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天刚刚亮,我照常从二标营地醒来,昨晚已经知道了今天的行程,便安心地洗漱吃饭,准备出发。

“老谭,英文电源拿了吗?”承泽喊道。

“拿了,昨晚就放好了。”我如是说。

“多吃点,今天去最远的KANGA站。”他再次提醒我。

“知道了,该走了。”我背上包准备上车。

这样,我们两个还有天津厂的两位同事,对了还有一位当地司机,五个人出发了。

我的朋友曾经告诉我,坐车旅行的乐趣从来就不在于沿途的风景,光是形形色色的路人和车就够写一本书了。从前,我不相信,但这次我是真实体会到了。路旁不止有当地的土著居民,各种动物就足以震撼到你了。斑马、狒狒、羚羊、野牛和长颈鹿,偶尔还会碰到大象,那便是最幸运的了。

到了车站我俩把电源抬到了二楼,开始工作了。因为是新站,所以总要清理一番的。

我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抹布和泡沫,去一点点地擦拭机柜,每个机柜的横槽、机笼托架,包括三个机柜内部下面,都是要认真清理的位置。或许会让屋子里灰层四起,不过这是很必要的。

拧下所有需要拧下的螺丝,滴滴答答,放在一个显眼且安全的位置保存好。之后我们确认三个工控机的拨码,这么做主要还是为了区分A、B机。

然后我们就分工明确了,他负责拆开所有的板卡及机笼的外包装,而我呢,就负责连接柜间电源线了。我们就像一场比赛,虽然分工不同,但是要求同时结束。他飞快地打开每个包装,仿佛一个艺术家用相机记录下每一个机笼及每一块板卡的编号。我就像梳理心爱女孩的头发一样梳理着电源线,把多余长度的部分剪掉,重新做头,套上套管,然后接在正确的位置上。跨机柜,走线槽,要求美观。

我们四目相对,彼此相视一笑,开始一起装机笼插板卡,因为很熟悉,我们很快完成了,到中午了。

幸福就是我们可以吃到一口施工方送的热乎饭,还有水喝。

吃过饭又开始紧张的地工作了,因为不能回去太晚,所以要加快脚步了。我们插上工控机、HUB以及24V电源,开始接光纤和驱采电缆。

我知道那是最快乐的下午。我们有说有笑,谈论着之前各自在国内的生活,互相说着彼此讥讽的话,我还会哼几句歌词,他还会笑我跑调。。。。。。你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是的,它真的过得很快。我们互相检查并检验对方的工作,你是否把驱采电缆的顺序接的正确,而我是否把所有的光纤按照标签都插到了它真正对应的位置。一去一回,就像旅行,它就该回到它出发的地方。然后我们记录下有问题或坏掉的标签,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

我们把垃圾和明天要用的区分开堆在墙边,这很重要,不为第二天的工作添麻烦,当然很必要。

到了该回去的时间,要不然赶不上晚饭了,随后我们出发打道回府了。

推开窗,没有征兆,我知道我内心里的某些东西确实完全敞开了。你看不到,但却真实的打开了,而且还带着温度,闷闷的,漂浮在车里,仿佛这里就会让人大汗淋漓一样。然而我还是关上了窗,因为这并不被允许。

到了营地正好刚开饭。

“好像是鱼!”我大声喊道。

“扯呢吧,明明是包子。”承泽反驳道。

我们像孩子一样冲到了食堂站排打饭。

饭后我们洗澡,洗各自的衣服,他统计板卡机笼编号,而我将今天的工作内容及这个站的剩余工作记录在册。之后我们计划了以下第二天的行程,在各自蚊帐中捉了几只蚊子,躺下了。

愉快的一天就这个过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