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包装丑陋的礼物-危机变契机

早晨,5点多。爸爸醒了。我也赶紧起床。我想,今天要送孩子去学校,路途远,我得主动帮着点儿。6点没到,我问爸爸,现在去叫女儿吗?爸爸回答我,不知道。(以往如果早上去学校,都是爸爸主动在前,我辅助)爸爸这个回答,我感觉到他昨天的气还没有完全过去,这是一个信号,他今天能量不足。

我下去叫孩子起床。孩子嗯了一声,把头埋在被子里。我转身去准备早饭。一会儿,我听见爸爸也下楼来了,去叫孩子,说了几句话。听上去,不是以前那种逗比模式。好像昨晚他们的逗比结束了,爸爸又一本正经的了。6点20了,我看孩子还没动静。我上楼去,爸爸脸黑着,告诉我,你女儿说今天不去上学。我内心想着,如果她真的不想去,就不去吧。周五两位班主任老师联系我们,不是也提到家庭才是给孩子温暖的地方吧,当时还建议我们最近把孩子接在家里呢。不去上课也没啥。不过,我还是去了女儿房间,当做不知道,轻轻的去叫她。孩子说,我昨晚说过了,我不去上学。起这么早干什么。

我没有说话,给她把被子掖了掖。

爸爸下来了,先是好言相劝,孩子不肯,然后口气变得严肃了,让孩子去学校。孩子还是回答不去。爸爸的旧模式开始爆发了。

爸爸对你这么好,你是怎么回报我的。你做人的底线都没有啦。你可以随随便便不上学,那我也可以随随便便不去上班了。你如果不去上学,就退学算了,我陪你去学校里把退学手续办了,然后你陪我到公司,我把辞职手续办了。我们就呆在家里等死好了。啥啥啥。胡言乱语全部出来了。

我在卫生间里,静静的听着。我想这会先不要掺和进去吧。

爸爸继续,要不要我给你阿婆打电话,你看你要退学,你自己和你阿婆说吧。说着他就给他妈妈打了电话,妈,田田不肯上学了,我马上要去给她办理退学了。我婆婆在电话那头,就着急了。赶紧劝着女儿。女儿把头埋在被窝里,也不说话。我赶紧到房间去了,这个爸爸也是的,搞不定,也一样把老太太搬出来了。婆婆劝说了孩子半天,孩子不理。爸爸又在边上咆哮,我和婆婆说,没事的,一会我来送孩子去学校。婆婆说,好的,让妈妈陪你去吧,你爸爸这个脾气真是不好,爸爸送你阿婆也不放心呢。你和阿婆答应一声呢。孩子继续埋着头。爸爸这时候,突然冲进来了,把手机挂了。失控的大叫着,骂我,我要你和离婚,我瞎了眼,14年前,找了你,生了这么一个祸害。爸爸完全失控了,我说,你走吧走吧,去上班吧。爸爸继续咆哮着。我把门关上了。

婆婆不放心,又打电话来了。我换了一个房间去接,我告诉她,妈,孩子不是任性耍性子,孩子在学校里遇见困难了,如果孩子今天不想去学校,就不去吧。今天就是哄着她去,她在学校里如果情绪不好,也不安全啊。我也告诉她,她儿子刚才情绪失控,说了好多胡言乱语的话,这话对孩子伤害很大啊。婆婆说,哎呀,这个臭脾气,我来和他谈。婆婆说,一会阿爹也过来,他不放心,她晚点再来。

我知道,以前我和孩子爸爸吵架,孩子只能打电话给阿婆阿爹求助。让两位老人操心了。今天这点动静,又要让他们难受了。

放下电话,我回到房间去。

我隔着被子,轻轻的拍着孩子。和她说话。

你今天不想去学校是吗?没关系,你如果不想去,就不去吧。妈妈知道你肯定是在学校里遇到困难了。妈妈不逼你去学校。一会妈妈帮你请假。

你不要在意爸爸说的话,爸爸这个人呢,就是这个坏脾气。他会因为别人的行为生气,是因为他感受到恐惧和害怕,可是他没有办法承认自己的这份恐惧和害怕,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坏情绪相处,所以他只能通过发脾气来解决。以前呢,妈妈不知道如何处理。妈妈觉得爸爸发脾气不对,总是想去纠正他,所以就会和爸爸吵架,然后越吵越厉害。现在妈妈知道了,爸爸是没法和自己的坏情绪相处,妈妈不会和他生气了。你也不要把爸爸的话,放在心上吧。爸爸这十几年的臭脾气,妈妈都了解的。

