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志异(7)血肉浮屠

与许建良分开后,蒂亚进入那通道的拐弯,拐弯过后又一条更巨大通道,不同的是,这一端从地下流溢而出的红光把整条通道都照成紫红色。

通道不再是笔直向前,而是呈现一种规整的弯曲,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地面豁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洞,那红色的光源就是从坑洞里散射出来的。

此时,蒂亚心情还有些难以平复,毕竟刚才的行为太过大胆,那一吻,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冲动,想到这次不论死活,都与许建良无缘再见了,也就释然了。

然而此刻冰山的秘密就近在眼前,蒂亚她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她拍了拍脸,抖擞精神,开始对这个诡异的地方展开侦察。


从坑的边缘往里面看是一片红色的迷雾,而且坑洞又大又深又陡,但这还难不倒蒂亚。

蒂亚选了个最小的坑洞,是标准的圆顶倒梯形坑,只见她用手遮蔽单眼像在测绘什么,过了一会后,她卷束起宽松的长袍,摆出预备起跑的姿态,目标方向与坑边缘形成一定斜切入的角度。

一番蓄力与呼吸调整后,蒂亚一声清咤,起跑动作看似缓慢,却势大力沉,搅动起一股破空的劲风,速度开始直线式拔升。

当速度飙升到极致时,蒂亚身体开始缓缓向地面倾斜,最后奋力一跃,短暂的撞击坑壁缓冲调整后,速度又开始加快,如同弯道单车赛跑,利用快速奔跑换来的横向摩擦力,平衡身体下坠的重力,一圈又一圈的长跑,最后平稳落地。

这看似超乎常人的运动量,只是让蒂亚的额头冒了几滴细汗,轻舒几口浊气后,就像个没事人似的,从容走向红雾。

靠近了才看出来,原来藏在红雾里的是一栋四层的古塔。

雾气不知道怎样形成的,红光是塔檐挂饰的灯笼散射出的,所以才有外部红雾弥漫的诡异景象,然而进入内部又另一种感觉。

之前和许建良分别那会听到的若隐若现的嘈杂人声,在这里终于找到了源头,加上塔外张灯结彩,一副迎客宴请的模样,与在一路来幽暗孤寂的深洞通道形成强烈反差,有种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进去凑热闹的感觉。

不过这时候蒂亚反而更谨慎,事出反常必有妖,她知道不可能有人来这个地方办酒席,但是来都来了,龙潭虎穴也要闯它一闯。

果不其然,刚刚进了塔门,一道铁栅栏落下出口被封死了,不过蒂亚也是艺高人胆大,知道一时半会出不去,也就放弃破门先探路去了。

进到塔内,那种幽暗孤寂的诡异气氛又回来了,一个个生生如栩泥塑雕像密密麻麻堆放在地上,每一个都样貌各异姿态不一,有的在搬运,有的在鼓风生火,有的在举锤锻造,活脱脱一个泥人炼铁工场。

上了第二层,却是满眼的大理石雕像,还是那么生生如栩,但是衣着气质却有些变化,一个个是锦衣戴冠,不过行为举止却不忍直视,要么在围一桌大鱼大肉,要么聚一堂交相合欢,酒池肉林也不过如此。

到了第三层就变成一间一排排坐满蜡像的歌剧院,而舞台中心处却摆着一个铁笼,一个赤身裸体的女性石像困在里面,手脚脖子都栓上铁链,长发披散,像被抽干了力气似的地软塌塌地趴在地上,看不到脸,但是其露出的后背好像有画着一些记号。

刚刚开始经过第三层的时候,看到还是千篇一律雕塑时,蒂亚原本是想着直接略过上第四层的塔顶的,然而察觉到那石像女子背部的异样时,蒂亚立刻变得有点着急了,一连几个提速狂奔,再一跨跳就来到舞台上了。

靠近仔细确认后,蒂亚才知道,她一路费尽心机要找的人,原来就在眼前。

而且自进塔后的兴起的种种猜测也终于在这里得到了验证,那些雕像根本不是什么恶趣味艺术作品,而是活生生的人。

因为艺术家再怎么天才努力,也无法做到如此不厌其烦地刻意去精琢到每一个细节。

活生生的人被制造成死气沉的雕像,顷刻间,蒂亚觉得遍体冰寒。

虽然她本身就是个充满谜题的神秘存在,但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有违常理的邪法也难免触目惊心。

