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6:30-6:45 被闹钟催促醒来,依旧没有睡够,关上闹铃继续赖床,一半的精神听着窗外的鸟叫,想着它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鸣响第一声,每次醒来它们都已经在歌唱了。一半的精神在回想着昨晚的梦,很春色,很幸福,与喜欢的人拥抱,似乎能真实感受他的温度。

6:50-7:10 洗簌了,很快的速度,不需要在护肤上浪费很多时间,自己过得很粗糙,没有化妆品、没有贵的护肤品、没有好看的衣服,就那两三套变着法地换来换去,反正干净整洁就行。我跟长辈说我跟不上时代了,不会化妆,不会去刷当下火热的抖音与快手,空了看看书,浏览一下有意思的公众号。长辈说我会过生活,实实在在的踏实人。我虚心地接受这样的夸赞,也更有理由不追随潮流。但是长此以往,估计我的单身生活会无限延续……也是有点担忧。

7:10-8:00 打开了腾讯课堂,想要学习第五节课的内容,戴上蓝牙耳机,2倍速播放着,想着总能听懂,也能接受这样的速度,是省时的好办法。开始听后,便又着手准备煮水泡燕麦当早餐,课还在倍速听着,一心二用,只能是这样。

8:00-8:30 更衣束发,挑衣服很简单,反正没得选,拿起就穿。头发也是老样式束起,一个马尾辫,了无新意。相比往日,今天多了一个步骤,既是往脸上擦防护霜,有点油油的,也就没有戴口罩了。大神说他从小在武汉长大,耐寒耐热耐病毒,我也胆子大,偶尔也不戴口罩外出,多么希望一切赶紧恢复正常。

8:30-9:00 出发步行在上班的路上,刚出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位大叔正用嘴吹着地,是想要坐下来,旁边放着估摸是粉汤类的早餐,不急不慢。路边停着他的电动车,我已经忘了电动车上载着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就是一个平凡的人,而现在就是他生活的当下。我在继续走着,这也是我的当下,赶着路,想着准时打卡。

9:00-10:00 到店,轻声进去打卡,正准备穿过前台,店长便抬头与我打招呼,我在想要不要热情回应,但是觉得没有必要,于是嗯了一声,上楼了。换完工衣,我便在心里计划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因为就我一个人,两层楼的卫生我还是逃不掉的,慢慢来,总能干完。另一位同事也帮我做,是他理所应当,尽管他职位比我高,但是我终究觉得卫生是大家的。

10:00-11:30 正好忙完卫生,顺利开市的时候就来客人了,开始忙活工作,一刻不得歇,很渴,因为我是对水需求量很大的人。

11:30-13:00 停下来歇息了,我们抱着狗玩,在谈论着生理问题,男男女女,也没有害羞,也许这就是长大了的样子吧,没有了小时候的青涩。午饭时间,大家订的外卖也都陆续到了,我们都聚到小房间吃饭,很多人的餐桌就是热闹,吃饭也香了。

13:00-15:00 这段时间,我们很闲,也正好吃完饭很困,原本打算做题的我,困得趴在桌子上眯两眼,我们女同事更厉害,直接睡在地上的角落,很是接地气。

15:00-16:00 来了一两个男客人,很高大,白白的,身上有着贵气,自己感觉自己离这种人很遥远,一种贫穷的自卑在心底扎了根。客人很随和,讲话也很客气,仰望他们,觉得很完美,即使他们也不是完美的,但是优点被无限放大,就不会在意缺点了。就像被精美皮囊包裹的身躯,总是让人想要去关注,这就是皮囊的价值差异,尽管有趣的灵魂很重要,但是没有让人看着舒适的皮囊,我都不会想要去了解他的这个人,那么何来机会去了解有趣的灵魂。很现实,所以这也应证了前面的陈述,自己真实落后了,难怪自己总是孤身一人。

16:00-19:00 忙于工作,快速地在这一个小时内做好收尾工作,不想加班,这是我的底线。

19:00-19:50 今天发工资,决定款待一下自己,便去到后安粉店点了大份的后安粉,虽是大份,但是对于我,觉得还是正常的分量,粉和汤都吃完了。在吃饭期间,旁桌一个年龄跟我不相上下的年轻女子喊了一声阿姨,是在叫服务员,我好奇地抬起头,想要看看那服务员是否真是阿姨级别。好玩的是自从自己年龄上了二十之后,总是特别在乎称谓。但是不得不服老,有时候可以清楚看到自己额头上的横纹,不禁一笑,此后,别人叫我姐姐或是阿姨,我都很从容回应了。

19:50-20:50 洗澡好,坐在床边,开着歌,拿起课外书想看,但是没翻一页,便想给姐姐弟弟发些信息,于是便这么干了,合上书,与他们聊了起来。

21:00-此刻 我开始写记录,想要记录自己今天平凡的一天,直到现在写下最后一个字最后一个句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