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rs:成长只有“做不做”的问题,没有所谓“能不能跟上”的问题


成长其实就是一个持续行动的过程,所以问题也就朴素很多,你有没有真正、到位、带脑子地做一些事情。

我偶尔会收到一些询问,比如晨读团在启动报名阶段,于是就会问,这个难度大不大,我能不能跟得上;比如成长会2016已经到了下半年,仍然有人想来,于是也会问,我能不能跟上。

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大体的进度的,于是我们要跟着老师的节奏,一起往前走。如果你自己没有跟上,那上课听不懂,越到后面越不知道在说什么,于是你就留级了。

这种现象有时候会变成一种恐惧,比如我刚刚上小学的时候,就怕自己跟不上,然后要留级……而且每次我们在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时候,也会害怕跟不上,会掉队,比如我刚刚进清华的时候,就怕自己毕不了业……不过后面发现,好像并没有那样吓人,而且自己成绩也不是特别差。

但是我个人理解,这只是对于未知的一种恐惧,不管这个未知是好还是坏,我们就是从内心中害怕而已。于是我们需要有一些安慰,比如“能跟上”就是一种安慰。而我们更进一步需要其他人告诉我们“你能跟上”,哪怕其他人是一个初次对话的陌生人……

从感性上说,当有人问,“能不能跟上”的时候,我如果说,“嗯,努力一把问题不大”、“加油你可以的”,这是提供情绪的价值,可以让对方感到安心。但是既然我们要说成长,那我想讲一个不同的版本。

于是观点出来了,我认为,成长只有“做不做”的问题,没有所谓 “能不能跟上”的问题。

当我们从国家的教育体系里面结束了生涯,拿到了学位,那种全日制脱产的生活就算结束了。所以一个方面,你再也没有什么赶课程进度的压力了,但是另外一个方面,这也意味着,你可能再也学不会什么新东西了……不信你看看你买的机器学习,是不是只看了个开始;你买的二笔实务,是不是就前几页是做过的……

我们从学校扔到了社会,社会既可以说是有进度的,又可以说是没有进度的。因为总会有比你走得快的,也会有比你走的慢的,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以“跟得上”的角度来看问题,你跟谁呢?

跟一个比你早做三五年的人,你会被碾压然后感觉自己生活没希望;跟一个比你烂三分的人,你会天天膨胀自满得意又不会有进步;跟一个和你差不多的人,你又容易陷入盲目照搬和模仿。

这样的思考模式,会让我们迷失,于是在纷繁的社会中,找不到自己的根系。而这也意味着,今天A和你说你要干嘛,你就觉得这个重要于是开新坑,明天B说什么很火,你又一阵鸡血觉得我有一个新的未来……

但是我们不妨想得更本质一点,成长其实就是一个持续行动的过程,所以问题也就朴素很多,你有没有真正、到位、带脑子地做一些事情。

所有的行动和进步,必须依托于自己的处境,这是你出发的原点。就像,我们说的,中国国情一样。

比如你的发音就是不行,对开闭元音没有概念,那你可能要练一个月,才能知道语音语调是什么感觉。于是,你要做的就是,一个个问题突破,而不是想,我去跟某一个进度,而且要跟上。

当然客观上会有一个进度,比如某一个项目毕竟有自己的进度表,照着这个进度做,对你的提升也会有帮助;但是这是表象,根本还是在于,你自己的成长要像树抽出新枝一样,一点点地分裂分化。

而如果你能明白这一层意思,你就会知道,所谓的进度,所谓的跟上,全然是在你自己的手上。问题就那些,你解决得越早,落实得越好,进步就快……

所以成长对你而言,核心在于,当你明白了要做一些事情来寻求不同的生活色彩的时候,你就开始在和你自己的时间赛跑了。因为你的大脑里已经种下了一个种子,你要做的是尽力让其发芽成长,而不是因为各种理由憋着捂着。

这里就举一些我接触过的例子,有的人觉得自己应该来我的成长会玩,但是又纠结过了大半时间,而我的入群门槛仍然不会降低,于是开始纠结,比如说我明年再来。当然我不是说一定要来,我说的是,既然你有想法,你总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你不一定要给我钱,但是你自己做一些事情,还是可以的。

注意我说的是思考和行为的习惯,有想法不去尝试行动找借口压抑是一种模式,有想法马上做一些事情看看反馈再迭代也是一种模式。两种模式日积月累都会有不同的生活,比如我想做XXX,等明年再说,其实就是不会做了,一个心理安慰而已。

我们也许都需要安慰,但是如果我们要成长,多一点理性的思考会好一些。所以回到能不能跟上的问题,本质是,你自己有没有做事的问题。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有再多的想法,天王老子也没有办法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