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505】雪娘之盗梦5

五、庄生晓梦迷蝴蝶(下)

4

小秋在茫茫雪色中逐渐隐退,随即,雪娘转身向着反方向边走边唱:“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面无表情。

雪娘赤足大步向前走着,脚趾刚触底,一层薄薄的冰便从雪娘脚底蔓延开来,而身后雪则一寸寸的化开,雪水蔓延开来,嫩绿、香花才露。

忽然,一阵狂风袭来,顿时,黄沙满天,雪娘眯起眼,用手挡在眼前。“叮当叮当――”只听铃铛的响声清脆,雪娘透过指缝看到漫天黄沙处,一匹高头黑马缓缓走来,马上一位女子穿着红色嫁衣,红色嫁衣随风飘扬,红了一片,女子头盖红盖头,看不清模样。

黑马慢悠悠的朝雪娘走来,雪娘站定,望着黑马,望着红衣女子由远及近。又一阵风袭来,红盖头被掀起一角,只见红衣娘子头微微向下,撇了一眼面无血色的雪娘,原来坐在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雪娘自己,雪娘怔怔的看着黑马,任其从身边走过,红色嫁衣拂过雪娘的脸颊,从手指缝又滑落。

黄沙、黑马、红衣娘子越走越远。雪娘紧紧的跟在黑马后,眼睛死死地盯着红衣娘子,红衣娘子转过身,雪娘随即停下脚步,红衣娘子莞尔一笑,转过身去。随即,雪娘眼前的画面开始崩塌。

雪娘之盗梦

混沌中,几抹黄从天飘落,待云高风清,才知那抹黄,正是一朵朵黄色的小野菊簌簌飘零,雪娘仰头,任野菊打落在脸上,结成朵朵小冰菊,又滑落。

忽而,一阵细微悠长的笛声传来,只见远远的那片黄中,一位白衣男子从天随着小黄菊缓缓飘落,白衣飘扬,乌发摇摇。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善哉,高山流水此曲甚妙!”雪娘身后传来甜美的话音。雪娘转身,发现除了这遍地漫天的菊花什么都没有。

倏而,“亦清……亦清……”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雪娘环顾四周,只见朵朵小黄菊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一会,小野菊搭建成了一个人形,渐渐地人形显现,是位女子,眉清目秀。

笛声依旧,亦清头也不抬,好似什么都没听到。菊花仙子径自走到亦清跟前,亦清仍无动于衷。菊花仙子伸出手,刚触到亦清,只见仙子的手从亦清的身体穿过,仙子一怔,叹了口气,只见亦清的身体开始模糊、飘渺,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仙子见状,不禁大哭起来。

5

雪娘走上前,想安慰一下菊花仙子。可雪娘没走几步,眼前的菊花开始凋零,仙子的身影也变得愈发模糊,终于消失不见了。雪娘叹了口气,摇摇头:“这梦境无日无夜,我何时才能走出去呢?”

雪娘继续朝着那天涯海角走去。倏而,一朵血红的花从雪娘的鼻尖滑落,一阵异香。雪娘伸手接住了这抹红,仔细看了看这花,此花正是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生不见。”说罢雪娘微微低下头,将这朵彼岸花插在耳边,良久,雪娘抬起头,发现天红了一片,草药香悠悠。

雪娘循着草药香,来到偏僻的小山谷,山谷遍地是紫色的小野花,不远处有一座小木屋,屋前挂的、院里铺的是满满的草药,一个小火炉上正煎着药,发出“咕咚咕咚”的响声。

一位男子披着头发,长发及腰,白衣款款,从小木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玉梳,头微微倾斜,长发滑落到一旁,一双白嫩细长的手,在乌黑的长发上由上及下,来回三四次,男子拿出一根白色的丝带,扎在头上。梳好头,男子走到火炉旁,弯下腰掀开砂锅盖看了看煎着的药。

男子直起身子,看到了不远处站立的雪娘叫道:“曼华?!你怎么在这儿?”

雪娘一头雾水,这时,男子朝雪娘走来,不知怎的,竟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雪娘的心头。男子望着雪娘面无血色的脸,皱着眉头,语速也加快了:“快进屋,冻坏了吧!”说罢,男子拉起雪娘的衣袖就往木屋走,不知怎的,雪娘并没有反抗,乖乖的跟着他,雪娘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子,侧脸好生俊俏,轮廓分明,眼睫毛长长的,鼻子挺挺的。

男子让雪娘坐在地龙旁,又给她端来一杯热茶。“曼华……你梅姐姐可好?”男子急切的盯着雪娘问。

雪娘心想“梅姐姐?莫不是我前几天遇到的那个红梅下的梅姐姐?这位公子又为何总叫我曼华?曼华又是谁?”

不知怎的一行泪从雪娘眼角悄悄滑落,雪娘拭着泪,一阵幽香袭来,是彼岸花香。雪娘插在耳鬓的那朵彼岸花开始掉落,红色的花瓣慢慢旋转飘落,花瓣刚一触地,只见这眼前的一切镜像,都被吸进这花瓣中,顿时,这手中的茶、这男子、这木屋、这药香、这红天都消失不见。

雪娘看着手指上的泪水慢慢腾空、飞扬,突然泪水像触到什么一样,在空中形成一层水膜又降落,水膜逐渐消失,雪娘身前又是一片冰封,身后还是那嫩草、红花。

6

雪娘回头望了望,闭上眼,向后倒去,眼角飘着泪珠,倒向这红绿间,刚一触地,绿草、红花慢慢的结成冰,冰逐渐蔓延开来,眼前除了这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

“噼噼啪啪――”雪娘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醒。雪娘睁开眼,是枣红色的天花板,脚下是雕花的木门,自己则躺在深棕色的地板上“是接龙客栈!我回来了?”雪娘小声嘀咕着。

雪娘连忙起身,打开窗子,原来这噼啪声是鞭炮声,客栈旁又开了一家新店。

“咚咚――”雪娘转头望了望门,却仍站在原地,并没有要开门的意思。“雪娘!你在吗?”门外有男子呼唤着雪娘。“这声音……”雪娘小声嘟囔着,突然眼光发亮,转身飞到门前,打开门一看:“果然是你,李公子!”

李公子和雪娘相视一笑,两人就这样保持着15公分的距离对望着,傻笑着。良久,雪娘扑向李公子的怀中,不成想却扑了个空,雪娘一惊眼瞪的圆圆的,呆呆地看着地面扑向自己。

雪娘快要触地时,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抱住“你没事吧?!”雪娘定了定神,转过头,发现这人不是李公子而是百晓生,雪娘随即又低下头,眉头紧锁,闭着眼,强忍着泪水挤出了一个“没……事”

“没事儿就好,你已经一周没出房门了。”百晓生微微一笑,温柔的看着雪娘,又挠挠头“我……每过几个时辰就来看看你……敲门却总也没人应!”

雪娘直起身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百晓生的脸,不禁伸出手,雪娘的手指轻柔的滑过百晓生的额头、眼睛、高高的鼻梁、富有弹性的双唇。百晓生俯下身,一点点缩短与雪娘的距离。雪娘突然回过神,推开百晓生,不停的眨着眼,微微低下头,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身跑开了。

百晓生的手停在半空,俯下的身子定在那里,抬眼望着雪娘渐渐跑出视线。


目录


上一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