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丧路人甲

大漠中新开了一家客栈,名唤:何久居。

店门上有一副笔法豪放的对联,上联是:江湖儿女何处可久居,下联是:四海为家不如喝酒去。

午夜时分,风姿绰约的老板娘,持剑倚门邀来人。

嗜酒如命的厨子,在每个熬不过的饥肠辘辘的夜,躲在厨房里与酒长眠。

账房先生永远算不对工钱,所以干脆永久拖欠。

伙夫和店小二蹲在凳子上,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

掌柜的拿着小皮鞭在院里,断断续续有“啪啪啪”声萦绕在耳边。

不大的两层小店在茫茫戈壁上显得尤为扎眼,来往的过路人看见了都想着进来讨口水喝,落脚歇一歇。

此时,远处有一身影晃动。

一个想不开的行路人甲执意要西行,结果在满目骆驼刺的戈壁里找不着北,伸着脖子四顾遥望只想看见一缕救命的炊烟。现实却是瞪大的眼睛里浸满了风沙,流下了两行悔恨的泪。

捂着袖子擦干了泪,抬头看见一抹红色从漫天黄沙里杀出重围。



就这样,路人甲被老板娘捡回了客栈。

路人甲年方二八,正时血气方刚时,白嫩的脸上写满了涉世未深。被老板娘领进门之后,话还未说,先咕咚咕咚地来了两大碗水。

碗还没放下,老板娘的声音悠悠传来:“这两碗水,白喝是万万不可的,要知道本店概不赊账,你……”

“我没钱”

“你有啥”

……

“我有支付宝”

“支付宝?”

“我们这里可以用金元宝,银元宝,实在不行也可以用珠宝,这支付宝是啥子哟?”

“支付宝,就是扫一扫,我的银子就到你的口袋了”

路人甲话音未落,只听小二一声闷哼,“小子,休得调戏老板娘!”

“误会误会,在下如何敢调戏老板娘,只是身上真的是没有银子,还望各位给条生路。”

“少年郎,别说的好像我们人多欺负人少一样,这水是你喝的,付账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现在坏了规矩,怎还如此放肆!”厨子冷冷的插了一嘴。

在整个客栈陷入了剑拔弩张,两相僵持之际,只听一声嗤笑划破了凝结的空气。

老板娘清脆嘹亮的声音打破了僵局,“罢了罢了,也别说的好像我们店大欺客一样,看你这一身风尘仆仆,估计这一路也吃了不少的苦,虽说我们何久居庙小,倒也不是容不下大佛。若不嫌弃,不妨先在这里住下,日常也就帮我们洗洗盘子刷刷碗啥的,你正好也有个落脚地。”

老板娘一边说着,一遍状似无意地给厨子打了个眼神。

厨子会意,立刻转身从账房先生手里拿过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扭头对路人甲说:小子,今天算你走运,遇上了我们老板娘这样貌美心慈的活菩萨,不仅不计较你的冒犯,还留你住下,免得你被这若大的戈壁给吞了。有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要留下,就签个条吧,这对你对我们都好,万一我们欺负你了,你也能拿个凭证找地方哭去。“

路人甲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伙计摁着画了押,路人甲看着白纸黑字上自己的那五个大手印,内心思忖:“这……不会是家黑店吧!”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现在这处境,即使是黑店,也好歹是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

“即然签了字,那咱就是一家人,还不知道你叫啥呢,总不能就一直小子小子的喊吧,搞得像是我们在欺负你似的”厨子说道。

“普者黑”

“啥?”

“他说他叫普者黑”,厨子挠着耳朵嘴上和伙计解释着,说着突然抬头看了路人甲一眼。

“那我们以后就叫你小黑吧,小黑小黑小黑 ” 账房先生突然开启了絮叨模式。

“行了行了,都别吵吵了,既然小黑现在要住在这里了,大家相互之间就多担待着点,不要没事多生事端。伙计,小黑这段时间和你住,带他去你们屋熟悉熟悉环境。”

老板娘话音刚落,这满屋子的人就作鸟兽散了。

被伙计领到屋里的小黑不知道的是,翻过两里地外的一个小山坡,就是绿洲小镇。



一月后,厨房

小黑看着地上这一堆堆怎么也洗不完的盘子,内心特别的纳闷:“明明一个月以来这客栈一个客人都没有,为啥一天天有这么多的碗和盘子呢?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洗碗,洗到太阳旁落都洗不完。想当年,师傅逼着练武功都没有这么累过,这洗碗的活真不是人干的,再说都已经一个月了,那一碗水的钱咋说也该还清了吧,想想这白干的一个月,着实肉疼。”

