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也养了一只这样的猫吧?

01听说猫有九条命

“哈哈哈哈,好玩好玩,再刺它一下!”

“我有烟花,点一个,会很漂亮!”

占地面积极大的院子里有群小孩围在一处嘻嘻哈哈地笑着,他们中间有一只小猫,刚出生模样,只有成人半个手掌大,很丑,身上到处是伤口,皮毛也是一块一块的斑秃。

一只烟花被点燃,黑夜中发出亮银色的光芒,漂亮极了。

穿着精致小西装的男孩蹲下,手一伸,烟花就冲着地上的猫咪而去。

小猫的身体被烫得瑟缩一下,弧度很小,最初它还会躲,现在只能轻微动弹。

“它快死了?”

小男孩不在意地又点了一根烟花:“不会,猫有九条命呢。”

“你们在做什么?”声音冷冽如冰。

小男孩被烫到似的立马就跳了起来:“小,小叔……”

身高一米八却瘦销得厉害的男子站在不远处的灯光下,眉目和他的声音一样锋利,气势十足,几个孩子都只敢缩起脑袋做人。

林谨深看清了地上的情况,眼睑动了一下,眉头微蹙,一只被虐得奄奄一息的小猫。心下不悦,他张口还欲说话,那只小猫却突然一跃而起朝着林谨深就扑了过来。

“少爷,小心。”一直跟在林谨深身后的保镖想要阻止。

小猫已经把男子扑倒了。

“小叔!”男孩也惊慌不已,手上的烟花都吓丢了。这下完蛋了,爸妈一定会打死他的,小叔的身体一直不好,常年卧病在床,这次才刚刚出院回家就被他的猫弄摔倒了!

“不要紧。”林谨深抬手阻止后面人的动作,他一手托着小猫咪的身体,一手撑在地上自己站了起来。

小猫咪抬头看向他,一人一猫四目相对的时候齐齐愣了一下。

林谨深被镇住了,猫咪的眼睛太漂亮,黑琉璃一般,清透明亮。

“喵。”轻轻的叫声,如同羽毛拂过心间。

林谨深瞬间回神,刚才就觉得不对的地方此时更加让他在意。

小猫咪不过他半个巴掌大,暗淡无光的毛色,黑乎乎的一团,目光所及的大部分地方都脱了毛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林谨深手掌转动着,小猫的后面露了出来,那儿被烧焦了,焦黑的肉有浓重的刺鼻味。

林谨深一双浓眉狠狠皱在一起,说不清是嫌弃还是心疼,反正很不舒服。

小猫咪动了动,小小的嫩红色的舌头在他手腕舔了一下。

“这只猫我带走了,林重你虐待动物这件事我不会帮你遮掩。”

小孩脸色刷得就白了。

林谨深才懒得理会这群孩子的忐忑,他就这么捧着小猫咪,带着保镖离开了林家主宅,一点没有在乎接下来还有祭祖仪式,更没有在意那些发现这里事情的大人们有多么惊恐不安。

“找一家宠物医院。”林谨深吩咐了一声,就径直低头查看手里的小猫。

它身上的伤多的吓人,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现在细看才发现那些焦黑的地方其实很深,已经触及了它细小的骨头,从它身上流出的鲜血把林谨深垫在手心的白色手帕都浸透了,手指轻轻用用力就能捏出血来。

02这个灵石不一般

可是,它没有死,它看向自己的双眼很明亮,求生欲望强烈。

和他很像。

林谨深心里一动,眼中透出一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动容。

再怎么惨烈都要活着,都想活着,不愿意屈服,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在强撑,现在,终于有了个伴。

他们两要一起活下去!

