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15

好不容易的周末,大东睡到自然醒才起床,循着食物的香味下楼:“妈,煮什么?好香哦。”

“阿呦,儿子啊,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才起来,你没看看人家雷婷小姐都来了十几分钟了……”妈妈的话听了一半就没再留心,大东的眼睛里,只看到雷婷就坐在餐厅里,还有她脸上带着惊讶,上下一打量他,挑眉的时候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早啊。”

她怎么来了?!!大东吓了好大一跳,想也没想地冲回了房间!

身后还有妈妈惟恐天下不乱的笑着起哄:“你看看我这个儿子……都几岁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雷婷强忍着快要迸发的笑意回头坐好,看着汪妈妈准备的满桌美食。

“哎哟,他一定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他睡眼惺忪的样子,你不要介意呢。”汪妈妈笑着解释。

“不会不会。汪妈妈。”雷婷敛了笑意,认真地回答。

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

再下来的时候,大东一身闪闪发亮的西装,不过雷婷的反应却是:“你感冒啊?”

大东冷汗滑落:“没有啊……”干巴巴地开始找话:“呃……今天天气不错啊……雷婷,怎么有空来看我啊?”

雷婷顿了片刻,还是坦白:“汪妈妈call我来的。”

“什么?”大东还没反应过来,汪妈妈已经赶快来救场:“儿子啊,来……赶快赶快,我们都在等你吃早餐。”

大东坐下来,才看到一桌子满满的各色早餐,汪妈妈热情的招待让两个人都有些心虚的静默。

昨天……他们互相表白了心意,终于开始在一起了……

今天……汪妈妈不知道,还在……帮忙牵线……

/“你……没有跟汪妈妈说……我们……”/雷婷对他传音入密。

/“没有啊……不过如果你想现在就见婆婆的话,我也没意见啊。”/大东偷笑着回答,张口就说:“妈,我有……嗷——!!”

“怎么啦?”汪妈妈吓一跳。

“……没有……”大东把错位的五官都调整回来,挤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雷婷,你还真的下的去脚,踩那么用力,很痛。”吃完早餐,大东送雷婷出来。

女生偏头看了他一眼:“谁让你想要乱说话?”

“我哪有要乱说话?”大东无辜,“是你自己问我……嗷——!”

良久,大东纠结的五官才恢复原位,他摸摸鼻子确定没有歪:“好,不说了嘛……一个女孩子那么暴力……怎么嫁的出去……”

“汪大东!”雷婷脱口而出地喊道,大东立刻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拿起她的手,牵起她,十指相扣:“哎,不要生气。走吧。”

“你放手。”女孩还在生气。

“我不放。”大东看着她的脸,笑:“而且只要我不放手,你是挣脱不掉的。”

以暴制暴可是大东一贯的传统。

“你……”雷婷低头,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知道他不是在说空话,只好乖乖一起往前走。

她不知道他要走向哪里,可是好像只要他这样牵着手陪她走下去,不管去哪里,她都无所畏惧。

“这里,是我很熟悉的教堂。”大东带她去的地方,竟然是一个教堂:“我闭着眼睛都可以走路哦。”

“是嘛?真的有这么厉害?”

“真的啊。”大东认真地肯定着,在讲台上坐下来:“我每次来教堂的时候,我都坐第一排。但是我之后,就不敢坐第一排。你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

“就是……我坐在第一排椅子上,听我爸讲道的时候,不小心睡着跌下来。”想起小时候的糗事,大东忍不住的笑意。

“哈?你上课也睡觉,听你爸讲道也睡觉,我要是你爸我打你屁股……”雷婷不满。

“哎,我爸他从来没有打过我的。”大东认真地澄清:“倒是我妈很生气啊,她说我超不给我爸面子的,然后罚我拖地一个礼拜,我爸求情都没有用哎。”

“我看不出来汪妈妈是那么严厉的人啊。”雷婷忍着笑试图跟大东一样认真。

“她年轻的时候真的非常严厉。不过现在改很多了。但是如果她脾气拗起来,我跟我爸还是要靠边站……”大东极其认真地讲述着。

想象汪妈妈在客厅里面发脾气,他和汪爸爸在墙边罚站……雷婷笑了出来,没有发表意见。

“不过我倒是挺意外,我妈怎么会约你来我家吃早餐。”大东看向雷婷,多了一份小心:“你不要介意。”

“我不会介意啊。”雷婷看着他的眼睛,想了想,认真:“我很羡慕你。”

“……羡慕?”