蒂亚蹲下身去,试图解救出那个石像女子,然而才刚刚碰上铁笼,铁笼便立即发疯死的抖动起来,震动的声响就像平静的湖面丢进一块石头,激起一系列连锁反应,整栋塔楼就像是触发了开关,连接上下四层的那根主承重柱子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古塔的墙体开始剥落,地面开始震动摇晃。

观看台座位上的蜡像也一个个生出异动,有的抓耳挠腮,有的张牙舞爪,更有的甚至相互啃食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舞台上的霓虹灯才被点亮,光线穿透扬起的灰尘产生一种如梦如幻的奇观。

紧接着,管弦乐断断续续地奏响起来,夹杂着齿轮摩擦的金石悲鸣,反而浑然天成,让人深陷其中如痴如醉。

此情此情,宛如魔神降临!

蒂亚本能地察觉到,继续留在塔内会有生命危险,无奈此刻身体却无法动弹,只觉得耳鸣目眩,天旋地转,感觉快要失去意识了。

关键时刻,她用仅有的一丝清明咬破舌尖,换取片刻的力量,然后激发全身蛮劲,像一头暴熊一样拼命撞向塔壁。

碰击处砖石迸飞,蒂亚终于破开墙壁飞身脱出,不过马上又要面临三层塔高处坠下的落地冲击。

留给蒂亚的时间非常短,不过蒂亚在破壁前已经想好对策,只见她迅速调整姿势,像猫一样四肢朝下,利用强横的肌肉弹力最大程度的缓冲了大部分落地的冲击。

落地后又即刻卷缩身体,连续十几个驴打滚才堪堪稳住身形。

短短片刻,蒂亚已经吃了个不小的暗亏,擦去嘴角的血迹,平复一番刚刚紊乱的气息后,才来得及观察古塔的现况。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只见古塔的墙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剥落,一个比原来的四层塔更高大的怪物破壳而出。

底下泥塑人像狗一趴在地上,勾肩搭背一层垒一层,堆积成两个高台,组成了怪物的两条腿。

而高台上石像人相互缠绕打结,团团围成一个柱状体,组成了怪物的躯干,而且从缝隙,似乎有什么东西包裹在里面。

连最后的蜡像人也手脚搭桥,串联成节,组成两条怪物的手臂。

这整个过程虽然很快,但是密密麻麻的实在太恶心了,连见过大风大浪的蒂亚,也禁不住都有些胸闷反胃,然而刚刚的不过是前奏,戏码还留在后头。

看那怪物摆出一副扎马运劲的姿势,然后一个巨鲸虹吸,把之前还悬飘在坑洞里红雾从躯干顶部处,丝毫不差地全部吸入体内。

而此刻,无论是泥像人还是石像人,又或者是蜡像人,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在竭斯底里,因为痛不欲生,因为它们的表皮都在融化,露出模糊的血肉,还相互粘连在一起。

这等同于同时对数千人的使用酷刑,本来独自一人也难以承受的痛苦被放大数千倍数万倍,目睹这种人间惨象,蒂亚终于忍不住吐了,而那怪物的异变还在继续。

似乎刚刚惨无人道的一幕为怪物积攒了不少能量,之前藏在它躯干的东西,缓缓地破开血肉,从躯干顶部排异挤出,成了怪物的头部。

再看那怪物新长出的头部,不就是原来那四层古塔的塔顶吗?

第四层的塔顶,因为刚才的突发状况,她还没来得及进去查探,所以不了解它原来内部的情况。

但是,就目前看,塔顶第四层非但没有像其他三层那样面目全非,反而整体框架还在,勾心斗角琉璃瓦,红柱灯笼青砖墙,也就只有几扇木窗竹帘被掀飞。

蒂亚还惊魂未定,怪物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捡起地上遗落的铁笼,奋力朝她狠狠砸去。




(2010年6月13号,距离许建良车祸身亡还有4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