“再开快点!”带着急切,透着淡淡的期盼,林谨深想要助这只猫咪一臂之力。

车子快速地行驶着,划过夜色。

宠物医院只有一个值班医生还在,林谨深脚步急切,胸口如同塞了块石头,在保镖着急的神色中冲了进去。

医生惊讶地跑过来,看见他手里的猫咪的惨烈状态差点怒发冲冠,还好看见林谨深很急切才忍下了,接了这只小猫急急忙忙进了手术室。

林谨深一直跟着,后来只能等在实木门门口,手里捏着那块白色手帕。

手帕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林谨深本来是个有洁癖的人,此时捏着这块占满血液、猫毛和灰碳的手帕一直没有松手。

纯白色的小手术台上,周围的医护人员努力着,床上的小猫咪睁开眼睛看了看,像人类一样轻轻叹了口气。

身体里不断外流的鲜血被止住了,顾一一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死不了了。

说什么猫有九条命?那些孩子也未免太天真、太残忍,那只猫早就被他们弄死了。她穿过来后又经受了无数虐待,如果不是她,换了任何猫或者任何人穿越,这只猫也早就第二次死了。

可就算是她,经过今晚也再坚持不住,连动弹的力道都失去了。

可是她不甘心,她挣扎着,坚持着,直到看到了那块明亮的灵石。

那块灵石太明亮了,太珍贵了,她只在传说中听过。喜欢寻宝并且拥有守财奴品质的顾一一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冲过去,死前也要啃一口灵石!

最后用尽力气也就是舔了一下。

说实话,挺不甘心的,舔一下根本吸收不到灵气。

幸好紧接着就是否极泰来,她被“灵石”送到了医院,得救了。

不过,顾一一有个疑问:为什么“灵石”有人类的身体?

三个小时后,林谨深才看见那个躺在小小床上的猫咪,它身上裹满了纱布,那双明亮清透的黑琉璃紧闭着,呼吸细碎,断断续续。

医生拿着病例站在床前,絮絮叨叨:“看它的状态才出生10天左右,身上伤口太多,内脏、骨头都受损严重。也不知道谁这么狠心,对这么小的猫咪也能下重手。你这个饲主也太不小心了。”

林谨深乖乖听训,没有反驳。

他问:“它能活下来吗?”

医生:“我们用了最好的药,能用的治疗方法也用上了,接下来就看它自己的求生欲望。”

林谨深放心了:“那就好,它会活下来。”

论求生欲望,这只小猫咪不会输给任何人!

小猫咪一睡就是三天,好似再也不会醒来。

林谨深也足足在这家宠物医院守了三天。

三天时间足够宠物医院的医护人员知道林谨深的身份,他们从最开始的谴责他对小猫咪的虐待,到现在心疼他的身体劝他早点回去休息。

03撒娇的小猫咪

林谨深笑着感谢却没有移动身体,他甚至任性地给这家宠物医院捐了一整套医疗设备,成功地在一家宠物医院里开辟了VIP套房,占用的是院长的办公室。

他白天在这里办公,晚上在这里睡觉,24小时陪伴着小猫咪。

他想看看它能不能活下来。

他有种莫名的坚持,好像小猫能活下来,他也能活下来一般。

林谨深从出生开始就被医生断定会夭折,然而他成功地活过了周岁,接着医生又断定他活不过三岁,几乎每一年医生都断定他活不到来年,但是他今年二十岁了。

顾一一醒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面对自己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在它的眼中那个人在发光,七彩的,和彩虹一样。这样的“灵石”如果在它原来的世界能让众位看似清高的修士们打破脑袋,七彩的灵石蕴含世间所有能量属性,任何体质的人都可以吸收利用,完美的平衡。

它努力着,几秒钟后失望地放弃,它的修为已经全部散了,现在也就是个理论知识丰富却没什么用的废材。

修炼,必须从零开始。

那块“灵石”再怎么纯粹,再怎么珍贵,一时半刻它也是吸收不了的。

好心塞,顾一一心塞塞地呆呆望着,被七彩光芒诱惑得流下了口水,吸了吸,嗯,饿了。

“喵。”

林谨深第一时间抓住了这个微小的声响,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走过来,笑着低头。

“饿了?”