雷婷轻轻点头:“从小,我的爸妈就去世了,我的外公在我八岁的时候干脆搬到国外去。所以从我有印象,我的家人就只剩孙管家跟万钧。……我真的很羡慕你。”女孩看向她身边的男生:“你可以跟你的家人一起吃饭,一起斗嘴,他们还可以处罚你,你还可以跟他们撒娇……”

“雷婷。”大东看着身边声音越来越低的女孩,唤她的名字。

雷婷没有再说说下去,但是伸手去握着他们牵着的手,感觉到她现在能够握在手心里的温暖,微笑。

“汪大东,今天的早餐我真的吃的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难怪,她会那么重视中万钧。因为他是她的家人嘛。大东心疼地看着那个在难过的女孩。

“你,一定是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雷婷却说了这样的话:“你真的很幸福。”我没有得到的幸福,至少你得到了——所以,才有现在,在我身边的,这样的你。

大东起身站在她面前:“我说真的,你可以把我家人当成你的家人,想吃饭就来吃饭,不管早餐中餐午餐或晚餐或宵夜,把我爸妈也可以当成你爸妈。”

他是认真地在说这样的话,他,真的想要给她一个家。

雷婷看着他认真地神色,想到她刚刚踩他的那两脚,有些窘迫:“……啊?……什么啊……”

“总之你可以把我爸妈当成你爸妈。因为他们都很喜欢你。”大东干巴巴地解释。

雷婷静了那么一秒,缓缓点头,微笑。

大东的耳际,再次想起了那个旋律。钢琴的声音,小雨说的,他心里的音乐。他轻轻地哼起。

“你在唱什么?”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大东想了想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她明白:“就是我脑海里,一直浮现的旋律。但我问过很多人都没有人知道这是哪一首歌哎。”

“不然你再哼一次,搞不好我听过。”那个旋律,似乎很熟悉……

“可是……它是钢琴的声音。”大东看到教堂角落的钢琴,拉着雷婷的手,带着她过去坐下。

“我不太会弹哦,不要笑我。”大东先申明。

“我不会笑你,你弹。”

大东并不会钢琴,仅有一只右手弹奏出最简单的主旋律。孤单的音符一个一个连贯成一个仿佛来自前世的记忆流光,一下一下地,轻轻的敲在心上。

雷婷的脑海里流淌着这首曲子的旋律,坐下来,右手放上琴键就自然的弹出接下来的音符,再自然而然的加上左手——就好像这首曲子,她曾经弹过很多次。

“你怎么会知道这首歌怎么弹?”大东的疑惑。这首歌,在他的脑海里,就是雷婷弹得那个样子。他只把主旋律哼给小雨听过,小雨帮他记了谱,教他学会了用钢琴弹这段曲子,却从来都没有找到过那是什么曲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耶……我其实是第一次听到那首歌。就觉得,好像很耳熟,然后就不知不觉地弹出来了。”雷婷也并不清楚。

“而且,我刚刚还有一种感觉,好像我们两个,已经认识很久的样子。”

我也是。那曲子明明很耳熟,可是偏偏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为什么……我会知道汪大东脑海里的旋律啊……

因为被扭曲的而消失的时间里,你们曾经相爱过……

美好的周末,小雨还是一大早起了床去锻炼,然后去了快要结束考核的这一季御林军新人训练。陪一群人动了手,初夏的天气一身大汗实在是不舒服,小雨于是开车回家想要洗个澡。

地下停车场,他开车到达自己的车位,就看到隔壁的车位上停着一辆车——她家来客人了。地下停车场的车位就是按照公寓号码编排,他曾经以为隔壁没有住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隔壁的停车位永远是空的。——而钟情,没有车的人自然没去过地下停车场……

小雨停好车子,就看到旁边的车子下来了四个女人——全部都是非常高挑而纤瘦,联系到她的职业,大概都是模特儿。

四个女人从后备箱里拿了三大袋的食物,搭上了同一班电梯。

她们轻声地笑着聊天,虽然声音不大,封闭的电梯里,小雨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钟情她还好吧?她昨天加今天整整两天没有发微薄,真的太不正常了。”明显担心的声音。

“不是接到电话了,至少还活着,还知道饿……”说话人提了提手里的食物袋子。

“够不够啊?”担心的女生翻了翻袋子:“你买了什么……生的……天哪,钟情哪会煮饭啊?还是你会煮?”

“她一个人住那么久,怎么可能不会煮饭?”不可思议。

“她从来没有下过厨。”显然的知情者:“所以,你最好不要太期待。”

“那我来煮好了啊……”

“就算你会煮,钟情家厨房有锅子吗?”充满质疑的声音。

“……”

小雨忍不住微笑。

他去过她的厨房,虽然所有东西都有,但是非常干净整齐——从来不用的那种干净。

“叮。”电梯打开,门口就已然站着一个有些软绵绵的身影。

钟情穿着家居服,脚上趿拉着拖鞋,随便散着长发,有些没力气地站在那里:“你们终于来了,我快饿死……”话没说完,就没去了声音。

他竟然也在电梯里。

小雨洗完澡出来,套上干净的衣服,正在擦头发,就听到门铃响。

是刚才电梯里的四个女人中的一个,带着恰到好处的浅浅微笑:“先生,你好。我叫Elaine,是隔壁钟情的朋友,正在煮饭,可以问你借一些厨房调料吗?”

