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正念的奇迹》一行禅师

96
仞月psy
2017.04.18 21:18* 字数 3237
《正念的奇迹》

三个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记录如下:

如何拥有无限的时间?

然后亚伦说:「我发现可以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的办法。以前,我都会把时间分割成好几个部分,一部分陪乔伊,一部分陪苏,一部分给安娜,另一部分拿来做家务。剩下的时间是我自己的——我可以读书、写点东西、做些研究,或者去散散步。

「但是现在,我试着别再去分割时间了。

「我把跟乔伊和苏在一起的时间也当作我自己的时间。帮乔伊看他的家庭作业时,我想办法把他的时间看作是我自己的时间;我和他一起做作业,感受他的存在,并且想办法让自己对我们在那段时间中所做的事情感兴趣。我和苏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

结果,不可思议的是,现在我有了无限的时间给自己!

注:无论是番茄时间法还是其它各种掌握时间的方法,无一不是在将时间分割,试图去控制时间。殊不知时间是无法控制的,无论欢喜还是悲伤、愿意或者不愿意,时间都在进行。我们能掌控的只有我们自己,改变自己对时间的态度,改变自己对所做每件事情的感受,让自己真真切切地活在现在。

各自顾好各自,就是顾好我们俩儿

还有一次,释迦牟尼佛讲了另一个故事,让我突然领悟个人自己修习正念的无上重要性,也就是保护和照顾好自己,而不要去注意其他人是怎样照顾他们自己的;「不照顾自己的心念而只在意别人这样那样」是一种心的习气,会导致忿恨或忧虑。释迦牟尼佛说:

从前有一对杂技艺人,老师是个穷鳏夫,徒弟是个叫做美达的小女孩。他们在街头表演,好挣钱糊口。他们的表演道具是根长竹竿,老师把竹竿竖在头上并保持平衡,小女孩则顺着竹竿缓缓爬到顶端。老师绕行走路时,小女孩则保持不动。

他们两个都必须全神贯注、保持完美的平衡,以防发生事故。一天,老师教学生:「听着,美达,我以后会看着你、而你也要看着我,这样我们就能帮助对方保持专注和平衡,以免发生意外。这样,我们肯定能赚到足够吃的东西。」但是小女孩很聪明,她回答:「亲爱的老师,我想我们最好各自顾好各自的。各自顾好各自就是顾好我们俩儿。这样我能肯定我们不会出事儿,并且挣足吃饭钱。」

佛陀说:「这个孩子说得对。」

注:刚开始实践的时候,时常担心这会让关系不亲近,作为子女、父母、朋友、爱人,总有做些什么的冲动。时间久了,不断尝试让自己照顾好自己,并带着爱和尊重与父母、子女、朋友、爱人相处,发现相互之间的焦虑少了,不用再为对方担心,关系中充满了信任和理解,自己也变得更为平静。

三个绝妙答案

一天,有个皇帝想到,只要他知道三个问题的答案,行事就不会再有差错了。

做每件事的最佳时机为何?
与你共事最重要的人是谁?
在任何时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皇帝下令遍贴公告,声明如果有人能回答以上问题,就能够得到重赏。许多人读了公告之后马上赶到皇宫,每个人都给了不同的答案。

有人对第一个问题的建议是,皇帝得订出一个时间表,将每年、每月、每天、每个小时该做的事情都规划得好好的,然后再照表实施。只有这样,皇帝才能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

另一个人认为,事先就计划好所有事是不可能的,皇帝应该把无谓的休闲误乐放在一边,且对每一件事保持关注,这样才能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还有人坚持说,皇帝若光靠自己,不可能有足够的先见和能力去决定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因此皇帝必须设立一个智囊团,依照智囊团的忠告行事。

有人则说,有些事必须立即决定,没有时间等大家商量;但是如果皇帝想要预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那就应该询问术士和预言师。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皇帝应完全信任他的臣子,有人则认为该信赖神父和法师,还有人认为应该相信医生。也有人对武士充满信心。

众人对第三个问题的答案也没有共识。

有些人说最该追求的事是科学;其他人坚持说是宗教;还有人主张军事技术。

皇帝对每个答案都不满意,一分赏赐都没给。

在沉思好几个晚上之后,皇帝决定去拜访一位住在山上、据说已经开悟的隐士。皇帝希望能找到隐士问他那三个问题,虽然他知道这隐士从不离开山上,而且只见穷人,不愿与权贵之士有任何往来。所以,皇帝装扮成穷农夫,要他的侍从在山下等他,而独自登山去找那位隐士。

