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要去西安

  昨天帮老同学找高中的老照片,登陆了上了大学就很少再使用的QQ,也没有几条信息,从空间保存完之后准备下线,忽然一条新消息弹出。“我分手了”来自阮应初。

  点开对话框,我足足愣了两秒钟记忆才铺天盖地朝我袭来。一人人满为患熙熙攘攘的小餐馆,一个喝的烂醉如泥,哭得跟个傻逼似的小女生,一个低头沉默一脸无奈的小男生。她拉着他,满脸通红,醉眼朦胧,“阮应初,那就最后给我一个机会吧。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和她分手了,请你一定记得告诉我,无论我当时是不是单身,我都回过头来再追你一次。”男生垂眼沉默了几秒说“好。”女孩挂着泪又哭又笑,“拉钩上吊不到结果不许变。”

  女孩是我,应初是他。

  其实说起来这件事情并不光彩。

  我在三年前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时,追过一个男孩儿。他叫阮应初。如果问原因,那太多了,寂寞,压力大,青春最后的狂欢。都有吧,不过究其根本就一个重要原因,他是在太帅了。

  像所有的校园男神,瘦瘦高高白白净净是标配,他不例外,加上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笑起来特别温柔特别好看。

  先让我回忆一下和他的第一次正面交锋。那天,他穿了一个帅炸天的白色褂子。不论是一见钟情还是一见钟脸,反正我中意上了。然后马不停蹄的打听姓名和小姐妹上楼逮人。他或许提早听到了风声,每节下课都躲进厕所。第三次我实在不耐烦了,就等在了男厕所门口。他一出来我就喊他,阮应初!声音很大,所以本想无视我们的他顿了顿,还是扭头转身,羞涩一笑“我有对象。”嗯,对的,我和他的第一次对话,就是这个样子。酝酿了很久的表白台词一句还没用上。四个字直接把我搞懵逼了。我想,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悲催的搭讪了吧。

  不过这当然没有吓到我。毕竟我活的前十七年一直坚定着我那“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人生信条。况且,他口中的女朋友和我们并不同校。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加上对自己勉强过关的外貌以及自己脸皮厚度的绝对自信,我在明知道我自己是在从事“挖墙脚”这一无道德底线的伟大事业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的武装自己闪亮登场了。

  其实如果非要问我当时的心里感受,那绝对没有我给他写的小情书中说的那么神圣伟大纯洁深情。只是单纯以为,可以把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生搞脸红是一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况且三个月以后,谁还认识谁啊?所以我对他的表白很仓促,也没有精心准备什么浪漫桥段。总之是为了接近他,坑蒙拐骗不择手段,自个儿还特高兴的乐在其中。因为觉得整件事情很好玩,就像打游戏升级打怪,你可以清楚看到你的每句话,每封情书,每次行动的成效如何,或进或退,新奇又刺激。只是当时忘记考虑,游戏总有成瘾的风险。

  刚开始进展还不错,我利用高三要报单招提起毕业的借口骗他陪我来一顿“最后的晚餐”,他大概和我不熟,又耐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就同意了。当时自信满满以为那只是个开始,但没想到他说话算话,真的就那一次。记忆中那顿饭并不美好,他只是申明不许送东西给他也不许对他有什么龌龊想法,我也非常配合的再三保证只是交个普通朋友。然后由于时间有限,那么个第一次就慌慌张张的结束了。

  我当然是骗他的。后来我也给他送过好多次零食和饮料,他一次也没有要,该扔的都扔了,能退的全退了。有次送他可乐,在互相推辞的几分钟后,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直接用力晃了几下拧开了。喷了我俩一脸。然后被他一把夺走,“你不要了?”我负气昂头“你扔吧!”然后下一秒,他甩手就扔进了垃圾桶。当时差点被气炸,浑身都在颤抖,指着他恶狠狠的来了句“阮应初你给我记着,以后你需要扔的东西还多着呢!”然后气冲冲的跑开了。

  但是后来我再想,我真正正儿八经喜欢上他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那瓶可乐撞进垃圾桶的同时,他也“嘭”一下撞进我的心。很突然,让人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那天双眼含泪气冲冲回寝室的路上,满脑子都是他又坚决又尴尬的脸。

  后来的两个月中我也没有消停。前前后后累计堵他超过八十回,小情书累计超过五万字,送水的脚步没有停止,只是他从来不肯接受。甚至下雨天的一把伞,他宁可淋雨回家都不伸手去接。而且最关键的是,每次在路上打个照面,他不是抬头看天就是低头瞅低,如果看到我走向他拔腿就要开溜。非等我“老鹰展翅”式拦下他,他才站住。“你跑什么?”“我没跑。”“全世界都知道你看到我就跑!”“全世界看错了。”