小雨看了看她明显带着好奇和探究的神色,没说什么,侧身请她进来,然后带她去厨房。小雨较少自己下厨,但是偶尔还是会自己煮东西吃,所以厨房里的东西还算是齐全。

女生仔细地看了一圈,拿了油,盐,酱油——在她把手放到辣椒粉的瓶子上的时候,小雨开口了:“她不吃辣的。”

他们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关乎晴晴的喜好。

Elaine立刻抬头看了他一眼,奈何某人淡定平静的表情就好象说:“地球是圆的”一样理所当然。

辣椒粉瓶子被拿起来,女生挑眉,带着狡黠的意味:“我喜欢吃……先生跟晴晴很熟吗?”末一句是掩不住地好奇。

“见过几次。”小雨四个字把一个主观描述变成一个客观事实。

女生没再说什么,礼貌地致谢,往外走:“我们煮完饭就马上还回来。”

“不必。”小雨简单地说:“我晚点就要出门。”

“那让晴晴晚上过来还你。”Elaine离开客厅的时候,看到茶几上,放着那个小雨没有戴上的钢琴戒指,身子轻颤了一下,脚步就那样停了下来。

仿若喃喃自语的两个字极轻极轻地传来:“寒冰……”

小雨瞳孔微缩,却并未动作。

“我叫木莲,异能身份编号MP27458。”女生郑重地跪下。

“你不是我的人,不需要向我行礼。”小雨声音淡淡。

Elaine却没有起来:“我爸爸,是木玉田,异能身份编号MP27012,到五年前为止效命于寒冰手下。”她脸色极其认真。

爸爸的最后一次任务,是寒冰亲自帮他挡下了攻击,他才能活着退下来。而那一次,寒冰受伤休养了足有一月。爸爸回来之后,把这件事在她耳边重复了千万次,要她永不忘这恩情!

小雨有些没想到,把人拉起来:“都是过去了。田叔还好吗?”

Elaine正在愣神。她跑来借酱油,其实是因为看到电梯前面晴晴看到他的脸色,颇有试探的意思。但是他,竟然是寒冰!御林军顶尖的人物,四大统领之一的寒冰,居然住在晴晴隔壁……

她正在感叹,却突然想起:三年前晴晴来这里工作,是她自己让爸爸帮忙找的房子……所以老爸就把她塞进了御林军的宿舍……

这世间果然没有巧合这回事……

“我爸他很好。”Elaine终于回过神来:“就是越来越胖了……”她突然意识到,他已经问完了,也没有打算再继续这段对话。Elaine愣了一下,提起东西就要往外跑。

“等一下。”小雨开腔,停顿了一下:“稍等。”

隔壁的公寓,门被拉开,客厅里钟晴正在帮三个模特对身上走秀要穿的的裙子做最后的调整。

Elaine进厨房放调料,其中一个的部分已经完成,被钟晴吩咐去换衣服煮饭。

“晴晴。”Elaine从厨房出来:“这个是隔壁的先生给你的。”

白净的掌心,躺着三颗钟情最爱的巧克力。

钟情偏头一看,就愣了那么一下,一错手却把调整的别针扎到了自己的手上!

一整天难舍难分的约会,大东和雷婷刚刚打发走乱入的金宝三,正要去吃晚饭,就听到雷婷的手机铃声。

雷婷示意大东稍等,接起:“灵龙什么事?”

“king,柠檬高中和西柚高中大批人现在在往郊区废弃篮球馆移动,看样子是要两校打群架。”

“怎么回事?谁的消息?”

“今天是全国高中篮球联赛总冠军决赛,柠檬高中PK西柚高中,但是西柚高中主帅没来,据说是昨晚被人下了黑手,所以输了比赛。西柚的人就怀疑是柠檬高中的人做的,赛场上篮球队的人已经打起来了,两边就说比完赛要重新较量。班上女生也去看比赛了,亲耳听到的。”

雷婷思考了片刻,看了看大东。

“要我陪你去吗?”男生看着她,温暖的眼光里是纵容的。

雷婷微笑:“我知道了。那里见。”

不得不说,这个废弃的篮球馆,真是个打群架的好地方。四周什么都没有,不会引人注意,而且地方很大。

“king。”灵龙看到人过来招呼。

他身后,那个谁,中万钧,裘球,点不小,厉嫣嫣,止戈……几乎站着整个终极一班。

“灵龙,你把大家都叫来了?”雷婷有点不赞同。

“King要出手,当然不能没有终极一班。”花灵龙笑着报告:“除了辜战手机关机,其人都在这里了。”

雷婷点点头:“走吧。”

篮球馆里,已经打得一片混乱!

“住手!”雷婷有点头疼地大喊了一声,奈何两边的男孩子们已经打红了眼睛,哪里听得进去!

“灵龙那个谁,去。”雷婷轻声吩咐。

两个男生立刻跳进了混战之中直奔两个带头人物而去!

