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书店

没有可以迎风奏响的风铃,也没有给人放松的桌椅和咖啡,这家书店简洁到让你怀疑店主一定是为了防止“只看不买”而用了一点小心机。不凑巧的是书架两旁埋头的人,并未因此而递减。

店员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整日不是盯着屏幕目光呆滞,就是游走在货架间,把那些并不匹配的书放进相应的栏目里,进门口放大的是几个字,写着“闲散的人,请抓紧你的灵魂”,好似这句话真的起到很大的作用,几个面容凝重的中年人,仿佛有着解不开的人生难题。

叫“阿尼”的少年永远站在励志区的角落不动,一侧重心站久了就换到另一侧,但确是面不改色的庄重模样,排斥着人群。

偶有几个不明所以的行人走进来,四下张望的环视这间怪异的书店,在确定想要博取一点眼球的可能都没有后,撇着嘴离开,偶尔还伴着几声议论“真诡异……”

倒有一对慕名而来的情侣留了下来,每日傍晚或午后,进来呆那么一回,彼此不默契,总是各自走向一旁与另一旁。

从没见过老板出现,仿佛这家书店跟他最大的关系就是每个月定时缴纳的水电,连店员都忍不住吐槽“我们老板那个心大的。”生意不好也不责怪也不反思,没有什么畅销书陈列,新书发布也不参与活动,每日到处倒腾着不知从哪而来的旧书,褶皱的书角时刻在提醒翻越的人“这是一家有点年头的书店”。

“莫非是要搞什么老字号?现在的人不是总这么干?一想要发财就要做什么基业长青的百年店铺,你家老板有这个心?”旁边学校的眼镜老师三八的问。

“我们老板有什么心我是不知道,但你这本书来来回回拿了好几趟,你到底结不结账?”店员不耐烦。

“我结啊,我当然结。”说着还赶忙看了一眼店内的人,书上的灰尘都跟着散了下来,继而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从兜里掏出了钱包。

中午的时候,店员惯性的摇了摇手里的铃铛,示意着闭店的时间到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把手里的书放下,从兜里拿出准备好的便签夹进去,不慌不忙的从里面走出来。

隔壁卖文具的小姑娘拎着饭走进来,俩人窝在柜台那里窃窃私语。

“你们店可真佛系。”

“嗨”店员拿出筷子在半空挥了一下,“听说你谈恋爱了?还是周边的大学生?”

“你怎么知道的?”小姑娘脸红了起来,抿着嘴笑。

“我看有个学生精彩去你们店里啊,你们老板也说着,跟我老板。”

“真八卦。”

“咋样咋样?”

“还行吧,热恋……”

“哎哟哟,你可别被爱情冲昏了头,现在这大学生可不比以前,别被人骗了。”

“放心吧,他对我挺好的,经常带我去吃好吃的,晚上还要去看电影呢。哦对了,他学编导的。”小姑娘骄傲的用筷子拔了一口饭。

“这是应该的,有没有跟你要过钱什么的?”

“当然没有,一直都是给我花钱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傻呗,不花白不花。”

“不能那样,他又没赚钱。”

“切……”

姑娘俩人七嘴八舌的吃完饭,又各自揣着心思忙去了。

不几日,隔壁的店主突然找来,询问书店店员小姑娘的去向,店员一脸迷茫,表示毫不知情。

“拿了我好几百块,跑了。你们不是同乡吗?”

“啊,也算不上什么同乡,她们村离我们村好几十里地呢。”店员瞟了瞟眼睛

“你们老板什么时候来?”

“我们老板啊,不一定。”店员一听老板立刻提高了音量,屋子里的木头人们也似乎一怔。“对了姐,你们家不是有监控吗?查一查啊。”

“快别说了,那小崽子把我监控给拔了。实在不行我得报警去。”店员想着原来还有这种操作,不仅笑容拂面。

“行了,你忙着吧,看见她可得告诉姐啊。”

“行行行,你放心吧。”应承的倒是快。

送走了隔壁店主,店员心情似乎好了起来,竟冲着书架乐了一下。那是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放在旧书店显得格外扎眼。

励志区的少年终于决定买下几本书,结账的时候不知跟谁嘟囔着“要离开了,想着带点什么走。”,店员没理他,各自好几排书架的人们也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一间书屋里的人都未能相识,何况是这个世界呢,这样想着,似乎整家书店都呼了一口气。

过了好些日子,隔壁店的小姑娘大着肚子回来了,店主一脸的嫌弃,眼神的意思是很明显的“你快走吧。”

小姑娘倒也不是来索要什么,只是道歉并把钱归还,之后特意来书店和店员打招呼。

店员微蹙着眉头,四下里望了望,仿佛怀孕的那个人她。

“我要回去结婚了。”小姑娘笑了笑

“那个大学生要娶你?”

“不是他,是家里人介绍的。”

“那你这个……”店员捂住了嘴

“趁着月子小,我待会去做掉。”

再聊了什么大家便听不清了,毕竟书里的故事再多总不及现实生动有色,一个个脸埋在纸里,或面无表情,或眉头紧锁。

“亲爱的,晚上你想吃什么”说话的是书店店员,众人似是发现了什么,都把嘴闭的更紧了。这时走进来的男生冲着店员笑了笑,“都行,你做的我都爱吃。”

孕妇抱着一本《孩子教育90讲》准备结账,看到门口的两个人又回头拿了一本《残花败柳》,四个大字醒目的很,连看书的人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是一家书店,原本指望在书里看到的故事,都在店里见了面,但这里的人什么都不说,似乎人间的苦难见的多了,就没办法随便对谁说出“活该”两个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6,116评论 123 221
  • #一书一食# Day 12 今天女儿森小姐去小朋友家参加party,给她做了动物饼干带去,晚上接她的时候她兴奋地说...
    时光收藏家V阅读 30评论 0 0
  • 今天特别累,头疼,要感冒的节奏。回到家,女儿在写作业,刚写到语文的写作练习,我看了看,发现不错,写的比以前好多了。...
    徐梦赛妈妈李蕾阅读 17评论 0 0
  • Http 302 302是一个普通的重定向代码。直观的看来是,请求者(浏览器或者模拟http请求)发起一个请求,然...
    Crazy2015阅读 3,463评论 1 0
  • 你问我,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要折腾? 我只是觉得。害怕生命成为固定的模式,接受僵化刻板的习惯,一成不变。我想从...
    IamJy阅读 8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