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戏园挥舞荧光棒的少年

二爷

"桃叶那尖上尖,柳叶儿遮瞒了天,在其位的这个明哎公,细听我来言呐,。此事哎处在了京西蓝靛厂......."

北京小曲,一种古老的传统曲艺。从明、清流行的一些唱本,可以见到明清时期在北京流行的时调小曲名目繁多、色彩各异,而且流传深入到社会各层。南有无锡景,北有探清水河,凄凄惨惨的爱情故事,张云雷用独有的嗓音和形式,拨动了90后的心弦。

自从粉了张云雷,他们都笑我不听流行听京剧,做个德云社女孩。

郭德纲在许多场合说到:”我活这么大岁数,在剧院里说相声,挥荧光棒的观众,只有张云雷一人了。你说在德云社说的比他好的有,唱的比他好的有,长得比他帅的也有,为什么他就火了呢?


《欢乐喜剧人》

正是因为有颜,能跳脱传统的枷锁,走到舞台中央,如今万人瞩目。喜欢一个人,使于容颜,得益于才华,而忠于人品。二爷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少年。

《国风美少年》中鲜衣怒马的少年只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在面对选人压力下依旧唱了从《春秋亭·锁麟囊》,原汁原味的京剧,只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现,就一定有人因为“我”喜欢京剧,爱上京剧。第一期中刘丰的三弦,传统的曲艺,唱到了二爷的心缝。程派,梅派,二六,骆玉笙大师的击鼓骂曹和夜深沉,吸引的人的永远不是表面的浮华,是一颗有底蕴有内涵的精神。正如他自己所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致力于让老祖宗的东西发扬光大。

本心是一个特别难坚持下去的东西,人都是有欲望的动物,但他是欲望很纯粹。他清楚地知道我是相声演员张云雷,我火了,有责任有义务同时也是我所热爱的事情坚持下去,相声是跳板,也是为了我的事业跳的更高,跳的更远。

谁说他阴柔,他刚出了底气,刚出了实力。

“刚”

中国传统曲艺是由民间口头文学和歌唱艺术经过长期发展演变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包括京剧评剧凤阳花鼓相声评书双簧等等。给人的感觉不似花卷,姿态张扬,更像是包子,表面看起来有可能皱皱巴巴,馅儿却是可口香甜的。在二爷口中,这一切都是有生命力的,民乐也可以像夏花般灿烂,在这片土地上开花发芽。行云流水般的西皮,沉静悲凉的二黄,圆润细腻的木笛,粗犷豪放的三弦,确实值得感受聆听那动人心弦的美丽。不是只有流行才能表达爱恨情仇,引起共鸣的是情感上的同理心,不在于音乐的表现形式。

《探清水河》这曲成名作,也是我的入坑曲,讲述了讲述了清末民初发生在火器营村的一个类似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悲剧,最后小六为大莲殉情而死。二爷融入流行元素,不再是纯戏腔,朗朗上口,改编后的探清水河反而更有韵味,也更被大众所接受。

二爷的心缝

辫哥哥的爱豆

因为小时候在头上总留着小辫儿,人送外号小辫儿。

小辫儿一直在节目中说我的爱豆就是师父郭德纲,他是真正从心里热爱这个行业,把前辈当作偶像去追随,做到“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而实属不易。从心底里油然而生的敬佩之情,也激励着他继续走下去。

也许以前对郭德纲有所偏颇,各种桃色事件黄段子让我觉得不登大雅之堂,也对他执意让郭麒麟辍学有许多误解,他实际是上是个聪明人,身上压了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重任。几百首小曲、笑剧(小品)沾手就来,是他将靠口耳相传的北京小区搬上大雅之堂的,以一己之力把传统的按资排辈的师徒关系和现代的公司经纪人的制度联系起来,即使是个俗人,也是个有文化的俗人。

独特的“偶像”

如果没有经历倒仓事件和南京坠落事件,就没有今天的二爷

之所以叫二爷,是因为在德云社排行老二,上有师兄闫云达,属于德云社的老一辈。与他搭档的是杨九郎馕馕。27岁的人生经历了倒仓和南京坠落,在舞台上两落两起,涅槃重生,更珍视舞台,不忘初心。

