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20年最后一刻

没人愿意继续待在2020年里了,人们迫不及待地将这一年甩到了身后,将年初的计划重新翻了出来再次使用。这一年“新冠”成了日常,防毒成了惯例。

回顾这一年,似乎什么也没干,但好像又做了不少事情。2020年或许最值得开心的是,戒掉了社交网络,不再为了公众号的流量而写作。虽然不能外出,在家里却也写完了《查理五世》,并交给了出版社。而3、4年前在简书上写的两个专集《这些年,我们被误导的观念》和《思想里的左右互搏》中挑选了一些,结集为《愚蠢的智人》出版。巴塞罗那伯爵出版社也在这一年出版了50多种图书,这些不多的成就聊以慰藉。

倒是在简书上的写作停了下来,回顾最后更新的文章竟然停留在了上半年的5月30日。这并不是说停止了写作,而是零散地发在了豆瓣和知乎上。至于在简书停更,一方面是专注于自己的书稿,另一方面也是这个平台似乎变得越来越不纯洁,刚好给自己提供了一个不再更新的借口。即便如此,坚持写作的人们依旧继续着自己的日更。相对来说,简书还是我最喜欢的写作平台。

这一年所发生的事情,对我们重要的影响或许并不是在现实生活上,更是在于精神上的打扰。似乎世界变得混乱,我们便有了为自己逃脱的借口,便有了不积极生活的理由,便中断了梦想,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久不写作,思考也生锈了一般,键盘上不再流淌出以前那样具有活力的文字,这可能是新冠对于一个作者最大的影响了。

可惜的是,直到旧年将尽,才发现我们依然可以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中,鼓起劲头,过上丰富的精神生活。

任何时候开始都不算晚。旧年结束之际,便是新年开始之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