这三天,林谨深早就学会了如何照顾一只小猫,过目不忘的他看完了小山那么高的宠物饲养书籍,有些偏门知识他甚至比宠物医生还要知之甚详。

一个小小的奶瓶倒放着,顾一一叼着奶嘴,大口地吸着。

林谨深很有耐心,坐在小床的凳子上,扶着奶瓶,微笑着看它。

一百毫升的奶很快就被顾一一喝完。

林谨深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按了按它的肚子,觉得有点鼓鼓的,就放下奶瓶,又拿了一块干净的白色手帕擦过它的小嘴。

顾一一吃饱了还眼巴巴地看着林谨深,暗自吸溜着口水,这块灵石太吸引它了,就算现在“吃”不了,它也要霸占着,谁也不许抢去!

林谨深惊讶地发现床上那只小猫咪朝着自己伸出了小小的爪子。

短小的四肢在空中挥舞着,他竟然看懂了它的眼神。

“你想我抱你?”

回应他的是更热情的四肢舞。

林谨深轻笑,小心地抱它起来,托在手心,然后发现自己的手腕又被舔了一下。

它是在撒娇吗?

顾一一满足地喵了一声,又舔到了!虽然不能吸收灵气修炼,但是灵石的味道还是超级美味啊!陶醉!

小猫咪一脸满足摇头晃脑的模样逗笑了林谨深,他伸手秃噜了一把小猫咪露在纱布外面的细细白色绒毛。

“这么乖。”

顾一一趁机又蹭了蹭,感觉一丝灵气环绕过来,立马就机灵了,露在外面的小绒毛都应景地炸了一把。多蹭几下可以蹭到灵气啊,啊,被灵气滋养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顾一一深深地陶醉着。

04换了个世界

林谨深喊来医生给顾一一检查了一遍,换了一次纱布,从最初的全包裹式改成了半包裹,顾一一短小的四肢能够露出来了。

抚摸着它四肢上猫毛秃掉而露出刚结痂部位的粉嫩小块,林谨深眼神深了些许。

“回家吧,家里更舒服。”他低头说了一句,感觉是在对待一个小婴儿,没有把小猫咪放进保镖手里拎着的篮子里,林谨深单手托着它往外面走。

坐在车上,顾一一从趴在林谨深的手心变成了小屁股坐着,小小的头颅紧紧朝向外面的世界,眼睛都忘记眨了。

外面的世界太鲜活了!

和她之前呆的地方完全不同!人来人往的街道,密密麻麻的店铺,呼啸而去的四个轮子的车,反射着凌凌光芒的高楼大厦,和清冷的修真界完全不同。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顾一一就已经察觉这个世界很奇怪,但是它一直被拘在花园里,世界就是小猫咪能看到的那般大小。

虽然也看见了明亮的灯光,也看见了短发西装的小孩,却一点没有真实感,完全比不上现在的震撼。

顾一一内心惊骇,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小爪子随着主人的心境变化而在空中扑腾着。

林谨深本来左手托着它,右手在触屏上点击着,现在感觉到左手上的小猫的动作,他的注意力就跟着转移了。看它的四肢扑腾的挺欢,忍不住笑了,伸出修长的手指凑到它跟前,被小猫的两个前肢抱紧。

“这么高兴?等会儿带你出去逛逛。”

“喵。”顾一一高兴极了,转头看他,觉得他帅爆了,比修真界那些冰冷的男人们有爱得多。这是个有爱心的少年,多会养猫啊。

车子停在市中心一个别墅区,闹中取静的格局,绕过小区门口的“石来运转”,进入广阔的绿化地带,小区内宽阔的四车道直接可以把车子开到家门口,完全不用担心堵车。

这里的一切都让顾一一惊喜,她喜欢这个家。

两层的欧式别墅,进入后里面装修低调中透着奢华。

一路被别墅的主人托着到了二楼,看见的人不超过3个,一个是早就见过的跟在林谨深身后的护卫,一个是胖胖的笑得可爱的妇人,另外还有一个没有看见人影但是听见了声音,是从一楼右边传来的。

顾一一小耳朵支棱着努力听。

到新环境第一时间确定安全性是她的习惯,就算现在能力被压制到几乎没有,也一点没有放松。

“你就住这里。”

林谨深的脚步停在二楼的一间卧室,顾一一被他托着往前,小眼睛转了转一下子就镇住了。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这个不大是以人类的眼光来看,对于一只小猫咪来说,这个面积二十平米的房间大得厉害。里面沿左侧墙壁修了一整面墙的猫爬架,直到三米多高的天花板,地上都是软软的垫子,还有个飘窗露台,露台上和露台下都堆满了猫咪的玩具。

顾一一的小脚蹬了蹬,猫咪的特性让她非常非常想飞扑过去!

