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通鉴】王莽改制之“打土豪分田地”

衣赐履按:王莽是个闲不住的人,从建立大新朝那天起,他就开始改制。

问,改哪些制?

答,改一切制。

问,改了多久?

答,不死不休。

今天讲王莽对土地和奴婢制度的改革。我们以前讲过,哀帝刘欣时期就搞过一次,结果阻力太大,很快就叫停了。当时王莽是大司马,没有参与,但对这个事儿他印象深刻。如今,王莽贵为天子,手中有至高的权力,于是,旧事重提,开始“打土豪分田地”,同时还要解放奴婢。

下诏分田限奴

公元9年,元旦(十二月为岁首),王莽称帝,夏季,颁布诏书说:

古代圣王时代,令人向往。那个时候,每八户人家设井田一处,一对夫妇耕种一百亩,纳十分之一的税,因此,家富老百姓日子过得美啊(真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国人不讲逻辑,是有几千年的传统的,没来由的因果关系,现在依然大有市场),人们自发自愿唱起赞颂之歌。这是尧、舜和夏、商、周三代所遵奉的制度。秦朝无道,横征暴敛,滥用民力,穷奢极欲,破坏圣制,废弃井田,导致土地兼并,贪婪卑鄙之徒产生,豪强大户拥有良田千顷,贫弱小民没有立锥之地。奴婢们和牛马关在一起,被任意鞭打杀戮。还有更操蛋的家伙,竟然掳掠别人的妻子儿女卖为奴婢,牟取暴利,这是人干的事儿吗?这是公然与天道叫板!与“天地之间人为贵”的原则背道而驰。汉朝以来,减轻田租,按三十分之一收税,但经常会派征代役税,就连病残的、丧失劳动力的都要征收,再加上豪强恶霸侵陵欺压,以各种名义掠夺老百姓的财物。因此,名义上是三十税一,实际上要收一半还多。老百姓终年劳作,竟然养不活自己。富人家的狗和马吃得打饱嗝,趾高气扬;穷人家连糟糠都不够吃,于是只能去偷去抢,触犯刑律。我原来任要职时(当指宰衡或假皇帝时期),正打算下令把全国公田依人口划为井田,当时就出现嘉禾(一禾两穗或多穗等变异现象,彼时认为是政治清明的象征)的祥瑞,因遭叛贼作乱,暂时中止。现在,将全国田地改称“王田”,奴婢改称“私属”,都不许买卖。男丁不满八人而土地超过一井的家庭,将多出的土地分给九族亲属、邻人和乡亲。过去无田、现应受田的家庭,按制度(如制度)。对公然诽谤井田圣制、目无法纪、忽悠老百姓闹事儿的,放逐到四方边陲,让他们见鬼去吧(以御魑魅),就像皇始祖考虞帝(即舜帝,王莽把舜列为自己的祖宗之一)所做的那样。

说干就干!

这么好的制度,想来落实之后应该是耕者有其田了吧?每户至少一百亩地,没达到全民富裕,至少也都小康了吧?

【朕怎么可能错了?!】

然而,理想杨(很)贵(丰)妃(满),现实赵(很)飞(骨)燕(感)诶。

土地和奴婢制度改革,搞了三年,到了公元12年,中郎区博向王莽进谏说,老大啊,井田制虽是圣王之法,但似乎过时了诶,秦人废了井田,才得以一统天下,现在咱恢复井田,简直就是顶风撒尿、逆流而上诶,就算尧、舜再现,如果不搞个一两百年,恐怕也搞不成诶,我看,这井田制,咱还是算了吧。

区博这份奏章,虽然没有描述当时改革的具体情(惨)况(状),但不难猜测,肯定是灰头土脸、一片狼藉,连王莽这么执着的人,也服软了,《汉书·食货志》载,王莽晓得人民群众活不下去了,于是下诏说,王田和私属都可以买卖,不再予以追究

直到多年之后,有个人对井田制进行了评(臭)价(骂)。公元21年,王莽的大新王朝就如同一口煮沸的大锅,庙堂里一片混乱,江湖中到处都是带头大哥,造反的号角从全国各地一块儿吹响,王莽心惊胆战,把哀帝朝的左将军公孙禄请来研究对策。公孙禄当当当把新朝的制度骂了个痛快,在提到井田制时,他说,明学男(王莽按周朝旧制,设公侯伯子男五级爵位,此为男爵)张邯和地理侯孙阳设计井田制,搞得老百姓丧失土地产业,这两个货应该拉出去毙了!