我和孩子说着这些话。我想打消孩子内心的恐惧。我知道前些年,夫妻争吵,给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我必须第一时间,告诉孩子,妈妈不会和爸爸争吵了,妈妈不会让这个家散掉。

我轻轻的拍着孩子。孩子好像有点安稳了。说,我想下午去学校。我说好的。

我对孩子说,妈妈想摸摸你的小手手,好吗。

孩子没说话,我就伸进被窝,握住她缓和和的小手。继续和她说话。

妈妈知道,你们父女两个在一起的时候,老是去贬低妈妈(这是他们父女两显示亲密的一种方式,就是爸爸老是说,你老妈真是智商低,老是丢三落四的,孩子看到这种情况,也会偷偷问她爸,你怎么找了这个女人啊。仿佛通过他们共同去怼一个人,维系他们的亲密感和归属感),妈妈都不和你们计较。其实啊,妈妈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笨、情商低。你还记得吗,大约是你六年级的时候,妈妈带你去吃食其家。那次服务员端过来的水杯里的热水很烫,你不知道,喝了一口,被烫了。当时妈妈叫来服务员,不是去训斥他,而是提醒他们倒水最好能是温水,或者是开水的话,要提醒小朋友,防止更多的小朋友烫伤。当时,妈妈做这件事情,你当时还夸奖妈妈,好牛牛啊。你还记得不?妈妈可是一直记着那。我知道,我必须逐步给孩子渗透,唤回孩子对我好的记忆。

这么叙说着,阿爹赶过来了。田田啊,怎么啦?孩子一听见,就蒙头哭起来。我说,阿爹来啦。田田受委屈啦。爸爸骂我们是祸害,我们才不是呢。我们是好孩子。爸爸胡言乱语的话,真是讨厌死啦。我和阿爹说着话,借故请阿爹帮我晾衣服,将老人家转移到楼上。简单和公公说了下,请他理解,也不要劝孩子去上学了,孩子遇见难处了。公公理解了。我打个招呼,就继续回房间和孩子叨叨。

还有啊,妈妈都记着你的优点哪。妈妈知道,你是个共情能力特别强的孩子。你的同桌当时不懂事,偷了你的文具,被老师发现了,你不是还给她写信去安慰她的吗?她的妈妈知道了还给妈妈感动的打电话呢,说你是个好孩子。还有哦,妈妈知道你是个组织能力领导力很强的孩子。那年暑假,你去英国游学,那个外籍老师不是表扬你非常有leadership吗?你想,你和他之前也不认识啊,也就十来天时间,老师就发现你这个优点,你是不是很厉害啊。

就说着,孩子突然插口说,那我现在起床吧。你告诉阿爹我去上学。我说好。

我告诉阿爹,孩子一会去学校。阿爹说,好,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孩子到了卫生间洗漱,说,我还是想下午去。你把阿爹带回家去吧。你就开车把阿爹送回家,然后再把我送回来。我看孩子是决定了下午了。我说,好吧,阿爹早饭还没吃,就过来了。我去和阿爹说,我送你,让阿爹回去休息吧。孩子说,好,阿婆也不要过来了。

阿爹回去了。孩子洗漱好。我给她拿出早餐,肉松饭团。我问,热牛奶要不?孩子说,我不喜欢和牛奶。我说,要不来杯热水?孩子说,我渴了我自己会喝的。(孩子一点都没有嫌我啰嗦)我说,好的。

吃好之后,孩子要电脑。说要抄写地理笔记,上周五,她被老师叫去画画,地理课没上。结果找了半天,电脑的电源没有了。我和孩子发现,肯定是爸爸带走了。爸爸看她不上学,肯定不想给她用电脑,这个旧电脑没有电源,开不了机。我说,地理笔记书上自己整理可以吗?孩子说不行,同学已经发图片给她了。我说,要不妈妈工作电脑借你用一下,不过你需要抓紧点时间。孩子说,算了,不写了。

我想,就此打住吧。不要用学习的事情和她说了。我都能接受她今天不去上学,笔记不笔记的就放下吧。

孩子说,妈妈你去上班吧。孩子没有电脑,手机也被爸爸没收了。就拿出彩带出来,看样子,是要编织蝴蝶结了。我想着,做啥都行,自己安排好。我和孩子约好,中午来接她的时间,并且关照她自己去买便当。