软软的小玩偶简直绝杀!

看小猫咪活泼机灵地转动着小脑袋,林谨深也高兴,不常笑的嘴角一直处在高扬状态,本来打算把小猫放下就走,现在却抬脚踏进了这间房,开始给它介绍。

“这是你的窝,这些是给你的玩偶。”

05我要吃肉!

顾一一一只猫在房间里跳来跳去,扑腾一下这个再弄弄那个,活泼得紧。

林谨深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身居家服,坐到办公桌后开始看文件,这三天他基本都待在宠物医院没有去公司只能处理一下紧急文件,很多都积压在家里,现在正好可以处理掉。

刚看完一个放到一旁,伸手又拿了一个摊开,林谨深却难得地走神了,他失笑,伸手拿了旁边的电话接通保全室。

很快那边就处理好了,林谨深拿了遥控对着左侧墙面按了一下。

墙上出现了一个两米乘两米的屏幕,上面清晰地显示出了隔壁房间的模样。

一只小猫咪在猫爬架上扑腾着,一下连跳到顶部,一下又从上面扑腾了下来。

每次小猫扑腾的时候,林谨深从来淡定的心都会不自觉地揪紧,深怕它摔着哪儿。

“还受着伤呢就这么不安分。”林谨深喃喃说,手指翻动着文件,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小猫咪身手矫捷,从最顶上扑下也能伸爪子勾住下方的架子成功缓冲。

别看它小,它的爪子伸出了也是嫩嫩的粉垫子,但是那一瞬间爪子里露出的小弯钩锋利的厉害,扣住了实木的架子就稳稳当当。

盯着看了十分钟,林谨深才能把注意力抓回来,这下子效率就比之前高了很多,十几份文件也就花了他半个小时。

把文件递给保镖兼特助,林谨深问:“之前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何绍,一直跟在林谨深身边,是他最信任的人,毕业于西点军校,修了经济学学位和商学位。

因为林谨深父亲对他有恩所以何绍毕业后就一直跟在林谨深父亲身边,在他死去后又继续辅佐林谨深,林谨深能以二十岁的年纪接管名呈集团也多亏了他。

何绍:“林家成名下有一个宠物领养所,会收养流浪动物,养好后有人要来领养也可以领走。这只小猫就来自那个领养所,对于猫猫狗狗一大堆的领养所来说丢失一两只小猫根本没人在意,更别说是老板的孩子抱走的。这不是他第一次抱走猫狗了,在这之前.那些猫狗都不知所踪。”

林谨深眉头微皱。

林家最初只是小门小户,二十年前才开始发迹,从林谨深的父亲林语堂开始。

当年林语堂借了钱下海创业,从卖电脑开始一步步走到现在的综合性大集团,成为华国首屈一指的大富豪。

其中,林家一族给的支持占了很大功劳,林语堂很记恩,林氏所在的村庄规划性的别墅,连到国道和高速路口的两道马路都是林语堂出资修建。

不仅如此,林家这个大家族二十多口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基金,基础两百万,他们拿去创业也罢,不干活吃红利也罢,都可以。

林语堂甚至还成立了几个很有意义的慈善机构,可以让林家人入职。

这么零零总总算下来,也是不小的费用。

可惜,林家很多人还不知足,还动不动就说二十年前他们家给凑了多少多少钱。

06宠物领养所

林谨深冷笑,他们凑的也就是几百块钱。如果没有他父亲,那些钱放银行存到现在也还是那几百块,哪来的两百万。何况当年向林氏一族借的钱,他父亲赚到钱后第一时间就还了,根本没有拖欠。

“他们没有爱心就别管理什么宠物领养所了,让他们安安份份呆着吧。”

林谨深淡淡地说,语气中透出冰冷的锋锐。

宠物领养所,其实也是慈善机构,挂着名呈集团的牌子,很多人会往里面捐款,那些钱就在管理者手中,其中有多少水分大家心知肚明,真正运营领养所的资金是每年从集团拨款。

林谨深今年刚接手名呈集团,账目整理用了一个月,才明白自家老爸对亲戚们是多么圣父!

