看电影。这件案子,不是找不到凶手,而是找到凶手了,却给凶手定不了罪!”卓天轰着摩托车。

“啊?凶手找到了?”

“对啊,凶手就是我说过的那家摄影店的摄影师陈念郎,监控都拍下了他的样子,酒店值班的工作人员也认出了他,尾随被害人的电瓶车,也是他的。可是……”

“可是什么?这都不能定他的罪?”

“因为,他竟然有不在场证明!案发当天,在一家咖啡馆和网吧都有他的监控资料!真不知道他搞的什么鬼!我早晚会拆穿他的!”

“竟然有不在场证明,两处地方都有他的监控资料,这是怎么回事?那你们去调查过,那个陈念郎到底是什么人没有?会不会学过什么妖术啊?会分身或者易容什么的?”

“陈念郎表面上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了。”

“有他的照片吗?让我见识见识……”

“喏……”骑着摩托车,卓天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身后的欣怡,“就在手机相册里。第一张。”

“让我看看……”欣怡满怀好奇地打开了手机相册,当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她震惊了,“这……这第一张照片……就是凶手吗?”

“对啊,看他方脸上凸出的颧骨,那么吓人,杀人犯都长这副模样!”

“你……你确定……是第一张……”

“怎么了,就是他啊!”卓天骑着摩托车看着前方的路。

“这张?”欣怡不敢相信,她把手机放到张天面前,“你百分之百确定?”

“是他!陈念郎!”卓天看了看手机,笃定地回答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前方。

“李……川……生……”欣怡颤抖着说出了这个名字。

这三个字,就像一阵莫名的风,格格不入地吹进了卓天的耳朵里。

“什么?李川生?今天早上,你不是说李川生你们公司总经理吗?”

“对……这张照片就是我们公司总经理,李川生!”

欣怡的话,吓得卓天赶紧抓住刹车,摩托车就停在了大路中间。

“你确定?”卓天坐在摩托车上扭过身子,看着欣怡。

“这还有假吗?虽然,我没见过他几面。但是这个样子,绝对是他!”

“你是说,这张陈念郎的照片,就是你们公司总经理李川生?你百分百确定?”

“你要是不信,我马上把李川生的照片给你看!”欣怡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开了手机相册,“你看,这是我们聚会时,拍的照片。你看中间这个手举酒杯的人,是不是他!”

“简直一摸一样!”卓天看着照片,眼睛都快瞪了出来了,“陈念郎和李川生,长得一模一样……”

照片中的李川生,看起来高高瘦瘦,一张方脸上凸出着颧骨。他高举酒杯,开怀大笑。露出一口白牙,仿佛在嘲笑着紧促眉头的卓天。





目录

下一章


你可以和杨喜爱一起被误解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8 “真的吗?是这样啊!”卓天只顾着接电话,却忽略了自己跟踪的目标,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在店里选项链的李川生已...
    杨喜爱阅读 459评论 0 2
  • 07 又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傍晚。 也不知道戴俊用了什么办法终于把庞美美约了出来。 “等一下。”戴俊在停车场把车熄...
    杨喜爱阅读 442评论 0 6
  • 06 专案组。 “谭队!”卓天带着欣怡直接到了刑警队,因为,他知道,即便到了下班时间,谭队也是继续待在办公室里分析...
    杨喜爱阅读 414评论 4 4
  • 03 第二天。 直到早上10点钟,陈念郎才背着斜挎包骑着自己红色的xx牌电瓶车从西街,一直到了祥云摄影店。 陈念郎...
    杨喜爱阅读 396评论 5 5
  • 11 前面就是陈母的所住处了。李川生把自己的泪水擦干净,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情绪。 但是,当他看到母亲的那一刹那,还...
    杨喜爱阅读 532评论 17 14
  • 一如既往的给力,今天 又是一个小游戏,但是咋只是说类似打地鼠,实际是啥呢,哈哈,前几天陪着侄儿子看了几节喜羊羊与灰...
    DarkSpy13阅读 961评论 0 0
  • 亲爱,这里是真心星球 经岁月获准,从今天起,许你弹琴,许我附唱。 你可千万别说女孩儿现实,哪里爱什么王权富贵,怕什...
    Yesidoo阅读 123评论 0 0
  • 村上摘选 长期以来,我一直是这么凑合着跟自己的肌肉打交道,集中训练时,我的肌肉总会紧绷僵硬,早晨做好饭,慢跑鞋抬腿...
    kiwi阁主阅读 15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