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的天才侄女,“美国队长”也表示很无奈...

大多数人走的都是平凡之路

五、六岁上学

按照父辈的期待大学毕业

然后工作结婚生娃

但是今天我们要讲一个不那么平凡的故事

关于一个六岁的天才少女和他的“美国队长”舅舅

世上总有那么一小撮老天爷亲自开过光

俗称“天才”的家伙

他/她们一出生就比其他人多开了一窍

这是一类注定要在某个领域发光发热的“变异种群”

与众不同

是他/她们出生便含在嘴里的标签

对于天才们来说

这种自带属性既是幸运也是苦恼

而有些人却终其一生都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好了,废话不多说

下面我们进入正题

故事的主人公玛丽

有着一头金黄发亮长发的小萝莉

长相乖巧、俏皮可爱

一看就是那种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也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女孩子

和其他六周岁的小孩几乎一毛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

她有个数学家妈妈

也有一个数学家的脑子

不过她的家庭可能也有些不一样

身为数学家的妈妈六年前自杀了

留下了一个即将要解开的世界级数学难题

她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见过生父

这六年来一直是和舅舅弗兰克在一起生活

弗兰克:美国队长的饰演者Chris Evans出演

还有一只有点特别的宠物

一只叫“弗雷德”的猫咪,只有一只眼睛

弗兰克之前是一位波斯顿大学的哲学教授

现在是一名轮船修理工

玛丽今年年芳六岁

已经到了该上学的年纪

但最近弗兰克有些脑壳儿疼

面对这样一名智力过人的天才少女

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在这里玛丽甚至没有同龄人一起玩耍

当然,在她的字典里也压根不存在玩泥巴

这个童年经典项目

除了弗兰克以外

她唯一的好朋友是一位宅心仁厚的黑人大妈“罗伯塔”

她们非常要好,每次一有委屈都会找罗伯塔撒娇

弗兰克最后做出了决定

将玛丽像同龄孩子一样对待,送她去上学

尽管这个时候的玛丽数学造诣已经高得骇人听闻了

对于这个决定玛丽是坚决反抗的

她不认为自己需要接受这么幼稚的教育

简称“赖学”

面对一个曾经身为讲道理专家的“哲学教授”舅舅

反抗自然是无效的

尽管一万个不情愿

她依然耷拉着脸顺从地上了校车

第一天的学习生活

和她预料中的一样幼稚可笑

讲台上老师还在一本正经地讲着课

小玛丽终于忍不可忍了:

“难道我们就天天学些1+1等于几的幼稚玩意儿吗?”

女老师乍一听

(心想:小姑娘找茬来了啊

然而接下里玛丽的速算表现

把老师惊得下巴都合不上了

小玛丽第一天就在学校待厌了

趁着校长来听课的机会

她“很不尊敬”地提了一个请求

然后弗兰克就进办公室了

第一天她就顶撞了自己的老师

捎带利用了一下校长

第二天她又把一个12岁的男孩揍得满脸是血

所以弗兰克又进了一次办公室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

弗兰克对待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

对于玛丽的揍人行为

他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来一巴掌

而是先听了玛丽的解释

“他在校车上欺负一个7岁的小男孩,所以我揍了他”

弗兰克非但没有责怪她,反而引以为傲

因为他看到了她在同龄人身上的与众不同

然后指明了打人这一行为的错误性质

即使是坏人

这一次她的不一样不在于天赋

而在于良好的品性和辨别对错的能力

相对于天赋而言,这可能是更为重要的一种东西

弗兰克的处理方式对于父母们而言很有借鉴意义

透过孩子的行为看到背后隐藏的问题

加以鼓励和指引,而不是一味地究责

所谓的“问题少年”也就不会那么容易偏轨了

此外

弗兰克和侄女的相处模式也非常值得称道

他会在玛丽沉迷数学不可自拔的时候

带她出去散步放松

她也会有各种好奇、各种问题

但弗兰克不会没有耐心

更不会直接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他只负责介绍各种观点和提供思考模式

无疑,这样的氛围对孩子的成长极为有利的

影片以外婆伊芙琳的出现作为分界线

这一幕也是故事的高潮

曾身为剑桥数学系高材生的伊芙琳

在发现了玛丽的天赋异禀之后

希望将她送往送往一所“天才集中营”进行学习

为此她和弗兰克开始了多次交涉

而弗兰克认为她应该享受常人的生活和快乐

坚决反对这一做法

由于不可调和的价值观冲突

一场势均力敌的监护权之争拉开了帷幕

伊芙琳认为天才生来就背负了自己的使命

——促进人类文明发展

他们所具备的才能应该得到充分的发挥

他们的付出和努力也应该配得上上帝的赐予

不仅仅局限于个人的得失喜好

甚至为了达成这种成就

牺牲个人的自由和快乐也是必要的

弗兰克的决心动摇了

他深知自己的不足

更担心这样的选择将会毁了玛丽的一生

显然这已经不再是一种单纯的监护权争吵

导演意不在简单地描述一个天才女孩的人生奇遇

这种主题对于一般的天才题材而言过于苍白了

他在试图讨论一种哲学层面的议题

这可能也是弗兰克哲学家身份设定的一种动机

借天才少女人生轨迹的选择

以一名哲学家舅舅和一位心系高远抱负的数学家外祖母的辩论作为载体

演绎一种人生的选择的正确性

虽然影片把这种选择的讨论架设在一位天才少女身上

但我们都知道这种命题永远不可能存在一个标准答案

不过人的主观心理感受是有答案的

而讽刺的是给出的答案是一个死人——

小玛丽的母亲,也是伊芙琳的女儿

在自杀之前她已经成功得出了一个世界级方程的解法

她本可以完成母亲的高远抱负

拿得包括诺贝尔等各种大奖在内的荣誉

但她选择了放弃

她的遗愿是等母亲死后再发表这一成果

以作报复

母亲为她选择的这种人生充斥着压抑和扭曲

感受不到丝毫快乐的人生

即使拿得再高的成就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在这种角色里她是作为一种运算工具而存在

而她本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除了精通数学之外

她也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女人

仅此而已

小玛丽跟弗兰克在一起生活六年之后

她活泼开朗、风趣善谈,也懂得辨别是非对错

“显然,在这些年里我肯定做对了些什么”

弗兰克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最后他向伊芙琳揭露了这一真相

并把玛丽接回了家

片末

上一刻小玛丽还在和一群大学生一起上课

认真思考公式、做笔记

下一刻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向了玩滑梯的小伙伴

谁说

平凡和天才不可以并存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