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大丫和小白

不要叫我小可爱


拧瓶盖

下课的时候和室友大丫路过小卖部。

大丫买了瓶水,拧了两下,没打开,顺手递过来给我。

我接过来,轻松拧开瓶盖,然后再递回去。

大丫抱着胳膊拿眼睛斜斜的睨着我,迟迟没有接瓶子。

我拿手肘杵她两下。

她蹙着眉头伸过来一只手,最后落在我肩上:“你这样下去,真的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啊?”

“你看看你啊!搬宿舍自己来,装路由器也自己来,连瓶盖都自己拧,这样男生哪里有机会给你献殷勤嘛!”大丫一本正经的说。

我没理她,大踏步往前走,甩给她一句:“说的好像你不会拧瓶盖就有男朋友似的。”

“还不都是因为你!把我对象要干的活儿都给包揽了!”



本来就美


电台

有一阵子,我老在宿舍里念大段的现代诗和一些个矫情的散文。

大丫就笑我:“快别念了,这酸溜溜的,牙都要倒了。”末了,又怂恿我,”不如我们一起开个电台吧!“

我自然答应了。

大丫说,先不管做什么内容,电台的名字一定要好好取。

“一个好的名字,就是成功的一半!”

我问她,要取什么样的才算是好的名字。

大丫想了好久,最后无比肯定:“要高冷!取的名字一定要气质高冷!”然后她就支着胳膊托着腮看着我,等我回复。

我无奈之下,急中生智:“那叫冰山好了,又高又冷!”

最后大丫丢给我一个大白眼,电台计划也就此不了了之。


天冷多吃辣椒


降温

入秋以后,温度降得厉害。

早晨站在洗漱池子前,我说:“这水太凉了!洗手忒冷!”

大丫坐在床上,伸长了脖子冲我嚷嚷:“水冷你不会戴着手套洗啊!”

……

去教室的路上,大丫走的慢悠悠的,我有些着急,伸手去拽她。

她身子一侧,避让过去。

“走快点,一会儿该迟到了!”我催促她。

“不要。”大丫依旧不紧不慢的走。

我问她为什么。

走快了的话,脸凉。”

……

到了教室,大丫挨着我坐在左边。

“哎,你慢点翻书!”

“啊?”我不解。

“有风。“

……


意外


仙人球和老禅师

大丫的床挨着窗户,她每晚都必须要确认窗户关严实了才肯上床睡觉。

有一天,因为降温,我把原本放在窗外的仙人球拿进来了,顺手搁在了窗沿上,大丫去拉窗帘的时候,没注意,就扎着手了。然后她嗷嗷的叫了半天,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我见了忍不住发笑。

“笑屁啊你!”大丫没好气的吼我。

我顺嘴就接了句:“笑你啊!”

……

大丫瞪我,我当下机智的生生转了话题:“跟你讲哦,我刚刚看了个小故事,一个青年跑去问老禅师,如何才能放下,老禅师递给他一个杯子,然后往里灌热水,灌满了溢出来的水烫到了青年,他就松了手。老禅师说,痛了,你就放下了……”

我觉得我故事讲得不错,但是大丫倒是像更生气了:“放下个屁啊!老禅师真要是那么想得开还用的着出家吗!”

顿时觉得叫仙人球扎过的大丫好有智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