临走,我对孩子说,妈妈要抱抱你。孩子没说话,我就抱着她,说,妈妈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抱着你啦。你在学校住宿,妈妈每天都惦记你呢。就这么抱了一会儿,孩子虽然没有回应我,可是她没有躲避,就是最好的回应啦。

11点多,突然接到女儿手机打来的电话。啥事儿啊,我问。女儿说,我就是告诉你,我找到老张藏的手机了。哦,我说,你吃过午饭了吗?女儿说,吃好了。我提醒她,约好的时间妈妈过来,提醒她收拾好书包。孩子答应了。

到家,孩子还正在抄写。看样子,应该是用找到手机后,抄写地理吧。发现孩子自己煮了方便面。挺好。临走,孩子说,我要把手机带在路上,一会下车给你。我说好哦,不过,你要告诉妈妈,手机在哪里发现的,我帮你放回去。孩子走到沙发柜这边,说,我是找蜡烛无意发现的。并说,爸爸肯定能从摄像头看到这一切。我说,是呢,我们现在做什么,摄像头都纪录着呢。不管了,我也不是故意要去找手机的。孩子说。

我想到,刚才接到孩子电话,知道她找到手机那一瞬间,我还升起一丝念头,离了手机不行吗?一上午都在找手机吗?可事实真不是想象的那样。

上了车,我对孩子说,哎呀,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妈妈和你一样,有过唯一一次的赖学经历。那时候大约是一年级,妈妈早上起晚了,可是妈妈想着在大家上课的时候,一个人穿过校园去教室,很丢人啊,妈妈就躲在家里没去。下午才去的。后来老师还问我,我撒谎说,我爸爸妈妈叫我在家里看小鸡呢。哈哈,老师都没有戳穿我。孩子也笑了。说,一会,我们最好也是上课了再进校园。我说,啊,看样子不会的。孩子说,我也害怕呢,让他们看见我现在才去多尬呀。我有次上舞蹈课,不是因为迟到了,也没进去吗。躲在走廊里晃了一堂课。

是哦,我想起来了,那是你上小学2年级吧,舞蹈兴趣班的事情了,爸爸还骂你了。你不敢进去,爸爸去接你,老师说你没来上课,我们找不到你,当然着急啦。原来,你也是和妈妈一样,害怕迟到,那我们下次不迟到就是啦。

就这样一路轻松着说着话,1点钟,就到学校门口了。遇见校门口的保安,我对保安说,小朋友上午有点不舒服,现在才过来,家长不能进校园啦,麻烦你搭个手帮孩子把被子和箱子放在宿舍楼下吧。孩子听见我和保安的说辞,也轻松了。

进校门前,我凑上去亲了女儿的小脸蛋,女儿脸上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说,开开心心去学校吧。孩子说嗯。看着孩子回头,我和她挥手,并说,如果有时间的话,你给妈妈打电话吧。孩子也朝我挥手说,好。

这一刻,我知道孩子之间在慢慢融化。

我给班主任发信息,告诉老师,孩子进校园了。我告诉她,我和孩子表达了很多,相信孩子会越来越有力量的。老师,回复我,好,给她时间慢慢成长。

感恩孩子的班主任老师,虽然很年轻,刚结婚,但是真心将班级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


自从今年8月份,孩子和我逐步松动之后。我还是感觉到后劲不足。孩子和我忽远忽近。桂军姐和张影姐,都问我,为什么孩子那么难以接受我呢。我知道,孩子对过去还没有放下,她还无法从过去走出来,她既想和我接近,又害怕伤害。我曾经投射宇宙,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孩子表达。我需要一个事件,来打破孩子和我的僵持。

我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事件。

孩子给家教小姐姐说的话,孩子在学校里做的事情,都是在释放一个信号,她需要爱,她需要被主动关注。班主任老师说的没错,父母、家庭是给她滋养的最佳场所。

可是我们没有真正的去解读到。

爸爸有爸爸的局限,他无法真正放下在学习上对孩子的期待,他也无法面对真实的自己。孩子价值感低,在学校里敏感,生怕别人给她负面评价。同学、老师无意冒犯的话,孩子都要伤心很久。为了想获得同学的关注,孩子扮演了自己,爸爸说不出爱的表达,为了孩子,爸爸也在一直扮演逗比老爸的角色。为什么,孩子打电话给爸爸,都要开成免提?她每天电话中和老爸说的恶趣味的话,免提说给同学听,引得同学哈哈笑,同学都说小祁有个搞笑的逗比老爸。就是这样,她引起同学的关注。或者,爸爸的这些话,只能给她带来那一刻的欢乐,可是无法给她长久的力量。