这么一想,小黑更觉得眼前的碗面目可憎了,更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会这么有耐心地没日没夜的对着这些碗一个月呢。

于是,小黑放下手里正洗着的碗,拿起桌上的布子擦了擦手,迈着大步子头也不回的出了厨房。

刚绕到前院,就看到厨子正望着这片戈壁出神,手上还抱着一坛子酒,时不时的嘬上一口。听到这边有动静,厨子扭头一看,发现是小黑,“哟,碗洗完了?今天的速度可是够快的嘛。”

小黑赶紧摆了摆手“没没没,咋会这么快呢,那小山还堆得老高呢,我是洗累了,出来歇一歇。”

“是洗烦了吧”厨子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一个杯子,从自己的酒坛子里均出来些许酒,推到小黑面前,“来,喝一杯吧,在这戈壁里,没点子酒,日子可是不好熬呀。”

小黑伸手接过杯子,端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啧,真涩。

看着厨子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那满足的表情活像个醉蟹,小黑突然觉得,这个厨子也不那么讨厌了。

“厨子哥,我能问你个小问题么”

“哟,小黑兄弟有啥子疑问,问呗”

“你看我们客栈,这最近一个月,别说住店了,连来吃饭的都没几个,可是为啥会有那么多碗呢?”

厨子原本醉醺醺的眼突然澄亮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小黑,当小黑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又把目光挪开了,盯着那望不到边的戈壁良久。久到小黑以为他喝大了睡过去了。

看从厨子这里问不出来什么了,小黑端起杯子把杯底的最后一点酒喝完,嘶,这酒拉嗓子的紧啊。然后起身,打算去找老板娘。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客人可比骆驼刺稀奇。”

小黑脚步一顿,扭头才发现厨子正看着自己。

“你说的不错,店里确实没客人,无需洗那么多的碗”厨子看着小黑的眼睛说到。

“那这么多的脏碗是……”

“是别家店的”

厨子看着小黑一脸的难以置信,又补了一句“准确的说,是前面那镇子上所有客栈酒家的”

说着厨子又拿起酒坛子想再喝一口,却发现一滴都没有了,不甘愿的把酒坛子扔到角落。“咱们客栈没有客人,可是镇上有啊,他们平常根本忙不过来,锅碗瓢盆的需求量又大,每个月为了洗碗可能要再养一个人,你要知道,这大漠里多养一个人可是不便宜啊,还要到官府报备算人头呢。也是老板娘当初有慧眼,看到镇子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了,偏偏碗供不应求,成了问题,于是就和镇上的所有店家签订了协议,由我们来代理他们的洗碗业务,每天一个来回,你看伙计每天去镇子上,你以为只是采购啊,还要去送碗和拿碗呢。”

小黑听到这里,觉得何久居这家客栈处处透露着一股匪夷所思,“可是这一个月,好像除了我,你们也没有人洗碗啊”

“废话,留你就是为了让你洗碗啊,又不用给你工钱。”

“那若是我走了呢”

“那老板娘就到戈壁滩里晃悠两天,保准会有新收获的。”

“什么收获?”

“当然是再捡一个小黑回来啊”

“这怎么可能”

“怎么,你以为你有多么的与众不同么,不瞒你说,在你之前我们已经收留过好多像你这样的路人甲了。这世界上啊,总有人以为自己能征服茫茫戈壁,前仆后继的来,然后迷失在这荒原里。所以,何久居从不缺劳力。你路人甲走了,我们还能招来路人乙丙丁。”

听到这里,小黑鼓胀着脸,脚不由得后退了两下,用手指着厨子,“你们......你们这是黑店!”

“不不不,小黑你错了,客栈不一定靠客人才能生存,就像你看那台子上的戏子,能红的,绝活未必就是唱功。罢了罢了,和你说这些干嘛,你赶紧去厨房洗碗去吧。”

刚走了没两步,厨子又扭过头来对小黑说,“对了,你在这里也做够一个月了,该还的也还的差不多了,呆着觉得腻了,就去和老板娘说一声,她会放你走的,毕竟这里不是黑店。”

“那,你们为什么不换一个地方呢,或者……”

看着厨子的背影,没由来的,小黑咽回去了那半句要出口的话。

算了,不问也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