  其实他就是那种表面纯良无公害其实特腹黑那种,尤其和我熟了以后,怼我简直成了他的一种乐趣。我这么和他说时,他笑的一脸得意说对啊,你根本不了解我。我我更贱气的回他,我是颜控,看脸不谈心。他就一头黑线的不理我了。

  为了增进感情,我特别想找机会和他相处,或者一起吃饭或者一起放学回家。他从来不同意。我撒娇卖萌耍不要脸轮番上,他就是不松口。我说应初,你特别帅,人也好,智商也高。他一脸认真说是是是。我说应初应初,你人还特别善良,从来不舍得伤害别人,他还是一脸认真说对对对,我赶紧凑过去说,所以你肯定不忍心拒绝我吧?他还是认真脸点头说,忍心。我气得跺脚说你太冷漠无情了!

他也好心情学我用力朝地踩了一脚说,那只是对你。然后丢下我跑的飞快。和他交流特别磨人,他说话又实诚又贱气,没回自己被气的火冒三丈他还一脸无辜。我们之间的每次交流都以他一路飞奔,我撵的气喘吁吁现在那大喊“我一定会回来的”而告终。然后他就站的远远的冲我摆手“回去吧!!”

  他对我,从一开始婉拒,到后来直接拒绝,再到后来威胁我要告老师。先是躲我,躲不过去就骗我,骗我不好使就凶我。我对他,那脸皮是磨一层,长一层,长一层,再去找他磨。我和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无所谓,反正我不要脸。”他就特别不屑的说“你还挺骄傲。”记得有次我精力相当旺盛,一路跟到他校门口拽着他就是不撒手。他忽然态度一软就说“好吧好吧,下午陪你吃饭。”我惊喜的抬头松手,他特温柔的退了我一把,忽然抬腿就冲走了。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跑了很远。他在马路那边冲我招手“骗你的!”我在这边气的吐血大喊“阮应初你不要脸!!!”他骗过我好几次,耐不住我死缠烂打就说好好好,然后跑掉说逗你的。我说他不要脸,他理所当然的回复我,“对你怎么要脸?”我就开始抱怨,我怎么了,你至于么?成天防我跟防贼似的。离高考就剩俩月了,我都没指望把你这墙角撬来,你对我到还挺有信心!他听了冷哼反问我,你觉得咱俩谁更不要脸?我就得意的摇头晃脑“我不要脸我骄傲!”

  我当时还狠狠出名了一把。朋友戏称,见过我追阮应初,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追”男生。那家伙成天搞得像日本鬼子进了村儿似的,没回我俩都好像踩了风火轮,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跑的和玩命似的。我说我追你俩月都瘦了十来斤了!每天没空吃饭不说还成天赛跑!他说那不正好帮你减肥么?其实他偶尔也会善良一下,我实在撵不动了,他就停下来问我,累不?我说废话。她说我也累,要不歇歇?我说那你别跑。有回送他饮料,由于前十几次他不要,我就一下子买了七八瓶不同的抱了满怀去找他,对着他惊诧的脸小心翼翼的解释,我就不相信没有一个你想喝的……他就特无奈的说他真不要,然后非走人。我就抱了一堆水踉踉跄跄的在后面跟,然后一个不小心跪到了台阶上。他走了两步犹豫一下又倒了回来,把可怜兮兮的我一把拎起来特别嫌弃的说,能不能别这么笨?当时摔懵了,只顾想着丢脸尴尬,也忘了顺便占他个便宜什么的了,事后再回想起来才觉得还有那么一丝丝浪漫。

  但是这还不是最丢脸那次。有次我被他打击,中午跑出去买醉去了!现在再想,当年的自己实在是滑稽可爱的厉害,我酒量不佳酒品也不好。没喝多少就挺不住了,然后大中午跑到他上学的必经之路往街边一坐开始等他。他看到我明显吓了一跳,我赶紧弯腰鞠躬“萨瓦迪卡!”他怪异的看看我就开始皱眉“喝了多少?”差点把我酒直接吓醒,我赶忙解释“就两口……”他点头说行行行,然后又要走,我眨巴眨巴眼睛就开始哭,“应初,应初……你不要误会……我可不是不良少女!”我破天荒没和我计较说知道知道,不许哭!然后我就一步三晃荡的和他回学校了。结果是我一进班就被老师轰了出来,还请了家长,差点被停课,对于老师家长的再三询问,我都一律回应,快高考了!压力大!!