可是妈妈,这个本该和女儿最亲近的角色,因为之前的整体家庭错误方式,让孩子和妈妈远离。

之前在管教上,夫妻相互争执,长期争吵,相互决裂,孩子自然会在父母中选择站位,当时孩子选择了对他最为包容和妥协的爸爸,或许通过这种共同排斥妈妈的行为,让他们彼此依赖和温暖。

可是孩子,在情感上一直是不安全的,自我价值感是低的。孩子有无法言说的痛苦。在学校里,孩子会情绪低落,虽然她给爸爸打电话,爸爸问她为什么,孩子说不出来,爸爸也不理解。就是这样的矛盾和痛苦,才会让孩子,在人前欢笑,背后神伤。

是的,我知道,我看见了这点。可我使不上力。我通过让爸爸把孩子的电话开成免提的方式,去给孩子插话,想给孩子传递情感,可是我还是感觉隔了一层。我投射宇宙,请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和孩子之间的坚冰逐步融化吧。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方式。

我发信息给张影姐姐,姐姐回复我:表面的危机往往是契机呀! 上帝给我们包装显得丑陋,但是打开会有惊喜!

是的。这是个惊喜。

我要好好把握,并且将自己保持的稳定一点,再稳一点儿。老公那边,还有他需要修炼的功课。我提醒自己,看到他内在也存在一个需要爱的小孩,他没有意识到。我对他不要怪罪,不要生负面情绪。我要坚持做到,对女儿说的,不和他生气。不管他如何对我,我对他,都是不抗拒,不怪罪,不就范,纯感赏。希望他也慢慢想通,逐步成长。

我也放下对孩子学业上的期待。学习的事情,长着呢。

孩子这几年,太缺爱了。她需要滋养,而且,孩子是有分寸的孩子,也是要上进的孩子。孩子身心健康了,学习也就通顺了。

加油吧,妈妈。

孩子就是来渡你的。

感谢感恩,宇宙的馈赠。

感恩感谢,身边有这么多爱孩子,对孩子好的贵人。


后记。

写完简书,回到家。

孩子爸爸轻松的躺在沙发上。我下去给他发微信,他没回复。当时我不知他情绪有没有调整过来,就此放下。这会,他看上去,脸色不是青的。我和他搭话,理我了。

8点40。孩子电话给爸爸了。(这孩子和爸爸感情真是真厚啊,白天爸爸那么对她,我以为孩子不会给爸爸电话了)。爸爸照顾我,开了免提。我得知,孩子第一时间,先是给阿婆打电话,去安慰阿婆和阿爹,然后再电话来的。后来,我听见孩子启用了暗语(她需要和爸爸单独交流的意思)。我就走开了。我想,早上那场冲突,让他们两去自己化解吧。最后,爸爸叫我来听电话,我愉快的和孩子打招呼,孩子,就说一句,妈妈你帮我教育教育爸爸吧,我说教育啥?孩子说,随便什么。我回答好的好的。孩子说去洗澡了,我加上一句,妈妈隔空给你一个拥抱哈。

放下电话,我还在想,要我教育爸爸什么呢?一下子,我突然意识到刚才孩子就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她答应要给妈妈电话的,其实她说的教育教育爸爸,纯粹就是为了呼应妈妈,她不想让妈妈感觉到她只给爸爸说悄悄话。

孩子真是为我们考虑那么多,先给奶奶电话,然后主动给爸爸打,(尽管是爸爸早上那些恶言恶语伤害了她),最后还照顾一下妈妈的感受,做完这些,她才去安心洗澡。

女儿小小的心理要承受多少啊。这个孩子,值得我为她做什么都不过分。

爸爸那边,没有告诉我,他和孩子说了什么。我也没去问。

我想爸爸也会慢慢成长的吧。他的脾气我知道,我不再去和他复盘,说他今天的不合适,他会知道了。只是他嘴上不承认。相反,如果我去和他聊,哪怕是和颜悦色的,爸爸也会感觉被人攻击。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从小受到伤害的小孩,要改变也是需要过程的。我平和的接纳就好了。

谢谢亲爱的科静,张影姐姐,给我的指导,她们总是能看到我的盲点。

这次危机,不但让我和女儿的关系递进了一步,也让我知道如何突破自己了,我不再害怕爸爸的坏脾气,不再小心翼翼的对他。

现在我能接受一切,我知道,我稳了,家就稳了;我在,家就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