两个学校的老大已经看到了人,人高马大的两个男生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过来招呼:“King老大。”

“叫你们的人先住手。”雷婷淡淡地说。

“King老大,我自己可以停手,但我的兄弟是不可能停手的!”西柚高中的老大大声:“他们对我兄弟季然下那种黑手,人现在还在医院里,我们哪能咽下这口气!”

“季然?”竟然是他?

为首的两个人已经被灵龙那个谁打趴了,鼻青脸肿地被丢在人群之中,震慑得所有人都有些不甘心地停了手,却仍然嘴里不干净地互骂着,人群里一片嘈杂,雷婷轻皱了眉,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于是下一秒钟,空气里蓦然划过两声极响的:“砰”!“砰”!两声。爆炸的声音和一丝火药的气味,那是枪声。

所有的人,都一片瞬间死寂,抬头看向那个方向。

高高的篮球架上,横杆上坐着一个极其帅气的男人,右手臂搁在屈起的膝盖上,手上小巧的手枪闪过乌亮的光泽,轻巧一转耍了一个枪花:“我女朋友要说话的时候,麻烦你们都给我保持安静。”大东不经意地看着下面,轻轻地开口吩咐。

那是一个长久身在上位的人对下属的姿态,连声音都不必抬高,他说的话,就是命令。

雷婷也有些讶异,但是不过微笑了一下,就转身看着这一片被吓傻的人群:“理由。”

“他们柠檬的人阴我们西柚的人!”

“我们才不屑做那么下三滥的事情!”

“肯定是他们下毒手,否则怎么会那么巧!”

哗啦啦的一片争吵声瞬间响起来,可是没两句话,他们就看到King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表情,一个两个的,都安静了下来。

King已经知道了缘由,先问西柚的老大:“伤的怎么样了?在哪儿出事的?”

“伤的很严重,医生说至少要躺一个月。出事的地方,就是彩云街。”说完有些愤愤地看了一眼柠檬高中的人。

雷婷了然:彩云街离柠檬高中不过百米之遥。

“King老大,我以柠檬高中的老大之名担保,绝对不是我们做的!”这一边却信誓旦旦。

雷婷看着他的眼睛,片刻,笑:“我知道不是你派人做的,但是你手下的人,却不能保证没有异心。”

“你凭什么怀疑我们?!”他身边的一个小弟立刻喊出来!

雷婷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我在跟你们老大说话,这里没有你插嘴的地方。”

“你!”男生被气得快要噎住!

“是篮球队的!肯定是柠檬篮球队的人做的!”西柚高中的老大补充道。

柠檬高中篮球队,走出来一共七个人。各个神色不爽,看着雷婷的眼神,各种不服气。

没跟她动过手的人,差不多都这么不服气。雷婷也不介意,看了一圈他们的神色:如果不是演技惊人,那么,就不是他们做的。

至于证据么……雷婷抬手示意终极一班不要妄动,然后微微笑起来,下一秒钟,已经瞬间窜了出去!

十秒。十秒钟,雷婷悠然踩回原位,看着七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不是他们。”

她试了他们每人一招:“我跟季然动过手,他们几个,还不够把他伤到这个程度。”

篮球队的脸色变得白不白红不红的尴尬。

“都回去吧。下次动手之前,动动脑子。”雷婷看着一群脑子充血的男生:“有人挖陷阱挑拨,你们就两个学校的人一起傻傻往里跳。”

一群男生面面相觑,一片死寂。

“多谢King老大。”两边的老大出声。

如果没有King来,两个学校无缘无故动手打成一团,岂不是要笑死人!

两个学校的人都垂头丧气的离开,终极一班这才轻松起来,裘球一脸认真地看向架子上的汪大东:“汪同学,带枪是违法的。”终极一班的人也是一片不解的神色。

“是吗?”大东笑了笑,朝天又开了一枪,却一片安静,只在枪口冒出一缕轻烟,大东手指一点手机,这才传出“砰”!的一声枪响……

“ho……”裘球笑:“原来汪同学你也会骗人哦!”

“好了大家。”雷婷看着所有人:“谢谢你们能过来,现在都可以回去了。”

“拜拜King。”“King拜——”各种告别的声音,人群散去,中万钧走到门口,看着汪大东跳下来牵起雷婷的手,心中一疼,扭头走了出去。

“你在骗他们对吧?”雷婷看着大东:“最开始的枪响,是真的。”

大东无辜:“哪有!你不是也看到了……”

“好。枪在哪儿?”雷婷不信。

“哪有什么枪啊……”大东笑得很无害:“你看我身上,哪里有枪?”