幸好他还保有集团董事长的理智,没有让任何一个亲戚进入名呈集团来担任什么领导。

何绍点头:“好的,林少放心,我会处理好。”

何绍带着文件走了,林谨深看了看屏幕上已经安分了不少的小猫,笑了笑,走向隔壁。

“小猫,要不要出去玩?”他还记得在车上答应过要带这只小猫咪出去逛逛。

顾一一眼睛一亮,朝着林谨深扑过来:“喵!”

清亮的猫叫声让林谨深愉悦不已,伸手接住小猫的身体,他自己的身体却往后一靠被墙面支撑。

林谨深想:还好早有准备,不然又要摔倒了,这一点都不符合他小猫饲主的身份。

顾一一也感觉到了,她歪了歪头,看向饲主。

饲主的状况很不好啊,身体太差了。饲主脸色一直这么苍白着,右眼角那颗泪痣都黯淡无光。饲主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才让人(猫)觉得明亮点,不笑的话他整个人都是阴郁的,是身体太差带来的精神不振。

顾一一低头舔了舔饲主的手腕:嗯,等我再长大一点点,多吸收点灵气我就能给饲主检查一下了,看看他为什么这般虚弱。

林谨深感觉手腕上的那抹湿润,眼神柔化不少,托起它的小身体看了看,再放下。

到楼下,一人一猫都用了餐。

林谨深在餐桌边。

顾一一在旁边的凳子上,喝着奶,但其实她想吃的是饲主吃的东西,餐桌上的香味一直传来,她努力地嗅闻着,感觉很香,却不像她之前吃过的任何食物的味道。

顾一一穿越前已经是元婴修为,本应辟谷多时却贪恋口腹之欲,特意在洞府给自己开辟了一个小厨房,平常时候没有闭关的话就抓抓师门的仙鹤,或烧烤或红烧,味道很棒。

在她渡劫之前闭关了足足百年,渡劫失败又直接穿到了现代,也就是说她已经有百年没有吃过仙鹤了,闻到肉味就流口水。

吸溜了一把小嘴不自觉淌出的口水,顾一一用力喝奶。

快点长大吧,我要吃肉!

吃完饭,林谨深捧着小猫步行出了小区,后面跟着一个保镖。何绍办事去了,跟着他的是另外一个随身人员。

顾一一滴溜着双眼,左看看右看看。

唉?前面那个小孩,你在做什么?

07有名字啦!

林谨深往前走着,经过了那个小孩和他那只大大的狗。

顾一一喵了一声,小小的脖子用力往后看,四肢蹬着林谨深的手掌,一次次跳起,想要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后方。

林谨深好笑地抓住它的身体,转身:“这是看到什么好玩的了?”

“喵!”那是什么狗?好大啊,而且它的主人在给他穿衣服,哈哈哈哈哈,穿好衣服后从前面看竟然是一个站起来的小人,太有趣了。

那头的小男孩抹了把汗水,站直了,看见小小的猫咪,眼睛一亮。

“叔叔,这是你的猫吗?”

林谨深点头。

“叔叔,天气开始冷了,你怎么不给它穿衣服?”

穿衣服?林谨深疑惑,低头看看手里的小白猫,再看看地上那只萨摩耶,恍然大悟。萨摩耶那么大的体型,那么多毛都穿上了厚实的衣服,自家小猫毛这么少更应该穿衣服才对。

“附近有卖小猫衣服的地方吗?”

小男孩眼睛闪亮亮:“我知道在哪,离这儿不远。叔叔,你的小猫让我摸一下好不好?摸了我就带你去!”

小男孩拖着萨摩耶往林谨深身边走,伸手去够他手上的小猫。

顾一一不高兴了,本姑娘是那么容易就能摸的吗?

