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非自然死亡之谜

北风凛冽,我恍了恍神,看着街道上的人裹紧了冬大衣,似乎很冷,可是我呢,我感受不到一丝凉意。

身体变得透明,手穿过实物,摸不到任何东西。

我……这是……死了?

我程思思,天生脾气大不好惹,年纪轻轻就这么死了?

不是主角也太悲催了吧!

我是怎么死的?

我低下头做沉思状,希望能想起自己死前的情景,但是随着搜寻记忆点的深入,影像变得模糊,头,似乎越来越痛。

沉重的相机、拥挤的人群、模糊的焦点、冰冷的包子、许一白……好像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又好像都是有效的信息!

对了!许一白!

《许一白曝光新恋情!原来是相交多年的她!》

谁不知道,偶像剧男演员许一白,自从“垂纶长川”一剧之后爆红网络,其所扮演的角色秦长川温润如玉风度翩翩,招牌式浅笑更是勾魂夺魄、圈粉无数,深受广大女粉的喜爱,一连好几年都成功提名金玉兰最具人气的男演员。

事业正当红的国民老公许一白曝光新恋情,在娱乐圈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炸了。

难道我程思思居然是许一白的恋人,粉丝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打击,脾气好的脱粉,脾气差的磨刀霍霍向我?

脑残粉真是要不得!

记忆中的我拿着相机,模糊的镜头聚焦,渐渐变得清晰,里面的画面居然是许一白和一个女人在亲吻。

不对,瞧这个架势,我好像是那个脑残粉来着???

突然的疼痛袭击我的大脑,记忆中的自己一边啃着包子,一边拿起相机拍着什么,脸上露出狂喜的笑容。

笑得这么开心?我莫不是个有病的脑残粉?

等等,那个女人,好像不是许一白被曝光的女友?

明星的绯闻,真是像北京的雾霾一样扑朔迷离。

死亡后的记忆真的需要整理,不然一塌糊涂。

整理之后,确认了三点:

第一,我不是许一白的女友。

第二,我不是许一白的情人。

第三,我不是许一白的粉丝。

我跟许一白没关系,但是我又跟许一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毕竟,许一白是明星,而我,是一名娱乐圈的监督员。

通俗来讲,就是一个狗仔。

这当然是个不怎么光彩的职业,虽然我现在死了,脸已经不能变红了,但还是感到有一丝丝的羞愧。

我也不是生来就当狗仔的,还不是生活所迫。

刚毕业的时候,我也找到过一份正正经经的工作,但是不到一个月就被辞退了。

原来,辛德瑞拉只存在于童话故事,跟富二代互怼的灰姑娘是会失业的。

这之后,我就开始了频繁跳槽的生涯,均被辞退。我也用牺牲职业生涯光辉简历的代价,反复确认了,基本上我遇上的富二代都不喜欢被怼这个事实。

这不能怪我,怪这个世界,没让我遇到一个喜欢被怼的富二代。

差不多大半年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正常工作,失业的我恍恍惚惚在街上瞎走,然后一个戴着墨镜貌似神棍的人跳出来对着我说:“姑娘,我看你骨骼清奇……”

虽然他看着像是算命的,但这又不是古代,我不耐烦道:“滚。”

第一次,有人被我怼了之后,舔着脸上来:“你能躲在这里拍几张照片吗?待会明星许一白会路过这里。”

作为路人的我被“有大明星看哦”这个信息迷得七荤八素,神使鬼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尿遁了。

人群蜂拥而来,黑色西装的保安大哥威武雄壮,我悄悄躲在角落,拿着相机,“咔嚓”几下,成功完成了狗仔的准入门槛,也奠定了我和许一白之间的不解之缘。

虽然我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是回忆纷至沓来,真的是挡也挡不住。

我就这样被神棍带进了娱乐圈,过起了几年不平不淡还收获颇丰的日子。

那几年真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没有人骂我,也不会被威胁,家人看我工作的收入不错,也都美滋滋。

没名气真的是一件好事,不需要在意一些有的没的。

但是我好像就是天选之女,神棍拍了几年的许一白,什么都没拍到,轮到我拍的第三个月,就出事了。

所谓的出事,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剧组安全措施不到位,许一白拍古装戏吊威亚不幸坠落,背部受伤,住进了病房。