他双手空空,没有带包,也不可能藏在衣服里不被发现——“汪大东,让影子帮忙拿东西犯规哦。”

“……好啦。”大东看着雷婷,抬手,那个乌亮的武器就被丢到了他的手心。

“小心。”转个方向递给她。

“你为什么身上会带这个?”真的放在手里的时候,雷婷有些不安。

“哦……当兵的时候留下来的喜好嘛……”大东的笑容在看到雷婷的神色时淡下来:“雷婷,你不要担心,我不会有危险的。”

那是致命的武器,他随时带着它,就表示,他随时都有致命的危险。

“你……绝对不能有事。”雷婷轻声。

大东看着她的神色,放下心来。今天开枪,是冲动,也是测试。他习惯了要说话的时候下属安静的等着,看到她烦躁地按太阳穴的时候几乎是直觉地开了枪。

但是他不后悔。他是兵器之母刀鬼的儿子,他身边注定会环绕着众多武器。如果雷婷连他带枪都接受不了,那他们之间横亘的,就远不止是十年了。

送走了客人,小雨擦干了头发,带上戒指就出门,锁门之后,就看到Elaine推着钟情往电梯走:“非去不可!”

“不会死的啦……”被迫出门的女生脸色难看:“我讨厌医院……”

医院?

小雨没说什么,按下电梯按钮。

“死了就来不及了。”Eliane这才看到小雨,顿了一下,才把那句问好咽了下去。

钟情自然也看到了害自己扎到手的罪魁祸首,闷闷地闭嘴。一路无话地往下,两个人从一楼大堂出去——那车并不是她们两个的,是要打车去么?

开出停车场,上了路,从公寓门口经过的时候,看着两个女生顶着大太阳在等车。

在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踩了刹车。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小雨其实有些懊恼:他做了一件完全没必要的事。

可惜,车子已经精准的停在了她们面前,他也只好开口:“上车。”

Elaine眼睛一亮,明显的惊喜,拉开门就把钟情塞了进去:“那就拜托你啦先生!”然后迅速的溜走了!留下钟情怨念地看着那个跑走的身影,然后低头看看这辆车——拉风的跑车,只有两个座位,给了Elaine溜走的理由……万恶的有钱人……

车子却一直没动。

钟情好一会而才发现这个问题,终于侧头去看那个男人。那人明明就看着前面的路,却她一转头就听见他淡淡开口:“安全带。”

钟情赶快扣上了安全带,乖乖地坐着:“其实,不用麻烦——送我到前面路口就可以了。”那里比较好打车。

“顺路。”小雨轻飘飘的两个字,就问道:“为什么要去医院?”

“嗯……我被针扎到了手……”钟情老老实实地承认。

小雨终于转过去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眼,但是钟情发誓他在鄙视她……

扁扁嘴郁闷了一阵子,钟情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他,突然发现——他穿着她送的那件衣服!自己最喜欢的设计终于穿到了活人身上,钟情一扫郁闷的心情,仔细地研究了起来。那目光颇为明目张胆,小雨自然注意到了,也猜到了原因,随她去。

只是钟情同学的设计师脑瓜终于开始运转,目光带着挑剔的审美,注意到了他抬手的时候肩膀一处不自然的地方,开始皱眉。

半晌,她冒出一句:“今天你回家之后来我家一趟。”

小雨有些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女生正看着他的衣服一脸研究:“唯一一件的作品,还是一定要量身修改才能完美。”

所以她那天莫名其妙的逐客令又是怎么回事?小雨觉得她的思考回路有些不能理解,开口:“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没关系。”钟情想也不想:“我可以等啊。”

满脑子设计图的修改直到针头扎进皮肤里的尖锐疼痛传来,钟情终于意识到——她是来打针的!

疼痛还没散去,她就听见那个男人说:“你自己回去吧,再见。”

钟情愣愣的点了头,看着他的身影利落地走远,消失在电梯里,打了结的脑袋才终于转了回来——该快回家把想到的修改记下来!!!

小雨是来看昨天炎阳查到的吃了Fallen Angel的三个人的情况的。大东刚刚开始恋爱期,这种小事小雨就帮忙来跑一趟。

医生是寒水的人,跟小雨却是大熟人——常常受伤进医院的关系:“两个麻瓜的情况很好,除去昨晚进来的时候不稳定之外,现在各项部指标都已经恢复正常。估计再过六小时,体内的Fallen Angel就会全部代谢完毕。”

小雨点头:“那个异能行者呢?”

医生摇了摇头:“情况不容乐观。那两个麻瓜说他们每个人只吃了两颗,现在那个异能行者已经差不多异能散尽了,但是fallen angel的药性还是在体内,基本上只代谢出了一半。”

“救的回来吗?”小雨皱眉。

继续摇头:“基本上没有希望。Fallen Angel的药性非常凶。除非原创人自己研究解毒剂,否则,Fallen Angel作为兴奋剂广为流传的话,碰到的异能行者几乎都要死。”

小雨从医院出来,打电话给大东说这里医院的事,还没开口就听到大东语速飞快:“小雨,我正要打给你,断肠人被人袭击了。”

“谁?”小雨皱眉。

“断肠人不认得,是异能行者。要不是辜战正好在附近,断肠人就危险了。我就是要跟你说,你立刻派人到学校来保护断肠人。”炎阳现在当值,没有多余的人手。

“知道了。他伤得怎么样?”