她沿着林谨深的手臂往上爬。

“唉唉唉,给我摸摸呗!”小男孩跳脚。

林谨深也不乐意,手举高。

“小陈,你查一下附近哪儿有宠物店。”

林谨深身后的保镖早就准备好了,立马回答。

小男孩瞪大眼睛:“别啊别啊,我带你们去!去了之后给我摸摸呗。”看威胁不到林谨深一行人,小男孩立马就改口了,转身拽着萨摩耶往左边走。“就在那边,拐角的地方,那家的衣服是最好看的,我们家小白的衣服就是那里买的。”

边走,他还边往后面看,深怕林谨深不跟着来。

顾一一蹲坐在林谨深手心,滴溜溜的双眼不断地往远处看。

几步路就到了,宠物店透明橱窗里摆满了各式宠物用品,其中就有萨摩耶身上穿的那件衣服。

“看看,这里有件小的,和我们家小白一模一样的。是不是很萌?叔叔,你给你的小猫也买一件吧?”小男孩趴在橱窗玻璃上,渴望不已,手里一直牵着的绳子都扔了,还好那只萨摩耶没发现依旧在他脚边打着转。要知道萨摩耶这种狗属于撒手没,只要没牵好绳子,它分分钟就能跑远了。

林谨深笑笑没说话,他才不愿意让自家小猫去和一只傻狗穿情侣装。

“叔叔,我已经带你来宠物店了,你能告诉我它的名字了吗?”小男孩踮着脚,眼巴巴地看着小猫咪,双手拽着衣角不敢伸手去摸了。

林谨深愣了一下,小猫的名字?

顾一一“喵”了一声,哎哟,终于想起我没有名字啦?一直喊我小猫来着呢,就跟冲着人喊人类似的,听着多别扭啊。

本姑娘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

“它叫牛奶。”

顾一一:“.”不会是因为我这几天一直在喝牛奶吧?

“它喜欢喝牛奶。”

顾一一:“.”那是因为你一直就只给我喝牛奶。

08买了一堆萌衣服

林谨深:“对吧?牛奶?”

面对林谨深这张俊脸,比顾一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俊的脸,恩,盛世美颜的俊脸,顾一一只能:“喵呜~”对!

听见小猫嫩呼呼的声音,小男孩兴奋极了,跳着要扑过来,嘴里一直喊着:“牛奶,牛奶,抱抱,抱抱。”

林谨深往前走,躲开他,进了宠物店。

店里还有好几个客户,他们看着林谨深,眼中都是探究。这个不是林家的那位吗?平常看着冷冰冰的没想到竟然还养了一只这么萌的小猫咪,看上去有人气多了。

宠物店的员工小孟高兴死了,名呈集团的总裁和他的小猫,这个CP简直不能更赞。萌了自己一脸血的小孟同学把所有适合小猫的衣服都搬了出来。

“牛奶,你看看这个你喜欢吗?”小孟举着一件小熊装问道。

顾一一扫了一眼,小爪子挥了挥。

林谨深煞有介事地点头:“好,买了!”

这只小猫简直神了!那似模似样的动作,看着比人都聪明。小孟感叹,又拿起另外一件小衣服。

最后林谨深足足买了二十套衣服给顾一一,顺便还在小孟的推荐下买了一堆毛线球,说是小猫咪最喜欢玩了。

“它看着状态很好,绑着绷带的地方也能动了,要不要给它穿上一套衣服?”就这么把这对CP送走,小孟真的很不甘心,拎着自己最喜欢的一件。公主裙样式,很柔软的法兰绒,背上有个黑色小蝴蝶结,穿上去会有躺在棉花里的温柔。

从来没有穿过这个样式衣服的顾一一好奇地伸出爪子,肉垫子碰了碰。好软!再碰碰。

“看,牛奶也很喜欢呢。”小孟高兴极了。

林谨深眉头动了动,道:“我来。”

小孟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衣服递了过去。

林谨深学习能力很强,动手能力也不错,又有小孟在一旁指导,很快就把衣服给穿好了。

“太好看了!”小孟蹲在旁边,看着软绵绵的公主裙里露出那只纯白的小猫,小猫黑溜溜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她感觉自己都要化了!萌化的!推荐了这么久终于让小猫穿上了漂亮的衣服!好满足!