诶?这就怪了,王莽明明要给没田的老百姓分田,怎么搞得老百姓丧失土地产业了呢?不但土豪没打倒,就连老百姓的那点儿地也搞没了,这是为什么?

要讨论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

什么是井田?

井田的概念最早见于孟子,他说,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田,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所以别野人也(《孟子·滕文公上》)。

注:不同学者对“野人”解释不同,我倾向于认为,野人可能是指没有在井田里劳作的自由民。

【大概齐就这么个意思】

《汉书·食货志》载:

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井方一里,是为九夫。八家共之,各受私田百亩,公田十亩,是为八百八十亩,余二十亩以为庐舍(住房)。

《春秋·谷梁传》载“古者,三百步一里,名曰井田。井田者,九百亩,公田居一。”即是说,周代井田制下,方一里,耕地九百亩,四边都是三百步一里的长度。这一点在古代是公认的。

那么,汉代的一亩究竟是多少平方米呢?

井方一里,就是长宽都是一里的正方形地块,900亩。一里是300步,一步是6尺,则一里为1800尺。秦汉一尺大约为0.231米。1800尺为415.8米,略小于今天的里(500米)。这样,我们可以得出,900亩就是172889平方米,一亩地约为192.1平方米,比现在一亩666.7平方米要少得多。

顺便讨论一下,“步百为亩”是什么意思?100步就是600尺,合138.6米,步百为亩总不成是长宽都100步的地块吧?那样一亩就将近两万平方米,有没有搞错啊!

所以我猜,步百的意思是宽一步、长一百步,即宽6尺长600尺,这么一算,一亩还是192.1平方米,哈哈。

所谓井田制,就是在一片900亩的正方形土地上,居住八户人家,各分耕田100亩(将近两万平方米,大约两个足球场大),另外每家分10亩公田,一共80亩,人民群众把公田种完,才能料自家的私田,大家相互帮助,相亲相爱,一家有难,七方支援,丰衣足食,生活美满,云云。

那么,井田制究竟好不好?——

没有吹的那么美好

井田制好不好,谁也没见过,孟子也是道听途说,加上他老人家的梦臆而已。《王莽传》的作者孟祥才先生说,生活在战国时代的孟子,目睹封建社会初期土地占有不均的弊端,戴着理想的有色眼镜去看待已经成为历史的井田制,想当然地把井田制上的剥削描绘得像田园诗般的美丽,将恢复井田制作为在经济上解决当时社会矛盾的灵丹妙药……直到明清时期,王夫之、龚自珍之类思想界巨子还为井田制大吹法螺。

王莽的井田制之所以失败,历代讨论很多,众说纷纭,我也谈一点看法。

原因分析一:不失败才怪,根本就不够分嘛!

你要搞福利,手里得有才能搞啊!据孟祥才先生研究,平帝刘箕子时代(王莽执政),全国的户数是12233066户,人口总数为59594978人,已垦土地8270536顷(1顷为100亩)。平均下来每户不足68亩。如果考虑到大土地所有者多占的土地,也考虑到城镇工商户中有些不占土地,即使其余土地按户平均分配,每个农户分得的土地也只能在70亩左右。显然,一夫一妇百亩,对于全国大多数无地少地的农民来说,只能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账面上就每户差30亩,这个制度怎么执行?这还根本没有考虑王公贵族大地主大土豪对政策的阻挠、奴婢佃户是否可以受田、大城市人稠地少更不够分、聪明人钻制度空子等七七八八的具体困难,因此,就这一条就决定了王莽的土地改革必死无疑,就算所有土豪都打绝种了,人民群众也不够分啊!

原因分析二:旧瓶或可装新酒,死灰岂能复点燃?