我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扛着相机拍照,成功在病房外的树上拍到了许一白的女友。

这也成就了这一篇娱乐圈爆炸新闻《许一白曝光新恋情!原来是相交多年的她!》。

不同于一般标题党把未开播电视剧剧情代入、伪造明星恋情的行为,我这篇报道,实打实地从家世背景到平时私交再到亲吻照,通过线索抽丝剥茧,非官方地向公众宣布:表面单身的许一白其实早就恋爱多年,对象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圈外人吕绿。

许一白在绯闻曝光之后首度现身,坐实恋情。由于单身人设崩塌,不少女友粉含泪脱粉。

我一战成名,成为著名的狗仔女郎,也进了全国明星的黑名单。

好了,停下。我突然觉得,我的死和许一白脱不了关系。

不对不对,恋情曝光,对许一白真的有影响吗?

印象中,有更多的粉丝含泪祝福,说:

“只要哥哥喜欢,我们就开心。”

“哈哈哈开心,我们总不能让哥哥在娱乐圈出家啊!”

“谈一个女朋友非常正常,怎么能不让人家谈恋爱呢?”

我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混起来了。

我当时拍到的,当真是一个大大大绯闻,尽管发新闻的我并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同样的,看到绯闻的粉丝也觉得并不严重,甚至有粉丝真心祝福许一白幸福。

事情的转变在三天以后。

十八线女演员楚羽馨爆料,她是许一白的正宫,而吕绿只是和许一白青梅竹马长大的

绿茶婊小三。

后续三个月,事情持续发酵,楚雨馨把恋爱的证据纷纷甩出来,吻照、床照、聊天记录一应俱全,许一白泪洒发布会现场,正式宣布和楚雨馨分手,而粉丝,可以说是求锤得锤,成功锤死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真是万万没想到。

港剧有一句经典台词,就是“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

我年纪轻轻,驰骋狗仔界好几年,前几年过得最开心,后面越有名气,就越被人骂,越招人恨,越不开心。

如果我现在不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患上忧郁症。

但我现在死了。

事情越来越清晰,我觉得我可能就是许一白本人或者他雇人杀死的。小三门事件后,他渐渐过气,我是整个事件的源头,他理应恨我。但是又不一定,毕竟还有一个人,也恨我。

神棍。

我其实不该叫他神棍,而应该喊他一声师父。

娱乐圈就是很神奇,明明是一个金钱至上的现代社会,但是也总是像古代一样按资排辈,以长为尊,尤其是我师父,不仅很看重辈分,还总是喜欢讲些文绉绉的话。

他总是看不明白,形式是虚的,要干实事。

所以他拍了许一白3年,一无所获。

而我干实事,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时时关注明星的动向,有时候饭没吃完就得尾随,往往拿起一个包子就硬往嘴里塞。没有水,噎住是常事。如此拼命,天道酬勤。

但是我拍到绯闻,也不是一件好事。从绯闻被曝光的那个时刻开始,许一白开始不得安宁,我也开始不得安宁。

养大徒弟,饿死师父,我名气开始扶摇直上,找我的人变得越来越多,找神棍的人越来越少,嫉妒,慢慢地生根发芽。

是神棍杀的我吗?

也不一定。

我还记得他是大神棍,我是小神棍,大家一起蹲守机场的苦难日子。

他说:“思思,我们之间,只要有一个人成功,我也无憾。”

有很多人都想杀我。

娱乐圈表面光鲜,却劣迹斑斑的明星;同行的狗仔团队;甚至还有眼红的亲戚……

到底是谁杀的我?我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么多人想杀我,而我死了。

生命很脆弱,而死了之后,真的什么也没有。他们这么处心积虑,又有什么用呢?他们死了之后,也什么都没有。

名吗?许一白声名鹊起,表面光鲜而已。钱吗?神棍也算赚了很多钱,我比他更多,但是钱赚得越多,越没时间花。

我害怕没有名气,我害怕没有钱,可我也怕极了盛名,怕极了富贵。

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怕没有,似乎是我最好的状态。

那我何必纠结杀人凶手是谁呢,开心就好。

等等,我想起来了,

那无数个风雨夜,我扛着重重的相机,拿起一个包子就乱塞。

我想起包子的硬度,在我喉咙里的触感,还有我没有水喝时泛泪的眼眶。

我程思思,作为一个狗仔,有不吃饭的自觉,所以身边总是备着几个包子,就算不饿也往嘴里塞。

原来我是,

吃饱了撑死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