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夏

  最近经常能看到一个男孩子的身影。楼道里,或是走廊上。

    或许是以前没注意,他就是我们班的红领巾检察员。每星期五便会出现在我们班。

    不知何时,我竟有些期待:又到了星期五,他是否还会来。

    他又来了,穿着一身洁白干净的校服,正在做眼保健操的我在手的遮挡下,偷偷向他望去。

    每周毕竟只能见到这一会儿,他只是朝教室里一睹,便匆匆离去了。

    后来 在我的追问下,后桌的同学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叫沈一辉。

    人都是这样,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了解了一点便就想知道更多,我也不例外。于是,我开始每个下课都拉上一个和自己关系好的同学,偷偷去他的教室里看他。他比我低一届,在三班,正好是我们教室的楼下两层。我几乎每次路过他们教室都要从窗口望一望,他每天都带着一副“YONEX”牌的羽毛球拍。

  原来是羽毛球运动员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种感觉是在学期中开始的 时光也过的飞快 

转眼就快期末 就快毕业 就快离开这个校园 也再也都见不到楼下三班的小男孩了。哎 总归就快见不到了 我一定要在最后和他说说话吧!

    同班有一个女生 她叫橙子。橙子曾经在QQ上与我聊了很久 也是关于她喜欢的小男生的。我还蛮羡慕她的 可以大方的和那个小男生说话。但是沈一辉那个年龄思想已经成型 也有了一定的主见 我一个陌生人贸然和他套近乎总归会被说变态的吧。

  谁知道橙子告诉我 她也有她的烦恼。因为她太多次主动和她喜欢的小男生说话 找他玩 上下学都要去校门口堵他 他便以为橙子是坏学生 渐渐疏远了她。

    看到这里 我想 对于沈一辉这件事我还是不要过多的表述出来了吧 不然我就真的是个变态了。

    有一天 上学 我边看手机边上楼梯 旁边闪现出一个身影 那是沈一辉呀! 我下意识的打开相机拍了他的背影。拍了几张全是背影。我转身上楼到了教室 正好赶上了早自习。我不由的在心里暗自庆幸今天没有迟到。便拿出课本和作业复习。

    我还曾在返校日特地打听到他的行踪,他在羽毛球队训练,在艺体馆。我一下课便跑到那里,看到他与一个高个子男生在打球,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还站在旁边看了很久。

  毕业了,也再也无法看到他了。

初中这最后一学期,现在回想起来都甜甜的。在学期末,终于要到了沈一辉的微信。但在这一学期寄托的某种感情和思念,终究是无果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