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一章 出三秋初入尘世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12 20:34* 字数 3594
第二十一章

文/唐妈

墨谷被突然闪现的记忆打击地一脸颓唐,愣愣地坐在那里说不话来。

黎丘却停了手里泡茶的动作,皱着眉问道:“师父,你也同我一起去吗?”

清远摇了摇头:“你同墨谷一路,我和歌扇去南海。办完事后,我会去同你们汇合。黎丘,你这段日子一直埋头修炼,却不知这修为的精进不光要吸收天地间灵气,最重要的却是你对世间大道的领悟,对七情六欲的了解。待你勘破红尘万丈,所思所学才会真正融会贯通。”

黎丘有点不开心,师父竟然不同自己一起。他这些年已经习惯了师父常伴左右,哪怕师父冷冷清清,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可是有师父在身边,总觉得安心。这次是多年来自己第一次去凡间,没有师父在,该多没意思啊。听二狗子说凡间有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还有又甜又软的烤红薯,本来想着哪天可以和师父一起吃呢。现在却要自己一个去了,真没劲。

黎丘无精打采地垂着头,噢了一声,一脸的闷闷不乐。

清远也也很是不舍。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习惯了孤单,想去哪里抬脚就揍,从不觉得有什么,所以住了这么多年,从未想过替这院子起个名字。现在有这么个孩子陪着自己,这个院子真如凡间的人所道那般,是个家了。而且第一次放任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徒儿去闯荡,虽然不过是没什么威胁的凡间,心却依旧揪成了一团。唉,这还未出发,就如此牵挂,可如何是好?

他讨好般地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玉佩,递到了黎丘面前。

“黎丘,这玉石和玉藻池的暖玉属性相同,为师在上面加注了法力,你若是有什么事,可通过这玉石与为师联系。你第一滴血在上面,这玉石便会认你为主,供你驱使了。若有危险,还可替你挡下一劫。滴血认主后,别人就再无法使用了。你好生收着。”

黎丘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模样,伸手接过玉石细细地摩挲着。玉石碧绿,却通透,莹润非常,触手发热。黎丘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那玉石就如活了一般,碧绿的颜色流淌了起来,将黎丘的一滴血包到了内部,看起来颇像一枚包裹着玛瑙的琥珀。黎丘小心翼翼地将玉石揣进怀里贴身放着,暖融融的,心也熨帖了起来。

“谢谢师父。”

“清远,我为何要同你去南海?”歌扇忽然出声问道。

墨谷这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也有点着急地看着清远:“前辈,歌扇伤还未好……”

清远冲墨谷摆了摆手:“无碍,我也不是趁人之危之人,这次并不是要将他关回南海。只是他对那里熟悉,所以去了解些情况。事情了了,也算是将功补过,只要发誓以后不再为祸六界,我可以向天帝求情,准他自行修行去了。”

歌扇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你又怎知你能顺利将我关押回去?而且,本王何时为祸六界过?”

墨谷拽了歌扇一把:“你少说两句,还不快谢谢清远前辈。”

歌扇一把挥开墨谷拉着自己的手:“滚开!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豢养小倌的负心汉!哼!”说罢扭过头不再理清远和墨谷,不过看样子倒是同意清远说的话了。

墨谷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心里不知道是怎样一般滋味,苦闷非常。

清远一项雷厉风行,敲定了行程,当晚就打点好了行李,第二日一早就启程了。

清远和歌扇两人都是一身黑袍,站在东海边,海风将二人的衣袍刮得烈烈作响,清远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担忧,眉头紧皱。

“师父,我和蘑菇这就启程了。您也要多保重。”清远在黎丘的身上施了术法,将黎丘的银发和美艳的面容隐了去,在常人看来,这不过就是个清秀些的普通少年罢了。他点了点头:“你二人也要小心。”

墨谷张了张嘴想跟歌扇说点什么,却见那人厌恶地把头转向了一边,只能尴尬地闭了嘴。

却说四人分作两路,分头而动。

墨谷在人间生活了多年,对于去京城的路十分熟悉,他和黎丘二人在海上疾行了一个时辰,到了岸边就改作骑马而行,白天赶路,夜里打尖,不出三日,就已经进入了京城的管辖范围。

这日里傍晚时分,二人在京郊的一家小客栈前停了下来。

刚出岛的时候,黎丘对什么都好奇,一路上碰到热闹的镇子和集市都要停下来好一顿游玩。他在化形之前就住在深山,未曾见过几个凡间的人,后来被清远带回清丘居,更是鲜少与人接触,这次骤然见了这许多人,激动地脸颊通红,黑亮的眼睛东张西望,如果不是墨谷一再呵斥摸别人是不礼貌的行为,他想必都想把见到的人把玩一遍了。

头一日打尖住宿的是一家大酒楼,黎丘远远就看到了人家挂在门口的大红灯笼,非要投宿在那里。墨谷只能仔细叮嘱,进去后万不可无礼,否则被人赶出来,就难看了。黎丘满口答应,进去规规矩矩地挑了张窗边的桌子坐了下来。墨谷招呼过来小二,点了几样简单的菜,一抬头,却发现黎丘不见了。他连忙问旁边的小二,小二奇怪地看了墨谷一眼,抬手指了指一边。

