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号当铺-----赎(找寻)

96
panda潘达
2017.06.13 14:06* 字数 249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美贞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

林美贞曾是五年前的全国超女第三名。但是季军的光环,并没有让林美贞走上一条星光大道。相反五年来她没有录制多少新歌,寥寥问世的几首作品也反响平平,很快就被淹没在潮水般席卷而来的各路神曲里。

现实就像一个密封的玻璃罩,熄灭了林美贞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她来自一个落后的小山区,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前几年那里还处于父辈的愿望,就是每餐能吃到白面馒头的状态。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一些,但因为地处穷乡僻壤,交通又不发达,所以还是属于经济落后地区。

13岁时的林美贞,就跟同村人到了临近的城里打工。同宿舍的一个小姐姐家里条件稍好一些,父母出资给她弟弟在技校附近开了一间小小的“青春”KTV,下班以后小姐姐经常邀林美贞她们去KTV捧场。没有客人的时候,她们就自己喊上几句。没想到这一喊,林美贞喊出了一副好嗓子。

三年下来,林美贞几乎唱遍了青春所有的歌曲。技校附近又新增了几家更高档的KTV,青春门可罗雀,无奈只好关门另寻出路。林美贞这时每日唱歌已成了一种习惯,加上手头小有盈余,就经常去附近几家唱上几首。

那时大家去KTV只是图个热闹,会唱并且唱得好的人如凤毛麟角。有一把好嗓子的林美贞犹如鹤立鸡群,在那条街很快就有了名气。恰好这时超级女生面向全国征集歌手,姐妹们极力怂恿鼓励林美贞前去一试。没想到林美贞凭借自然纯真的演唱,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全国第三。

手捧季军奖杯,林美贞似乎看到美好的生活在向她款款走来。但是事与愿违。

为了让事业有所气色,林美贞甚至听从别人的建议,去做了隆鼻、开眼角。一切依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就在林美贞既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的时候,2010年暑假她突然火了,并且瞬间家喻户晓。

迅速蹿红的林美贞并没有成功后的兴奋和喜悦,她仿佛初到仙境的凡人,成天晕晕乎乎飘飘忽忽。

很快,公司就为林美贞量身定制了一系列严格的日程安排。每天早上四点林美贞就得起床训练,练习唱歌跳舞。因为走的是唱跳型歌手路线,所以两者都得兼顾。这样一来,训练强度就增加了几倍。有时候一个动作不到位,就得重复练上一整天。超高强度的体力消耗,让林美贞苦不堪言。

同时,公司为了尽快打开林美贞的知名度,频频安排她参加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明星光鲜亮丽,巧笑倩兮,其实也不尽然。上节目并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公司和媒体事先会有一个大致的流程安排,参加多长时间回答什么问题都必须按部就班。林美贞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木偶,成天被人提溜着线在走。

另一方面,为了上镜好看,还得保证巴掌脸和筷子腿,这就要求林美贞必须节食和忌口。油腻油炸和口味重的食物是万万不能碰的。林美贞是北方人,天生好辛辣刺激,简直是无辣不欢。而且从贫困地区走出来的她,对食物有一种深深的依赖和迷恋。吃得酣畅淋漓于她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和享受,如今连这点爱好也被剥夺了。

感情上林美贞也一直处于空窗期。她曾无数次幻想走进婚姻的殿堂,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无奈月老好像把她给遗忘了,除了有过几次貌似若有若无的眼神交流,一次正经八百的恋爱都没有。

每天吃着定制的营养餐,重复着机械的工作,这样的日子味同嚼蜡。五年过去了,林美贞以为会熬出头的日子却一复一日,似乎遥遥无期。

25岁,在家乡林美贞要算老姑娘了,父母在电话中也有意无意地暗示过几次。林美贞非常苦恼。她想摆脱这种粘贴复制的日子,去过从容淡定、快乐幸福的生活。她想起从前在小城打工的时候,虽然不富裕但是很充实。就是成为超女季军之后大火之前,尽管星途停滞不前,她还是自由的。为什么她走到了事业的巅峰,反而不快乐了呢?

长期的超负荷劳动强度,加上内心的忧虑焦躁,让林美贞患上了抑郁症。经常会在夜深人静,喧嚣沉寂的时候,产生一种似真似假,生亦何欢的感觉。

就在这天当她正在浏览电脑时,无意中看到一个奇怪的帖子:

      你在寻找什么?

       真诚、梦想、自由?

       金钱、权利、地位?

       ………

       只要你付得出代价,

       我都可以给你!

                  ——十二号当铺当家人

更奇怪的是这个帖子根本没有域名!

或许这只是某位游戏玩家,故意制造的悚人新闻而已。林美贞心下想,但可以典当梦想的信息却牢牢抠住了她的心:如果真有这样的当铺该多好啊!如果有,我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去换取快乐。那我用什么去做交换呢?

“咚、咚、咚”林美贞正沉吟间,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林美贞打开门,一阵阴森森的寒气扑面而来。定睛一瞅,门外四个人抬着一乘乌漆的轿子,轿帘上书一个大大的12。前面站着一人,那个人看见林美贞开口说:“请上轿。”林美贞不由自主就上了轿。

轿内漆黑一片,起轿后几乎感觉不到在移动。片刻功夫落轿了,林美贞满腹疑虑下了轿。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间大气古朴的宅院,院墙高处挑一面白旗,写着12。厚重的木门上一个大大的“當”。一名气度娴定身穿黑袍黑马褂的男子站在门口,彬彬有礼地对林美贞说:“在下是12号当铺当家的问情,请进。”

林美贞随问情进了门,来到一间陈列着一排排玻璃罐的屋子。

问情说:“你想得到什么呢?这些都是来当铺典当过的人,你可以看看。”

林美贞细看那些玻璃瓶里的纸条,一个瓶子就是一个典当人曾经的交易。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以及他们得到的东西。有要财富的,有要功名的,有要子嗣的,也有要时间的。林美贞抬起头:“我有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问情微微一笑:“当有人迫切想到12号当铺交易的时候,他身上的执念就会指引我们前去。”

“哦。”林美贞恍然大悟。“既然是典当铺,要想得到一样东西,就一定会有所付出吧?”

“那是自然。”

“我能用什么典当呢?”

“什么都行,只要是你拥有的东西。比如金钱,爱情,美貌,甚至寿命。”

林美贞不由打了个哆嗦,低声但是坚定地说:“我想要快乐!我可以用我的事业交换。”

问情蹙了一下眉:“这个恐怕不行,你之前来过一次。12号当铺,只能当,不能赎。”

林美贞大惊:“我以前来过?为什么我没有印象?”

“因为每个来当铺的人,迈出大门后就会忘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林美贞急切地问:“那我之前当的什么?”

问情把她带到一个玻璃瓶前,林美贞趴过去一看,上面写着---林美贞。问情伸出手在瓶前一拂,林美贞清清楚楚看见五年前的自己,一脸虔诚地说:

“我愿用我余生的快乐,换得将来大红大紫!”



12号当铺


12号当铺征文(找寻)
生活万花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