倒仓,指相声演员因为青春期发育嗓音变低或变哑。那时,郭德纲和德云社刚刚出名,张云雷的嗓子忽然变了腔调。回去修养声息,一呆就是六年。六年来德云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的心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里有光的少年

这段看的人心都碎了,叛逆期谁没做过一些伤害家人·伤害自己的事情,往往是遍体鳞伤的回来,等待家庭的温暖来舔舐伤口。总是要独立、要强,到头来发现这个世界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没有鸟语花香,只有荆棘丛生。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有体会到绝望才能更加珍视眼前的幸福。

在很多次节目里都说过,南京高铁站的意外医院下了三十多张病危通知书,都快不行了。主治医生说,再试最后一次,不行就放弃。就这一次,把他从死亡边缘拽了回来。身上108块钢板,肋骨断了两根,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挺了过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哪有什么福祸,比别人多一分坚持,多一分努力,更懂得生命的珍贵罢了。

医生说,你这腿可能以后站不起来了,考虑从事幕后工作。师父说,站不起来了,我教你说评书,一定会让你上舞台。师父的话如晨钟暮鼓让人警醒,五个月就开始正式上台演出。即使伤痛,也要把最完美的一面留给大家。

九辫情深

九郎等了五个月,终于等到了张云雷。德云社哪有离开五个月搭档还不离不弃的,二爷属头一个。一次采访中二爷开玩笑的打给九郎,把婚房借我住一个月,九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并立即打车就来了现场。说九郎傻也好,浓浓的兄弟情是不管你发生什么,一个电话,两肋插刀,立即来到你的身边。

想到《霸王别姬》中小豆子的经历,在寒风中唱起“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在练功房里吊腿苦背“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白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不,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长大后终成名角,程蝶衣和段小楼。

二爷不像其他明星,特别宠粉。粉丝不是敌人, 不能去刻意防着。看过他在小剧场演出的视频,有一个举动特别暖,在演出结束要求把灯全打开,看看三楼的粉丝们。三庆园事件后,默默承担了责任,更用幽默的形式阻止事件的再次发生,并加演两场作为补偿。突然觉得他的眼睛里有光,这是一位可以接近的文艺工作者,不是一个明星,一个偶像。

最后集齐大褂照,可以召唤神龙许我二爷可好?


大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德云社出现了一位“日思夜想的辫哥哥”,张云雷。张云雷是德云社第一个说...
    炸炸嘞阅读 1,253评论 0 24
  • 二十多年前,一个四五岁的半大小子天天泡在天津曲艺演出场里。 他的表姐王惠,是天津市有名的京韵大鼓演员,不忍这位小表...
    电影回声馆阅读 1,341评论 3 30
  • 现在最火的相声演员是谁?一定是张云雷,没有之一。要知道张云雷现在有多火,你可以看看德云社在成都、合肥、长春、哈尔滨...
    咖叔说事儿阅读 1,602评论 3 14
  • 【原文链接:张云雷,日思夜想的辫儿哥哥】 ​​ 二十多年前,一个四五岁的半大小子天天泡在天津曲艺演出场里。 他的表...
    文化咖阅读 1,021评论 0 23
  • 这山的脉落,我延着向上。 真理也好,实情也罢; 都将随着沉默死去!
    草席先生阅读 132评论 0 0
  • 跟一个原来的老同事交流,老同事跟我一样,也是后来离职创业的,我们谈起来如何销售产品的方法时,老朋友给我抱怨,说现在...
    逄格亮阅读 114评论 0 1
  • 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别人在挣钱 我在享受 吃苦在后面呢 别人都有车有房, 我啥都没有, 还觉得挺满足 有病 没有...
    一只大棕熊阅读 28评论 0 0
  • 纵观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 每个朝代都有着独特的风骨气质。 秦汉的雄浑强壮,魏晋的淡泊清幽, 隋唐的繁荣富贵,宋元的...
    马丁乐悠悠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