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很喜欢

96
靖萱z
2017.03.04 10:27* 字数 1237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马頔《傲寒》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光幽幽,泛黄的纸边,淡淡的墨香,古典优美的汉字。将书视若珍宝,轻轻将褶皱抚平,拭去上面蒙上的尘,捧在怀里,想在一个残荷听雨的时刻拿出与挚友共阅。你说纸质书外形笨重,不便分享,可我偏偏很喜欢。

青山翠竹,流水潺潺,小桥人家。不远处,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家门口淳朴的乡人推着磨,田地里调皮的孩子着偷吃玉米。你说这个画面普通寻常、不值得留念,可我偏偏很喜欢。

晦涩朦胧的歌词,简洁轻柔的旋律所传达的一个个源于生活的美丽故事,或是无形中所蕴育的沉淀自我、厚积薄发的力量,都散发着安安静静、长长久久的气息。你说民谣不引人注目,过于平淡,可我偏偏很喜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偏偏很喜欢”是一种奇特而又美好的情感。它源于心底的信仰,是刻骨铭心的执着。这种情感似泉水一般,虽是涓涓细流却源源不断。就像不论电脑打印技术再怎么普及,总有人对书法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不论电影、电视剧再怎么风靡全球,总有人在京剧中沉醉不已;不论白话文学有多么大众,总有人在古典文学的诗词格律中如痴如醉。

这种忠于自我的坚守,使得这些并不引人注目的小众文化即使是在大众文化的喧嚣下也能够得以传承与发展,小众文化就像是悬崖边上的野百合般,即使远离了远离开满鲜花的旷野,也能够生机勃勃地独放光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已经消逝的和即将消逝的,便是珍贵的;

沉埋已久的,挖掘出来擦去泥土,便是新鲜的;

散落的、细碎的,整理起来便是引人注目的;

独特的、个性的放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便是有价值的。

有着“偏偏很喜欢”这一情感的群体,就像是麦田里的守望者,落寞而孤独的身影下是源源不断的热情,是对未来的希冀与执着。这种存在促进了文化的多元化发展,使得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特质千百年来仍熠熠生辉。于是,中国书法依旧行云流水,诗词歌赋依旧飘逸潇洒,古典音乐依旧荡气回肠,戏曲皮影依旧生动有趣,制作青花瓷、景泰蓝的技艺依旧高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或许,被偏偏喜欢的小众东西在某一天突然成了热门,开始被人们津津乐道。就像我偏偏喜欢的书法近来成了小学生的必修课,书法培训班多了起来,再也没有寥寥几人屏气凝神、如获至宝般地临摹着一本从老先生那借来的积了一层灰的字帖的书法课。抑或是像你偏偏喜欢的民谣近来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传唱,而安安静静思考歌词深意并结合生活去感受的人却越来越少。这时,回忆起与之相互陪伴的岁月,有些感伤但更多的却是感恩。

是一直坚守的这份喜欢,让自己在浮躁的信息社会下多了些宁静、淡然、温馨和沉淀,在冗乱繁杂的信息文化中得以简单地喜欢一件东西。是一直坚守的这份喜欢,让疲倦的心灵得以栖息,高雅的情操得以陶冶,忙碌的身体得以休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见同伴说起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繁荣都市,说起多媒体的丰富多彩、电子书的快捷便利,说起传遍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说起它们相较于山清水秀的田园、厚重不堪的纸质书籍、晦涩平淡的民谣而言的摩登、便捷和易于传播。

我说我知道,这些都是深受大众喜欢的,可我偏偏喜欢的是后者。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