“咦?”顾一一抚摸自己触须的小爪子停在了半空中,林谨深伸手,握在它粉色的小肉垫。顾一一转头看向一脸梦幻的小孟妹纸,眼中满是疑惑。刚才,那丝灵气是从她身上飘过来的吗?

她现在所处的世界不是末法时代吗?空气中根本一点灵气都没有,这个世界完全不适合修炼,那刚才飘过来的灵气是什么?

顾一一歪着头,认真思索。

她太认真了,连什么时候离开了宠物店,和依依不舍的小男孩分别,回了家都不知道。

林谨深轻轻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笑着说:“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处理点事情。”

林谨深走了,顾一一怀里被塞进一个小小的,能让它的小爪子捧住的奶瓶。一下一下地吮吸着温热的牛奶,顾一一犹自发呆。

师傅曾经说过,修士依靠灵气修炼,萃取其中的精华使自身排除杂质,愈加靠近自然天道。其中灵气是修炼的根本,没有灵气修士就不能晋级,永远停留在已有的阶段,如果受伤还会有掉级的危险。

但是

09正职睡觉副职卖萌

她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天,吸收过两次灵气,一次是饲主给的,一次是小孟给的。

饲主很好理解,他就是个“大灵石”,时不时漏一点很正常。

小孟这个就奇怪了

为什么呢?

想不出来就算了,顾一一喝完奶躺在沙发上开始昏昏欲睡。

作为一只猫,正职睡觉,副职卖萌,其中睡觉肯定要占二十四小时里面的大部分,比如十六个小时这样。

刚想完上面那句话,顾一一头一歪,正式入睡。

林谨深下楼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一米宽三米长的大沙发上卧着一只小小的猫咪,随着猫咪的呼吸,它背上的黑色蝴蝶结扑闪扑闪,好似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少爷,开饭吗?”胖乎乎的刘婶脚步轻盈,声音也压得极低。

林谨深无声地笑着点头。

他们家现在都围着牛奶转,牛奶睡觉了所有人都会踮着脚尖走路,压低声音说话。

吃了饭,服了药,林谨深弯腰小心地抱起沙发上的小猫。

小猫咪喉咙里咕噜着,小肉爪子有细细的钩子伸出勾住了林谨深居家服的袖口,真丝的布料都被勾出丝了。它小小的身体蜷缩着,随着饲主的脚步一呼一吸,看着可爱极了。

林谨深把它抱到它自己的卧室,想把它放到床上,勾住袖子的爪子却一点没有放松。他一抬手小猫咪的身体就随着从床铺上起来,吊在他的袖子上晃来晃去。

睡眠被打扰,小猫咪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谨深赶忙伸手重新抱住,小猫咪挪动着,又恢复到了最开始的蜷缩模样,看着睡得超香。

林谨深失笑,站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往自己的卧室走。

林谨深的卧室很大,以黑白灰为主,很简约的风格,正中间一张两米大的床,上面铺着灰色的纯色床单和被套。

把小猫放在床铺上,林谨深去浴室洗漱。

两米宽的大床上,一只穿着公主裙的小猫咪蠕动着,闭着小眼睛,一点点移动,到了浅色的枕头上,身体下压,随着柔软的枕头颤抖。

恩,好软好软,好舒服好舒服。

幸福地蹭蹭,呼吸变得平稳安然,睡眠渐深。

洗漱完毕出来的林谨深看着枕头,眉头微动,干脆绕到床的另外一边,躺下。

身边有另外一个生物的呼吸,林谨深莫名焦躁,靠在床头看书,很困却睡不着。

这样的状态,林谨深已经习惯了。他从小身体就不好,睡眠质量差到让人心惊,每天晚上能安稳地睡上四个小时就算是谢天谢地了。一点点声响都能让他辗转难眠,更别说旁边睡了只喵咪了。

时间流逝,看着书,林谨深渐渐放松下来,不知不觉手里的书就掉在了被子上,他歪着脑袋睡着,渐渐靠向床铺另一边。

宽阔的大床上,林谨深歪着身体,折叠着靠在旁边的枕头上。

乌黑的发丝挨上了小猫白色的绒毛。

小猫咪一下一下呼吸着,卧室内主人忘记关闭的灯光发出柔和的光芒,仔细去看,肉眼也能看见有微弱的七彩光芒顺着一人一猫挨着的地方一点点流动,从人体到小猫咪的身体。

好舒服。

10变成人了!

