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章 阴差阳错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殇痛无限

全章目录


飞机晚点了两个多小时,但陈嘉豪仍然耐心地等待着,眼下最让他欣慰的事就是能替郑辉尽点孝心。

下午五点二十分从南州飞往重庆的班机终于平安降落。陈嘉豪正准备打电话给郑辉的父亲,手机刚好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带着浓重的甘肃口音的普通话,是郑辉姐夫打过来的。陈嘉豪顺着电话那头的描述,顺利的接到了郑辉的父亲和姐夫。

这是两个典型而朴实的甘肃人。郑辉的姐夫中等身材,但健壮而结实。郑辉的父亲瘦廋高高的,两个人共同的特点都是皮肤又黑又红,脸上有风刮过的痕迹,眼神都带有北方汉子的刚毅和纯朴。

一路上郑辉的父亲都在打听郑辉的状况,陈嘉豪一边开车,一边吱吱唔唔着问东答西。虽然很快就纸包不住火了,但他还是不愿让老人提前伤心。

郑辉的父亲一直催促着想快点去医院看儿子,陈嘉豪却把他们领进了一家火锅店,要二位先吃饱了再去看郑辉。虽然这麻辣火锅香飘四溢,涮牛肉也很地道,但此刻郑辉的父亲心里只想着儿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心急如焚。要是在平时,碰上这些好吃的东西,再加上一桌的菜,他和郑辉的姐夫也能吃个精光。可现在两人心中有事,根本无法下咽。他俩随便吃了几口,喝了两小杯白酒,便硬要陈嘉豪快点带他们去看郑辉。

陈嘉豪望着满脸皱纹的老人百感交集。他那饱经沧桑的脸,他那对纯朴而充满希望的眼睛,那双被岁月磨得皱皱巴巴的粗糙的满是老茧的手。突然,陈嘉豪感到无比的难过。

一个贫困落后地区的乡里人,供养一个儿子上到大学是多么不容易呀。他曾经寄托了多少希望在儿子身上,而此刻这个心心念念的儿子不见了,消失了。他已不在人世了,怎么办呢?

怎么和老人说出事情的真像呢?陈嘉豪一次又一次的鼓起勇气,但每次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闷不作声地一连喝了四小杯泸州老窖,终于,他抱着郑辉的父亲哭了起来。

老人知道真相后并没有当场晕倒,突然变得双眼无神。干巴巴的嘴唇蠕动着,喃喃自语:"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带我去看他,我娃他最皮实了,他不可能就这么没了……"

晚上八点,他们来到郑辉的身边。父亲摸着儿了的脸,又拉着儿子的手,想像小时候一样牵着他走。然而此刻儿子的手僵硬而冰凉。突然他抱着儿子大哭起来:"辉辉呀,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你走了我和你妈可咋活呀……呜呜呜……”人生最悲惨也莫过于此吧!

全场的人都在默然流泪,依依此刻也是痛不欲生,她站在门外一个人望着远方痛哭流涕。突然天空电闪雷鸣,紧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打湿了依依的头发,打湿了她的全身。

此刻,郑辉正被俩个小鬼押着去见阎王。他一路拼命挣扎,可俩小鬼还是成功将他捉拿到了阴曹地府。阎王高高在上,一副霸气凶狠的嘴脸。他正要对郑辉进行宣判,郑辉却大喊大叫:“放我回去,放我回去,我不想死,我死了我爸我妈可怎么办呀?我妈身体不好,我死了她一定也会伤心难过死的。你这草菅人命的阎王,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全家……”

阎王却大声怒斥郑辉。

“大胆郑辉,竞敢在此大声喧哗,生死由命,岂能由得了你,可问那阳间谁人想死?”

“我并不是贪生怕死,只可忴我那苦命的父母,我死了,谁来给他们养老送终?”

“郑辉你今年几岁?”

“二十一岁,你们一定是抓错人了,天下那么多坏人,你们不去捉拿他们,偏要拉我下来。”

“一派胡言。本王今天累了。来人啦,先将郑辉给我带下去,等我查过生死册后,再来进行宣判。”

阎王回去查对生死簿,没错就是郑辉,但他们要捉拿的郑辉年龄今年是七十三岁。显然两个小鬼抓错人了,这可如何是好。阎王今天从早忙到晚,累得直打打哈欠,他想先退朝休息了。

按照家乡风俗,未成年还没结婚的青年男子如果客死他乡,一定要将尸体运回家乡入土为安。此时郑辉的母亲远在甘肃得知儿子去世的消息,哭得死去活来。好在还有女儿在身边照顾,她一再给老汉打电话,要他把儿子的尸体带回来。

重庆到甘肃一千多公里路程,在这大热天要将尸体运回去谈何容易。现在也只有专车才肯运送尸体,但运费高昂,大概需要一万五千元。唉!对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这可真是雪上加霜,折腾不起呀!现在天气这么炎热,这种做法也实在不太合适。