  确实快高考了,再不追来不及了。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然后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锲而不舍视死如归的成天黏着他满校园乱跑。有次我很丧气说,阮应初,你也不要觉得我不要脸,如果我要脸,我们连现在站在这的机会都没有。他也很真诚的回我说也很理解我,因为他也这么追过人。当时一听心都碎了,我说那你追到了么?他说追到了。看我神色不平又慌忙补充,但我和你不一样,我那是有把握性的追!我说我怎么就没把握性了?我不漂亮么?不可爱么?不温柔体贴懂事么?他嘿嘿一直笑说不不不,我有对象。

  没回他这么说,我就蔫了。是啊,他有对象。那不是我的阮应初。虽然每次他这么说,我都理直气壮的回他,你有我没有啊!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就冲这一点,这场仗怎么打都逃不过一个败字。而且我马上毕业,他才高二。这本来就是盘死棋,任你折腾的再怎么风生水起,也是分道扬镳说拜拜的命运。所以我也认真的表过态,特别认真特别煽情那种。他问我,为什么这么坚持。我想了想,回答他,因为我喜欢你,特别特别超级无敌喜欢你。有多坚持就有多喜欢。他笑了,说,也许没多久就不喜欢了。我说是呀,但是现在喜欢呀。有时候也会特别鄙视自己,埋怨自己。明明一开始就是一场游戏,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对他动了心认了真,明明游戏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还是义无反顾的执着。他的回避,旁人的不理解自己自己内心仅存的良知都回时不时的折磨我。我怎么纠结怎么难过都成了作茧自缚。因为归了根结了底,是我的错。但是后来也就想开了,追男生嘛,乐趣也就在追了。游戏总有输赢,无论结果如何,游戏过程中的小激动小兴奋小快乐都是真实存在过的。难道就因为打不赢游戏就不开盘了吗?

  我这么郑重的跟他袒露内心也就那一次。那天晚上我很认真的告诉他,阮应初,我的坚持不是为了感动谁也不是为了必须达到什么目的要求什么结果,我就是自私的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我就是觉得我喜欢你,所以想接近你,我喜欢你,所以应该做喜欢你的事儿。不是女朋友的身份也好,什么身份都好。他没有说话,我说着说着鼻子又开始泛酸,赶紧冲他讨好的笑说,所以你没必要觉得难为情或者歉疚,都是我自愿的。我给你东西你收着,给你关心你应着就好了,我真的不要回报。我觉得自己说的很诚恳了,结果他忽然就抬头恶狠狠的盯着我说,不收东西已经是底线了。还有,这种事和游戏能相提并论吗?玩感情就是玩火,你就没有考虑过风险吗?不等我反应,他就头也不回走开了。记得那天我回去,哭了整整一晚上。那天距离高考,还有11天。

  最后的11天我消停了。我俩见了面心照不宣的低头回避,谁也不开口。直到高考结束。高考结束第二天我就穿上校服混了回去。等放学铃一打就找到他,一把拽着他态度强硬的说,今天中午时间给我。

  然后那是我们一起吃的第二顿饭。

我没吃东西,全程都在灌酒。他也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像是在和对方耗。我就一直看着他低头吃东西,然后一直喝,最后他估计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够了啊。很平常的三个字,不温柔,还很冷淡,但我的眼泪就是涮就下来了。抽噎了一会儿怕桌子上嚎啕大哭。他没给我递纸巾也没有安慰我,就坐在我对面低着头看着我不做声。我哭了一会抬头看他,我问他,我说应初,你说,如果我不是高三你也没有女朋友,咱俩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可能?他张了张嘴没出声,过了一会闷闷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我勉强笑了笑伸手拽他,说,阮应初,那就最后给我一个机会吧,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和她分手了,请你一定记得告诉我。无论我当时是不是单身,我都回过头来再追你一次。他又沉默了一会,说“好。”然后相视而笑,拉钩上吊。

  后来我就上大学走了。那年我考的不算好,倒也没有选择复读,随便找了个省内的二流本科就走了。他还高三了,时间又紧。告别,送火车,含泪挥手说离别的戏码一个都没有。我们压根没有怎么联系,只是偶尔发信息问他考的怎么样,他说一般一般,就没有然后了。当然也会想他,有时候特别想,想到哭,但是一觉醒过来也就没有什么了。我也没有像电视上的女主发愤图强完美逆袭,也没有痴心等待守身如玉。就是每天普普通通的生活,刷个微博翘个课,和所有人一样。再后来身边朋友熟了,事情多了,时间久了,想念也就没有那么热烈那么频繁了。后来他高考了,发挥的不错。但是和他女朋友没有考到一起,他在西安她在天津。由于当初约定,我和他之间的联系,仅仅限于最早加上的QQ,微信电话都没有。我们通过一次QQ电话,他干笑了几声说她没发挥好,没考到第一志愿。我说异地恋不容易,加油。他说嗯。

  至于结局,不要问我,故事还在继续,我们还在路上。今天,故事先讲到这里,我要去收拾东西。

  明天,我要去西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