“皮肉伤,但是我看还是伤的不轻,对方没有下杀手,但是绝对不是路边的混混。”大东的声音带着肯定。

“好。”小雨挂了电话。

大东放下手机,看着雷婷的神色:“别担心,小雨的人很快就来。”

“你真的觉得,不是黑龙做的?”雷婷轻声问道。

“当年武裁所除了一个文裁决,所有的裁决人都死了,只有黑龙和断肠人活下来。”大东告诉她:“那个时候他放了断肠人一命,现在就更没有理由要杀他,打伤他,就更没意义了。”

雷婷点头,没有再问。

大东却没有放松。打伤断肠人,是一个警告,而被警告的人,就是黑龙。这件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想要警告黑龙的人,会是谁呢?

庇护所,小雨派人去了福利社,回到起居室里,就看到雷克斯半靠在沙发上,面前一大摊文件,脸色有些不好。

他闻到酒精的味道,那是宿醉的气息——雷克斯竟然会那样喝酒?

“小雨,十年前大东中速环针的时候,你有注意到什么特别的地方么?”嗓音也有些模糊的发问。

小雨略一思考:“你怀疑大东看到的假的田欣老师,是当年的武尸‘无’?”

雷克点头:“荷包蛋爆炸事件,黑龙身边的武尸只有盟主和安世杰。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善恶对撞失去异能,但是其它的武尸应该没有失去异能……”

所以,他们现在应该依然存在……“可是御林军从来没有发现过任何线索,何况金时空现在唯一有记录的魔化家族已经失踪,会魔语的人根本不存在。”金时空的魔界入口仍然不明,但是从御林军逮到的各种魔类和出现的地点来看,金时空的魔界出口绝对存在而且就在国内。但是只要出现的魔已被发现就会被立刻消灭……

雷克斯疲倦的闭着眼睛:看了一大堆十年前有可能是武尸的失踪学生资料,他已经头痛欲裂,更何况他从来没有亲自看过武尸‘无’哪怕是易容后的样子。

“他易容术非常精湛,除了眼神不同,几乎看不出任何问题。”小雨回忆了片刻,总结。

雷克斯头更痛了:十年前‘无’出现的两次都是非常短暂的时间就被发现了,但是这一次大东可是在他身边好几天……大东经历过非常严酷的训练,除了大东对田欣原本的信任,‘无’所有的表情语气都不可能有分毫差错才能骗过大东……所以这十年来‘无’的易容术更加进步,演技更加精湛……

易容术……演技……

雷克斯全身的血液都突然冷了下来。

短暂的时间只要容貌相同就能够骗过去,但是几天的相处,就必须要把姿态神色都做得完全相同。田欣……提到她,想到的第一个姿态,就是性感……

所以,武尸‘无’,根本就是一个女人!异能行者的异能天赋都是天生的遗传,所以男生并不会表现出对女生的绝对优势——田欣本人甚至还具有超乎寻常的武学潜力。所以,没有理由认为,武裁所的武尸都是男生!

十年前大东被武尸‘无’攻击,她选择了易容成安琪,也一定有一部分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女生!

而他,有六成的把握,知道‘无’,到底是谁……

武尸无,十年前用速还针伤了大东的超级高手,人如其名,由于善于易容模仿,他常常会以对手最亲近之人的样貌出现,接近对手,然后趁其不备,全力一击。她假扮过小雨,用速还针划伤了亚瑟。大东看见她的那一次,车牌号码来自租车公司,登记的名字和身份号码都是田欣本人,所以,无不会开车或自己没有车……

大约三十岁的女人,异能高手,善于易容,不会开车……就是那个人,吴珊珊。国内最顶级的化妆师,暗夜明身边的御用班底——只要她出门一天,她就陪着一天。而雷克斯扫过暗夜明之前的日程,假田欣出现的时刻,暗夜明在公司为新专辑练习,给吴珊珊放了假。

《三国鼎立》片场,黑夜之中,只余下几束光,穿着古典长裙的女子逶迤走过长街,眉眼之间,是淡的让人心痛的哀容。

“卡。OK!”导演的一声令下,片场重新热闹起来,助理冲上去递水扇风,陪着暗夜明慢慢地往保姆车走。女生在行走中偶一抬眸,便看到了那个角落里站着的男子,还有他看得透一切的锐利目光,脚步微停。

女生迎着他的目光看去,欠身致意,然后,继续走过。

雷克斯看着那个女子的骄傲,并不惊讶,却在下一秒钟,眼神定格。她的助理为她扇风的手腕上,带着那只镯子。他亲自为她订制的那镯子——看来,她并不喜欢。

/“吴珊珊是武尸,我要带她走。”/雷克斯转身离开的同时,传音入密。

/“好。”/女生的声音不停顿,不怀疑,不惊讶。

/“你的造型师和化妆师助理都在?”/

/“嗯。”/清谈的回答。

再无二话,雷克斯带着她的化妆师,消失在黑夜里。

保姆车的车门关上,暗夜明看着窗外,接过了助理递回来的手镯。

这样的小事,他从来不必亲自来的。可是,他毕竟是来了。毕竟,是问了她的想法,关心了她的妆容。

在十年即将终结的时候,她毕竟有了日后可以怀念的记忆。

八年前她的第一次吻戏,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NG了无数次,被导演骂得那么惨,她没掉一滴眼泪,却在那一天,偷偷动了ken的电话跑去找他,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他的唇。

