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5)

96
玄宝
2017.05.08 17:33* 字数 2208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陆匀之刚到深市的时候,失魂落魄,毕业季的离别对她来说也并没有影响,许多人哭诉的大学不再,在她这里,都不是太伤感的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比失去许家明更加难过了。

她心里知道,他们大概再也不会相见了。

找了半个月的工作,人人都爱她年轻的容颜,有的公司直接提出高薪空闲的工作,翻过了筋斗,陆匀之就不打算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事后顾沁宁似笑非笑地说:“只有没吃过美貌好处的人,才会教育孩子不能以貌取人,事实上,生活对貌美的人异常开恩。”

陆匀之刚找到工作,一颗心稳定下来,也终于能开一点点玩笑,在那间小得只容得下一张床和一个逼仄厕所的出租屋里,烧了一壶开水,撕开方便面,咕噜咕噜倒水加调料,嘴里咬着叉子边等面好,边听顾沁宁在那边笑话她。

她笑着回答顾沁宁:“大概是生活他老人家看我又穷又漂亮吧?”

大半个月才确定了这家传媒公司,一待就是三四年,中间不是没有动摇过要另换工作,只是自己懒,连网络上的简历都懒得更新,况且做生不如做熟。
大学时候她学的是英语专业,跟现在的工作风牛马不相及。

顾沁宁口语好,一毕业就进了一家规模颇大的珠宝公司,从小小的销售助理到主管,再到一个部门的老大,不能说她是不拼命的。

刚开始那两年,她时时笑陆匀之:“当初难为你苦苦去考专八,现在想想都觉得是一种浪费。”

陆匀之倒想得开:“也就是一个证书,做不了专业翻译,说不上可惜不可惜。你见了这么多鬼佬,哪个跟你讲专八的,背起顺口溜,还耍不过我们中国人的嘴皮子。”

陆匀之去面试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她住的城中村,楼下地上坑坑洼洼一片水。原本她躺在床上不打算去了,想着在屋里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出去领略一下这里有名的雨季。

到那家公司的时候,说是狼狈不堪也不为过,下雨天出门让她后悔得要死,这种情况下,沮丧跟难过被无限放大。而且已经大半个月了,再找不到工作,她就决定回穗城,先在顾沁宁那里蹭着,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再要不要顾什么自尊,能活下去就好了。

公司里面的冷气很大,她冻得打了个哆嗦,面试她的是个大她几岁的女人,见她衣服被淋湿大半,体贴地把冷气的温度调高,亲自给她倒了杯热水。
她自我介绍说:“我姓朱,叫我朱小姐就好了。”态度很温和。

朱尔尔问了她几个基本的问题,最后把简历放在桌子上,抿抿嘴,笑得露出两个小梨涡:“说说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陆匀之还在用纸巾擦自己额头上的水滴,想了想,抬头微笑说:“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算不算?”那是她最美好的时光,谁也抢不走。

朱尔尔点点头,两个小梨涡更深了:“算。”

大概都是从穗城过来的,朱尔尔见到她简历上的学校尤其亲切:“我以前在你隔壁的学校。你们学校的饭堂真是难吃得要命,每天都很多人到我们学校来吃,害我们排很久的队。”

他乡遇故知,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了吧,就连陆匀之都笑了:“对,我也喜欢你们学校的早餐。”那时她经常在朱尔尔学校买早餐到许家明宿舍楼下等他一起吃。

后来,工作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公司的名字叫飞扬传媒有限公司,说是传媒公司,但广告部分还是比较薄弱,公司的大部分业务还是传统的线下活动。老板老钱说广告太累了,不着急发财,业务慢慢做,能赚多少就赚多少,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据说朱尔尔做这行已经很多久了,她跟老板也是旧识,是公司顶梁柱。只是人不爱讲话,不像平时见到的那些活动策划人。

做这行的人,是需要一定感染力的,必要的时候,活动现场也需要发脾气,但朱尔尔从没发过脾气,更别提跟人争吵。真遇上不讲理的人时,就皱着眉到旁边抽根烟,不讲话,五分钟之后又能继续专业地工作。

也就是这样,大家才不敢太忤逆她,她的出方案又快又好,执行能力很强,新人跟着她,不出两个月,就能独立跟跟中小的案子了。而公司很多老客户都是冲着她来,行内的人一说起飞扬的朱尔尔,都是交口称赞的。

朱尔尔却为人礼貌低调,对下属也不薄。江湖中,每个人都可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跟上司跑了几个场之后,陆匀之长叹一口气:“陆匀之啊陆匀之,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所幸她跟对了上司,朱尔尔再不爱讲话,她教起新人来,总是不遗余力的。陆匀之本来就不笨,加之有心学,学得很快。

活动圈大多都是俊男美女,陆匀之是其中一个,有同行评价她:“跟模特一样,美得有板有眼的。”

陆匀之漂亮,这是大家公认的,漂亮的人更有权力任性,但是陆匀之没有,她勤勤恳恳踏踏实实,不轻易占别人的便宜,大家都爱同她一起工作。

也有遇到一些公子哥儿,半真半假想追她,半夜约出去游车河,或者送一两个包,她都笑着一一拒绝,不想耽误别人玩乐。

那一段时间,她没有走出来,心如死灰,半夜在陌生的城市醒来,心心念念,叫的还是许家明的名字,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许家明三个字,写累了,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儿,继续写方案。

时间一天一天过,再鲜血淋漓的伤口,若不能好彻底,也至少能拿块布遮一下,痛的时候,忍忍就好了。

等工作完全上手之后,陆匀之开始去报一些乱七八糟的学习班,大学的二外是德语,后来干脆报了个德语班,算进修也算是消磨时间,要不就做几个公交站去上一节瑜伽课。

每天下班后回到家那种空荡的感觉都让她心酸得不忍一个人待着。说起来生活也很充实,就是有时候觉得累得不想面对明天的太阳。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4)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6)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周一,忙碌起来咯~
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和槽,想跟作者聊聊+吐吐吗?

昨晚有个朋友说,终于见面了,高兴,给我赞赏了,哈哈~
原来两个猪脚见面还有这效果,早知道让他们早点见面好了
欢迎留言点赞~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