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十番显见之七约无是非是显见性惟真(二)

字数 2211阅读 6

楞 严 经 讲 记

 净界法师

  子二、答释(分二:丑一、斫破是非两途。丑二、会通真性一理。)

  先破除对是跟对非的执着,然后把这二个再会归到一念的心性当中,先破执再显真。

  丑一、斫破是非两途

  斫,是砍或者是劈。佛陀先破坏阿难尊者对于是跟对于非这种双方的执着。是:阿难尊者执着在一切万物当中,有真实的见性可得,所以他才会说今此妙性,现在我前,对于见性是可以见的加以破除。非:就是在一切万物当中无有见性的作用,这产生断灭的思想,也加以破除。把是、非二种邪见都破坏以后才能够会归到正见。

  (分四:寅一、正破是见。寅二、转破非见。寅三、大众茫然。寅四、世尊安慰。)

  寅一、正破是见

  这地方佛陀是破坏阿难尊者把见性当作一个实实在在的物质,好像有一个杯子,一个桌子,这个叫作见性,它显现在我的眼前一样。这段主要是发明见性的体性它是离相的。

  直斥妄执

  佛告阿难:今汝所言见在汝前,是义非实!

  (总说)佛在讲道理之前,直接的先把正确的观念讲出来。

  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你前面所提出的问题,你说身为一个清净本然,周遍法界的一念心性,它很清楚的现在你五蕴身心的前面,这道理是不真实的;这是你心中的想像、你的执着所产生的一个影像而已,这个跟见性是没有关系的,这个道理是不合乎真实的!

  佛陀先破,破了以后以下讲出为什么见性,是不能够现在你的眼前。

  纵成可指

  若实汝前,汝实见者,则此见精既有方所,非无指示。且今与汝坐祇陀林,遍观林渠及与殿堂,上至日月,前对恒河,汝今于我师子座前举手指陈,是种种相,阴者是林,明者是日,碍者是壁,通者是空,如是乃至草树纤毫,大小虽殊,但有可形,无不指着。若必其见现在汝前,汝应以手确实指陈,何者是见?

  佛陀说:假若正如你所说的,见性它是如实的显见在你阿难尊者的面前,而且你如实的看到见性的相貌。既然见性是可以见,那表示身为一个见精,这种见分是可见的,那它一定要有一个方向跟处所。只要是可以见到的东西,一定有它的方向跟处所,那你应该可以明确的把它的方向跟处所指示出来,什么是见性,什么不是见性,如果它真的是现在你的眼前的话。佛陀道理讲完以后,就讲事实来加以证明。

阿难尊者,现在我们二人共同安住在祇桓精舍祇陀林的讲堂当中来做一个观察:你依止讲堂向外普遍的观察,你看到的树林,再远一点看,看到河水,再远一点看,看到种种修行的殿堂,打坐修止观的殿堂,你再往高处看,看到了日宫月宫,乃至于你再往远处看,看到大讲堂远远相对恒河的流水在那地方流动,佛陀引导阿难尊者由近到远,由下而上,看到这种种的万物。你现在在我的狮子座前,你现在把你的手举起来,你用你的手可以很明确的指出前面的树林、讲堂、河水它们的相状,这个是树木,这个是讲堂,这个是恒河,其实你是可以很明确的用手指出来的。怎么说呢?

你看!阴暗的地方是属树林,光明的地方是属于太阳,障碍的地方是属于楼阁墙壁,通达的地方是属于空旷的处所,乃至于小草大树,乃至于最小的毫毛,它的形状虽然大小有很多的差别,但是只要有它一定的形状,你都可以把它指出来告诉人家,这个是树木,这是河水,这个是讲堂,这个是恒河,不管它多大多小,只要这东西是有相,有相状的东西你一定可以把它指出来,有相状就可以有方向及处所,你就可以明确的指出它的处所出来。

  佛陀用现实的状态来引导阿难尊者来悟入这个道理。

  即物指陈

  阿难当知!若空是见,既已成见,何者是空?若物是见,既已是见,何者为物?汝可微细披剥万象,析出精明净妙见元,指陈示我,同彼诸物,分明无惑!

  阿难你应当知道这以上你所指出的东西,你告诉我什么是见性:你说见性现在你的面前,那现在你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你说虚空是你的见性,若虚空是你的见性,虚空已成为你的见性,那虚空要以什么来做相貌呢?因为虚空已经变成了见性,那破坏虚空原来的相状了。假设其它的物质是见性,譬如你说这花是见性,那么花已经变成见性了,那么花以什么为相状呢?它变成没有相状了;因为你说它是见性,而见性是无相的,你正好是破坏它的相状。所以你应该在一切的万物当中,加以微细的拣别出在万象当中,哪一个是你精纯光明微妙不可思议的见性,你应该指陈的告诉我,在一切万物当中它能够分别的显现出来,不要有半点的含糊笼统,要分别清楚。你说见性现在你的眼前嘛,既然在你的眼前请你把它指出来,它到底在哪里?

  这是从现实的环境当中逼迫阿难尊者来加以回光返照。

  正破是见

  阿难言:我今于此重阁讲堂,远洎恒河,上观日月,举手所指,纵目所观,指皆是物,无是见者。世尊!如佛所说,况我有漏初学声闻,乃至菩萨,亦不能于万物象前,剖出精见,离一切物,别有自性。

  阿难尊者的疑情在佛陀善巧的逼迫之下,他本来的心是向外攀缘的,看到一个昭昭灵灵光明的见性显在他的面前,佛陀用善巧逼他不得不回光返照他的内心。

  阿难尊者说:我现在跟佛陀安住在重阁所成的讲堂,我顺着佛陀的开示,从远处看到了恒河,往上看到日月宫,乃至于在一切万物当中,我都能够指出万象万物的处所,只要是眼睛可以看到的,只要是有相状的万物都可以看到。但是在这么多的万物当中,我的确是指不出见性的体性出来;在这么多万物当中,这是花、这是树、这是讲堂……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在一切万物当中,指出见性的处所出来。

  世尊!正如你老人家所说,不但是我一个有漏初学凡夫的声闻,乃至于一个证得初地以上的法身菩萨,他也不能够在一切的恒河、树木这些万事万象当中拣别什么是见性,什么不是见性,它根本不能够离开一切万物的自体,而找到另外一个见性的自体。

  如来印许

  佛言:如是如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