她的初吻,她的初表白:“我喜欢你。”

那一天,耗尽了她一生所有的勇气。

他却一如从前。他不接受,她也不强求,因为勇气用完了,就只剩下骄傲了。

那一天,男主角的吻落在她的唇上的时候,她听到自己说:暗夜明,这是他给你的名字,你要成为最成功的天后,才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他却几乎从此消失。

她在穿心蚀骨的思念里甜蜜地微笑,第一段绯闻,似真似假。直到年终颁奖,她被媒体写成了娱乐圈的笑柄,他的镯子,两个月后送到了她手里,没有一句话。

就仿佛消失了。

她一天一天的等待,一天一天的成长,直到,心湖平静如古井。她甚至已经不记得,她现在所念念不忘的,是她十年前的纯真初恋的他,还是初恋的心情。

十年的末尾,至少,有一个完美的告别。

雷克斯直接让人把吴珊珊送到了小雨这里,自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小雨处理完毕报告盟主,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

出了电梯,看了一眼隔壁的门口,小雨凝神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只听到平稳而细微的呼吸——她已经睡着了。

小雨便没有去按门铃,径自回了自己家。

只是在沙发上脱掉外套拿出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微博的留言:“先生……你怎么还不回来……”时间,是四十分钟前。

她,一直在等待……自己。

小雨静静地坐了一阵子,扔下手机,起身去洗澡。

在水声中,他听到了在深夜突兀的门铃声——她醒了?

小雨匆匆地关了水,草草地擦干穿了衣服,疾步出去开了门。

一个满脸倦意的女生软绵绵地站在门口:“你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我在等你唉。”

“你不是睡着了?”小雨看着她光着的脚,觉得有点碍眼。

“微薄留言的回执啊……你怎么知道我睡着了?”女生揉揉眼:“快点过来弄一弄,我明天还要起早……”女生说着,便往回走。

“你把鞋子穿上……”小雨看着她光着脚走在冰凉的大理石地上,忍不住再次出声。

“哦……”钟情随口应了一声,抬手推门——纹丝不动。

“你没带钥匙么?”小雨怀疑地看着她。

“它为什么锁上了?”女生莫名其妙。

小雨叹气——公寓的门,是自动锁。她一个人住,每次出门都是带钥匙的,所以,恐怕根本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女生完全傻眼地站在那里。

她光着脚,头发散乱,穿着家居服,什么都没带的,被关在了家门外面。

“天啊……”女生终于懊恼地抱头蹲下:“我是白痴……”

“起来。”小雨无声地叹气:“先到我家来吧。”

小雨的客厅,女生趿拉着小雨找来的拖鞋,听着他低声地电话:“……好,谢谢。”

小雨挂上电话:“这锁是特制的,公寓的锁匠明天下午才能过来。”

这公寓是钟情租的,因此小雨本以为管理员那里必然有备用钥匙——但是设计师钟情小姐在室内暴风雨之后,就把备用钥匙拿走了……

“……谢谢你。”钟情低声道谢,起身:“那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儿?”小雨看着她。

“……”女生眨了眨眼睛:“……反正……不能留在这里啊……”

看表情就知道根本没有想过出了这个门该去哪里。

“我可以去朋友家……”钟情慢半拍地回答。

“你带钱了吗?”小雨平静地看着她:“还是手机?”

……女生的表情一片迷茫……

“今天先待在这里吧。”小雨开口:“明天人来了再回去。”说完,没等她回答,就起身上楼去了。钟情满脑子混乱的思绪终于慢慢的连成了一个完整的逻辑,在沙发上小小的蜷成了一团。

惊天动地的擂门声把钟情从梦里吵醒,女生揉了揉眼睛,好半天才想起来——她把自己关在家门外了,这里,是隔壁……

看一眼钟——快四点了……

“有人在敲你的门。”小雨穿着睡衣从楼梯上下来,眼睛里是抹不掉的疲倦。

钟情这才反应过来,一跃而起冲向门口拉开了门往外一看:“木木?”

又没穿鞋子……小雨看着女生熟练无比的光着脚冲出去,微叹了一口气。

Elaine奇怪的转身,眉头皱成一团:“你怎么在隔壁?”

“我不小心把自己关在外面了……”钟情怏怏地:“三更半夜的干嘛跑来?”

“还说!”女生气不打一处来:“秀场那里好像出问题了,云姐打你家里手机几百个电话你都不接,还打到我这里来了。害我大半夜被吵醒还要跑来找你,赶快走啦。”

“出什么事啦?明天秀的衣服我全部都弄好啦……”没睡醒的钟情边问边往电梯走。

公寓的门被拉开,小雨表情淡淡地走出来,把一条薄毯递到钟情手里,弯腰把拖鞋放在了她脚边。

女生有些窘迫地发现她甚至都没有说一声告别,愣了片刻,才低声说:“谢谢。”

小雨正要开口,Elaine的手机响起,一接起就听到听筒里传出整个电梯间都清晰可闻的咆哮:“钟情她死掉了吗?!”