顾一一陶醉不已,下意识朝最舒服的地方靠近,慢慢地,小猫咪的身体像围巾一样搭在了林谨深露出了的脖子上,一人一猫的呼吸调整着,最终达到一致。

林谨深睡眠中也会皱着的眉头彻底舒展开来,嘴角微微翘起,好像在做美梦。

一大早,顾一一是被憋醒的,醒来的那一瞬间,她的头快速地往后仰。

“呼哈呼哈呼哈!我的天哪,差点就窒息了!”

阳光下,一具赤裸的身体在被子上伸展开,白皙透明的身体没有一丝瑕疵,凹凸有致的身形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诱人之极。

伸出的手碰到了旁边的温热,顾一一愣了一下,低头一看,她变成人了?!

发生了什么?

念头一飘而过。

几百年养成的习惯,她运转了一番体内的灵力。

再不是小猫咪时候的空空荡荡,她的体内按照她原来的修炼功法形成了脉络,一丝灵力顺着经脉大周天小周天地运转着,无一丝凝滞。

“才一个晚上就变成练气一层了?”顾一一瞠目结舌,“和传说中才有的大灵石睡一晚收获也太大了吧?”

旁边的林谨深眉头皱了皱,醒了过来,一阵亮白的光芒闪过,等他睁开眼仔细看过去,只看见阳光明媚。

林谨深笑了,伸手抱起阳光下伸展着身体“像是人类伸懒腰姿势”的小猫咪。

“牛奶,早上好。”

“喵。”顾一一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好心塞,变成人才几秒钟就变回来了,她都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身体是否和她之前的身体一样呢。小短腿踢了踢,无声地抗议着。

林谨深却状态极佳,抓过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他有点不敢相信。

“我睡了八个小时?”

现在已经早上十点了。

难怪太阳晒到了他的床铺。

一夜八小时的睡眠,无梦,林谨深状态出奇的好,他捧着小猫咪笑。

“牛奶,我们去吃早饭吧。”

林谨深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除了在医院的时间之外,他一向是和员工们一起实行朝九晚五工作制,今天突然迟到了,在大厅发现他的员工们都忍不住偷偷看他。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其他人才凑到一起,无声地通过电脑、手机八卦着。

赵惠是名呈集团的普通员工,工位在一楼,属于行政部,负责给名呈集团总部这栋足足二十三层大厦的二十个部门做考勤统计和福利报表。

每个月月初的时候最忙碌,其他时候都比较空闲。

名呈集团,在华国名声响亮,待遇也是顶尖的,管理上更是人性化。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分内工作,别离开工位,其他的事情管理并不严格。

偷着通过qq小群八卦一番,偷偷刷刷微博、微信都是可以的。

行政部qq小群,名为“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群内正八卦着总裁的小秘密。

“总裁上任半年以来第一次迟到呢,他是不是恋爱了?”

“你们看见总裁的表情了吗?平常都是冷冰冰的,今天竟然带着笑!”

“唉,以前看总裁脸色苍白,我都好心疼啊,每次都想冲上去帮他揉揉脸。”

“不过咱总裁真是帅到爆啊,堪称盛世美颜!我对比过了,华国前十的集团,咱公司的总裁是最帅的!其他公司那些总裁都可丑!”

赵惠看着群内不断跳出的消息,再看看刚刷到的微博,也开始打字。

惠妃娘娘:“才不是恋爱了呢,总裁是养猫了!”

“啥?”此言一出,全群皆惊。

以上内容选自《老婆大人是只喵》,作者:顾初九,喜欢的朋友可以在掌阅书城搜索书名,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