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悲伤汇聚,逆流成河

《悲伤逆流成河》郭敬明

缓慢流动着悲伤与寂静的巨大河流;

你曾经有梦见过这样无边无际的月光下的水域吗?

无声起伏的黑色的巨浪,在地平线上爆发出沉默的力量;

漫长的时光像是一条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

青春如同选在头顶上面的点滴瓶,一滴一滴地流失干净。

这是一个缺乏阳光的阴暗的故事。


易遥,一个父母离异的女孩,一个满是伤痛的女孩。

她生活在黑暗中,渴望温暖和爱,却又害怕走向阳光。

她不曾害过任何人,却不断地被人抛弃,被人质疑,直到她失去了最亲的人,失去了所有的信任,也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齐铭,他是易遥的反面,家庭和睦,环境优越,人长得帅气,成绩优异,集所有的优点和赞美于一身。

他的生活太过幸福,以至于他看到易遥过着跟他完全不同的生活时,希望去帮助她,靠近她,让她感受到阳光和温暖。

可是他又很矛盾,很多时候他都被易遥的黑暗弄得窒息,他不敢去相信或者不愿去相信,他想要逃离。

易遥和齐铭,就像是同一个端点放出的线,却朝向了不同的方向,没有终结,只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每一天都跟前一天不一样,生命被书写成了潦草和工整两个版本,再被时间刷的褪去颜色,难以辨认。


易遥说:“所有的生物都有一种天性,趋利避害,就像在盐浓度高的水滴中的微生物会自动游向盐浓度低的水滴中去一样,没有人会爱上麻烦的,我就是个大麻烦。”

易遥怀孕了,怀了李哲的孩子,而她去找李哲时,李哲正跟另一个女人相近如宾地像夫妻般生活,这像极了她的母亲的遭遇。

怀孕,被抛弃,然后不断地卖身,她的母亲爱她无疑,却也恨,恨那个负心的男人,她没有办法发泄,于是易遥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受害者。

易遥向母亲要钱,她们从来不会好好说话,仿佛争吵是唯一的表达方式,仿佛都要说尽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才肯罢休。

易遥去找自己的父亲,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爱她疼她的男人,他在爱着跟另外一个人生的孩子,原来所谓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母亲骗自己的而已。

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觉得,易遥的母亲真的很爱她,为了不伤害她而编制了这么一个谎言;

也是从这里觉得,齐铭并不爱她,即使会为了她跟别人争吵,会每天送她牛奶,跟她上下学,会为了她去偷家里的钱,可是齐铭终究是不相信她的,当他听了别人的流言蜚语后写下“Bitch”的时候,当他去向易遥问起的时候。他愿意相信一个陌生人也不愿意相信她,而他相信的内容,是她是一个婊子。

-“我和我妈不一样。”

-“你怎么不去死。”

谁曾想,悲剧已经开始。


当顾森湘和顾森西姐弟出现时,我曾幻想过如果这四个人最后能幸福就好了。

可是所谓悲剧,就是在给人希望后,再狠狠地令人失望。

顾森西走进了易遥的生活,就那么横冲直撞地闯进了她的生活,多了一个关心她的人,甚至比齐铭更关心她。

而齐铭的生活中有了顾森湘以后,也开始慢慢变化,他开始想要逃离黑暗,奔向光明。

人不是生来绝望的,是生活逼着她绝望。

母亲生病,她找不到人求助,这些人里包括齐铭;

在被人欺负后做出了反击,齐铭说她恶毒;

齐铭说:”感觉好想逃开她,好想用力地远远地逃开她。“

他对易遥说过恶毒后,跟顾森湘离开了;

他在把受伤的易遥送到医院后,急忙地将自己和易遥堕胎的事情撇干净,就像丢掉什么脏东西一样;

齐铭的手机里,顾森湘是湘湘,而易遥只是易遥;

还要如何绝望呢?

未婚先孕,除了母亲,没有人站出来保护她;

母亲为了让她继续上学,不惜下跪;

母亲为了给她拿学费,一不小心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看着信封里的钱和保险单,看着信封上“遥遥的学费”五个字。

原来在世界不经意的地方,早就有人一直这样称呼着自己,而这样的称呼一直被封存,直到以死亡为代价,才让自己听见。


本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可是却没有给人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结局,直到自己忍不住哭了出来。

被人陷害,顾森湘被强奸后死去,顾森西和齐铭的不信任,易遥以死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齐铭因内疚而在家里开煤气自杀。

无数个持续蒸发的日子,汇聚在头顶变成黑色的沉甸甸的云,永远都没有止境,只有死亡才是解脱。

黑暗中你沉重的呼吸是清晨弄堂里熟悉的雾

你温热的胸口

缓慢流动着悲伤与寂静的巨大河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