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 一场让人着迷的游戏

前几天收拾旧物,翻出了N年之前的日记本,上面记录的很多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如果不是当年用文字记录下来当时的种种,现在会失去多少有趣的回忆。

我把当年记录的自己的和好友的内容拍下来发给好友,好友看后哈哈大笑,沉浸在我们的青春回忆里。后来好友不禁笑着感慨:写日记这事儿可真好啊!

日记记录着当时的思想、生活,那一件件小事成就了今天的我们。

《写出我心》出版后,有人评论说作家Natalie Goldberg是天才,然而Natalie却不这么认为,她说她知道自己绝不是天才,她只是很希望写作成为她的一种生命态度。

她用写作记录自己的家族故事、记录原本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记录她的新发型、记录花花草草的味道……开始写作以后,她不止在用眼睛观察生活,也在用心体会自己与万事万物之间的联系,然后把它们记录下来。

“记录”本身,就是那么地让人着迷。

每天早晨睡醒后,我会有一段随意书写的时刻。拿出我的草稿本和粉红色的LAMY钢笔(这支钢笔还是多年以前,两个闺蜜知道我喜欢写字,特意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在稿纸上随意书写,无所谓逻辑是否严谨,亦无所谓文字是否有趣,只是随意散发我对写作的喜爱。

比如前几天的一早,我在本子上写了一首狗屁不通的小诗:

一枚鸡蛋,生长在白色的海洋球中。

它感到十分高兴。

自己比其它球的个子小,

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大家的照顾。

鸡蛋又像是海洋球中的大姐大,

她总是指挥着海洋球滚来滚去。

鸡蛋有一颗金黄色的内心,

它的乐观阳光,温暖着所有人。

现在读起来还是会哈哈大笑,它很幼稚,不过很有趣,不是吗?我不知道当时脑子里为什么会冒出这些话,有一种《与神对话》的感觉,仿佛写作的不是我,我只是在传达神的旨意。

写作本身就应该是一件轻松的事,把它当作一场游戏,就不会觉得每日写作是一种负担。

游戏的方式很多,比如我自己想到一个词,然后把它编成一个谜语让家长猜;或是走在路上,让同伴随便说几个单词,我把它们串联成一句话,或是一个小故事。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爸爸带我出门,走着走着我就开始让爸爸猜谜语:绿色的里面什么颜色都有。

谜底是垃圾桶,当年路边有很多垃圾桶是墨绿色的,噢我又暴露年龄了。

我还很喜欢的一个写作游戏是造句练习,也是小时候我常玩的游戏之一。

这个小练习很实用,甚至可以用在启发儿童写作方面。随便想几个名词列成左边一列,然后想一个跟某项工作相关的动词在右边列出一列,最后随便挑几个出来,把它们串联在一起。

举例:

A列是随便一些名词,B列是跟运动有关的动词。

A列                  B列

 房子                   跑  

小猫                   跳

玻璃杯                蹲

闹钟                   走

蜡烛                   蹦

咖啡机                拍

游戏机                游

音箱                 投掷

例句:

蜡烛跳到空中。

玻璃杯把饮料拍出一朵朵水花。

尽管看起来似乎是天马行空完全不搭,这些词组却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掌握名词和动词的组合使用方法,借助无穷的想象力,可以帮助我们写出各种有趣的小说。

不被时间和空间所局限,不被文体和粉丝量所束缚。

写作,是场让人着迷的游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