王夫之在《读通鉴论》里说,限田之说,董仲舒早向武帝建议过,如果武帝实行,应该是可行的,但也实行不了多久……武帝之世为什么可以?因为离三代(夏商周)未远,老百姓怨恨秦朝废除井田,豪强兼并土地还没那么厉害,容易实行。为什么说不能长久呢?因为弱者迟早保不住他的地,强者迟早要进行兼并……

王老夫子的看法,后一半还算在理,前一半却是痴人说梦。

我们且不说这个井田制在历史上究竟实行得怎么样,我们能确定的是,这项制度消亡了,而且消亡得非常彻底。如果一项制度是可行的、稳定的,它就应该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机制,除非外来力量将其彻底绞杀。如果它自身内部出了问题,进而垮掉,那就说明这项制度不具备稳定性。一个不稳定的制度,是难以持久的,势必向着某个不可知的方向发展。孟子津津乐道的井田制,假设曾经出现过,也说明,它并不如他们鼓吹得那么让人满意,否则,这个制度就应该继续存在,而不是灰飞烟灭。搞得莽哥想恢复,都找不到抓手。

原因分析三:儒家的制度设计,从不考虑人性。

【没事儿别瞎考验人性】

儒家和法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儒家务虚,法家务实。务虚,就总是谈理想,不论现实。只讲食不厌精,不论溷所骚臭。也即,对人性的复杂性,特别是人性中自私、愚昧、贪婪等固有属性,他们不谈,这样,在制度设计上,他们三言两语就能搞出许多“井田制”这样的“完美制度”来,理想化的皇帝带一帮理想化的臣子管理一群理想化的老百姓,这样的制度设计天然地缺少制衡的要素和自我修正的内在驱动,极为不稳定。比如,他们不会去想,群众中,有人勤快有人懒,有人能干有人呆,有人奸滑有人憨……同样种一百亩地,一定很快就会显示出巨大的差别,随之而来的就是土地买卖乃至兼并。再比如,规定一家不能超过900亩地,901亩的可能愿意上缴1亩,但9000亩的会不会乖乖上缴8000多亩,就很成问题。非要人家上缴,那就需要动用暴力工具,而暴力工具是具有天然的自我膨胀特性的,一旦启用,它就将以自己的节奏前行,到时,就不是王莽来控制暴力工具了,而是暴力工具来控制王莽了。

因此,儒家的改革基本上没成功过,但他们绝不承认是制度设计的问题,而是说执行的人不行——他们不知道,人性,是制度设计中的一个最为关键的要素,人性的东西不考虑,制度只有死路一条

古怪的结局

王莽的土地和奴婢制度改革,导致两个古怪现象:

一是老百姓的土地越改越少。不是说要给没地的老百姓分地吗?怎么反而搞得有地的老百姓也没地了?史书上只说了结果,没说原因,我们可以猜测一下,在秦汉时期,略有薄田的自耕农其实是很脆弱的,如果年成好,日子还过得下去,如果逢上灾年收成锐减,为了生存,他们可能通过卖地卖儿卖女卖老婆,甚至卖自己为奴来渡过难关、寻条活路,然而,王莽规定,不许买卖土地和奴婢,这下子,把老百姓最后的自救之路堵死了,当人们发现想当奴婢而不可得时,四下一张望,除了造反,没别的出路,只好一拍大腿,一声长啸,脑袋往裤腰上一别,义无反顾冲入反莽大潮。

【卖身为奴,也算是条生路】

二是奴婢越改越多。王莽改制,我们是一项一项讲的,但实际上是一揽子工程,几乎涉及你能想到的一切领域,而且基本上是同时展开的,令人拍案叫绝的是,莽哥所有的改革都很失败,每个举措都面临巨大的阻力,他只能用手中的权力强行推进,制定的法律规定多如牛毛,陷入法网的,从官员到百姓,更是多如牛毛,于是,一个字,抓!抓了干嘛?罚做官奴官婢。这下子好了,莽哥通过大力限制奴婢数量,导致奴婢数量大幅增加,呵呵。

老有人说莽哥是穿越者,穿个茄子!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288评论 0 10
  • 衣赐履按:哀帝刘欣二十五岁逝世,而时年七十一岁的太皇太后王政君身体还是杠杠滴,一口气能跳三支广场舞,这才给王莽篡汉...
    衣赐履阅读 269评论 6 3
  • 题目: 战国策 楚襄王为太子之时,质于齐。怀王薨,太子辞于齐王而归。齐王隘之:“予我东地五百里,乃归子。子不予我,...
    Sao_Year阅读 6,685评论 2 13
  • 引子:吴国名士梅次仁先生讲过一个小故事,说是一群乌龟正在河边晒太阳,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快逃命啊,王莽要搞货币改革啦...
    衣赐履阅读 245评论 4 4
  • 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儿的开始在简书里亮相自己,就拿我当前的状态吧,好给以后的自己一个可以回望的初心。 现在的我比以...
    斜杠中年阅读 1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