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醒了,才知道醉过

醒了,才知道醉过。

南山夜里昏沉地醒来,一边用双手机械地掐着太阳穴,一边突然冒出了这句警句般的话语。

头疼得,倒不像是要裂,而是那种丝丝缕缕的细小的疼,在脑袋中乱窜,南山只是希冀,摁住那嘭嘭作响的太阳穴,把这小蛇似的疼,掐住它的头,别再乱窜了。

一个人醒来,恍然处在不知所在的地方,像是初次的降生,疼痛中带着一丝欣喜。

醒了,是否醉过?

南山使劲地想,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怎么来的?为什么而来?

南山把太阳穴掐得红肿起来,又接着掐额头,案头放着一杯水,啊,水,南山的喉咙里刹时干得像一口枯井。

他垂着头,手径直伸了过去,不知什么东西碰到了地上,当啷一声,在夜里很清脆地炸响。

南山摸到了那个茶杯,手一歪,水洒了一地。

还剩半杯,南山一口气喝完,又重重地躺在床上。

南山忽然吸了口凉气,这水是哪里来的?自己怎么回的这个地方?这是哪里?

不安笼罩了南山。

这次,他的头要炸裂了。南山难过得呻吟起来,他晓得,全是最后一杯酒,那杯酒,要不喝,他不会这样。

可是,怎么能不喝呢?他知道,悠然正在望着他。

悠然望南山,是从小就被同学、伙伴们在他面前念叨的一句话。

悠然就那么望着他,望了几十年,南山早已没了感觉,可是,老沉坐在旁边,南山就不知道这种感觉对还是不对了。

南山早就决心将老沉和悠然排除在他在世界之外,自打他打定了主意,他就悄悄远离了他们,离开了他们的日子,南山时时思考这个决定对还是不对。可奇怪的是,南山对老沉的思念,远远大过悠然。悠然,只是一双淡淡的眼,从来不曾远离南山,南山在这双眼的注视下,从一个怯懦的小男孩,长成走南闯北的男子汉,从来不曾输过一口气。南山根本不思念悠然,他看得见她,看得见那双眼,就在他眼前,只要他走,只要他睁开眼,悠然就在。

可是,今晚,南山感觉不到了,他看不见悠然了,他喝了很多的酒,把悠然喝丢了。

老沉,就那么沉默着,他一次一次举起酒杯,南山只能应和着他的频次,一次一次举起酒杯。

南山知道,悠然只在看自己,根本没看见老沉喝了多少。

一个晚上,老沉只说了一句话,南山,其实你根本不用跑的。

南山那时眼里可能已含了热泪,他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理想,理想是平等的。

南山记得,老沉听了这句话,彻底沉默了,又一次举起了酒杯。

这个神奇的地方,这个神奇的夜晚,南山的眼前再也没有悠然了,也许,他的决心,将悠估和老沉排除在自己的世界,今晚终于实现了。

南山瞪着双眼,看着窗外一点一点由暗转白,头里丝丝的疼一点一点抽去,他点一支烟,想,以后,再不会宿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我还是会写的,我没有仔细看那个作者的看法,他只是说他不会写。 可我还是会写的,因为,我觉得这其实只是一个娱乐的...
    ipaomian阅读 133评论 0 1
  • 因为公司之前上线了一款针对商业AR相关的App,时间上非常紧迫,在这期间我们出现过很多错误和经验,记录一下过程。 ...
    孙七阅读 7,325评论 12 5
  • 如果非要找出一项强项, 那我最擅长的应该是独处。 一个人吃饭,外卖或馆子,做饭或将就。 一个人睡觉,失眠或嗜睡,辗...
    一朵愁云阅读 51评论 0 0
  • 安装Flask 访问国外的pip源可能会比较慢,可以将源设置为国内的,比如豆瓣的pip源。Linux和Mac的配置...
    云中浪子阅读 3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