郑辉的父亲痛苦地在儿子身边坐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真不忍心把儿子就这样送去火化,但也是迫不得已。眼下又筹不到这么大笔费用,老师和同学们已经费了很多心力,现在不能再难为他们了。郑辉的父亲老泪纵横,心头万箭穿心般地痛着,但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地把儿子送进了宾仪馆。

郑辉的姐姐和妈妈都非常想见郑辉最后一面。姐姐便去向朋友借钱,凑够了一万五千元,她赶紧转帐过去给老公,要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弟弟带回来。

可这尸体一旦进了宾仪馆哪里有再出来的可能。苦苦哭求也无济于事。听人说要想再让死人离开这里,必须再送至少五千元才有希望。可这山长水远的,去哪里再弄五千元。不得已,老父亲伤心又绝望,眼睁睁望着儿子被推进了火葬场。

郑辉哭叫不休了一天一夜,吵得地府不得安宁,惊动了地藏王菩萨。地藏王菩萨将郑辉叫到身边,经过一番盘问,发现此人仪表堂堂,一身正气,说话有理有据。他拿来生死簿,亲自查看对比。

郑辉在阳间本个是重情重义的汉子,又非常孝顺,还是个有志向的大好青年,而且此人也并无其它罪业,本不应坠入阴间地狱受苦。郑辉在阳间实际上还还有四十五年阳寿,但由于勾魂索命的黑白无常一时疏忽,让郑辉无辜受累。

地藏菩萨左右思量后,决定给郑辉再追加三十年阳寿,以弥补因为手下失误给他造成的损失。所以郑辉因祸得福,可以重返阳间,活到九十六岁。

“郑辉,本王念你有情有义,一片至诚,遣你重回阳间,你可有话要讲。”

“多谢菩萨慈悲。我回到阳世一定好好做人,绝不枉菩萨一片搭救之恩!”

地藏菩萨已经发话了,阎王赶紧命令黑白无常给郑辉赔个不是。两个小鬼向郑辉道过歉后,又恭恭敬敬将郑辉护送回阳间。

郑辉一路跌跌撞撞往回赶,他满面风尘地来到宾仪馆。他看到人们正在哭哭啼啼,自己的照片被放大装进像框,放在台面上,周围摆满了花圈。依依穿着一身黑色的素服,眼睛哭得肿成了桃子。父亲和姐夫目光呆滞,泪已哭干,哀伤而无力的望着他的相片。

郑辉很是着急,他得快点找到自己的尸体。只要他现在即刻将灵魂附在身体上,他便可以重新活过来。所有的亲人将会是多么高兴啊!

然而,熊熊大火已将他的尸体烧毁。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烧成了灰,装进一个精美的盒子里。父亲正接过装着他骨灰的盒子痛哭不已。所有人都在悲哀地悼念他。班长正在沉痛的念着追悼词,陈嘉豪正在给他上香,依依正被女友小普搀扶着泣不成声。

唉!真是没办法,回不来了。我是多么想回到你们身边,可为什么这么不凑巧,偏让我迟回来半天呢?郑辉悲痛而无奈,满腹的委屈不知该向谁诉说,只能一遍遍自言自语。没有人知道他回来了。他就这样孤孤单单 ,在亲人们身边飘飘荡荡。

父亲和姐夫带着郑辉的骨灰和遗像,准备回甘肃了,他们一路悲哀而沉默。郑辉飘在空中护送二位亲人安好。

父亲在车站几次差点摔倒,郑辉每次都从侧面拉了一把父亲,直到把父亲送上火车。看着父亲疲惫不堪地靠在车窗上睡着了,他才轻轻飘走。

郑辉游游荡荡,来到依依窗前,依依正在翻看她的手机。手机的图库里存了好多他们俩人以前的合影。有他们一起去图书馆照的,有去河边照的,有去公园照的,有一张是他正在打篮球投篮时依依偷拍的。还有一张依依看了很久,定定地望着出神,这一张是他们去义卖旧书时照的。他伴成小丑,实在滑稽……

依依就这样一张张翻看着那曾经美好的过往。她陷入了沉思,静静地望着窗外,她正要转眼向他看来。此刻郑辉真想来到依依身边,轻轻地抱住她,并告诉她:“我还在这里,就在你的眼前。”

然而此刻,陈嘉豪却风尘仆仆来到依依身边。他拿着一台手机给依依看。说今天忘了把这台手机交给郑辉的父亲,这是郑辉唯一值钱的遗物。

郑辉又失落又难过,他真想跑过去要回自己的手机,他真想和陈嘉豪来一场公平的竞争,他真想和依依比翼双飞。然而,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只得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自己的好哥们肩并肩,谈论着关于他的过往,这是何等的悲哀呀!

陈嘉豪正在给郑辉的手机充电,还好这手机他以前上了密码锁,否则陈嘉豪一定会翻看他和依依的聊天记录。可千万不能让这家伙偷了他的心经。

果然手机充了一会儿电后开机了,陈嘉豪左划右划都没能解开屏幕锁。郑辉真想一直留在依依身边,然而无论停留多久,依依都是看不见他的,无奈又伤感。

他轻轻地飘走了,突然没有了方向,不知自己此刻应该魂归何处。

《情未了》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