“云姐,我们在路上了,很快就到。”Elaine轻轻巧巧地回答,虚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仿佛各自不相干的表情,笑:“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先生送我们去?我们有点赶时间。”

作为一个美女模特,她的请求,还从来没有男人拒绝过。

小雨本来想说,如果她回来等开锁的时候没有地方去,可以去管理处拿备用钥匙,不过被女生这样一问,反而愣住了。

空白了那一秒,“稍等。”小雨没什么表情的吐出两个字,转身进了公寓。

“木木……”钟情穿上拖鞋,慢慢地披上毯子,皱着脸看着好友:“这么三更半夜的你干嘛麻烦人家……他三点钟才回家的……”

“你半夜三点都住到他家去了,还有什么更麻烦的啊我的好姑娘。”女生帮她整理好身上的毯子。

车子飞驰在夜晚空旷的大道上,两个女生在后座轻声地说着话。

“什么事这么急啊?”

“好像是那件新一季的小礼服,米色那件记得不?原来的模特生病了,现在找来顶替的身型相差很多,要你亲自去调整。”

“什么?”钟情困倦:“明天去调整不就好了……”

“好像是个顶级模特吧,云姐费了好大劲请来的,人家都半夜来准备了,设计师总不能不管咯……”

“到了。”车子稳稳地停下,小雨的声音传来,带着隐隐笑意。

很巧。她们明天的要举办服装秀的地方,竟然就是暗夜艺术中心,御林军的产业,就挂在小雨的名下。每一年,都会有很多艺术家在这里办活动,比如这个月底,就有一位小提琴家的独奏会在这里举行。这个城市里小雨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第三展厅后台,Elaine先进去给两个人拿来了后台区的一次性通行磁卡,一人一张地递过去:“云姐已经快疯了,快点。”

小雨的脚步,却停在了那里,看着两个女生,冲进了后台,才低头。

手中的磁卡,是那种可以重复冲磁的磁卡,特别的是,它仿佛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小雨把那张小小的卡片放在鼻尖轻嗅,整个人的血液,就几乎都凉了下来。

那种若有似无的气息,是魔界的气味。极其轻微,却让人遍体生寒。这个时空里,也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种气味。

有来无回的魔界里,除了出现就会被消灭的魔,就只有铁时空有两个人从魔界回来,而十二时空里,唯一从魔界来的东西,就只有那个,冥界磁石。

现在,在铁时空异能转换所的冥界磁石。

他曾经有一次受重伤被送到铁时空灸舞盟主那里,因为他的身份不能大肆传功给他,所以在那段时间里,他们就待在异能转换所,把磁石的能量由灸舞传到他身上。那个空荡荡的异能转换所,他养伤期间朝夕相对的冥界磁石的气息,他决不会弄错。

冥界磁石在肉身溶解池中待了那么久,所带上的,不只是魔界的能量,还有它的气息。而这个时空里,只有他看过冥界磁石,也只有他能认得那个气息。

魔没有必要动一张卡片,小雨手上的那个证据,只能说明,在金时空似乎已经销声匿迹的魔化人,终于重新出现了。

与对付魔不同,御林军的规矩不能杀伤人命。不但不能杀,很多魔化人的能量,是以生俱来的遗传。除了铁时空的洗魂曲,他们永远不能摆脱这能力,而御林军,也就会永远面对无止境的善恶之争。魔化人的出现,在魔界入口都没有明朗的金时空,将会是一场浩劫。

小雨静静的站在那里,脑海中闪过无数的思绪,最后停留下来的,却是那个女生奔跑着离开的身影——她已经进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庇护所。雷克斯终于放下平板开始吃一碗已经凉了的馄饨。 “这里的房间,都可以移动,是不是?”暗夜明忍不住轻声提问。 ...
    暮临末世阅读 2,334评论 2 13
  • 体育课总是终极一班最欢乐的时光。三对三的篮球比赛,三箱饮料的彩头和所有女生的欢呼让比赛变得更加激烈。只是汪大东的动...
    暮临末世阅读 3,485评论 1 15
  • 夜晚,雷婷从自家练功房出来,就听到手机在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却不依不饶地响着。雷婷接起,喂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
    暮临末世阅读 5,205评论 1 22
  • 练团室,东城卫的几位和现为北城卫队长的Achord已经在里面玩得热火朝天,刚推开门,涌出来的音量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堵...
    暮临末世阅读 2,857评论 1 15
  • 清末民初,政治腐败,外敌入侵,整个景德镇的陶瓷业也是惨到不行,连吃皇粮的御窑厂都倒闭了……乱世总是会造英雄,这时有...
    景德壹瓷阅读 9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