到达这位圣者居住的地方后,皇帝发现那隐士正在小屋前的菜园翻土。当他看到有陌生人到来,只是点头致意一下,就继续埋首翻土。这活儿对他来说显然很吃力。他很老了,每次把铲子戳进地面、再把土翻上来,都会上气不接下气。

皇帝走近他,说道:「我到这儿来,是想问你三个问题:做每件事的最佳时机为何?与你共事最重要的人是谁?在任何时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这位隐士注意地听着,但他只拍拍皇帝的肩膀,然后就继续翻土。皇帝说:「你一定累了。来吧,让我帮帮你。」隐士谢过他,把铲子交给皇帝,就坐在地上休息。

翻了两排土之后,皇帝停下来转向隐士,重复他的三个问题。隐士仍然不回答,只是站起来指着铲子说:「你怎么不休息一下?我现在可以接手了。」但皇帝继续翻土;又过了一个小时,转眼又过了两个小时。

最后,太阳开始往山后沉落。皇帝终于放下铲子,对隐士说:「我到这儿来,是要看你能否回答我的三个问题,但是你却不给我任何答案。请告诉我答案,我好回去。

隐士抬起头问皇帝:「你有没有听到那边有人在跑?」

皇帝转过头。他们两个看到林间有个蓄白色长须的男人,他手按着肚子上流血的伤口狂奔,向着皇帝跑来,却失去神志,跌倒在地,痛苦地呻吟。皇帝和隐士掀开男人的衣服,看到男人有个被砍得很深的伤口,皇帝很仔细地清洗男子的伤口,并拿自己的衣服去包扎,但血还是在几分钟内就浸透了衣服。皇帝把衣服冲洗干净,再次包扎伤口,这样反复了好几次,血才止住了。

最后,这个受伤的男人恢复意识,向他们要了一杯水喝。皇帝跑下河边,带回一壶干净的水。那时,太阳已经完全沉落,开始变冷。隐士帮着皇帝将那人扶到小屋里,让他躺在隐士的床上。那个人闭上眼睛,安静地躺着。皇帝在这又是爬坡又是翻土的漫长一天后累坏了,倚着门口就睡着了。

他醒来时,太阳已经升上山头。他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又为什么来到这里。他往床那边看去,看到受伤的那个男子也正慌乱地看着他。当那个人与皇帝四目交接,他定定地凝视皇帝,轻轻地低声说道:「请原谅我。」

「你做了什么,要我原谅你?」皇帝问。

「你不认识我,陛下,但是我认识你。我是你的死敌,而且我立誓要复仇,因为在上次那场战役中,你杀了我兄弟,又抢走我的财产。当我知道你独自来这座山找隐士,我决定在你回程的路上突袭你,杀死你。但是,我等了很久都没看见你的踪迹,就离开埋伏的地方,想把你找出来。可是我没找到你,倒是先碰见你的侍从们,他们认出我来,砍伤了我。很幸运地,我逃走了,一直跑到这儿来。如果我没碰见你,现在一定死了;我本来想杀你,你却反过来救了我!我说不出心中的羞愧和感激。如果我活着,我发誓余生都做你的奴仆,而且我要子子孙孙都这样侍候你。请饶恕我吧。」

皇帝非常高兴这么容易就与宿敌和解。他不但原谅这男人,许诺将他所有的财产还给他,还派遣御医和仆人去医护这男人,直到他康复。命令侍从护送男人回家后,皇帝回去见隐士。他想在回宫前最后一次问隐士那三个问题。他发现隐士正在他们昨天翻的地上撒种子。

隐士站起来看着皇帝。「但是你的问题已经有答案了。」

「怎么说?」皇帝困惑地问。

「昨天,如果你没有同情我年老,帮我翻土的话,你早就在回去的路上被那个人攻击,然后你就会后悔怎么不留下来跟我在一起。」

「因此,最重要的时候就是你在翻土的时候,最重要的人就是我,最重要的事就是帮我。之后,当那受伤的男人跑到这儿来,最重要的时候就是你照料他伤口的时候,因为要是你没有照料他,他就会死,而你也会失去与他和解的机会,因此,他是最重要的人,而最重要的事就是照料他的伤口。」

「记住,最重要的时候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现在』是我们唯一能主导的时间。最重要的人永远就是那个当下和你在一起、在你面前的人,因为谁也不知道将来你是不是还会和别人共处。最重要的事就是让你身旁的人快乐,因为这就是人生所追求的。」

注:最重要的时间是现在,最重要的人是当下面对的人,最重要的事就是现在做的事。

静:悦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