墨谷往外一看,差点没一头撞在桌上。这酒楼规模大,所以有驻店唱曲儿的歌女。而这歌女也不是一般的庸脂俗粉,身着一件素白的长裙,长裙袖口绣了一圈翠竹,领口也是一样的图案,云鬓高挽,细白的颈子优雅地弯了些许,玉手轻轻拨着眼前的古琴,气质十分出众。但是,这会儿众人却不是在看那女子弹琴,都吃惊地盯着蹲在女子脚边的黎丘。那孩子托着腮痴迷地盯着那弹琴的女子,看得如痴如醉。

如若是黎丘本来的容貌人们必定会惊叹一声郎才女貌什么的,可是现下黎丘只身着一件青色的长袍,样貌也普通,虽然谈不上寒酸,却如何也不是富贵的样子。这样傻子一般蹲在人家面前,立刻引来了一阵嗤笑。墨谷连忙丢下手中的菜单,冲过去满脸通红地把人拉了回来。

黎丘不满地扯着墨谷抓着自己的手:“你干嘛啊?”

墨谷把人按在凳子上,俯下身说:“你跑那么近干嘛?你没看见人家都在笑话你啊?哎呀,这是丢死人了。你说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死孩子,没听过美人如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啊。”

“美人?什么美人?我就是看那个琴不错,想着给师父带回去呢。你说的什么啊。”

墨谷噎了一下:“琴?”

“嗯,是啊,我觉得师父那清冷的样子,弹琴一定很好看。我去把那把琴买了好不好?”

墨谷看了看堆在脚边的一对东西,一个包袱扎的不牢,露出了拨浪鼓的手柄,头更疼了。想着在黎丘这一堆行李中再加一把古琴,就有点欲哭无泪。清远上仙啊,你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徒弟啊?这才第一天啊。看黎丘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不由咽了咽唾沫。

“京城有更好的琴,去了那边再买吧。”墨谷抹了一把冷汗,对自己的机智颇为赞赏。

黎丘眼睛一亮:“那你记得啊!”

墨谷在掌柜那里登记着,一边留意着坐在大堂的黎丘。黎丘这几日倒是不再收集奇怪的东西了,但是似乎对周遭的事情和人越来越感兴趣。这会儿那孩子正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嘴唇抿的紧紧的。

墨谷顺着黎丘的视线看了出去,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那人长的倒是不难看,却是一脸的猥琐,披了一件雪白的狐裘,笼着袖子站在路中央,淫笑着盯着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的一个女子。那女子受了惊吓倒在地上,满脸泪痕。

掌柜朝那方向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作孽啊。”

“掌柜的,您认识那人吗?”黎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倚着柜台漫不经心地问道,眼睛却依旧死死地盯着窗外那人。

掌柜一边拨弄着算盘,一边轻声说道:“二位想必是从外地而来,不知道这人恶名。那人却是这临江王家的世子,出身富贵,在这临江几乎是无法无天,强抢名女,霸占良田,端得是无恶不作啊。唉,这姑娘怕是又要被糟蹋了。”

墨谷皱了皱眉:“临江王?我怎的不知道有这号人物?”

掌柜上下打量了墨谷一阵:“这位公子,看您谈吐不凡,不该如此孤陋寡闻啊?这临江王正是昔日的东海郡王赵晋,十年前因勤王有功,所以被当今圣上封为了临江王,封地迁到这京郊的京畿重镇临江,掌握着大夏国最肥沃的土地。你竟然不知道?”

墨谷之前已经打听过了,现在距离自己当年离开恰恰是十五年整,而当今圣上正是自己的太子皇兄墨淮。而父皇据说已在仙逝了。勤王?墨谷冷笑一声,心中一阵悲哀,怕是造反才是真的吧。墨谷不知前世的事情之时,对这位太子皇兄是满心恨意的,现如今知道了这弄人的因果,即便知道了皇兄这皇位来的不光彩,却是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如果非要深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前世种下的因,父皇也是被自己连累了。想到这里,心里一片黯然。

黎丘却没有理会墨谷的悲春伤秋,冲掌柜露出个微笑:“掌柜的,我和兄长在山间学武,多年不问世事。却是真不知道这些事情。您能多讲点吗?”

掌柜的摸了摸胡须道:“原来如此啊。你们既然习武,就该去报效朝廷。现如今,这临江王权势熏天,弄得朝廷一片乌烟瘴气。当今圣上怕是后悔不迭啊,赶走了虎,没想到却是引来了一条狼啊。”

黎丘挑了挑眉:“哦?此话怎讲?”

“想当年,西北王进京朝贺,却带着重兵,欲谋权篡位,东海郡王挥兵北上,将西北王毙于剑下,解了圣上困境。却不知这东海郡王也是野心勃勃,这些年仗着圣上的恩宠,结党营私,唉,说不得说不得啊。”

掌柜的闭了嘴,没有接着说。墨谷却是吃了一惊:“当今圣上那是已经登基了吗?”

“是啊,听说先皇有位才貌出众的二皇子,外出游历竟然一去不复返,先皇思子心切,抑郁在心,无心朝事。十三年前将皇位传于了当今圣上,不久就驾鹤西去了。”

墨谷心里一阵窃喜,原来是自己误会了皇兄。

黎丘却依旧冷冷地盯着那位世子,垂在身侧的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化出了一道剑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